店小二传奇

第27章 翻山越岭忙逃命

第九部 天寒地冻巾帼娇 第二十七章 翻山越岭忙逃命

小店子,这是真的?”

大小姐的手开始抖了起来,声音也有些颤颤地问道。

“信和皇家的牌子我不知道,这个绿野仙踪的牌子我是认识的,这是一个特殊的专门用来调动绿野仙踪护卫的,我记得是给了你那个刀疤叔叔。”

店霄两个手更加使劲地揉起了太阳穴,眉心处已经皱成了一个川字,目光在信和两个牌子之间来回变换。

‘我是炎华帝国的五公主,雨露公主,与狄千钧将军率一千炎华忠士深入辽国,被发现,多日来遭各处堵截伏击,所剩兵士渐少,缺盐少药,此处不知何地,命一狗‘重重’逃脱报信,如炎华子民得到,望报与父皇知晓,我等明誓,当忘死拼杀,决不投降,生是炎华人,死为炎华魂,爹,替我们报仇,仁庆十三年十一月四日,赵莘露。’

“小店子,五公主真厉害,居然带着一千人就冲到了这边,还宁死不降,你说呢?”

大小姐给围过来的几个绿野仙踪护卫轻轻念出了信上写的东西,并再次问店霄,那些护卫一个个都象喝了酒一样,眼圈登时就红了,身体也微微颤抖,握得发白的两只拳头‘咯咯’作响。

“厉害个屁,她当这是哪里?契丹的铁骑都是摆设?若是那样我还至于在这边又是讨好,又是装熊的?看来他们应该是在山上跑的,不然早就被人家给抓起来了,还有那个什么狄千钧,他连他爹一半都比不上,今天多少号了?”

店霄揪着自己的头发一脸烦躁的表情。

“小二哥。今天是十一月七日,算上写信的时候已经是四天了。这狗是在我们倒泔水的时候过来吃东西才被发现地,咱们绿野仙踪的牌子上都镶着你从官家那要来地做鱼缸剩下的琉璃,被光那么一晃,照出的景象就不一样,这才让我们注意起来。”

小狗子在那边回道。

“好,来,让我看看这狗,恩,身上扎了不少针叶,说明那是松树密集的地方。身上的毛都向一边倒,那就是走路的过程被风一直吹着了,并且没有多少拐弯,这边冬天吹的是北风和西北风,他应该是从我们这边的东北方向来。后背和身上都有雪融化了形成的冰晶。看来那边的雪不浅。并且没有多少人畜走过,四天。狗一般在这样地地方四天能跑多远呢?给它带下去好好洗洗。喂饱东西,把罗斯族的莫尔叫过来。”

店霄把狗好好观察了一番顾不得这边选拔的事情了。带着旁边的护卫和大小姐等人匆匆离开,向着世外桃源的酒楼走去。

“小二哥,小二哥,告诉你个好消息,咱们做地那特别简单需要用绳子绑了才能滑地冰刀,现在已经卖出三千多双,周围有河地地方,不少人都清理出一片地方开始自己玩,只是正象你说的那样,这东西好地做起来难,简单能滑地随便一个人家,只要舍得钱买两个合适的铁片就能做。”

一个负责做销售地人正好跑到这里,高兴地把自己这些日子的成绩说了出来,眼睛一直看着店霄和大小姐,等待着夸奖。

“好,做的不错,一会儿你给我送到大小姐院子里一些最好的冰刀和滑板,还要找一些绳索和一尺长两指粗的铁钎子,再派人去看看一直训练的绿野仙踪护卫都如何了,把好的找过来。”

店霄停下来,略作思考后吩咐道。

今年的雪,下得好象多了一些,连续的几场过后这又一次开始从天上慢悠悠飘落,狄千钧看着身后那渐渐被遮盖住的痕迹一时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这几乎一样的地形和树木,本就让人难以分辩出具体的位置,加上这雪,把所有痕迹都抹去了,哪怕是当地人走山路的脚印都没有留下一点。

“下吧,多下一些,我们正好停一停,这两天遇到的怎么又不是乡勇了呢?我觉得我们不会被杀死,而是会冻死,这边的天真冷,浑身还都没有力气,好在下了雪,稍稍能暖和些,千钧哥哥,他们这回会用多长时间找到我们?”

雨露公主靠着一棵树坐在雪地上,扭头仔细从还剩下的二百多人身上打量一番,沾着雪把一小段牛肉干放到嘴中嚼着,一直不舍得下咽,伸手接住一片雪花无聊地问着。

“我也不知道,他们这次袭击的应该都是契丹人,不然哪能如此厉害,这次遇到的人少,只有二百多人,被我们拼命杀死了大部分,剩下的跑了,可我却担心他们更多的人会过来,这边是什么地方呢,这么多的山和这么多的水,来回相衬着,如果是夏天,一定可以看到青山碧水环绕。”

狄千钧也随地坐下,抓起把雪来,胡乱塞到嘴中感叹地说道。

旁边的刀疤则替他回答了雨露公主的问题:

“冷是因靠着北面,在往那边去会更冷,据说吐口唾沫掉地上能摔成几瓣,没力气那是没有盐了,这时候莫说是白色的贡盐,就是又苦又涩的黑盐有一点也好呀,公主不用怕,契丹人也不是神,这么大的雪想找到我们那是难上加难。”

“但愿是这样,我们现在应该尽快找到个村子,抢些东西来才好,这晚上还有不少的狼叫,听着怪吓人的,来,水儿和风儿你们也吃点,不然咱们就会最先倒下。”

雨露公主说着话把一段牛肉干使劲掰成两段,递给水儿和风儿。

“小姐,不怕的,

陪您,有狼要吃您的话,水儿先让它吃,吃饱了就不了,这还有点酒,小姐您喝一口吧,活活血别被动坏了。”

水儿没有拒绝,接过那牛肉干用牙小心地咬下来一点,又用舌尖托着在嘴中来回品味。递过怀中一直抱着的酒壶给公主。

“出来吧,别躲了。你们是不知道我们的能耐,只要在这边,你们藏在哪都能找到,我都看到你了,还敢往这边探头,别跑,我们马上就过去,活捉你们的公主。”

雨露公主端起酒壶还没等喝呢,便听到群山之中来回折射的声音,吓得手一哆嗦那酒壶直接落到地上。里面地酒水汨汨洒出了一些,连忙被她给从新扶起紧张地说道:

“完啦,我们在这里都被他们找到了,快跑吧,再往深处走一走。”

“公主无须担心。他们这是用此话诈我们呢。就等我们一动暴露行踪他们好追。让他们喊吧,正好趁此机会好好休息一番。雪停下之前他们是不会进山搜的。容易让他们自己也迷路。”

刀疤伸手拦住要起身地公主在一旁解释着,同时把刚才洒上酒的那些雪挖出来揉成个大团。一点一点捏着吃进嘴中,给近处的几个人也分了些。

“哦,我明白了,他们还学会骗人了,大家都靠在一起歇歇,今天晚上我们再走,雪最好是别停,把痕迹都掩盖住,让他们想找也找不到。”

雨露公主说过话直接和水儿和风儿挤到了一起,闭上眼睛相互搂着睡去,那些人则把她三个围在中间,给抵挡寒风。

“笨蛋,你们这帮笨蛋,这么多人怎么就找不到他们?还有拦截的时候,居然被人家给冲了出去,我不管你们怎么办,这次必须要活捉那个公主,我可是还差了一万七千匹马的窟窿没补上,只有抓了公主才能把这个事情给遮过去。”

不知什么时候来到此地的耶律祖站在一众人面前咆哮着,那些因地形关系同样没有骑马的契丹人则都一言不发地静听,看那一个个没有丝毫波动的表情,好象他们都已经习惯了一样。

“都说说,换成你们自己,你们会向哪里跑?说对的人有赏,你,你先说。”

实在是想不出好办法,耶律祖指着左手边第一排的一个人问道。

“回大人,我认为他们能够绕路往回跑,只有回到炎华他们才能无事,给我一队人,我一定能堵截住他们。”

那个被问到地人思虑深深地回答。

“大人,我以为不会,他们一定会继续往北走,那边我们的人会少一些,躲在那里才是最好的,或许他们会装扮成普通人,给我一队人,我绕到他们前面,绝对能够活捉起来的。”

另一个人没等问道就已经开始说了,他旁边的一人也上前一步道:

“大统领,我要是他们地话就继续向东,给我一队人我前去追赶。”

“首领,在这个时候我想……。”

“行了,都别想了,一共就这么几个方向,都让你们说了,一人要走一队人地话,我这不用抓他们,他们直接冲下来就可以抓我,这该死地雪下起来居然还没完,听从命令,所有人一起找,边找边喊,走吧。”

耶律祖无奈地晃晃脑袋,被护在队伍中间继续沿着可能发现敌人的地方前进,那些人也都按照事先记好地词高喊,一声声在群山间回荡。

“出来吧,那个公主你是跑不了地,你看着那些人为了你去送死值得吗?出来,我们统领说了,只要你自己一个人愿意被抓,那些人我们都放了,不然等抓到你的时候他们一个也别想活。”

“别藏了,你们是跑不掉地,我们统领说话算话,抓了你也不过是向炎华要点钱,不会伤害你的,可那些保护你的人,你就忍心让他们一个个死去?你不是皇室的人吗?拿出你皇家应有的魄力吧。”

“公主,您可千万不能听他们的。”

这些保护雨露公主的人都紧张地看向了她,不少人还轻声劝着,雨露公主不满意地睁开眼睛看了看他们说道:

“嚷什么?我听谁的?他们契丹人缺心眼,喊一些没人信的话,我又不傻,我要是出去了,你们死的更快,绿野仙踪印出的那些限量发行的故事都讲了,快睡,晚上起来还要上路呢。”

夜,慢慢降临了,喊累、搜累的契丹人纷纷燃起了火堆,烧烤着打来的野物就着皮囊中的酒边吃喝边嚷嚷着。

山中那二百多人的队伍也开始悄悄转移地方了,小心地踩着雪,把公主护在中间,至于那几个受了重伤再没有醒来的人,则被就地挖坑埋了起来。

“好啦,歇歇吃点东西吧,我这里还有一把带咸味的瓜子,给需要的人分一分。”

半夜中雪就停了,快要天亮时,公主这些人全都没有了力气,或躺或卧的继续围在公主身边,就着雪吃那没有一点味道的干粮,公主则把最后一把瓜子献出来,让大家仔细地含着。

突然,这些人身后的林子中有脚步声传来,接着出现五个人一狗,领头的一个身体比较匀称的人脸上表情复杂地看了看他们,勉强挤出些笑容问道:

“请问,哪位是炎华的雨露公主,有人在绿野仙踪点了些咸菜让给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