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2章 星光灿烂人未息

第十二章 星光灿烂人未息

是,是年轻时候落下的,不对,是小时候落下的病,了,一说起来公子就难受,那个,叫你小二觉得有些不合适,不如改个称呼?鄙人姓高,这四位与我同姓,按照你们这边的说法是一家子的,这两位是有恩与我们家族的人,都姓段,对此地不太熟悉,若言语上有冒犯还望多多海涵。”

旁边陪坐的四人中一个年岁稍长的人,一口干掉碗里剩不多的酒,双手抱拳对着店霄说道。

“哦,原来如此,晓得,晓得,以前就经常有别处来的人到这边,无妨,都已经习惯,只是乡亲们爱戴我,听不得别人说不好的话,我姓店,就是这广占的店,诸位叫我声小店子即可。”

店霄同样抱拳回了一礼。

那人旁边的一人也附和着:

“大哥说的是,这二位段公子是初到这里,听闻有一味美的酒楼特意前来品尝,果然不错,算是不虚此行,那个店公子,咱们打听一下,这个如归酒楼不是绿野仙踪的,那晚上在这住是否也没有事情?说实话,我们这二位公子身子比较金贵,还带了不少的珍贵之物,这头两晚都未敢在大的酒楼中休息,一直都找那不起眼的住。”

“多滤了,多滤了,这如归酒楼虽不直接归绿野仙踪管,可也有我的一部分分红在里面,再者,杨家从何地起家的诸位难道不知吗?正是这里,想想看,如此的地方怎么能出差池?此处如归、泰来、迎鸿三家本为一体,牵一发而动全身,各有精干护院相守,觉对不会有事儿。”

店霄指了指如归酒楼的门面,又往另两家酒楼的地方介绍了下。信誓旦旦地保证着。

周围一桌的一个喝了几碗酒比较高兴的人这时候也接话道:

“就是,在如归你们还怕有事情?那这边可没有稳当的地方了,住吧。咱们这些人也都不是摆设,如归酒楼真要是有事情,咱们马上就会从家中出来相帮,整个由拳镇就是以这三家酒楼为一体,而如归就是三家酒楼地中心,这么说你们明白了吧?”

“就是,这里若是不安稳那可就找不到其他的好去处了,莫说是你们,哪怕是当今圣上。到了这里咱们也能护得了周全,随便找一户人家都不缺弓弩之物,小二哥,这都是因为你呀,来。我敬你一碗。”

另一个也站起来端着酒碗说道。又冲店霄比画了下。仰起头‘咕噜噜’一口干尽,店霄连忙把自己的酒碗也端起来陪着喝光。

那六个人这时不由得再次把店霄好好打量了一番。好象才见到一样。刚才说话柔柔地那个公子好奇问道:

“你真的只是一个店小二?为何此地的人都这样对待你?当地的父母官都比不上你吧?”

“哦,公子您问这个?我这人和气。故此他们就都喜欢我,嘿嘿!不信您问问他们。”

店霄挤挤眼睛对这个公子解释到,同时向周围问道。

“是,小二哥最是和气,我们与他一样和气,所以都喜欢他,哪个要是说他不好,我们就喝他的血、抽他的筋、扒他的皮、吃他的肉、砸了他的骨头。”

那些乡亲也配合着喊道。

这次六个人没有再问关于安全问题地话,放心地吃过了酒菜,又要了些可口的能当成零食的东西就在如归酒楼安置下了,那个声音柔柔的公子临去时还回过几次头看看店霄。

“小二哥,来,到我这桌,你给咱们大家说说,大小姐是不是又漂亮了?什么时候回来?今天夏天时,每次一下大雨,稍稍水多了的时候我们就会把地里地东西安排好,然后上到二楼往下看,摸着那墙角你让准备好地小船,这心里便不由想起前年地事情,就想啊,若是当初没有你和大小姐,咱们现在还能不能活着都两说呢。”

一个四十来岁的人怀里抱着半坛子酒,走路有些晃荡地来到店霄面前,拉着他地手就朝刚才自己坐地那桌去,嘴里说着话,好象有些醉,舌头都不怎么利索,只是这时非但没有人笑话他,反到跟着说道:

“没错,咱们由拳镇当年早就冲没了,现在的由拳镇是新地,发大水时我没见临安县和富阳县的官儿过来,我就知道是小二哥和大小姐他们带着大家躲到山上,帮着弄东西,帮着赚钱,我是不会忘的,我儿子也不会忘,我都跟我儿子说了,以后小二哥年岁大了,就到由拳镇养老,我们世代供着,供着!”

店霄听了这话使劲地压着自己的情绪,还是没有控制住,眼圈红起来,连续喘了几口气说道:

“乡亲们,谢谢,谢谢你们这么相信我,放心,咱们由拳镇以后会越来越好,现在这个情况在我眼里不算什么,等着,我想办法让咱们由拳镇变的连京城的豪门都羡慕,大小姐刚到杭州,陪她爹娘呢,过两天就能来,已经打过招呼了,到时候会带着杂耍和歌舞团来。”

听了他的保证,乡亲们没有一点犹豫和怀疑地大声欢呼起来,让一些外边来的人不由得羡慕地道‘人家小二哥是真没白活一回,那江东的父老对项羽也不过如此吧?’

冬天的夜没有了蛙鸣,也没有了蝉声,从富阳县通往由拳镇的路被修的又宽又平,两旁后移植过来的树还残留着枯黄的叶子,借着微风一吹沙沙作响。

按理说此时路上不应该有用脚走路的行人了,可现

几个人的影子来回徘徊在大陆和旁边的草丛之间,好到一样,五、六个人都是尽量压低身体猫个腰,在微弱的月亮和星星的光芒照射下,深一脚、浅一脚踩在草里小心地走着,每过一段时候就会来到大路上找找方向,看看是不是正确。

“小芦,你确定这条路是对的。为何与你说的不一样,你不是说这个由拳镇地方偏,路也不好走。只能勉强过一辆车吗?可你看现在,这四辆车并排走,中间都能穿人。”

一个身影停下来,蹲下暂作休息,问刚才一直在头前领路的一个人,此时已经看清,这些人不是五个,也不是六个,而是七个。还有一个孩子模样的被一个人背在身上。

“杨大哥,我也不知道现在怎么变了,可这条路却绝对错不了,我上次来是三年前,虽是路不一样。旁边地一些其他东西还是能看出原来的样子。可能是有人给出钱修了路。没想到这晚上还有赶车的,也不怕被截。”

那个被问地人尽量把身子伏低。用手挡着嘴嘘声解释到。抬头又看了看天上的月亮,同样面露疑惑的神色。

几个人稍后继续上路。正如那个小芦说的,后面传来了马车的动静,‘踏踏’的马蹄声在寂静的夜中显得额外清晰,七个人连忙扑倒在路边的草中,一动不敢动,那个被背着的人更是从旁边拽了些草把两个人地头给盖上,透过草的缝隙往外看。

‘驾!驾!啪~!’

马车渐渐离近了,可以听到车把势的赶马之声及鞭子空甩时的响动,两辆马车并排驶了过来,那车辕之上除了赶车的,还分别坐了两个提着单刀地保护之人,后面也跟着四匹马,上面同样骑着拿武器地人,八盏灯笼分布在两辆车地四周,把路给照得通亮,一直等这些人渐渐走得远了,七个人才从草丛里出来。

“是有点不对劲,他们这些车都是干什么去了呢?难道由拳镇有什么事情?会不会是他在这边找到了新的靠山,被人给保护了起来?那我们此次地任务怕是要完成不了了。”

先前说话地人再次出声担心地说道。

“杨大哥,我觉得不可能,这里乃是一个小镇,就算有那么一个稍微富裕些的也不错了,哪里还能有什么人敢给他做靠山?我要是他我就往炎华地京城跑,那里或许还能安稳一些,只是他身上带的东西好象不足以取信于人吧?”

小芦无所谓地摇摇头,从怀中掏出个竹筒,贴在地上听听,点点头表示无事,又当先领着路走去,其他人自是跟随。

月亮偏移,约莫过了一个时辰,这些人再次觉得累的时候,前面也终于出现了火光,那个姓杨的人示意大家停下吩咐道:

“前面应该就有人家了,只是不知为何这半夜还没熄灯,难道他们不睡觉或是有钱点灯?小芦不是说这边的人日子过的并不是那么富裕吗?恩,这个先不管,一会儿你们偷偷摸过去,进到一家里面能骗就骗,不能骗就吓唬,一定要把那个人的情况问出来,他在这边绝对没错。”

跟在后面的人纷纷点头,一行人继续前行,待火光渐清晰,众人也渐近的时候却都有些发傻,前面哪是什么人家,那是无数个漂在池子里的火盆发出的光,整个这一片地方足有五十个人来回用竿子调整火盆的位置和向里添炭。

旁边还有几张桌子,不时有人累了到那坐着吃东西和做喝酒的动作,间或说的话到有意思的地方,还开怀大笑几声,更有人喝的舒服了,边唱着听不明白的曲子,边从腰间抽出个三节棍等物,瞎甩一通。

“杨大哥,咱们是过去骗么?若是骗不成还吓唬他们不?”

小芦看着那五十来个老爷们儿神情有些踌躇地问道。

这杨大哥苦恼地皱起了眉头,一手使劲搓了搓耳朵说道:

“这些都是小民,不要难为他们,讨生活也不容易,看看,大冬天的半夜都在这干活,算了,绕路,看看旁边有合适的地方没?”

其他人深以为然,听从命令地放过了这五十个人,悄悄穿过大路,寻另一个方向走去,而他们离开后的头顶的一棵树上,一个搭建在几枝粗树中的非常不容易被注意到的小屋子里,探出了一个脑袋,四下看看,小心地点燃一支蜡烛,放在周围都已经遮上,露出一个小孔,后面有一个铜镜的罩子当中,对着不远处的一棵树上晃了晃,那边不一刻回了一下,他这才吹灭了蜡烛,从新用一床棉被裹了裹身子,半眯着眼睛坐在那里,而他旁边有一个人正睡得香。

“诶呀!这地方就是你说的那个没有多少钱的由拳镇?不会是走错地方了吧?”

姓杨的领着大家绕了一个大圈,终于是找到个地里没人的方向进到镇子之中,那一座座的二层小楼,看的众人直迷糊。

“是这里,不会错的,那边的山我记得清楚,可能是又突然有了钱,杨大哥,还是找人要紧呀。”

小芦也用陌生的眼神看着由拳镇的房屋,直到远处的山那轮廓被月光照出,这才确定。

“好,先找人,他们应该能住在客栈中,这边哪个是呢?”姓杨的分析着说道。“那就看您出多少钱了?”头上一个声音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