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7章 北风小雪又一天

第十七章 北风小雪又一天

盈的小雪终于在傍晚的时候从天上成群结队地飘了下疯狂吹着的风,到了这时更加凌厉,夜市中支起来的摊子不得不一遍遍加固,大人们看着天盘算着地里和池子里的东西,小孩子们却兴奋了起来,平时不爱出屋子的,现在也不用招呼就跑到外面感受着风雪,然后掏出身上的几个钱去买些自己爱吃的东西。

“也不知道雪还会不会下得更大,乡亲们应该赶快去多做些木炭,别到时把鱼都给冻死了,小店子,现在泰来和迎鸿也开始使劲研究菜了,今天吃到的几个就不错,那些厨子据说也涨不少工钱,这样就好,以后来这边游玩和吃饭的人会更多,你说他们那些外来的真的是都特意来吃饭的吗?”

从泰来与迎鸿一起举行宴会回来的路上,喝的有点多的大小姐拉着店霄手,两个人就那么地晃荡着往回走,没有让人安排车,也没带任何护卫,遇到其他由拳镇的人也无非就是点点头算打过招呼,没有人特意过来打扰,这时大小姐正指着一个从外面向如归酒楼赶去的车子发问。

“我琢磨着也不都是为了吃,有些人是想看看,你不觉得一个两年前受了水灾的镇子,现在不但都盖起了小二层楼,还卖出好吃的小菜和泥鳅什么的更让人向往吗?还有一些应该是富家的子女,专门来看夜市的,别的地方都已经去惯了,就到这看个新鲜,我决定了,把近处的由拳山上也盖上些房子,路也修一修。到时候让那些有闲趣的岁数大的人来住。”

店霄对大小姐分析着,顺便接过一个路过的孩子硬塞给地一支烫串。并在那孩子期盼的目光中和大小姐一人咬了一口,那孩子这才高兴地离去。

“恩,就象在京城中那些老年宫一样,我跟我爹说说,尽量帮着找些有劝有势地老人,万一谁来欺负由拳镇呢,他们住惯了总不能袖手旁观吧?诶?小店子,你说我们让皇上下一道令把这边护起来如何?”

大小姐觉得串不错,抢过来自己吃上了,店霄则否定道:

“不能让皇上下这个令。如果是那样,万一哪一天由拳镇的人忘了以前的日子,开始使劲欺负别人怎么办?这天下哪一个人不是炎华的子民?大不了可以想点办法,让这个地方成为朝廷重视的地方,可以有最好吃的东西。也可以有用着最舒服的物件。最好是能多出些状元之类的人。”

大小姐把吃过剩下的棍子又还给了店霄。同意道:

“你说的也是,就象我们绿野仙踪。现在在炎华只要亮出名号几乎可以横着走。我们地人要是欺负别人,或者做出让人发指的事情。地方的官府还真就不敢认真管,那可怎么办呀?”

“好办,经常调一些专门巡查的人过去,每个地方都要有两个以上的绿野仙踪地地方,就象京城一样,三处地方如果哪处收入比别地地方少很多,或者是当地人反应不好,那么马上就查他,当地地绿野仙踪也不固定,可以每两年比较一下,谁干的不好,那谁就下调一等级到其他地方去,互相监督举报,时刻充满竞争,时刻感受危机,巡查地人也同样如此。”

店霄想了下,说出自己地办法,大小姐听的比较信服,点头道:

“那?是不是就不会出错了,大家都好了?”

“那是做梦,能减少一些危害就不错了,大家不可能都好,有地人懒惰,有的人勤劳,还有的人天生身体就强壮,有的人读书识字厉害,这些本身存在的差别,让人的追求也开始有了差别,于是生存本能的欲望推动着这些人向自己所想的地方努力,那么当产生冲突的时候,必然会转换成自身能力上的对比,最后形成少量的、独特的生产物资被大量的人来争夺分配的现象,懂了吗?”

店霄不知是在给自己分析还是在给大小姐分析,说过了以后还问了句。

“懂了,你说的话我没有懂,我懂的是我的小店子是最厉害的,我相信你说的那些话,就连官家身边的那些人也未必能明白,包括你爷爷店太师在内,你以后就要多一个任务,把你所会的而我不会的东西教给我,我会很努力的学的,我不要在家中呆着,我要和你一起去乘风破浪。”

大小姐带着高兴和担忧两种表情看着店霄说道。

“好好好,教给你,其实我会的不是很多,那也尽量都告诉你,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店霄怜爱的摸摸大小姐的脑袋说道。

“对,济沧海,沧海,恩,我要听你唱的那个沧海一声笑。”

“好,我唱,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

“我要听那个广南东路那边的话的,换,换过来。”

“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事几~多~骄!…啦~啦啦啦啦啦~”

“对,就是这个,啦~啦啦啦啦啦~……。”

两个人一起唱着一起往回走,细细的雪,铺在路上,留下两对儿远去的脚印。

平时一直按时鸣叫的鸡可能是因为天冷,晚了不少,此时天已经蒙蒙亮了,不算厚的雪并没有完全融化,残留在地面和房舍之上,初雪后的早晨稍稍有些冷,昨夜不少的人都没有睡安稳,那池塘中的鱼需要时刻地照顾着,光是炭就用去

店霄迷糊着睁看眼睛,转头一看吓了一跳,只见大小姐也一同和衣躺在**,把自己的枕头抱在怀里,脑袋枕着店霄睡的还正香呢。

“紫萱,天亮了,醒醒。咱们是不是去乡亲们家看看,不少人都等着呢。”

店霄轻轻晃了晃大小姐的头。贴在耳边叫道。

“恩?怎么能碰到我呢?我现在可是在走凌波微步,一般人是别想抓,不怕,我有北冥神功,我还会小擒拿手,能分筋错骨,嗨~!”

大小姐嘴里嘟囓着一把扣住了店霄的手,使劲掐着,店霄忍了忍,见手腕子上都被抠出印儿了。无奈地摇摇头,又晃了晃她,说道:

“醒醒吧,人家都用乾坤大挪移跑啦,快起来追。你这睡罗汉是不行了。”

“恩?谁跑了?强弩手准备。给我瞄下来。咦?小店子,你什么时候跑我地屋子里来啦?以前让你进你都不进。”

大小姐猛的坐起来呼唤支援。扭头看着店霄疑惑问道。

“醒啦?那就好。洗洗吃点东西我们还得去当地乡亲家里看看,这不是你地闺房。这是客房,昨天咱俩喝多了,直接到这边睡的。”

店霄见大小姐起来了,便出溜下地,揉揉眼睛等着她一起出去吃饭。

大小姐看看身上的衣服,又看看店霄,脸色有些红地说道:

“哦,原来昨天喝多了,我记得没呀,你还给我讲那个什么天龙八部呢,到后来还一起唱那个,风再冷~不想+:飘~摇呢,他们的酒还不错,脑袋一点都不;::让我再喝这么多,我娘说女孩子这么喝酒人家就不喜欢啦。”

“喝吧,到时我陪着你喝,总那么清醒,活着多累呀,想喝就喝,想唱就唱,想跳就跳。”

店霄见大小姐稍微有些紧张的样子,微微一笑,说着不在意的话当先向外面走去。

此时外面已经大亮,吃过早饭的孩子们早就把书本和文房四宝装在书包里,背着到先生那里学东西去了,大人们也开始换班休息,昨夜那一场雪,让负责给鱼池保温的人累坏了,其他的事情一切照旧。

大小姐外面多了一件衣服,头上也带起一顶圆圆的帽子,怕去地早了乡亲们没起来,正坐在院子里的一张木制长凳上来回摆弄着手指头,嘴中不知在嘟囓什么,看那表情比较认真。

小狗子三个人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想到这边问问店霄有没有什么事情要做,实在无事也让店霄给安排个锻炼的方法,于是结伴的来到了这边对着大小姐问好:

“大小姐早,那个,小二哥可是在附近?”

“纳外力于身,气走太阴,经肺经,是为少商,恩?找小店子啊?他刚才吃完饭说去琢磨事情去了,你们有事儿?”

大小姐眼睛盯着右手大拇指正在念什么口诀了,听了小狗子问话,眼神都没偏一下,表情更是没变的说道。

“也没什么,就是闲地闹心,想找点事情做做,这才过来问小二哥。”

小狗子回答着话,同另外两个人不由好奇地与大小姐一起看着那根大拇指,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哦,找事情做,好啊,气走太阳经小肠经,是为商阳,小狗子,你看看我这个手指,有没有感觉到虚幻?要说实话。”

大小姐换上了食指,目光还是盯着,问旁边地小狗子。

“实话呀,大小姐,还是那样,没变虚了,也没多出来一个。”

小狗子实话实说。

“没变?没变我看着怎么成两个了?哦~刚才看地时间太长,成斗鸡眼了。”

大小姐把食指从鼻梁那个地方拉出去,这才看清,见小狗子三人还在那等呢,招招手叫到近前来说道:

“坐,都坐,想找事情还不容易么,帮我把这个功夫练出来,那就是最好的事情,胖墩儿,看到我这手指头没有?是不是感觉到特别害怕,有一种剑在鞘,而寒芒微露地压迫感,要说实话,怕不怕,这叫六脉神剑。”

胖墩儿马上一动都不敢动地张嘴答道:

“怕,大小姐我是真地怕,六脉神剑,厉害,大小姐您的手千万别瞎动,那手指甲都碰我眼睛了,您别捅了我,我怕呀。”

“大小姐,好功夫,我,我也怕,我还是找小二哥去吧,大小姐您这现在已经算是大乘了。”

布头比较机敏,没等大小姐左手地小拇指比画过去呢,就挡着来脸先说道。

“哎呀!真没意思,小店子要是遇到这个情况,就绝对不会这么说的,他会说…。”

“女侠且慢,难道这就是江湖中传说的一剑在手,别无所求的六脉神剑?”

大小姐正要想着店霄如何说呢,店霄就拿了一张纸走来,并开口接道。

“听到没有?这才是最合适的应对方法,江湖嘛,就要有江湖的气息,知道了没?小店子,你琢磨什么事情去了?不会又是什么好玩的东西吧?”

大小姐见店霄到这边,伸手接过那张纸,边打开边问。

“不是赚钱的东西,是关于过年的事情,今年过年要好好安排一下,把由拳镇尽量传扬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