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2章 船队幸运避危险

第十部 椰林斜阳碧波遥 第二十二章 船队幸运避危险

是继续前行,天便越热,弹了两天吉他终于把手指头小姐开始缠着店霄找别的东西玩。

“哥,你说他们一天是不是没有正经事情做了?只要看到他们不是在吃好吃的就是在玩,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弄出来这么大的买卖的。”

段小公子看到大小姐拉住店霄又跑到别处去了以后,双手扶在腿上,闷闷地坐在那里对站到船舱窗户面前的哥哥说道。

“不要说别人,蓉儿你以前不也是整天就知道玩么?只不过人家玩的时候能赚钱,你玩起来只能花钱,上位者只要能找到稳妥的人帮赚钱就可以了,不用什么事情都要亲历亲为,以后如果能回去,你也要学着点,不能再让别人跟你操心了。”

段大公子又用教训地口吻对弟弟说着。

“恩,知道啦,我就不信他们还有什么好玩的东西,我要去看看,可别因为玩耽误了行程。”

段小公子终于是不愿意听哥哥说,坐不住地站起身来,找个借口出去,一阵风正好吹来,让他顿时觉得清爽不少。

“小店子,这个地方做成圆的吧,后面堵上,风一吹进去就出不来,到时这风筝就会越飞越高,做个大大的,然后上面最好是绑上一把椅子,你不是说那个人可以用风筝飞进城么?我们就用一个绳子连着风筝,然后我们坐在天上,你看怎么样。”

船的甲板上,大小姐和店霄两个人找来一大堆的竹子、纸和丝绸,旁边还摆放有各种粗细的绳子和糨糊,文房四宝也不缺,这风筝是需要人往上画图案的。大小姐现在手上拿着一跟细细的竹丝,两头对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圆,往店霄脑袋上套着提议呢。

“好,那就做个大大,放椅子算什么,我放上一张床,到时候谁在下面累了就爬上去睡一觉,把你手里地那个给我,我给这个蝴蝶做触角。”

店霄跟着打趣。把一根根绣子细心地烤好,开始按照原来计划的图案拼装,看那左右对称,形成两对儿翅膀的架子,还真是一个蝴蝶的模样。

“哼!就知道你骗我,人根本就飞不到天上去,我要做一只龙,一只又长又大的龙,就绑在船的后面。船往前一走,它就在上面飞。”

大小姐把手中的竹条扔给店霄,又抱过来一捆竹子,坐在上面要求道。

“这风筝画的一点都不像,你看到哪只蝴蝶还能露出笑容?太假,还有那眼睛,那哪里是蝴蝶眼睛啊,分明是人眼睛嘛!”

大小姐两个人正在那玩的时候,段小公子终于寻到了这里,背着手来回打量了一下蝴蝶。想都没想就指这那个还没有干地图案挑着错误。

大小姐有些不满意地太起头来,看了看这个女扮男装的段公子,挑衅一般地吹了吹画着的画,让其干的更快些说道:

“我家养的蝴蝶就是这个样子的,怎么地?小店子要是真的画一只一模一样的蝴蝶,你看了还不得吓死。不信等再往那边走一段路的,我抓只来让你仔细看看。”

见是大小姐接地话,段小公子一时不知该怎么办了,想了下转到店霄这边故意压低声音:

“你听见没有?你这蝴蝶真的不行,就算你做出来了也飞不高,尤其是风一大的时候,这个蝴蝶就会掉下来,不骗你的,我以前就让人做过,这样的风筝还放它做什么?”

“段公子可能是想放一个任何天气都能飞很高很高的风筝。可我们却不这么想,风大了我们就放沉一些,尾巴重一些的,风不大不小的时候就放蝴蝶和老鹰这样的,风小的时候放那种更轻地,哪怕是没风,我们也可以弄出风让风筝飞起来,我们不仅仅是看中结果,更珍惜过程。”

店霄说着话。头都没有抬地把一些裁下来的碎边子的丝绸给小心地粘到风筝上,看着有一种轻柔、丰满的感觉。尤其是被风一吹,飞在天上会多一丝灵动。

“是呀,是呀,人生匆匆不过百年,我们为什么不在活着的时候好好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呢?这蝴蝶它哪怕是再难看,只要我们自己喜欢就好,我还要把我自己也让小店子画上去,画地漂亮一些,然后飞在天上。”

大小姐也跟着店霄的话说着,那目光中是一种执着,一种无悔,到是让段小公子有些发懵,觉得自己好象很难融入到人家两个人中,哪怕想的事情都不一样,嘟囓道:

“放个风筝而已,至于说这些么?我去找哥哥,让他命人给我做个更好的,一定比你们放的还高还远。”

说着话,转身‘噔噔噔’离去,只是看他的样子,好象依旧再想着刚才听到的话。

“柳姐姐,你一定是没看到过嘉兴府那边海滩的样子,那里的人可多了,都是以前煮盐的,盐卖地那么贵,那些个灶民居然还不吃饱,穿不暖,我看到有些孩子肚子都可大了,开始还以为是他们吃胖的,后来小店子说他们是经常吃不到东西,所以才这个样子。”

乘到船上的林皛瑶对着披了件貂皮小衫的柳碧旋说着,觉得只靠语言还不够,两只手也比画上了,一直把那边的惨况都说出来,听得柳碧旋皱起了眉头,这才话锋一转又道:

“不过那都是以前,现在好了,小店子居然弄出了一种晒盐,不用再象以前那么煮,而且多晒几次再煮的话,出来的盐又白又细,我觉

些井盐配出来的都好,现在那些灶民正在帮着做石碱些空闲的人在那盖房子,修船厂,这个年应该过地不错,绿野仙踪在这方面从来做的都是最好地。”

“哦,这我就放心了,我可不想到那地方。看到的是一群衣不遮体,饥瘦如柴地人,现在的盐能晒上了吧?我还从来没见过呢,小店子在这其中应该赚去不少钱是吧?”

柳碧旋听的认真,待林皛瑶说话,放下心地说道。

“真的假的?那小店子居然还能会这个?这边的船厂应该不小吧?我发现杨小姐和小店子做什么都会做大大的,看看京城的自助餐就是,占了那么大的地方,我去一次都转不完。”

旁边一直跟着服侍小姐地灵儿端过来不少的吃食说道。

同样是做为宋雨萌的丫鬟的玉儿也是带着不少东西给大家分。听到灵儿的话想了想说道:

“那个乌鸦嘴还是很厉害的,我从开始见到他,就没看到他说的事情办不到,有时候我就在想,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厉害才变的如此乌鸦嘴的,还是因为乌鸦嘴才厉害地呢?让人猜不到,这次去广南东路,说是能赚大钱,还有我一份。希望是真的吧。”

几个女子这时候好象找到了适合她们谈论的话题,开始围绕着店霄展开了,那河上的来往船只也因过了十五多起来,还能够忍受的冷,让一些人不得不提前出来打渔或帮着贩运东西。

“烧饼啦,卖烧饼啦,卖绿野仙踪都做不出来的烧饼了,三文钱一个,卖烧饼啦。”

正当这些女子开心的说着的时候,一只小船不知从什么地方接近到了离她们这艘大船不远的水面。听那喊出来的叫卖声,居然是卖烧饼地,还说什么绿野仙踪也比不了,一下子就让船上的几个女子听到了,停下了话,互相看看。满脸不可思议的神色。

“这人也太不要脸啦,居然敢说出这样的话,天下小吃首选的就是绿野仙踪,还比不上他?绿野仙踪只那负责做面食的师傅就有近百号,全都是有手艺在身地,大小姐给他们专门用来琢磨面食的钱每年就要用下去不下千两,我到要看看,谁敢说这个大话?”

刚才还质疑店霄的灵儿现在马上就站到了店霄这边,不高兴地说道。

“灵儿,不要瞎说。这世间能人不少,万一人家真的就是如此也说不定,这吃食上的事情不仅仅琢磨就可以,有时候还要有那一点点的灵犀,你若真的去说,人家和你打上了赌,到时绿野仙踪比不上岂不是砸了招牌,他愿意喊就喊去吧,能买他这个烧饼的有几个舍得到绿野仙踪也同样要烧饼吃?”

柳碧旋一把将要起身起问的灵儿给拉住。板着脸教训道。

“知道啦,不去就不去。反正我就是觉得绿野仙踪的东西是最好地。”

灵儿被小姐给拦住,也不敢再动,只是坐在那里小声嘀咕。

“买两个上来尝尝不就可以了么?咱们这边的烧饼就是船上绿野仙踪师傅做的,虽不是最好,可一般的地方也别想比,来人啊,过去买些烧饼上来。”

林皛瑶也有些心动,吩咐护卫去买,这样便可以看看究竟哪个好,不大一会儿,那前去买烧饼的护卫便带着一男一女两个人攀到船上,女的身上背着一了小竹篓,男的胸前挂着一个布兜,两个人俱都象没见过世面的人似的,目光看向几个容貌出众地女子有些回避。

“你们就是卖烧饼的?比绿野仙踪地还好吃?什么样的,让人拿过来我看看。”

林皛瑶提的事情,这时候当然要由她来说话,那一男一女听着吩咐就要往前走,却被旁边的护卫给拦住了,示意他们把东西拿出来即可。

“这,这位小姐,咱们这个烧饼是夹馅的,必须马上夹到烧饼中间然后吃才能品出味道,旁人的动作慢,做不到。”

男的略微抬头,看了眼林皛瑶,又马上低下头说着缘由,旁边的女子也被众人看的有些躲闪,只是点了点头,承认是这么回事儿,并把身后的背搂卸下来,许是沉的原因,手臂有些颤抖。

“哦~!原来如此,泥巴,把你养的最一份尝尝。”

林皛瑶大喊一声,一直在船上训狗的泥巴应了一声,马上明白了什么意思,有些心疼地去找最不听话和最笨的狗去了,林皛瑶又转过头来对一对儿男女说道:

“好,能吃就好,我们家泥巴养的狗对吃是比较有研究的,你们先给它做一份吧。”

那一男一女没想到会是如此情况,愣了愣神,相互看了一眼,那男的突然大喊一声,从胸前的布兜中抽出把小刀,对着几个女子的地方就扑身冲了上去,女的也不慢,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火折子,在竹搂中摸出个药捻,刷的就点燃了。

护卫不是白给的,男的马上就被人用袖箭给钉在了那里,他身后的女的借着这个机会带着快要燃没了的药捻奋力向前蹦了起来,在空中的时候,却被一道黑影给扑着同时落下了船,离水面不远的地方爆出一朵漂亮的烟云和震耳欲聋的响声。

“你们另一路的人绝对活不过去”“二黑呀~!”船上同时出现男子微弱的声音和泥巴的叫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