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59章 集市开张细安排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五十九章 集市开张细安排

霄和大小姐两个人的眼睛立即落到了那罗交子上,说的话,一时被两个人忘却,那交子上不多的颜色,在葡萄酒的映衬下是那么的绚丽,直到魏秉辰在旁边又一次提高了声音把话重复一遍,两个人这才稍稍有些不好意思地在某种状态中出来。

“大哥,这钱都是给我的?这能有不少吧?哎呀!我和牡丹的现在的钱已经够了,大哥你不用如此,总是这么白拿你的我心中过意不去啊,这个,要不,我再给你买一次布?”

店霄和大小姐两个人相互对视了几眼,在大小姐的不经意暗示下,终于是用手轻轻抚摩着那一罗钱,面带羞赧地对魏秉辰表达内心的想法。

看他们两个人如此模样,魏秉辰明白这钱的作用终于是达到了,微微一笑,语气真挚地说道:

“兄弟不用与老哥客气,这几次兄弟已经帮了老哥我不少的忙了,这钱其实也不是都给你的,还有一部分是给我那以后出来的小侄子的,那时候老哥我可能就不能总向你那边跑,现在给你,以免将来被挑理啊。”

“那,那我就待以后的那个什么先谢谢大哥了,诶呀!天色已晚,我与牡丹要回去早些休息,那就不打扰大哥了,大哥若是还想吃些什么,让厨子去做,我已经打过招呼了,凡是大哥吃的东西,都要挑最好的料来弄,大哥,咱们就明日见。”

店霄一点都没客气,直接把那罗足有三千两银子的交子拿起揣进怀中,端上托盘示意大小姐拎酒,这就要回去。

“别呀。兄弟,老哥我还有事情相求呢。”

魏秉辰一看这‘兄弟’拿了钱就要走,觉得有些不仗义了,伸出手来搭在店霄胳膊上往下缓缓用力,止住他站起来的势头。对着露出疑惑表情的两个人解释道:

“老哥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麻烦兄弟才行,别人我也不放心,还是到那万利布庄,这一次不是买布,是去给做些菜,那个地方的人啊,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那边不管吃哪家地饭菜。都会闹肚子。”

“哦,明白了,那就是别人做的不干净,可以自己做呀,哦,我懂了。一定是他们不会做,那没关系,大哥这个事情你交给我,让他们过来学。我把我会的都教给他们,就这点小事儿,大哥你还吞吞吐吐的,也不把我牛风当兄弟看啊。”

店霄没等魏秉辰都说出来,就自以为是的插话说到。看那模样真有几分豪气,魏秉辰却是面露难色,拍拍店霄地肩膀说道:

“不是来学。他们也没有想学,是这样,我们怀疑,会不会是那边的东西有毛病?老哥我准备从别出运来些粟米、肉食等东西,麻烦兄弟去跑一趟,看看那边的人做的菜如何,

说过了话他以为店霄能直接拍胸脯要去,没想到这个兄弟刚才兴奋的样子没了,从怀中缓缓地抽出那一罗交子,有些不舍的放回到桌子上,支支吾吾地说道:

“大,大哥,不是兄弟我不想去,要是买布的话,我找上次跟着的伙计就好,这要是看菜,普通地厨子你信不过,我,我也放心不下,可,我不能离开啊,此,此处正要忙呢,不能总让牡丹操心吧,赚钱,本,本就是想过安稳日子,来回的跑,还,还有什么意思了,大哥,那边的事情太多,我,我要是总忙来忙去,那不如就会牛家村,整日里陪着牡丹。”

应该是这话不好出口,还没说完,店霄额头上就布满了汗珠,看向魏秉辰的目光总是有些回避,大小姐没如何,就是有些心疼地掏出一块绢帕,轻轻给店霄擦着。

“呃!这个,哎~!”

魏秉辰看这夫妻二人的动作,又想到店霄的话,心中不由想到了美人窝是英雄冢,那个想让人怜爱地身影又不觉在眼前飘荡,从喉咙往下有一种酸酸的感觉,麻麻中带了一点点的疼痛,晃了下脑袋,终于把那个梦中的姑娘甩去,尽量让自己地笑容自然一些,把桌子上的交子拿起来边往店霄的怀中塞,边说道:

“兄弟有话就说,这钱是给小牛风的,已经定下了,你又还给我是何道理,难道瞧不起老哥我?拿着啊,去与不去那远水县和这钱是两回事,他们那些人啊,就是娇气,闹肚子算什么,可以喝药嘛,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不去了,还是让兄弟陪着弟妹才是,诶?刚才你说有事情了,不知道能不能说与老哥我听听?若是缺什么东西地话,老哥我也好帮你想想法子。”

这回店霄不往出拿了,腼腆的一笑,在大小姐鼓励的眼神下懦懦地说道:

“大哥我跟你说,你可别笑话我啊,我其实是想在这边弄一个市集出来,不是一个,是一排,从这边一直到远水县,期间要有几个专门用来交换、买卖东西和休息地地方,少收点钱,那样来的人一定会多,到时候赚的钱也就多了,就是刚刚想到,准备先在客栈旁边弄一个出来看看,大哥你不会笑话我吧?”

店霄可不愿意与魏秉辰讲什么为国为民的事情,象他那种都要造反的人哪能理解这东西,在这样的人身上只有自私,如果原来是炎华人的话,那就是汉奸一个,只把目的说成是赚钱,相信魏秉辰根本就理解不了其中的深邃。

魏秉辰果然没有想那么远,却是被店霄的这个说法给吸引了,又问了一些细节方面的东西,觉

己这边的事情更有利,尤其是等来回坐车或自己驾车了以后,那他们山上再运一些东西,可就有了掩护,暗自后悔为什么以前自己就没想到,支持地说着:

“好,这是个好事情。到时候缺什么的话,跟老哥我说,我一定帮着你,那个,时候不早了。兄弟和弟妹早些休息,我到别处转转,等过些日子有好的事情我再来找你。”

魏秉辰说着话就要起身,心中不断盘算着应该还用什么借口,店霄却拉住了他,想了下说道:

“这样吧,大哥等我几天,这边的集市开始后。大概没什么事情了,我就跑一趟,那边若是还闹肚子我便看看别人怎么做的饭菜,若是好了,就把那东西送去。”

峰回路转,魏秉辰自是高兴不已。连连点头让店霄该忙什么忙什么,不用把这个事情记挂在心上,这才轻松离去,找人安排随时把东西运来地事情。

蒙蒙的灯下。大小姐数着骗来的钱,高兴地依偎在店霄的身边,笑容满面,店霄则一手拿支笔一手扶着桌面上的纸,在那里沉思。把自己和几个势力都画在了纸上,然后来回地连线,把其他所有能够得到的消息也都写出来在前面标上……。不停地分析。

那几个圆圈中的数字也是来回的变动,大小姐看着好奇,在那里扭了扭身子问道:

“小店子,你在做什么,这里怎么还有我的名字呢?原来你写我的名字是这么漂亮啊,还有你那个便宜哥哥的名字,咦?这里是万利布庄,你不会是想出了一个新的好玩地东西吧?”

“恩,好玩,我现在正变成魏秉辰,我就是他,那我要干什么呢?我要达到什么目的呢?我也是这个万利布庄的掌柜的,我听哪个人的呢?谁又来听我的?我还是这匹马,我能跑多快?能不吃不喝跑多远?上面载地是谁?走什么样的路?这些我都需要想,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更不会无缘无故地给别人送钱。”

店霄把一些东西勾勒出来后坐在那里开始不停地变换角色想事情,腾出只手来搂着大小姐地柳腰,感受着那腻腻的柔软说着。

大小姐把身子摆出一个舒服的姿势,想了想点点头说道:

“是啊,我给别人钱还想得到一个愉快的心情和感激的话呢,我就不信魏秉辰拿出那么多地钱也是如此想法,可要提防着点,明天我们就把那集市简单圈出个地方,派人装成买卖的在里面。”

“恩,这样也好,闹心的事情做梦地时候再想吧,现在我要想想,怎么才能让某个小白羊咩咩的叫出声来。”

店霄想事情想得有些迷糊了,大概捋清了一些,感受到大小姐那来回动着的小手,一把就给抱了起来,露出恶狼的凶狠,向**走去。

翌日早上,大小姐和店霄就开始忙着排兵布阵,在东面和西面的坡下面各圈出来一个宽二十步长一百步的地方,在旁边简简单单地插了一些东西算是阻挡之物,命人敲锣打鼓地吆喝上一阵子,由安排的那些人当先拿着各种的土产品零零散散地摆在了各处。

那摆出来的东西都是按照一定的种类划分的,安排的人所在的位置如果有人去,那就会自然而然地找到相同的东西来摆,成为一种暗示,让买东西的人方便不少。

这一下效果出来了,那些在门前摆着摊的人见有这样的地方,马上就挪腾过去,一些个只是住宿的人,见到这样有趣的事情也都特意出来看一看,正好要回村子的人,看到上某些东西后,真就掏钱买了,让这集市刚刚开张就热闹了起来。

当天晚上,就有东面村子的人拉着不少的东西过来,身上多穿了几件衣服,就那么准备睡下,等明天早上好卖,客栈的灯光照在两边到不显得如何的黑,有不少闲着无事做的人,站在大厅中看到,还找来几个相熟的人走过去看东西,好象要把这地方当成夜市来用。

“哎呀!那些人看样子是听说了这里,过来却不愿意多话那住宿的钱,这可怎么办?晚上的夜风可凉,小店子,快想想办法。”

大小姐和宋雨萌几女在大厅临着东边的位置坐了,正要好好说一说自己的‘丰功伟业’,却看到那些人和衣呆在那里,准备硬挺过去,心下一软,央着店霄给想办法。

店霄看着这些人没觉得如何,想起以前自己家旁边就有一个批发市场,那里的人同样早早就去,或是晚上住在那里,身上裹一件军大衣挺着,冬天的时候会燃起堆火,几个人在那里围坐着聊天,现在却不得不出主意,略做思考道:

“盖两个简易的房子吧,租出去,不准转租,一晚上一文钱,现在不收那摊子的钱,就收这个,安排两个人专门守夜,告诉这些卖货的,会负责给他们看东西,要是这点钱还舍不得,那就冻着,现在就这样,以后再调整。”

“恩,也好,今天一会儿让人在那边点两堆儿或对付一下,明天就弄,小店子,我们抢了人家衙门里人的生意,他们会不会不愿意啊?”大小姐明知故问地说道,调皮地挤挤眼睛。

“一定不愿意,我想办法让他们愿意了。”店霄满不在乎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