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60章 捕头到来送白银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六十章 捕头到来送白银

是一个和风煦日的早晨,韩富仁在小樱的服侍下,毛番,终于是把那一身捕头的衣服穿戴整齐,又在小樱的侍侯下,一口一口吃掉了碗里的粥,最后伸出手来在小樱那娇嫩的肌肤上使劲揉搓后,这才想起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强忍住要松下裤带再战一番的想法,往外走着的时候不舍地说道:

“小樱等着我,这次回来我可是能弄来大把的银子,一定把你赎出去,弄个院子,让你天天只侍侯我一个,你可比我家中那个黄脸婆强多了,光是下面的水就让人心动。”

小樱马上期盼地看着他,眼睛中露出一层水雾,那扶着门框的身躯,显得越发的柔软,口中莺莺地说着等待的话,一直等这个县上的韩捕头转过了墙角,马上脸色变了一副模样,面上是一片让人难以琢磨的笑容,看着那桌子上一夜间就已凋零的花朵,轻声说道:

“世间的男人都是一个模样,嘴上说的好听,还不是就图那一夜的快活,黄脸婆,哪一天我若是老了,是不是也会如此,哎~!瞎想些什么,还是多赚些钱,以后找个真合意的,哪怕被纳个妾也好,总是有个归处,花自己的,不用受大媳妇的气,这韩不人,又不知道去坑害哪个了。”

“兄弟们,给我打起精神来,嘿嘿,这次可是县令老爷决定的,一定要给那个有间客栈一个教训,上次的事情我可是记着呢,不能便宜了他们。”

韩富仁大步地走在通往有间客栈的路上,身后跟着一众衙役,那脚一个个都使劲地踩在地上,带起不少灰尘。被风一吹,还真有几分气势,要是能够都骑在马上那就更好了,可惜,莫说是他们。开封府的也没有那些马来让普通的衙役用。

“呸!”

一个嘴中不小心灌进些沙土的衙役,和着一口唾沫喷出去,紧走两步到了前面,暂时避开在后头吃灰地地方,对着韩富仁面带献媚地说道:

“韩捕头您真厉害,我就没想到那边能是如此的情况,还想着为何衙门旁边那买卖的人少了呢,结果您只那么随意地找来人问上几句。就能够想出如此好的点子,真是让人佩服。”

有他这一领头,其他人也顾不得灰不灰的,在后面也附和着猛夸起来,说什么昨天晚上见有人要走,过去一问掐指一算就能知道那边如何。眼珠一转拿出应对之策等等,总之是把韩富仁说得神乎其神,无所不能。

韩富仁昨夜在小樱身上玩得痛快,也找回了前些日子被有间客栈侮辱后丧失地男人尊严。现在听手下再一夸,昂首挺胸,脸上是美滋滋的模样,抚摩着腰刀的手更加有力,又带着一丝的柔劲。就想摸那小樱的胸一样,稍稍支起的胳膊肘也不由魁梧起来,昨夜可是在它的支撑下坚持了一刻钟。这一点要比县令老爷强,听说他现在只能看。

“恩,恩,好说,好说,这些都是小事儿,当然,对于那有间客栈却是一件大事,敢抢了我们的生意,我让那个管事地人后悔来到这个世上,一会儿动手的时候都把阴招使出来,哦,此次若是能够大胜而回,都是县令大人英明啊,是他知人善用,大家可要记得。”

韩富仁的脸都要与天平行了,突然想起来自己上面还有人呢,马上及时纠正了一些人要把他捧得太高的想法,把县令也提了提,那些人自是懂得,又是在灰尘中把大人给夸了一通,这才闭上嘴,保持着体力,默默想着自己这次究竟能得多少钱。

有间客栈两边的集市中现在是人来人往,连店霄都没想到会如此模样,大部分的人是从东面地一些村庄中过来的,西面的消息都没有传过去,只有一些本就是要过来卖东西的,听说那边地已经没有了几个人,也跟着大家把摊子摆在这里不再走了。

有一半的人是以物易物,剩下的才是用钱买,大小姐看到这个情况,再一次找到店霄让其想办法,并理直气壮地说这都是因为他没有好好教自己。

店霄不是搞经济的,在这方面没有专业的知识支撑,想了半天,只好拿出一个不是办法地办法,买,谁要是想换,那就直接买来,按照其他地方的价格,指定一个简单的标准,收购后让那些人拿钱去买,收来地这个加进去一成或半成的钱,摆在那里卖,要是在卖不出去还要坏的情况下,那就拿回客栈做成吃食卖。

这样一来到是让那几个还在休息的厨子兴奋不已,一个个都把那要卖的东西先预定好,准备做自己的拿手菜,这也是被大小姐和店霄给逼出来,一圈的房子,随着这主官道来往的人渐多,一个厨房明显不够用,于是分成了几个厨房,做的菜可以重复,客人点菜凭自己的爱好来,按卖多卖少和原料的价格给厨子工钱,若是十天后发现赔钱了,那就再见了。

这个方法是店霄想起曾经的学校,跟他们学的,当时是十二个包出去的食堂,好吃不好吃,几次就能尝出来,哪个取巧哪个就别想赚钱,同学们的眼睛是雪亮滴。

面对如此的情况,这些厨子只能用自己的招牌菜来招揽顾客,一时之间客栈的饭菜到成了一个亮点,隐隐有压过闹鬼的这个卖点,客栈为了不浪费,每次进的原料都是有限的,都是因路途远,现在周围就有卖的东西,厨子们当然开心起来。

“小店子,现在人还少一些,若是以后再多起

么办啊?我们不能都收了吧,万一卖不出去那鸡鸭什要养起来,能下蛋的还好些,不能的就是白白往里面搭钱。”

大小姐看着那些得了钱高兴地去买东西的人,想到了这个事情,对店霄问道,店霄也明白。如此一来,那些个本来是应该正常与别人交易的人全都与客栈交易了,那还怎么带动当地地经济,郁闷地说道:

“是呀,万一那东边村子过来一个卖豆腐的。我们买下来吃不了,只能做成臭豆腐和豆干了,这也不是长久的事情,实在不行啊,我们就借贷,告诉那些带着东西来的人凭东西价值的八成或九成借贷,我们可以检查他们带地东西,并提供担保。等把这段时间挺过去,大家手中有钱能流通起来就好了。”

“哦,我懂了,就是他们手中没有现钱,那,那我们从别的地方运过来现钱不就好了吗?尤其是铜钱。这样好不好?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

大小姐知道放贷,通常是不能用普通的东西做抵押的,更要知根知底才行,大概的是九出十三归。自己这边却不指望这个赚钱,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把脑袋贴在店霄的胸前,闷闷不乐地样子。

店霄做不出烽火戏诸侯的事情,可也希望自己心爱的女人开心。想了半天才琢磨出点东西,吧嗒两下嘴儿说道:

“其实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曾加物流速度。制造低成本货币,那样的话就会好很多,不然你把铜钱弄过来,根本就别指望能让这边的人留下多少,除非是资产积累到一定程度才可以,不然又会集中到少部分人的手中。

我就是要开个市集,怎么要管这么多事情,要是开在京城,绝对不会出现这个情况,好吧,好吧,现在先对付着,以后专门成立一个‘部门’,就研究各地地特色东西,在销售方面形成保护,促进物资外流,资金回拢,这是不是就是地方保护主意呢?郁闷!”

店霄飞快地想着各种他所知道的经营模式,联营、合作等等,越想越迷糊,他说的这些话,大小姐大部分都懂,不停地点着头,突然想到了什么,幽幽地说道:

“要不就招商吧,招来的商人总要把这边地地方弄好吧,可以通过皇上,在发展不好的地方限制他们压低价钱,在繁荣的地方可以给予补偿,比如在京城要是有商人在这边做买卖,按照要求做了我们在那边给予一定的便利,这样他们就会促进物流,在当地也可以给予一定的优待。”

大小姐这话一说,宋雨萌几个女子马上就张大了嘴,一脸震惊地看着她,好象不认识了一样,其中很多地东西她们根本就不知道,原本还以为这么长时间也能大概明白些东西,现在才发现,居然听不懂两个人在说什么。

柳碧旋更是难过地低下了头,旁边的灵儿只好在那里轻声劝道:

“小姐,您别这样,那杨小姐家中本就是做买卖的,当然懂了,可咱们老爷是做官地,小姐您也是深悉官场和那些官家子女交流之道,只是还没用上而已,等小二哥回到京城,您一定可以独撑一面的。”

柳碧旋轻轻点点头,再次抬起脑袋的时候好象想明白了什么似的,把那蒙着脸的面纱直接揭了去,嘴上带着自信地笑,眼睛灵动地看着大家,变了一个人一般。

店霄和大小姐依旧在讨论着各种应对的办法,最后决定,让供求自己调节,还好这个地方都是自己人,若是让那个便宜大哥听了去,或许会直接安排人动武,再也没有其他念头了。

“人呐!管事儿的人呐?”

大家都沉浸在自己的感觉之中的时候,韩富仁终于是带着一群衙役赶到了这里,看到真的有这么多人在做买卖,一路上的劳顿登时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眼睛里面好象有无数的铜钱在跳动。

“来了?小店子,我们出去吧。”

大小姐一听这声音就明白了,暂时放下经济发展的事情,拉着店霄往外走去,店霄无所谓地应了一声:

“是来了,最好是全过来,看看谁怕谁,来得越多越好啊,我把这水搅和混了,都别想弄明白。”

“你~就是这个地方管事的?啊?”

韩富仁看着店霄就想到了那天被羞辱的样子,恨不能生吃了他,想到一会儿的事情,压下心中的火气,耐着性子问道。

“呦~!这不是韩捕头吗?贵客呀,来.山云雾、石乳毛尖等等茶挨个冲上,拿过来给韩捕头解解渴,还有那时令的果子,挑贵的,对,最贵地拿过来,还不快去,捕头这稀客啊,来一次容易吗?”

店霄甩开周围的人,快步迎上来,‘深情’地看着韩富仁,对着旁边的布头大声喝着,外人看到这个样子,都替韩富仁感动了。

“我,我,这个,那个,其实。”韩富仁被店霄这一下给彻底弄迷糊了,吐出几个字都不完整。

“我知道,韩捕头,您什么都不用说,咱们谁跟谁啊,我懂,按理说一个人应该交两文钱的税吧?诶,就是,我给您五文,您看那边有三百人吧?我给您按五百人算了,马上就拿钱,您辛苦了,这钱是给县令老爷的,您和这些兄弟的辛苦费,另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