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1章 一路悠闲不觉慢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二十一章 一路悠闲不觉慢

空如洗,温暖的太阳悠悠地挂在天上,迎面吹来的风帮上的水也显得安逸了不少,来往的船只渐渐多起来,岸边那沙地上是飞累了落下暂做休息的鸟,更有的直接浮在水上,在这样的时节,能有如此的景象还真是难得。

“小店子,你快看,那边的天上有一对儿鸟在那快活地飞着呢,你看它们是不是很幸福?”

闲不住的大小姐再次拉着店霄来到船头,举着看很远到处的望,觉得旁边没有什么可看的了,就对着天,好在店霄已经告诉过她,千万别对着太阳,说的时候面部表情严肃,她在这方面还是比较听话的。

“恩,是快活,飞那么近、那么快,你用看很远也能瞄到?可我觉得还是落在水里的那几对儿比较好,它们至少有鱼吃,对于鸟来说,吃饱了饭才是最重要的。”

店霄感觉天稍稍有些热,换了身薄些的衣服陪着大小姐出来,站在穿头,负着双手,同样一脸悠斋的样子,不算是很冷的天,让人有一种舒爽的感觉,尤其是那白云飘飘,太阳照着的时候。

那天上被大小姐看着的一对儿鸟已经快到了船侧前面不远的水面,来回转换着方向,而大小姐依旧是闭着一只眼睛,用另一只眼睛在看很远中瞄着,听到店霄的话说道:

“当然能看到了,再快一些我都能看到,并且还能看出它们下一个地方是飞到哪里,小店子,你不是说用那个玻璃还能做出更好的看很远吗?你要记得给我做一个,这个看鸟毛有些模糊,那水上的也确实不错。吃的胖胖的,小店子,你说它们是因为有了吃的才在一起地,还是因为在一起能找到更多的吃的?”

大小姐说着话,用那看很远扫了一眼水上的几对儿鸟,接着又对上了那天上飞着的,店霄则被大小姐的问话问的一愣,抿了抿嘴唇说道:

“或许是这样,有的鸟是想不劳而获。看对方能捕到很多吃的,所以才跟着对方,而有地鸟是觉得自己本身就不差,愿意与另一半一起追寻幸福的日子,还有的鸟可能根本就不在乎是否能吃的饱,只是想找一只鸟陪着而已。”

店霄说着见大小姐还看那两只依旧没有落下的鸟,好奇地抢过她的看很远学着她的样子看了看使劲晃晃脑袋问道:

“你真能在它们来回转向的时候盯住它们?并且能感觉出它们下一个地方是飞向哪里?”

“恩!能啊,你不能吗?要是不用看很远看得更准,可却看不了那么清。最开始时也有些跟不上,看习惯了就好啦,那个应该是雌鸟吧,翅膀下面的一撮毛居然是红色地,你看到没有?”

大小姐地点点头回道。

店霄则又转了转看很远还给大小姐,两只手揉着太阳穴说道:

“头疼死了,我连鸟在哪都没找到,怎么看那红色的毛,你真能看到?好,难道说天才都在我的身边出现?绿野仙踪的护卫要是有几十个。不,哪怕是十几个象你这样的,我就可以专门成立一个狙击手的特种部队,在一瞬间的对决上,你拥有着可以让你狂妄的资本。”

“哇!特种部队?你是说我可以象特种部队那么厉害?那好,你一定要用玻璃给我做出最好的看很远。我明白你的意思,不就是可以把这个东西按照一定地那个‘比例’放到弩箭上么?到时我一射一个准儿,恩,可以教导别人如何做,你放心,我绝对不去战斗的最前面,除非我绿野仙踪的男子汉都死光了。”

大小姐高兴地说着,却没看到就因为她最后一句话,旁边船上还在坐着休息的几个护卫马上就站了起来,抽出腰间的刀对着空中使劲的按照一定方位和节奏劈砍着。

“好。那我就专门帮你做一个东西,让你在很远地地方就能打到别人,而别人却连看都看不到你。”

店霄轻轻把大小姐被吹乱的头发捋了捋,拿起一张弓,把一支后面绑着绳子的箭搭上,稍稍对着水中游来游去的鱼凭感觉射了出去,果真就给射到了,拉回来时这才恢复些信心说道:

“一会儿我给你做烤鱼片吃,一条鱼正好两个。你一片我一片。”

“恩,我要吃那个不带辣味的。嚼到嘴中有些甜还有点嚼头的,小店子,你说鸟是为了那么多种原因在一起,那,那我和你,是先吃东西,还是为以后一起做东西啊?”

大小姐说着鱼又想起了刚才鸟的事情,声音压的低低的问店霄。

“我们?哦,我们又不是鸟,我们不想着吃,我们想着的是玩,你看周围地山是不是好看,还有这水,我给你唱首歌,也是很好听的,前奏中的这个叫切分,这个叫符点,通常弱起的时候用这个,我唱了啊,莫说青~山多障碍~风也~急风也~劲!白云~过山峰也可传情~~莫说水~中多变幻~水也~清水也~静……。”

店霄没有对这个问题多说,拿过了吉他一边介绍着一边给大小姐唱万水千山总是情,一下就把大小姐的注意力转到了这上面,开始缠着他给教。

崇山峻岭当中,一组七个人的队伍在艰难地行进着,那闷热而又潮湿的空气让这些人身上的衣服早已经湿透,一个个喘着粗气地咬牙挪动,并没有任何一个人想要停下来,直到前面出现了一条小河,这七个才在周围寻找了一些树枝,点燃了扔到河

火苗越烧越旺,这才纷纷长出口气,缓步来到河边。

“杨大哥,咱们一路上做的标记都没事儿吧?可别那些人没看清,结果跟不上来,让我们自己到广南东路,就凭我们这七个人还真有些不稳妥,那个牛风不是对我们说过么?他们六个被几十个人给保护了起来。还都是身手不错地。”

几个月前在由拳镇出现的那个小芦对着一个人说道。

这个人也正是当初领头地姓杨的那个,身边地六个人也没有变,当初被背在身上的小矮子也还在,腰间从新挂了一块玉,应该是回去给补的。

“恩,放心吧,来的人也不会比我们差太多,连个路都找不到的话,死在这林子当中也不可惜。咱们也不用这么着急,那个牛风不是说他们过了年才能往那边去吗?现在是刚过了年不长时候,他们绝对是走不快的,他最好是别说假话,不然我就带着咱们皇帝的这些最厉害的人血洗由拳镇,这边的炎华守军一点都不严,还不是说过去就过去?”

杨头领说着话蹲下身来,在河水中捧起一些,轻轻舔到嘴中尝尝。示意没有事情,其他人这才跟着使劲喝起来,并把身上地皮囊给灌满,一些个飞来飞去的蚊虫围着他们来回转着,以期待能有机会下口。

“还什么等他骗?我觉得我们这次过去就应该找到那个牛风,把他抓住,他手上可是拿着四颗夜明珠和一块血玉,居然敢趁我们人生地不熟的时候骗我们东西,那血玉我可是带了足足二十多年。”

矮子明显不想就这么放过要去他们不少钱财的店霄,连续捧起几下水泼到满是汗泥的脸上。却并未冲洗,而是打湿了而已,一条乘机跑到他手背上钻进去个头的水,被他毫不在乎的给拍了一巴掌给,那水马上就卷曲着身体缩回头落在岸边的草丛当中。

杨领头的皱起了眉头对着六个人严肃地说道:

“这次我们以他们为主,谁都不可想其他地事情。那钱财之物只要这次成功了,想要多少就有多少,谁要是因这个而耽误了正事,可别怪我不客气,到时别说是你们,就连你们的家人都要跟着受牵连。”

这话一说完,那些人纷纷点头应允,矮子也不敢再提那的那块血玉,众人留下新的记号,趟过了齐膝深的水。开始继续向前行去,而在他们刚才呆的地方,一只落在树上歇息的小鸟,被一只等待多时的蟒蛇一口吞进了嘴里,随后盘旋着到另一个树杈上,期待着新的食物的到来。

再后面,隔着几天路程地地方,有一队近千人的队伍在谨慎地行走着,前面的几个人是专门负责看路上七人留下的印记。那小心翼翼的样子,显得一点都不夸张。因为曾经有几个中了毒的人,现在或许成为了一堆堆地白骨,这里没有人会给予其他人太多的帮助。

“哎!我说那个小店子,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到广南东路啊?我看你们一天也不着急,还有闲心停下了钓虾玩,等你们玩够了或许都到明年了吧?”

段小公子终于在大家都吃饭的时候,在外面找到了先吃过饭落了单的店霄,大声的质问道。

“这个,段公子您可就难住我了,不是我想慢,是你一天非要说花的钱吃那些东西有些贵,要求做的更好点,我这才让人在路途中尽量发现些能吃的东西,然后做成菜给你们,我钓的那些虾,有一半都给你红烧了,你吃的时候还说‘恩~!这个虾还不>要照这个样子来’,没错吧?”

店霄做出一副委屈地面孔,双手一摊示意原因不出在他身上,在那里解释道。

“哦,是,是有这么回事儿,那,那你们走的也慢,眼看着别的船从旁边超了过去,你看看,现在就有一个,他的船比我们的还小呢,都超过去了,你为什么不能让船也快些。”

段小公子被人反驳了以后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正好看到一只小货船从旁边超过去,指着问店霄。

店霄刚要解释,这时却听到了脚步声离近,看看那船,又看看段小公子找了一把椅子坐下不再言语,果然,身后有段大公子的话响起:

“弟弟,不得胡闹,那船只是跑短途的,摇船的人会把全身的力气都用上,可我们这船却不行,还不跟我回去?”

他这话一说,段小公子只能忿忿地瞪了店霄,不甘心地跟着进了船舱,待他们一离开,躲在一边地大小姐马上就跑了出来说道:

“小店子,我发现个秘密,那个段小公子,他是,他是…。”

“她是个女的,我早知道了,不过既然人家想装成男地我们也不便拆穿,我们是以赚钱为主,别说女扮男装,就是人妖我都不会问。”

店霄直接替大小姐说了出来,并表明自己立场。

“好,赚钱要紧,那个,人妖是什么?咱们这次到了广南东路是不是主要卖咖啡?”

大小姐也发现男女对她并没有多大的影响,问起其他的事情。

“人妖就是长的象人的妖怪,咖啡还不能急着卖,也不知道去年一年你爹安排的人种的如何?这东西开始要白送才行,然后嘛!卖出黄金的价钱。”店霄想了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