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63章 困龙村旁困龙林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六十三章 困龙村旁困龙林

着风林火山四个字的牌子被送到了万利布庄掌柜的手位着那孙子兵法中的话,盯着这些送和接的人问道:

“那些冲过来的人真的这般厉害,那几个人平时也是不错的,一个打上普通的三五个人没什么事情,一个照面就死了?”

“是,就是一走一过便死了,根本没能阻挡上片刻,除非人多一些,有趁手的家伙,或许能够挺上一挺。”

那个载着店霄的车夫,庆幸着自己见机得快,躲到了一旁,不然现在可能也是一具尸体了,听见掌柜的问,在那里解释着,要以此来证明不是自己不想阻挡,是人太少,还没有趁手的东西。

“就你们这些车夫再多的人也没有用,根本就挡不住对方的一个冲锋,确实是如风似火,不知道这些人哪的?如果能够收归己用就好了,有这百十来人,可以当千军来使。”

另一个去接的人明白赶车的那点心眼,在那里没有丝毫追究地说道,这下让掌柜的吃惊不少,这个说话的人正是布庄的护卫头领,他都如此说,那就绝对没错了,用手抚摩着这块木头,看上去只是一块普通的柳木,上面那刻着的四个字却是苍劲有力,片刻后说道:

“也就是说那些人知道我们这个地方,不然不会让我们准备银子,他们抓的也正是我们重视的人,难道他们真知道那个人对我们的重要?三万两银子,也不是个小数目啊,给不给的我做不了主,还是等上面的消息吧,先准备出来。”

站在旁边的金雨这时接口道:

“会不会是上次我们遇到的那些人?我觉得只有他们才能想到这边,并且布庄近几日周围也多了些人。我已经派人探察明白了,正是那个客栈中住地人,也是一百多个,数量上正好,等一会儿那边人回来。我们就知道了。”

“恩,也有可能,听说他们与牛风也有买卖,或许是吃亏了,这才报复,顺便把损失的钱找回去,再赚上那么一笔。”

掌柜的一时也想不清楚,仔细揣好木牌。思虑地说道。

众人稍稍等待,不大一会儿,那过去监视客栈中人的手下,就换过了班,折转回来,未做耽搁直接

来到众人的房间中汇报:

“属下已经探明。今天他们只有几个人轮流到我们这边观察,并没有大量地人离去,到是有三个人买了些棉衣等防寒之物,看样子是准备在这里长驻下去了。”

“好。你下去歇息吧,难道说这新出来的人并不是我们现在所熟知的?那可就麻烦了,就怕他们是专门来对付我们的,敌在暗而我在明,有些不好办。传令下去,时刻注意布庄的周围,凡是生脸孔的都要跟上人。不能总是如此被动。”

掌柜的一时没有什么好办法,与众人说了几句,便不再多言,吩咐下去来到前面继续当他的掌柜,看着那门外地阳光,知道又会是一天没人了。

与布庄相互监视的杨首领也在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个事情,心下是大吃一惊,牛风对他们的重要是不用说了,万一到了那雷州府找不到人,还指望他告诉呢,成败在此一举。

客栈后面的这个平时一直用不上的院子不小,现在正好将将把是一百多人装下,杨首领听到下面的人来报,神色忧郁地在屋子中来回度着步,旁边地另四个人各找位置在那同样深思。

“这么说来,并不是布庄的事情,那他们为何把牛风找到这里?还带了那么多的粮食和肉食?难道是想把他送到远离人烟的地方?这回看看他们如何应对吧?三万两银子,哼!区区三万两银子也值得抢一回,我们那些夜明珠早就够了。”

杨首领摸不清头绪,停下脚,伸手推开窗户,分析几句,看着外面地景色,心中一时什么都不愿再想。

“那我们就要多派些人出去探察,实在不行能够联系上那绑人的,告诉他们我们给,只要能救回人就好,一切要以大局为重,要不?我们安排人去与布庄那边接触下,探探他们的意思,若是他们也着急,那至少在当前情况下,是处在同一个位置的。”

小芦把非要爬到他身上让他背着的那个矮子给甩到**,起身站在杨首领地旁边,一同看着那院子中一朵花上翩翩起舞的蝴蝶说道。

“也好,那你就带上两个兄弟去看看吧,记得不要与人冲突,不行就回来,我叫这边兄弟都准备好,若是翻脸,直接

杀进去。”

杨首领略做思考,拍拍小芦的肩膀,鼓励了一番,看着他离去,这边马上让手下把武器准备好,时刻等待那边地人回来报信,害怕被算计,又多派了几个人在后面远远坠着。

“客官到此可是买布?您几位尽管看,哪个布入了眼,我们布庄今天头次开张,那就便宜卖予你们,若是还不满意,可以说出来要的品类,我们后面还有一些没有拿出来的存货,几乎都全了。”

万利布庄的掌柜的一见来的三个人,眼睛眯眯着,站起身恭敬地说道,小蓝和小紫都跑到后面给准备茶点去了,一晃的工夫端出来,摆在坐于那里不看布也不看人,微闭着眼睛养神的三人桌子上,侧身立在一旁。

掌柜的也好似不觉,见人家不说话,他自己说起来了,开始一样布一样布的介绍,偶尔还问一问是否满意,那三个人却没有应声,犹如睡过去一般。

日头偏

个时辰就在这种氛围下过去,领两个人过来的小芦发的确实难对付,根本就是把自己当成顾客一样,好象真的不认识,这在小芦看来是根本不可能的,觉得时候差不多了,开口说道:

“我想买一种叫牛风的布。不知道掌柜的这里可有?不差钱,只要拿来,我愿意用三万两银子来买?”

“呦!您也是来买‘牛风’地,真不巧,今天刚进了一次。结果半路就让人给抢去了,也是留个话,什么三万两的,看来那牛风确实值这个数啊,只是现在根本拿不出来,要不您再等等?过也日子或许就可以了。”

掌柜的在听到这人说牛风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一点惊讶的模样,等说到三万银子来买。这才顿了下,看样子正在猜测那牛风和他们是什么关系。

小芦这边又问道:

“没有牛风,那就没有其他办法了?我是可以先交出一部分订金地,只要你们办到了,那所有的花消都算我们的。”

“这个,还是有些办法的。客官您随我来,我带您见见其他人,商量下如何花这笔钱。”

掌柜的听出小芦的意思了,不再说没用的话。给小紫打个手势让其在这边呆着,他自己则当先向后面走去,小芦自然是跟着,四个人七转八拐地终于是来到了一处偏房之中,这里面正坐着几个人讨论着牛风的事情。见到新来地这个被监视的人,只是一愣,并没露出什么特殊的表情。

稍做介绍。小芦没有说自己是干什么的,不停地强调牛风的重要性,愿意给拿出钱来,那些人同样知道牛风重要,直接

拿出三万两银子还有费些劲,见有人愿意出钱,到是省事不少,把门窗关上,不顾热的在屋子里面讨论起细节来。

店霄不知道布庄和大理来地人是如何想的,现在正在树林中慢慢溜达,面前的草木渐稀,知道快要出去了,又往前走了几步,映如眼帘的居然是一片荒野,仔细看地话会发现这里曾经种过东西,不知道为何变成荒草、野花遍地的模样。

‘哗哗’的流水声传到耳朵里,回头给身后的人打了个手势,让他们呆在林子中别跟着,自己一个人寻着水的方向晃去,拢了拢头发,身上地衣服也抻抻,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不是那么狼狈。

五丈宽的河,水流缓缓,河底的黄沙清晰可见,岸边一处开阔地地方布满了碎石,近到水处却是细细的河沙,在阳光照射下反着星星的光点,河水同样粼粼耀眼,介乎于河水及岸上的小草,斜斜长在那里,间或有一两多黄白色的小花随风摇曳。

‘呷呷’的叫声从远处传来,一个身上只穿了条短裤,光着脚丫,手握一跟竹竿的孩童正踩着河边细细的沙地走向这里,一群大概有二十多只的鸭子被他从后面赶着,摇摇晃晃边叫边往前移动,偶尔有几只被赶得急了就扑腾进水中,明显是个放鸭的孩子。

店霄站在原地等待,准备要问一些事情,那孩子同时也看到了店霄,机警地站住身,鸭子却傻傻的不明白情况,继续往前走,河中的见没有竿子再追撵了,悠然地把头伸进水中,好好清洗过,便划动脚掌,寻找水中的游鱼。

店霄见人家怕自己,在身上摸了半天,终于是在内怀中掏出了几段没吃完的牛肉干,放在手上对那孩子说道:

“小孩,不要怕,到我这来,有牛肉干吃,你的鸭子没人会动,我就问你几个事情,说的好还给钱。”

心中却不由想到了另一种说法‘小孩,你地不要怕,糖果大大地有’,果然,不管哪种说法,小孩的表情都是一个样,小心地看过来,脚下慢慢往后挪,手中的竿子不停抖动着。

觉得比较失败的店霄直接

从兜里掏出个一两多的银豆子,往那小孩脚下一扔,指着鸭子说道:

“我饿了,买你一只鸭子吃,那是钱,这总行了吧?我不抢你的。”

小孩只看了前面地上的银子一眼,再次警惕地瞧着店霄,往前迈了两步,直着腰蹲身,目光不变地把那银子拾起来,向后退了几步,仔细看那银子,又放在嘴中咬一咬,觉得是真的,眼睛看着鸭子,想了想,点头用竹竿指着鸭子说道:“好,只能换一只,你,你挑一个吧。”

“好,我挑一只小点的,这下你赚了吧,一只鸭子可卖不上如此多的钱,恩,你帮我记着是哪只,我让它吃饱点我再吃。”

店霄随便找了一只瘦小的鸭子,在小孩的眼前晃晃,孩子见真的是一只最不好的,觉得占了大便宜,露出高兴的样子,点着头表示记住了。

这一下两个人的距离无形中拉近了,小孩子把店霄买去的鸭子一起赶到前面最开阔的地方,便任其自己找鱼吃,他自己则坐在一块稍大的石头上,手中拿起石子把玩,看哪只鸭子游得太远,便扔过去一个赶回来。

见他那准头,店霄知道他扔过不少次了.把牛肉干平均分成两份,递过去一份说道:

“我这还有点吃的,你尝尝,可惜就是不顶饱,哎呀!这是什么地方呢?我转了半天都转不出去。”

小孩见他吃了,这才接过来说道:“这里是困龙村,再往前走是困龙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