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64章 衙役查案来到此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六十四章 衙役查案来到此

哦?还有这样的名字?那你们村子里面有龙吗?真的了?”

店霄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质疑道,拣起来几个石子也帮着赶一赶河中的鸭子。

小孩看到他也能扔这么准,有点惊讶,听到他的话却是不高兴了,把牛肉干使劲嚼着,舍不得咽下去,一副认真的模样说道:

“当然有龙了,听爷爷说,不是被困在我们村子里了,是困在困龙林中,我们的村子是因那个山而得名,听说,那山上的龙以前是闹过天宫的,结果被打下来困在此处,山里面有一处断壁,路都在那下面,叫斩龙崖,那才陡呢。”

“哦~!原来如此,是困山上了,既然u.呢?你去过那里吗?此处也是在远水县管辖内吧?”

店霄把手里没吃的牛肉干都给了小孩,拣起一片薄薄的石头,与水面尽量平行着甩出去准备打两个水漂,却在要到水面的时候倾斜了过来,直接砍到水中,莫说是水漂,水花都没溅起多少。

小孩子见他没成功,也扔出一个,在水上连点两下才落下去,嘴上回道:

“是远水县的,可又不是远水县的,我们其实离西面的云山县最近,买东西的时候走山路到那边就好,要是到远水县买,同样翻一座山,还要过一条河,走上不少路才行,至于那斩龙崖我可没去过,那路才难走呢,只有一些采药的人才会往那边跑,我爷爷就是有一次到那边,不小心掉下来,把腿摔断了。现在阴天下雨还疼呢。”

“那么难走啊,那你知道过了那个困龙林,另一边是哪里吗?你们这个村子好象一圈全是山,出外面是真不方便,你们这地为何没有人种?”

店霄在身上又摸了摸。发现没有别的吃的东西了,只好作罢,问着话,找到几个大小差不多的圆石头揣进衣服兜里,准备回去做个弹弓子玩儿。

小孩见了也帮忙找,又摸了摸放着银豆子的那个小兜,说道:

“其实,你这些银子都能卖去我这里一半地鸭子了。我要是赶出去卖,更费劲,还会被他们使劲压价,这些我都知道,可没有办法,他们都合起来压我们村子中的人。所以我们村子一直没有多少钱,他们大些的都娶不上媳妇,就出去找,没有人愿意来这个穷地方。村里的姑娘也想到外面寻好人家,可惜,出去就不容易回来,人少,地就荒了。要不,你再拿几只鸭子吧?”

小孩用手指着几只大个的鸭子,让店霄去拿。看样子他收了这么多钱有些害怕,尤其是在明显不公平地情况下,鸭子还在那里高兴地游玩着,丝毫不知道已经被送了出去。

店霄一只都没准备拿出去,又岂能要这么多,摇摇头,示意不收,还送给小孩一个笑脸,让其安心不少。

“这可是你自己不要的,我可没有骗你,回去我就跟我娘这么说,不然娘会打死我的,哦,你要过山啊,那还是绕远吧,这困龙林一直通向很远的地方,山连着山的,有人说能走到另一个地方,不是我炎华的,其实要想去那边,绕远更快一些,不过现在还是不要去了,听说那边有歹人,我们这里前几天救下一个采药的人,浑身都是伤,是他说的,那边人要杀他,他仗着熟悉山路,才跑回来。”

小孩边帮店霄找石头边说着,见石头差不多了,把那兜中地银子掏出来,看了又看,用手轻轻摸着,眼睛中满是希冀。

河里的鸭群突然一阵**,‘扑啦啦’扇动着翅膀,一条尺长的鱼这时从水中高高跃起,带起一串珍珠般的水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店霄未做多想,手在腰间一过,再一抖,一只铁签子子划过这几十步的距离,准确地钉在了鱼身上,随着一起落下。

小孩子根本就不知道出什么什么情况,就看到给他钱的人手往那边比画一下,人就站起来过去,在那水中寻了下后拿起一条大鱼往回走着说道:

“哎~!有点退步了,刚才明明瞄着眼得练啊,难道是阳光太足,恍地?”

小孩看着鱼,又摸了摸自己脸的两边,咽着口水,不由打了个哆嗦,等店霄来到身边给他看鱼,才吞吐地问道:

“你,你弄的?这么远都能打到,好厉害,你打过人吗?这鱼做了够吃两顿,还能熬些汤,我只能抓些小鱼,很费劲的。”

“那个受了伤地采药之人还在吗?要是在的话,这鱼就给他拿回去吃吧,补一补身子,这条河水不急,还比较宽,正好能做点什么,不然你们这荒了的地就可惜了,你不要和别人说我这么远抓的鱼,我可是杀过人的,恩,其实你说也没什么,没人会信地。”

店霄在岸边拽下几根长长的草,拧在一起从鱼中穿过去,拎在手里对小孩说道。

小孩连连点头:

“我不说的,我什么都没看到,那个采药地人伤的较重,还在村子里呢,只是许爷爷不让我们说的,怕惹到麻烦,你真的愿意把这条鱼给他吃?他可没有钱,就是有些草药。”

小孩子不懂店霄看着河及那些荒地感慨什么,对眼前的东西到是比较上心,接过这条还没有死透的鱼,来回晃晃,高兴不已。

店霄看他喜欢的样子,眼珠一转,让小孩在这里等一等,他自己则进到树林中对着那些特种部队的人交代上几句,换

衣服,拿起几样武器,转身回到了河边,在小孩吃惊连续地叉上来十多条鱼,小的有半尺,最大的一个近两尺,差点把店霄给带进去。

“怎么样?这下够你吃几顿了吧?一会儿我跟你回去,用这些鱼换一顿饭吃。那鸭子等走的时候再拿,你看行吗?”

店霄麻利地把鱼在水中去鳞掏内脏,扔给鸭子吃,最后用几根草绳穿了,在小孩眼前晃荡着问道。

小孩子使劲揉了揉眼睛。见这个背背长弓,手攥木矛,斜肩挎着一个兜子,明显和刚才不一样打扮的人,往树林方向看看,木然地点点头:

“好,你真厉害,我爹都抓不来这么多。只有村子里的二爷爷才行,可他身体不好,要是那些人不出去就好了,天天在这里抓鱼,可惜,鱼再多拿到外面也不值钱了。还容易坏,换不来媳妇地,你,你衣服怎么换了呢?”

“哦。刚才怕吓到你,穿了一身别的,你看,都在这包里装着呢,这身衣服就挂在树林中。其实我是个猎人,走吧,我看这鸭子吃得差不多了。带我去你们村子,我有好事儿要告诉你们村子的人。”

店霄心中有了计较,便不愿在这边多浪费时间,把那些鱼挂到小孩的绣竿上,让其领着一同往回走,小孩已经被连续的几个事情弄得有些迷糊,把鸭子撵着开始向村子走去,摸摸兜中地银子,看看那竹竿上的鱼,几疑是在梦中。

“秦掌柜的,如此我们就一同等待,一万五千两银子我们也会准备好,您这边想来也不能差,到时只要牛风回来,那我们就想办法摸到那些人的老巢,合我两家之力一举歼灭,现在我要回去把事情说与上面听,如此就告辞了。”

万利布庄中,小芦在屋子里与这些人商谈一番,终于定下了应对之法,起身抱拳就准备离去,听那话的意思是两家各出一半的赎金,最后合起来去报复。

布庄掌柜的也不多留,起身往外送,嘴上说道:

“我听下面人说,那些人可是厉害非常,回去后一定要准备快刀、劲弩才行,我这边也是一样,若是有哪个办不了的,差人过来便可。”

二人说着话就来到了前面地门市这里,准备从后面进去,从正门出,让人以为是买布没买成,两个人刚刚进来,还没等再说上两句离开呢,门口忽然出现了十多辆车,看那马的样子,应该是跑得急了些,‘噗噗’往外喷着气,鼻子上面的肉来回颤抖。

一群穿着衙役服装的人从车上纷纷跳下来,手扶在腰刀的柄处,足有一百多人,在一个身材还算魁梧的人带领下站到了布庄门前,仔细看着那上面地招牌,这才大踏步往里去,正好与迎出来的掌柜的相遇在门口。

“几位官爷,是哪一阵香风把您几个吹来了?是不是要弄些布?您看您,还至于亲自来一趟么?随便使唤个人过来说一声,我们就把布给您送过去了,这位官爷,您看这屋子中装不下这些人,不如都进到院子中吧,喝口茶水解解渴,看上哪个布,点一点,回头就送去,如何?”

掌柜的对着小芦三个人在身后摆了摆手,让他们先退回去,自己挡在门口说着客气话,一副笑脸迎人地模样,愣是把韩富仁前冲的势头给止住了。

“可不敢呢,你这个布庄中的东西谁敢白拿?那还不把命搭里了?躲起来都没用,你们的手伸得太长了,来啊,跟我进来几个,我要与这掌柜的好好叙叙话儿。”

韩富仁招呼身后地几个人跟上,自己则往前一挺,把掌柜的硬给撞了进去,看回看着那些靠在墙上的布,嘴中‘啧啧’有声。

秦掌柜地根本就不认识这些衙役,这个领头的同样是没见过,更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一时摸不准路数,犹豫着问道:

“官爷,您是哪个府上的啊?您看,可能是许久未来,小的记性不好,给您忘了,您可千万别见怪。”

“哦,你还见过我?我却未看过你,告诉你也无妨,我是远山县的捕头,这回你记住了吧?”韩富仁轻蔑地看了掌柜的一眼,再次把布打量了一下,直接报出了名号。

掌柜的更迷糊了,远山县离这不近,这些个衙役不会为了解闷跑这边来耍吧,本地的衙役可还没说什么呢,连忙给站在那里的小蓝使眼色,让他去把这边官府的人找来,眼前的这些人是越界了。

“那您过来是买布?小店这布可好着呢,您看上哪种,您就直说,一定便宜卖给您。”这回掌柜的不说给了。

“买布?你还有闲心卖布?你犯事儿了你不知道吗?啊?给你提个醒,你做的那些以为别人不知道的事情漏了,这么多年也难为你了。”

韩富仁面现狰狞,把这些话大喊出来,这是审讯犯人用的方法。

没想到这一下对秦掌柜的还真有效,听到这话,就觉得后背一麻,冷汗沁出来一层,心中百转千回地想着,把后面偷偷听着的小芦也惊住了。

“官爷,您,您不会是记错了吧,我哪里有什么事儿,就是守着这个布庄而已。”掌柜的做无辜样,又解释了两句。

韩富仁阴阴一笑,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信,‘啪’的一下按在了柜台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