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62章 风林火山留四字

第六十二章 风林火山留四字

叫声响起,天还是被一片黑暗所笼罩,有间客栈周围那么亮着,期间到是换过了两回蜡,那东西坡下面的集市中,燃起几个火堆,那些睡不着,等待天明的人,在木头‘劈啪’的迸裂声中说着一些希奇古怪的事情,说到吓人的地方,不约而同地往那客栈的闹鬼跨院中看一看。

一阵马蹄和车轱辘滚动的声音在东面远远传来,片刻后就能看清楚那挑起灯笼照着的车子,上面的东西堆起来很高,用绳子花住了在车子行进、轱辘颠簸的时候,左右来回晃动,让人直担心下一刻就会翻倒。

魏秉辰带着几个人站在客栈正门前的路上,见到这些车子后,终于是放下了心,命一个人去安排,他则回去继续饮酒,守在这边的伙计麻利地迎出去给安排地方休息。

后院正房中,那桌子处传来有规律的响动,店霄揉揉眼睛,把床头的蜡烛点燃,看着象八抓鱼一样抱着他的大小姐,脸上露出一片柔色,起身穿上衣服,回头把她亲了又亲,直到敏感的地方被挑拨的受不了了,这才让其清醒过来。

“恩?这么早就起来啦,再抱我睡一会儿吧,离天亮还有些时候呢。”

大小姐睁看眼睛,抓住在身上来回动着的大手,轻轻引着到自己胸前,按在那里,娇懒地说道。

“那边的车过来了,我准备早点去,好早些回来,我怕韩捕头速度太快,先到了那边,那可就麻烦了,也不知道他们会在什么地方借马车。!这两个小包包又长大了些,等我回来再好好看看。”

店霄在大小姐耳边说着,又伏下身,在那两点嫣红上允含了一会儿,用牙齿轻轻摩擦。终于给弄得鼓起来变成硬硬的,这才在上面使劲舔过,把大小姐弄得身子一阵颤抖,目中含水地说着:

“小店子,这次一定不比平常,你可以要注意些,好好地回来,这边的事情交给我吧。我洗白白等你。”

“好,一定安安稳稳地回来,到时候好吃小白兔呢,这次又不是我一个人,还有那些特种部队的在暗中跟着,不怕。在这边你也注意了,睡吧,我早去早回。”

店霄见大小姐这副模样,再次亲了亲。这才嘱咐一番,转身离去。

“兄弟,你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现在还没亮天,不急这一刻。”

魏秉辰低着头正与两个陪在身边的人在那里小声地说着话,听到从别处过来的脚步声。一抬头见是店霄,有些不解地说道。

“刚才有伙计说车过来了,我原本就想着今天地事情。躺在那里睡不着,这就穿戴起来,准备早些走,到不是担心那边的人,我是想早点回来,这次有不少东西吧?”

店霄拉过一个椅子坐下,倒扣在桌子上托盘里的杯子拿出一个,把魏秉辰刚刚泡上的差倒了一杯,打了一个哈欠。

“恩,也好,兄弟若是不累,那就即刻起程,路上有什么事情,就吩咐那些赶车的人,到了那边该如何就如何,是他们请人去地,我这里就祝兄弟一路顺风。”

魏秉辰也怕万一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不再相劝,吩咐马上起程,站在后面一直看着,直到那前面挂着灯笼的车渐渐消失在夜色中。

“快点,快点,不要慢腾腾的,你们可要知道,那边有不少的人等着我们去救呢,耽误一刻,就可能有一个人坚持不住而离去。”

店霄坐在一辆特意留出了一些地方的车上,身上裹着一件大衣,在那里催促起来,其他人明知道前面根本就没什么事情,也要装样子的快赶几下,等天大亮的时候也走出去不近的距离。

盘算着韩捕头现在可能刚刚启程,离这里应该有半天地路,应该是追不上了,店霄这才靠在货物上,眯着眼睛补着没睡够的觉,其他人见他安稳,也不去打扰,调整着骡子的速度,让其能够用最短的时间到达远水县。

三天以后,车队终于是来到了那条店霄经过几次的小河这里,再半天的路便能进到远水县,考虑着另一路人马,店霄非让车停下来,到河里去捞鱼,说是怕那边地食物有问题,弄点鲜活的给人吃,会好上一些。

车上面有一些咸肉和部分活物,确实是没有鱼,那些人为了节省时间,沿着河两边布置下去,一起帮着捞,过了有一个时辰,这才捞够店霄满意的数量,装了有小半车,腾出来的东西往更高处落,旁边安排人扶着,车队终于再一次前行,速度却稍稍慢了下来。

“我和你们说啊,这鱼呀,生着吃也不错,可惜没有带来足够地调料,现在这么吃还是有不少的腥位,不过我是不会吃生的,稍稍烤一下就好,你们谁吃?我带上他的份儿。”

店霄命人找来一个铁皮桶,把木头什么的放在里面点火,等变成红彤彤地模样,拿起一条鱼,在另一只水桶里麻利地给收拾干净,用随身的小刀切成几条,串在木棍上,在那里边烤边说。

其他是自是不会有这个闲心,纷纷说不要,店霄也不勉强,吃下两块鱼问旁边的赶车之人:

“你是从别处过来吧?路上可好走?我和牡丹来地时候,那雨下得才大呢,耽搁不少时候,好在你们没事儿,不然就会拖延上不少时间,你去过远水县吗?”

“是呀,我们还好,一路上都比较通常,没什么什么事情,

到是来过,那是两年前的事情了,最近总在别出跑,远。”

那个车夫摆摆手,示意把一串鱼肉举到他面前的店霄不吃,轻轻甩动着马鞭说道。

店霄‘哦’了一声,自己把那个鱼吃了,把客栈中那闹鬼的事情说了说,到是让赶车的人惊奇不已。聊着聊着,前面就能远远地看到远水县了,店霄叹息一声说道:

“他们吃东西闹肚子的,脸色是不是都变得苍白,那一定是拉的。还好你没吃,不然也是那样。”

“是呀,他们都是使劲地吃,我那天胃口不好,所以没有动,当天晚上他们就完了,这回你去给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赶车地看到了远水县。一路上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是放松下来,动了动身子,把压麻了的那条腿换到上面说道。

店霄点点头,表示明白,把最后一串烤得有些糊的鱼扔到那不时填一点柴火的铁桶里,说道:

“没有调料就是不行。早知道这样我就带一些过来,万一他们是调料地问题可就麻烦了,这桶还真不怕烧,旁边都红了也没有坏。”

说着话。店霄把那个水桶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扔进去的树枝给塞进了这个有火的桶中,看那意思是想把火熄灭,却一下子冒出了滚滚浓烟,被呛到的店霄咳嗽着一脚把桶给踢到地上,那烟更大了起来。赶车的人连忙拎起那桶水,跳下车浇到火上面,‘嗤啦’一声。一团水气带着烟飘上了天,火终于是灭了。

一行人稍做耽搁再次上路,约莫用不上一刻钟就能进到远水县这个相对住家集中的地方,过了一会儿已经能够看清楚那边出来迎接的人了,众人紧赶两下车,正要与前面的人汇合地时候,突然从旁边蹿出来不少的马。

马上的人俱都是蒙着面,手上是反射着阳光的马刀或墨黑色的长枪,一阵风似的跑到了近前,二话不说对着那要阻拦地人就是一个冲锋。

这些人哪里是他们的对手,简单又零散的防线没有起到丁点的阻碍作用,轻松被突破,几具尸体是刚才行动地一个证明,来的人没再去搭理其他人,目标直指店霄,在店霄躲避不急下,一个人单腿离镫,身子一哈,直接把那吓得趴在地上,双手抱头,屁股翘起来的店霄给抓到了马上。

“想要此人的话,准备好三万两白银,自会有人告诉放到何处,不然就等着收尸吧。”

断后的一个人随手扔下一个写着‘风林火山’地木牌,高声喊着与前面的人汇合远去,那马都是好马,顷刻间就没了踪影。

送和接的人之间仅有五十步不到,现在都有些发蒙,还没从刚才地事情中恢复呢,直到一个没死的人,捂着伤口喊着救命的时候,这些人才突然反应过来,震惊于那些来历不明的人风驰电掣的速度,也被那些人的狠辣和功夫吓得够戗。

一个县里的百姓和几个人弄了辆车,想到有间客栈旁边的市集做买卖,正巧看到了这一幕,惊讶地张了张嘴,吞下口唾沫,咳嗽了几下不敢相信地对旁边的人说道:

“我不会是做梦吧?那些是什么人?好快,听说咱们炎华的贪狼卫是最厉害的,可以与夏国和辽国精锐骑兵抗衡,难道他们就是?不象啊,贪狼卫不可能到这边,好犀利的攻击,快走,快走,又死人了。”

那个负责赶车的人点点头,不再多看一眼那边死人的地方,甩了两鞭子快速离去,悠悠地说道:

“虽是没见过贪狼卫,可我却觉得贪狼卫也没有他们这些人厉害,我年轻的时候可是做过禁军的,见过一次辽国人到边境掠夺,后来知道那个队伍就是一个皇子身边的护卫,也就是精锐,可与这百十来人比起来,那是差远了,不说喽,驾!”

店霄被扔在马上,一会儿工夫整个队伍就进到了旁边的一个树林中,跑进去有一段距离后,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店霄一个翻身落地,扭头问道:

“刚才在我左边跑过去的马是谁的?差点踩了我,还有,抓我的时候没看到我特意松开的腰带啊?非要揪我脖领子,是不是想勒死我?”

如此严肃的话,那些人听了却同时笑了起来,刚才拎店霄的人翻身下马,伸出大拇指夸道:

“小二哥就是厉害,屁股翘得那么圆,应该是马看了想要踢一脚,所以才差点踩了吧?至于抓领子,没办法啊,你那裤带松的,让我看着总觉得一拎只能把裤带抽出来,小二哥,咱们现在是否回去?”

“回去?不不不!这时候哪能回去?把后面的痕迹弄没了,我们绕一圈,看看他们是什么反应,派个人回去先报个信,不然萱儿该担心了。”

店霄说着话整理完自己身上有些乱的衣服,准备从另一面出去,队伍中分出两个人快速地走另一条路向客栈奔驰。

死了人的这边,两伙人终于是合在了一起,一个个却是满面忧愁,其中一人拾起地上的木头牌子,看着上面的字仔细想着,却根本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个叫‘风林火山’的组织。

旁边有一个见识较广的人看了眼后说道:“难道是孙子兵法中的,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