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0章 开始行进分两边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二十章 开始行进分两边

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淘尽了~世滔~滔一片潮~流……仍愿翻~百千浪~.有你说的那种经过了风云最后看四季变幻依旧的味道?小店子,问你呢,说话呀,你昨天晚上不是睡过觉了吗?你现在不许睡,你说我唱的这个江好不好,是不是特别的应景?”

富春江的船上,大小姐穿着一身绣满了卡通兔子的松快衣服,把头发披散开来,在后面用玻璃珠子做的发卡拢住,任其柔顺地随着对面吹来的风飘荡,怀中抱着一个大大的吉他,拨着单音配合着唱那首昨天晚上学来的歌,只经过两个时辰的练习,就已经唱的别有一番韵味了,开始时陪在旁边纠正的店霄在一个时辰以后发现自己有些瞌睡,靠着椅子背儿,胳膊拄在旁边的扶手上,托着下巴随着船的起伏而起伏。

“小店子,说好了陪人家唱歌的,又不管人家了,你还没教我按那个和弦呢,醒醒啦,说,我唱的这个江好不好?”

大小姐见店霄没应声,只好站起身到了他旁边,来回晃着他,一直把他给晃醒了这才撅起嘴来抱怨。

“恩?江?什么江?哦,这个江,这曲子唱的不是这条江,陪你唱,你那首唱的不错了,吉他给我,我再教你一首,你学新的,这歌好,还好学,你一会儿在旁边唱,听着啊,月儿明~风儿静~树叶~遮窗棂~哎~小宝宝~睡~梦中~微微的露出笑~容~……就这个,好学吧?你唱吧。我在这里听着。”

这天儿好不容易出来的点阳光,店霄还没睡够就被招呼起来,迷迷糊糊中略微一琢磨,边唱着边不辞辛苦把词和谱都给大小姐写了下来,交到她手中,再次躺回椅子上找刚才睡觉时候的感觉。

大小姐也不挑剔,点点头觉得这个曲子不错,转身又回到刚才的地方用单弦来拨,嘴中唱道:

“月儿明~风儿静~树叶~遮窗棂~哎~小宝宝~睡~睡?梦中?小店子。这怎么象是哄人睡觉的歌呢?小店子,小店子?又睡了?你骗我,人家真地不和你好啦!”

“哥,你看那个女东家和那个小店子多有意思,整天好象都在玩,还有那么多的好听曲子可以唱,我们要是不四处跑该有多好,以前我的那个地方怎么就没想到这样好玩的事情呢?”

段小公子和哥哥站在船舱的门口,看着悠悠的江水。听着大小姐唱的那种曲子,再瞧瞧店霄两个人的样子,想到了自己的事情,有些无奈又有些向往地说道。

“不怕,不怕,一切都会好起来地,这次我们就找一个离那边不远的地方暂住着,多听听那边的消息,等形式好了就回去,不然就只好一直躲在外面了。好在还有忠于我们段氏的人,钱财上到是不缺,记得,我们现在的是靠人家绿野仙踪保护,别总和那个小二哥较劲,万一他一生气。不让咱们跟着了可怎么办?”

段大公子在一旁又是安慰又是劝告的,言语中并没有多少自信。

“哼!哥你没发现那个小店子好象一直在骗我们的钱吗?跟着那个大的船队走本应是最稳妥的,他非说什么那船队不是他们绿野仙踪地,除了要交给他们一部分钱,还要在拿出一些钱来,他真以为我傻呀?我就跟着他和他的东家走,还不信他们连自己的安危都不顾,怎么样,我厉害吧?”

段小公子一脸阴谋得逞的模样说道,段大公子见他这个样子则有些无奈地摇摇头。

而此时正如段小公子说的那样。林家的船队和大量的护卫并没有跟着大小姐和店霄一同走这条需要来回换乘的路,是直接

从那边出海,绕一圈过去的,那些小孩子和要去看嘉兴府船厂拉着柳碧旋一同上路的林皛瑶都是跟随大拨人走了,惟独剩下少量地护卫和小狗子三个人还跟着。

正月十五这天,东京城中可以说是热闹非凡,制作各种花灯的人大赚特赚了一笔,受店霄在成都府是弄的冰灯的影响,这京城中也同样在一些重要的地方摆放了出来。能工巧匠把那一块块的冰给雕刻成各种形状,留出预定地放蜡烛的窟窿。剩下的就是等待着夜晚的到来。

“官家,元夕夜的事情俱已安排妥当,不知官家是先回宫休息,然后从宫中出来,还是就在此地等着?”

负责安排灯会的人来到蔡河的绿野仙踪自助餐这里找到皇上询问道。

“就在这里了,等到了时候便出去,你下去吧,又是一年元夕夜,那小店子在杭州打败月梦阁船队好象就用的这么个事情,众里寻‘她’千百度呀,可惜他和杨家的丫头却跑了,也不说在京城陪我过个年。”

皇上挥退了前来询问的人,对陪在旁边地几个老臣抱怨着。

“官家说的是,他们这么做可有点不对,尤其是那玻璃,明明是朝廷和他们一起合着做的,等内务省要用居然还得拿钱,说是好入帐,结果内务府的钱一下子就有些不够用了,本钱那么少,还非走卖价的帐,说什么半年一结算,结算时要按照宫中的具体数量算,这下我们都没心思做别的,光盼着他结算,可万一坏了岂不是就少给回一部分钱?”

柴老头借着这个机会告了店霄一状,言语中颇有不满之意。

在一旁不顾旁人自斟自饮的白老头,给自己的微型火锅中添了些炭

去几片薄薄地羊肉,否定地说道:

“柴老头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绿野仙踪如此做必然有他的原因,其实挺简单,就是小店子怕这玻璃地东西被内务省的其他想要钻空子的人买去,再拿到别的地方卖,现在这样就不怕了。谁愿意卖给外面那就卖,反正到时候结算地时候拿不出那东西就不给钱,绿野仙踪没有任何损失。”

“是这么个道理,咱们可是都看到了那玻璃做的东西如何漂亮,官家那养鱼的缸也换过了更大的,绿野仙踪可没亏待咱们,每个老头子都送了一套玻璃的东西,等明年夏天还能用那东西贴窗户上,不防范些。让东西便宜流出去,大家都没什么好处吧?”

陈老头也在一边帮店霄说话,不知道是不是练手刀练的疼了,一只手正慢慢揉搓着另一只手。

皇上点点头对柴老头劝道:

“柴大人管着内务省确实不易,可小店子也同样为难呀,现在都有人在弹劾他了,说他什么依富跋扈,还说用美食迷惑我,连一直跟着他的那个柳家的丫头他爹都带头弹劾。可我能把他怎么办?这美食用迷惑吗?我前天来的时候还看到柳府地人买回去一堆的吃食呢,看着他们给的现钱,我便猜出个大概,一定是小店子忘记给人家减免价钱了,等小店子回来我得和他说说,这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能犯这种错误呢,害得我只能把一堆的折子留中不发。”

柴老头听了这话不出声了,孙老头到是不放过他,分析道:

“老柴头一定是记恨那天小店子刚来京城没有答应他条件的事情。这才找个由头说些他不好的话,可我觉得,莫说是没答应你,就是不答应官家,官家也不能把他如何,这上个月才因天冷暂时休战。能让将士们好好过一个年,可我们却不是因打不下去才停的,而是觉得不合算,其中就有人家小店子不少的功劳。”

孙老头说到这里停下来看看皇上,皇上看了负责给添炭和守在门口地几做则耳倾听模样的护卫,无所谓地点点头,示意其继续说,孙老头这才接道:

“大同府现在是我们的,白大人带出来的贪狼卫虽是损失惨重,可契丹人也没占去任何便宜。那边的禁军用城墙为依托,居然打败了另两路来援的辽兵,现在正是稳固时候,这个年他们是在那过的,辽国皇室的两个孙子也被抓到了这边,还有那后族以后有很大可能当皇后的人,这才让耶律达达乱了分寸,加上吃穿了这边商人给我们人送去的东西,使得一处防线出现破绽。狄将军抓住机会**一直打到大定府下,让耶律达达只能领着失去士气地军士死守。”

“不错。小店子带着绿野仙踪的人一阵搅和,居然左右了我炎华与辽国的胜负,至少让我炎华占到了先机,只等明年天暖和了,绿野仙踪和工部工匠合作做出的新兵器用上,我们就可以轻松取下大定府,逼迫耶律纳弘不得不与我们妥协,可谁能想到如此的功劳和荣耀有不少是属于那默默离开的小店子地?”

皇上接着孙老头的话说着,那几个倾听的人都不由得忘了自己的事情,愣在那里想象着当时战场上的情景,而负责侍侯皇上的小红则挺了挺胸膛,脸上露出一抹傲然地笑容。

“好在我把隆煊和雯淑都给安排到了他的身边,以后炎华会越来越好,等那一帮小家伙都长大了,这天下就是他们的,至少能比我强,我就不会赚钱。”

皇上又缓和了一下语气,目露期盼的神色说道。

白老头涮了只大虾,已经变得红彤彤了,示意小红过来给皇上送去,在那里说道:

“成都府那边的路也修地不错了,二狼山上正在开山凿石呢,两边和中间是分成了十段同时进行,听那边的人传回消息说,绿野仙踪成都府把赚来的钱财几乎都投了进去,加上被小店子有各种手段骗去的商人投的钱和人力,两年,两年就可以彻底打通雅州到打箭炉的路,沫水河上的桥已经修的差不多,用投石车把绑着绳子的石头投过去,然后一点点加粗绳子,到现在已经是换成铁索。”

“官家,老臣有话要说,小店子和绿野仙踪要说给炎华做地事情,那几乎是常人想都不敢想的,功劳也有,可您把皇孙殿下给安排到他身边,难道是学那赚钱地方法?”

柴老头好象今天和店霄一直过不去,又出声问道。

皇上则摇摇头笑着说道:

“赚钱?柴大人难道只看到了小店子会赚钱?店太师会赚钱吗?估计给他点钱用不上多少日子就能赔个底朝天,会功夫吗?那小店子人家都说马上、平地功夫了得,这点陈大人应该知道,还有那些琴棋书画,而这些都不是太师擅长的,太师擅长的是策略和治国之道,而小店子可以让太师满意放下山,说明什么?”

“说、说明小店子在治国和策略方面更胜一筹,说明他这近两年的时间根本就没有尽心尽力往这方面琢磨,恩,也不能这么说,他好象一直在默默地去做,而所有的事情都被他贯上了赚钱的名义。”

柴老头琢磨了片刻吃惊地说道。

“报!绿野仙踪成都府路传来消息,南诏大理国皇帝被篡位,皇子和公主失踪。”外面跑进来一个人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