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8章 努力准备近年关

关将近,为了迎接新一年的到来,几乎家家户户都开来,各种各样被传承下来的习俗也在一代代人中间延续,由拳镇上也不例外,大量的鱼因天冷影响的关系,已经被别人抬高了价格收购走,剩下的是留着自己吃的,腾出来的人手开始按照杨家大小姐和小二哥的要求细心地布置起自己的家园。

“这边,那些木头都绑好了,别到时候塌下来把人家给摔到。”

镇子里面一些干不动力气活还有手艺的老头正分到一些关键的地方指挥着,小伙子们就听话地把东西都送到指定位置按要求做好,小孩子们也已经被集中起来到一个宽敞的地方学习唱歌,由拳镇的这番动作让外来的人看着有些迷糊。

“伙计,小宋,来,到这来,这地方干什么呢?这些人白天晚上地干,夜市人都是外面来的,不打算赚钱了?象我这样的常客居然都不明白了。”

一个被安排在四楼吃饭的人推开窗户,吃着热气腾腾的火锅,看着那些来回抗木头和背泥沙走动的人终于是没想明白干什么,招手叫伙计询问。

“陈家四叔,您叫小的?哦,问这事儿呀?那您可问对人了,前几天您不是在家给老爷子办寿没来么?咱们的大小姐和小二哥回来了,这不?看着由拳镇觉得赚的钱有些少,想办法让赚的再多一些,这才让乡亲们忙起来,今年过年的时候这个地方要办‘春节晚会’,就是晚上大家来聚会,有说书的,有唱曲子的。还有跳舞演杂耍的。”

被称为小宋地伙计听到招呼,麻利过来边帮着把菜重新摆顺了,边一五一十地回道。

“哦,对,是办寿,没来,不知道这么个事情,原来如此。那个,现在的由拳镇还不赚钱?周围这一圈好象就他们过的好吧?比起富阳县和临安县,比最富裕的那是不行,可由拳镇是每家都过的不错,你们大小姐说没说这次能让由拳镇赚多少钱?还有那么多玩乐的事情,恩,我看看。能来的话就到此捧捧场。”

这个陈家四叔被伙计说办寿耽搁了,面色上有些回避,刚才还说是常客,结果这好几个月没来。还得让人家帮着找借口,赶快变相地夸了几句由拳镇,转过了话儿。

“真的?陈家四叔若是能来那就太好了,小地就愿意侍侯您这样,到那天我单独和掌柜的说,一定把您那桌归到我的单子上,我跟您说,那天您要来可得早些,有不少的好事情呢,听大小姐私下说。可以得到绿野仙踪的那个优惠卡,万一哪天您到了有绿野仙踪店的地方。凭着那个就会优先接待和减免花消。”

伙计连忙说着听到的小道消息。

“哦?还有这种事情?可是绿野仙踪在杭州这边也没有,我总不能为个那个什么优惠卡就跑京城一趟吧?”

“有。马上就要有了。大小姐说,过了年这边就安排人做有特色地绿野仙踪。现在正大量的训练管事之人,以后好给分到炎华各地,所以现在正是拿优惠卡的最好时候,不然等以后到处都是了,绿野仙踪还用给发这东西?哦,听说有一部分人还能得到一种特别漂亮的首饰,这个东西是花钱也买不到地。”

伙计继续诱惑着,同时还左右看看,紧怕别人也听到。

“哦?以后炎华各地都有绿野仙踪?这次来还有首饰?那个,我若是来,饭钱贵吗?首饰是什么样的?小宋啊,说实话,前些日子我还新纳了房妾,让我惯的开始抱怨买的首饰不好,这次如果她能高兴,我就带她来看看。”

陈家四叔终于被说动心了,摸出一小串约有二十来个铜钱递给小宋,想得到近一步的消息,陪着他做在那里的另两个人也都好奇地等待回答。

“陈家四叔,那个,本来这个事情是不让说的,您这人不错,总给小的赏钱,我就跟您说吧,您可要保证,绝对不要外人说,不然小的就麻烦了,或许您下次来再也看不见小的。”

伙计接过钱并没有露出高兴地神色,故作为难地看看陈家四叔又看看另两个人。

“好好好,不说,小宋你放心,绝对不说,咱们三个都不会说,来这里有一两银子,你总楼上楼下的跑,费鞋,买双鞋穿,这回说吧。”

陈家四叔又掏出一块小碎银子,给按在伙计手中,保证道,另两个人跟着点头。

伙计犹豫了一下,看看手中地银子,一咬牙说道:

“好,我就告诉你们,春节晚会上吃喝都不要钱,可要看的话需要买票,也分为三六九等,位置越好地越贵,同时吃喝地东西也是最好的,也只有这样地人才能得到那个首饰,那首饰非金非银,象翡翠一样迷人,似玛瑙那般光滑,又如珍珠周身圆润,被光亮强的东西一照,能发出七彩光芒,相互碰着时能发出‘叮当’悦耳的声音,至于那优惠卡,基本上前三等的人都给,这东西个数不是那么多,先到先得,您可不能跟别地的盘算着,周围其他几张桌子上见到这一幕也想弄明白什么事情,纷纷叫着自认为相熟的伙计询问,一时之间大家都知道了这个秘密,并再三保证不对外说。

“小店子,这两天可把我累坏啦,别总到处跑了,今年过年是不是要在这边?那我把我爹娘和我爷爷奶奶也接来。”

坐在如归酒楼自己院子中的大小姐怀里抱着一个不合格的布娃娃,那布料的触摸感和弹性比

所知道的差了很多,只是即便这样,大小姐还是很地捏一捏,还把脸往上贴着,感受那丝绸的滑顺和里面棉花的柔软。半依在店霄身上,略仰个头看天说着。

“好,那你家怎么祭祖呀?恩,搬到这边也一样,以前你爷爷的爷爷就在这边了,这边也算是一个祭祖的地方,那就好,我得准备些老头老太太爱吃地东西。还有你爷爷都爱下什么棋,我先练练,实在不行让宇儿帮帮,他那脑袋天生就为计算而长的。”

店霄腿上架个夹子,上面是一张纸,一手拿尺子,一手拿着已经被完善的漂亮了许多的炭笔。想到什么就画上点,偶尔停下来动弹动弹,让大小姐靠的地方来回换换以免被压麻了。

两个人前面一张桌子,旁边有个火盆。持续地把热量发放出来,前天又下了一场不算大也不算小的雪,地面残留了些,房顶和树枝上的则都已经被太阳给晒化,变成一汪水流淌在地上。

离二人不远处是那一群跟来的小家伙,皇孙和郡主从来没出过这么远地门,一路上被保护的严实,哪怕在杭州都是一样,出个门有许多人围在旁边,在院子里也有人站在不到十步的距离跟着。弄的两个人心情一点都不好,直到来由拳镇。才稍微的自由了一些,居然能够在儿等人的陪同下到外面找其他小孩子玩。

“我要堆一个雪人。就象在京城中时堆的那个。要有长长地鼻子,大大的嘴。还有,还有一顶好看的帽子。”

皇孙和一帮孩子就蹲在那里把墙脚下一些没有被晒到的雪尽量堆起来,想要做个雪人,可惜雪太少,并且已经化了一些,几个孩子执着努力着,一人蹭了一手泥,年龄稍大些地黄丫丫和泥巴两个人领着几条狗守在旁边看。

“我觉得我们还是别堆雪人了,这边有冰,我们弄点冰人吧,不然就按现在这个样子捏些泥人,在京城我还跟着一个捏面人的师傅学过两手,当初他夸过我,说我捏的那四条腿的人惟妙惟肖,结果我又跟着他学捏了三天,他见我那个泥人依旧是四条腿就承认我已经到了青出于蓝的地步,让我出师了。”

从岳州死活非要跟来的谢鸣鲲这个时候实在是不愿意弄了,轻轻搓着被冻得通红的小手大声提议道。

听到他的话,大小姐不由笑了起来,用脑袋使劲在店霄身上蹭了蹭说道:

“他们真好玩,我小时候就没这样,爹一天就知道赚钱,娘也帮着忙,我就交给了一个奶娘带着,还有几个一点都不会陪我玩的护卫,这也不让,那也不准的,一直到稍稍长大了些到由拳镇,这才好点,可身边地人也都害怕我出事,什么好玩的事情都不带我,还好,你来了,你背着一捆柴火和夹着只兔子,也多亏了那天我去前面把你留下,不然哪有现在这么有意思。”

店霄连续嗯了几声继续着手上地工作,那整张纸上都要画满条条框框,大小姐见他没答应,晃晃身子又说道:

“过年安排这个确实不错,就象在成都府那样,只是这回的人更多,一定比去年热闹,小店子,为什么非要在由拳镇办呢?杭州不是更好?比来这边地人能多吧?我还要搭出去不少小玻璃珠子,我决定了,送地首饰是耳环和戒指,用银子做,然后上面镶嵌玻璃球,不然以后玻璃该卖不上价了,你说好不好?”

“好,不用送那么多,多了就不值钱了,把来的人愿意买最贵票地人都好好打听下,看看哪家的女子喜欢出去参加各种聚会,把那东西尽量送给这样的人,对了,送首饰的时候还要送一个本本,哦,就是一个证明是我绿野仙踪东西的凭证,最好大一些,一尺宽两尺长,外面用绸缎包裹,里面水墨画为底,我再写出来一些词句,盖上绿野仙踪的大印。”

店霄应该是画完了最后一笔,把夹子和笔同时往桌子上一扔,连说带比画地给大小姐讲解着,大小姐对这方面是最有天赋,一点就透,点着头使劲捶布娃娃高兴地说道:

“那样等她们与别人一起时一定会显示一番,然后拿出证明的东西,结果还给我绿野仙踪做了宣传,可是你还没说为什么不在杭州弄呢?”

店霄来回换了几次姿势,都觉得麻了,把大小姐给扶正,把滚包的娃娃也给甩顺了,这才回道:

“我不是要宣传绿野仙踪的春节晚会,绿野仙踪现在还用宣传吗?皇上都经常去的地方还有几个人不知?我是要宣传由拳镇,杭州那里本身就已经不用宣传了,西湖之美,谁人不知?这回懂了吧?”

“恩,知道啦,到时候大家来到由拳镇,就会吃到这边的好东西,以后再给此出专门弄一个勾栏之地,那就可以让更多的人来,乡亲们就可以通过提供住的地方和卖特产赚钱,其实这事情真的很简单,只要花些钱就可以,为什么以前就想不到呢?哦,对,钱也不用我们花,来让我们给做那个‘广告’的就把钱拿出来了,我们还能赚不少。”

大小姐一听就懂,并举一反三地说道,并再次靠在店霄身上露出幸福地笑容。

“对,就是这个意思,最好是让大理的那六个人也过来看,让他们多知道些我们的东西。”店霄目光看向远处盘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