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61章 银来银往好办事

第六十一章 银来银往好办事

盏香茶摆在面前,旁边是托盘上装着的十小锭银子,应该是五两一个,韩富仁刚才来时的嚣张模样早已消失,现在正拘谨地坐在椅子上,眼睛不争气地在那银子处瞄来瞄去,至于那茶究竟哪里好却根本闻不出来,只要不用草棍子糊‘弄’,其他的茶在他嘴中都是一个味。

“韩捕头,你喝茶,看看哪个喜欢,等走的时候带回去些,不然放在我这客栈中对于那些不会品茶的人,怎么喝都算是糟蹋了,请。”

店霄端起茶相让着,这一声使得韩富仁从银子中惊醒过来,脑袋稍稍侧着向那集市上看看,怎么数都不够五百人,见这个此次准备报复的人如此大方,一时不知该怎么应对,跟来的那些衙役也被安排到周围,几口就喝光了碗中的茶,现在正就着酒大口地吃‘肉’呢,帮不上什么忙了,犹豫着问道:

“那个牛管事的是吧?就算是按照你说的,五百人,每人五文钱,加在一起也才两千五百个铜钱,你这应该是五十两银子吧?是不是有些不妥呀。”

“哦,对,是不妥,都怪我,这管的事情多了,脑袋就糊涂了,不妥,怎么能是五十两银子呢,牛雨,去,到后面再拿这些过来,韩捕头来一次容易么?指望这点钱打发要饭‘花’子呢?”

店霄恭敬地听完韩富仁的话,一拍脑‘门’,恍然明白了过来,连忙招呼着人去取钱,把那桌子上的银子往韩富仁近前推了推又道:

“下面的人做事情就是考虑的不周全,这些银子是二十天的税钱,一会儿拿来的那些是给韩捕头和诸位兄弟买双鞋穿,这么远跑来。当是不容易呀,韩捕头莫嫌少,这样,过两天来这边做买卖地人还能多,三天。就三天,到时韩捕头带着诸位兄弟再过来,按人头算,一人五文钱,来,喝茶。”

韩富仁跟着店霄的话,机械‘性’地端起茶杯,使劲灌上一口。满嘴的苦涩,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是什么茶,又怕别人瞧不起,故意吧嗒两下嘴儿,夸赞道:

“好茶,这个茶不错。提神啊,呃~!对于这集市人头税的事情,不急,我们就是过来看看。这样也好,能让西边来的人少走些路,你们这个客栈也算是出力不少,回去我一定禀告大人,这银子我就先拿回去。到时候多退少补,绝对不能让你们吃亏。”

想着店霄地话,韩富仁心下明了。这五十两银子只要给县令大人一点,剩下的就都是他的了,另外那五十两银子自己也是应该拿大头,三天后再来,那才是真正的收税,自己还能得到一些好处,有这些钱垫底,态度马上就变了,前些日子的不愉快,也好似天上那飘浮着的云一般,被风吹着散尽。

不大一会儿,另外五十两银子被送来,这回可不都是银子,有一半被换成了铜钱,要占不少地方,摊成一大堆在桌子上,非常显眼,那边吃喝着的衙役这时也把注意力放到捕头身上,刚才的银子他们自知没有份,现在这些铜钱,明显是给他们准备地,若是真拿来大锭的银子,他们还真不好开口,还是这个管事的会做人,对店霄的印象变好了起来。

“看什么?都放在我面前我还吃不吃饭了?还不快来拿,一人一串,莫不是等着我给你们送去?”

韩富仁哪能不明白手下的意思,身子往后靠了靠,对那些人吆喝着,这时候才能看出他这个做头头的气势。

‘哗啦’一声,那些人同时站起身来,相互看看,按照离得远近到桌子上一人拿一串,这次跟来三十个人,前二十五人把那一半地铜钱都拿走了,桌子上只剩了五锭五两的银子,还没有拿到铜钱的人不知怎么办了,眼睛看着捕头,手根本伸不出去。

“牛雨,怎么拿的钱?去,再取来五贯,挑成‘色’好地,绳子结实的拿,五位兄弟稍等,这伙计笨手笨脚的,没点眼力见,若不是从家中跟来的,我真不想要他了,诸位兄弟辛苦了吧,路上不好走呀。”

没等韩富仁说话,店霄再次招呼小狗子去给拿钱,又把桌子上那银子推到韩富仁旁边,让出地方来摆放酒菜,那多出来的五两银子不用说又进到他地腰包里了。

怀揣着银子,这一顿饭吃的大家都高兴,韩富仁多喝了两杯,拉着店霄,两个人说了不少的贴心话,引以为知己,临离去时店霄给准备了一辆车,告诉下次来地时候还回就好,上面装了不少的凉盘和烧酒,还顺手把收上来的活‘鸡’捎上几只,搭上成包的调料,写张方子让回去做叫‘花’‘鸡’。

韩富仁身子有些摇晃,被扶上车,一口一个兄弟的叫着,不停说有事儿找他,带着同样努力寻找着平衡感的手下渐渐远去。

三日后,西面的村子已经开始有搭便车过到客栈处的集市上买卖东西的了,东边的更是不管白天晚上,有东西就往这边送,实在是冷了就‘花’上一文钱住下,有‘精’神不困的人,半夜上还借着灯光卖上些,吆喝声配上跨院偶尔响起的鬼哭,别有一番滋味。

时近中午,韩富仁没有失约,以送车的名义,把另二十个上次没来的,和他关系好的衙役给领到这里,客栈又是一番热情招待,这次‘交’易的人多,需要给县令些甜头,一次拿出去一百五十两银子,让那二十个跟来的衙役,几疑是在梦中。

一番酒菜过去,从新给套了辆车,上面依旧是装上不少的东西,这次韩富仁喝爬下了,从车

探出脑袋,勉强睁着那惺忪的睡眼,一脸笑容就会说

店霄给送出去好远,千叮咛万嘱咐,三天后一定再来,在众人保证忘不了后,放才安心回到客栈,开始着手准备事情。找来便宜大哥,问明远水县的事情,在知道了闹肚子依旧没有好的情况下,决定五天后就去那边,让魏秉辰松了口气。不用再想其他的事情。

“来兄弟,喝,这茶都撤下去,不瞒兄弟说,我们这些人啊,没人懂得茶的好赖,无论多好,都是糟蹋了。留着卖钱吧,我们喝些酒比什么都强,这些日子得了你不少的好处,我懂,你们也不容易,以后有事情啊。千万过来说一声,能管地我们一定管。”

外面下着细雨,好象是云彩落下了一般,稍远的地方就是雾朦朦的什么都看不清。东西两边的吆喝声依旧没有停,两条从客栈左右引过去的棚子,遮挡住那雨,让在大厅中闲闷地人,溜达着就进到了集市中。掏出几个钱买些干果,正适合当前吃。

再次遵守承诺的韩富仁这次只带了两个跟班的,负责赶那马车。到地方时一身衣服已经变得湿漉漉的,给换过干爽的大褂后,正坐在店霄的对面坦然说着,一样样可口的菜肴,正徐徐冒着香气。

“如此就麻烦韩大哥了,来喝,哎~!&=情,只是说与大哥听也没什么用,反到是徒增烦恼,不提也罢,吃菜,大哥尝尝这个清蒸草鱼,就是在客栈后面的河中捞地,味道却比别处过来卖的强上许多。”

店霄‘欲’言又止,刚起个头就转到了鱼上面,伸出筷子夹上一块鱼头附近的嫩‘肉’,沾沾汤汁送到韩富仁碟子里,闻着那带起来的味道,看看‘色’泽,确实不错。

韩富仁跟着喝上一口,刚刚听到点有趣的事情,突然又没了后话,看店霄那一脸忧郁的样子,面‘色’登时难看起来,没去动那块鱼,作生气状问道:

“兄弟可是瞧不起我这一个捕头?为何说个话都如此忌讳?若是这样地话,那我马上就走,以后公事公办,不再多做打扰。”

说着话他就要起身,店霄连忙拦下,叹了口气说道:

“哎~!其实啊,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庄,这个大哥应该知道吧?对,就是那里,前两天找到了我这边,非要让我买他们的布,说是给客栈的伙计和下人做衣服,我一想这快换季了,确实该准备下,可谁知……?哎!”

“你到是说呀,别总叹气,他们怎么了?你放心说,那远水县与我们这远山县中间隔着两个县呢,他们就是再厉害,手也不能伸这么长,有事儿我给你做主。”

韩富仁见店霄如此模样有些着急,催促着问道。

“谁知他们要的钱居然比别地地方贵一半,那布都是一样的,说实话,我不差那点钱,可我就是觉得憋屈,我咽不下这口气,我还听说他们那布根本就没‘交’过税,大哥你看看,这就是他们写给我的,说是不买布就不让我消停了。”

店霄一脸难‘色’地从怀里取出封信,按在桌子上推给韩富仁,韩富仁拿起来一看,大概的字还都认识,措辞极为严厉,好象是买了他的布就能生,不买布便死一样,任谁看了都是一肚子气,端起酒杯一口喝掉,往桌子上重重一墩,忍住怒气说道:

“岂有此理,欺人太甚,这远水县地一个布庄居然到我远山县来耍威风,听说他们那买布经常死人,以前还以为是什么邪乎事,现在看来是他们有意为之,怪不得不怕别人不去那买,原来是使的这个手段,哼哼!居然敢逃税,我得想想办法。”

“大哥,你知道这个事情就行,毕竟那边不归这边管,大不了我受点委屈,买了,其实这边不少人都是被他们给强卖过,只是没人敢说而已,再说了,真去了那边,他们只要说是开玩笑,给赔个不是,还能如何?

恩!除非是你把信掏出来拍到那里,说他们事情败‘露’,诈一诈他们才行,办成了的话,到是大功一件,可是太麻烦,别把大哥你给搭进去,来喝酒,我后天就去送钱,哦,听说大哥想置办个宅子,那就要‘弄’个好地,一会儿给大哥带上二百两银子。”

店霄用希望的眼神看着韩富仁,后来又有些信不过的样子,一口闷酒喝到嘴中,说起了宅子的事情,那边给小狗子示意让去拿钱。

韩富仁把店霄的表情看个真切,见人家又去拿钱,脸上当时就挂不住了,稍一琢磨‘露’出一个笑容,在那里说道:

“不怕,这个事情我还真就给你接下来了,实话跟你说,那边的几个县的县令是初到此地,根基还不够厚,那边的捕头我也认识,来我这边办过几回事,后天我就带着人过去,借口就是他强迫远山县的人买他们高价布,到时候把他们不‘交’税的事情也揭出来。”

“那,他们不承认呢?你们如此过去,不好吧?”店霄还是有些担心。

“我找县令大人去说,这样就师出有名了,到那边就按照兄弟你说的那么诈,你这个信可要借我一用。”

“那我可多谢大哥了,这口气若是出了,绝对亏待不了大哥,我换一个信封,封严实了,以免他们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