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3章 天真可爱儿童团

第十三章 天真可爱儿童团

什么人?出来,鬼鬼樂樂的。”

七人同时一惊,闪身到旁边的房子的墙脚下,抬起头来斜斜观望。

“儿童团的,出去是绝对不会出去了,我怕你们不怀好意,鬼鬼樂祟好象不是我吧,我在这呆一个多时辰了,你们才是作贼一样后过来的,现在由我问,你们是什么人?从哪来的?到由拳镇是住店还是买东西?快说!”

上面传来个童声,这次大家听清楚了,刚才太突然没有发现,声音脆脆的想来这孩子的年岁不大,感觉上也不害怕,做的解释和问的问题让人有些琢磨不透,七个人互相看看,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

“那个,我们是打外面过来的,迷了路,才到此处,问一下,住店如何买东西又如何?”

姓杨的这个明显不相信人家问的就是如此简单,一定有深意,不敢贸然回答,反问了一下,等待答复好有所动作,借着墙脚的黑暗,已经偷偷给别人示意过了。

上面那孩子一下就没有了声音,好象离开了一般,小芦在后面悄声道:“果然有些不对,看看,那人一定是没被别人这么反问过,好象拿不定主意。”

周围那六个人都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各自把手伸到放置随身兵器的地方,侧耳倾听,沿着墙角开始移动。

“哎呀!终于找到啦,对不住了各位,我没背下来关于买东西和住店的事情,刚才去翻了翻,还好,我知道自己总忘东西,已经给记下来了,我看看哦,这个是《由拳镇外来借宿统一管理细则》。还有这个《夜市物品批发零售种类及价钱核对表》,诸位想要住店那我就给你们念第一个,买东西就念第二个,先说好了,我们去年才来的先生教识字,有些不认识的你们要自己想一下,问吧。”

几个人眼看就要转到墙的另一边准备离开了,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再次把他们给吓了回来,听着那所说的话。不知如何应对,面面相觑。

上面地孩子比较认真和敬业,见人家不好选择直接说道:

“哎~!我见过你们这样的人,总是拿们讲一讲买东西的事情,你们应该是走大路来的。还来晚了些,不然早到一点能看见不少人,前天就有六个人和你们一样,也是这么晚才来的,居然不关心住店和买东西的事情。反到是问这里能不能保护他们,可他们也不想想,咱们这就是一个镇子。又不是衙门,谁能管这事儿啊。诸位说是不是?”

“等一下,不用讲了。我们问个问题就给钱。你说前天来了六个人,都什么打扮的?可还记得?”

姓杨的直接打断了小孩子的话。眼睛中泛出兴奋地光彩问道,为了证明自己有钱,还摇了摇一个装钱的褡裢,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真的?那好,我要十两银子,镇子里东边那个卖糖球的刘哥哥总是那么抠,都不愿意多给一个,这回我有钱了,我可以带着一帮人去吃,哼~!让他在说我穷?还有啊,我家左;们呆的那个,有我地阿妹,我可以给她买个漂亮的头花了,说起这头花呀,我们这个地方…。”

“停,我给,二十两银子,你多找几个阿妹天天吃糖都够了,快和我说说,来的人什么打扮,现在住哪个地方?”

姓杨的强忍着胸中的怒气再次问道,看那紧攥地拳头,好象恨不得掐死上面的人一样。

“好的,现在就和你说,打扮呀?和咱们差不多,哦,对了,有两个人头上带着白布地头巾,好象是为了避寒的,可我觉得不如带顶帽子,他们也是拿出钱来问我话,不对,是问我地伙伴,最后有一人说不能在这住,结果就花了五十两银子买去一堆的吃食和酒上山了,也不知道他们能找对路不,如果一直走地话,那边还有人家,他们能没事,不然…?哎!”

上面地孩子一五一十地说出了他所知道的,下面地人连忙问道:“不然他们会如何?”

“那就会迷路,冻死饿死在山里,除非是有人愿意自己不吃,给别人,那样才能多活一些日子,好啦,把银子放到你后面房子的一个横木上,摸到了没有,放那,今天总算没有白守着,终于又有肯花钱问事的人了,多亏我今天没有和别人换班。”

小孩子没耐心,回答完话就有些不耐烦,说过话,打着哈欠的声音也跟着传来。

“放了,别睡,还有事儿,还有钱呢,那个你能给我们准备一份同样的东西吗?我们是来寻他们的,都是一个村子的人,能不能帮一下?这是五十两银子,哦,多一个人,给你七十两,你准备一份?”

下面的人没敢在这时候耍滑,老实地把二十两银子给放在了指定的位置上,见人家要休息,马上又掏出七十两一并放下,这才要求道。

“好,等着,我这就去给准备,不就是点吃食和酒么?好说。”

孩子一听有银子再次来了精神,几声响动以后变又没了声息,大概有一个刻钟,快要等不及的七个人终于听到了天籁般的声音:

“东西都准备好了,你们沿着旁边的这条路向前走,大概有五百步停下,那里会有块大石头,再往西北拐,一百步以后会看到一棵树,东西就放在树下面了,拿着可以直接上山,我还多给你们准备了点引火之物,以免带着的不小心湿了冻死在上

吧,去吧!”

此时好象也没有其他办法,这七个人依言向那边走去,到了地方发现确实有不少的干粮、肉脯和装在皮囊中的酒,这才相信了一些,又看看通往山上的路,纷纷点点头,每人只喝了两口酒,不作休息的便走了上去。身影渐渐消失在远方。

“羽来哥你真厉害,他们那么多人你都不怕,我刚才躲在那边都不敢往这边看。”

方才那几个人呆的房子周围蹦出了一个带着漂亮头花的小姑娘,对从房子上下来地一个小男孩高兴地说道,旁边也陆续出现其他的孩子,一个个脸上都带着开心的模样,那九十两银子已经被拿过来放到众人中间,等待分配。

“我刚才也有点害怕,现在就好啦。我们把这些银子分了吧,我要给我爹和我娘买些布做衣服。”

一直主导这次事情的叫羽来的孩子,看向那些银子说道。

大家也都点头同意,那个小姑娘却又问道:

“羽来哥哥,你是不是还得给我买个头花,先前你就是这么说的,要漂亮的。我前天看上一个粉红色的就不错。”

“你不是有头花嘛!再说这钱是大家平分,都一边多,为何还让我买?”

“就知道你说话不算话,人家,人家不和你好啦。”

“买。怎么能不买呢,也没几个钱,哦。对了,大家把分到的钱还要单独拿出来一些。刚才去张瘸子地药铺中拿巴豆粉的时候,他并没有在家。应该是去如归酒楼看小店子哥哥去了。咱们得补上这个钱。”

羽来叫住准备一同去换成零钱的众孩子说道。

“喝,来。今天高兴,小二哥回来了,咱们喝。”

如归酒楼深夜里,前面的棚子下面依旧有不少人在那吃喝着,饿了的伙计在没有人招呼的时候也随便找个位置坐在那里开吃,那些外来的客人同样受到这个气氛地感染,就那么敞着窗户,一边同一起的人说话,一边看着下面的景象。

酒量浅的由拳镇的人已经喝趴下好几个,被人给拖到可以休息地地方,盖上被褥睡觉去了,脸上还都带着笑容,嘴中不知道嘟囓着什么。

“小二哥,我再敬你一碗,咱们这边可多亏了你,现在的日子好啊,我也攒下不少钱,我都想好了,过完年就和大家把周围那些荒地也都给弄上东西,以前是让它在那荒着,怕多了侍弄不过来,还得在官府备案多交一份税,现在则不同了,这活干起来有个规矩,不再那么费劲,何况这边的县令都答应过,就按以前地算,新地不交税,

我们知道,这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啊,听说你和大小姐开地绿野仙踪就是不交税的,京城中地更阔气,等着,等我这边明年从外面雇两个工地,我就带着家中的老小进趟京,多拿些钱给你捧捧场,喝,我这已经没了。”

一个人眼皮都耷拉下来了,还拽着店霄地手给敬酒,看样子是有些多,只是说的话却没有搀假。

店霄也陪着喝一碗,摸摸肚子发现实在是装不下东西以后拍拍这人的肩膀说道:

“好,到时去京城,我给咱们由拳镇的乡亲每人单独做一个牌子,到地方就可以随便吃,不要钱,咱们是一家人,对,一家的,那个,我先上去歇息了,大家也早些回去,明天别耽误事情。”

说过话,店霄晃荡着起身,也有些迷糊地向着后面住的地方走去,拒绝了伙计的搀扶,嘴中哼哼着‘乡音难改,乡情缠绵,乡情缠绵,乡音难改,一声声乡音,一缕缕乡情……。’

“店公子,店兄弟,小二哥。”

店霄还未等回到自己住的地方呢,旁边就有一人站在那里唤着,称呼也是一变再变,或许是听小店子和小二哥这两个听的多了,店霄条件反射地应了一声转过头观看,若真喊他的大名,他可能都不知道喊谁呢。

“小二哥,您回去休息?不如这样,到我们那里喝碗茶醒醒酒?我们还有要事相商。”

那个人来到近前对店霄邀请到,正是那六个人中的一个,不知为何,身上蹭了不少的土,头发上也挂着灰吊,店霄揉揉太阳穴,点点头,表示同意,跟在后面,同时醉眼朦胧地打量了这个人一下问道:

“你,你这是怎么弄的?掉~沟里了?

“没,我,哎!说实话吧,我是怕这边的护院保护不了我们,特意出去探察一圈,多亏关键时刻亮出了身份,不然这条命都容易搭这儿,这回我算是真服了。”

那人没有隐瞒,摸着身上的一些有破损的地方,心有余辜地说道。

“恩,还行吧,差了点,若是绿野仙踪的护卫你绝对不会这样狼狈,应该是干干净净就被逮起来,这边人的手底下还是不够利索。”

店霄依旧迷糊着嘟囓道。

那个人这时看向店霄的目光又恭敬不少,领着到了屋子外面,里头的人好象一直在等,马上拉开房门给让进去。

“都在呀?是不是觉得这地方还可以?放心,住吧,除非是大军来袭,小股的人来多少都没用。”

店霄刚一进来就打招呼说道,那段公子也是点头承认道:“是,是好,我们已经想好要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