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66章 大家听话可发财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六十六章 大家听话可发财

娘,娘,我回来了,娘你快出来,你猜我遇到什么了

店霄跟着赶鸭子的小孩子走了有半个时辰,来到一个周围有一圈大树给遮挡住的村子里,从远处向这边看,还真不容易发现这边有一个村子,百十来户人家,大部分的主屋上都冒着炊烟。

小孩子领着进到村子没有看到闲人,那鸭子分出去几只,应该是别人让孩子带着放养的,现在给还回来,直接

把那柴门拉开,谁家的鸭子给谁家撵进去,都不用再与人打招呼。

此时小孩子前面还有七只鸭子,站在一个同样用树枝围成的院落外面,向里面使劲喊着,听话中的意思,这里就是他家。

“来了,来了,这么早就回来,鸭子可给人家放好了?我看看你遇到什么了?总不会是拣个活人回来吧?”

好一会儿,小孩把那另三只鸭子给临近的一个院子送去都回来了,冒着烟的屋子里面才出来一个女子,沾着水的手在身前打着补丁的围裙上擦着,边说边往周围看,见果然是多了个人,惊讶的时候,伸手就打了推开柴门进来的小孩脑袋一下,教训道:

“来客人了不说先让进来,让别人在外面站了这么长时间,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村子里的人都是如此呢,这只鸭子不是我们家的,怎么没给还回去?”

打过小孩,女子又对着店霄带着歉意地说道:

“这位小兄弟,可是同样在山里迷了路,走到这边的?快快进来,饭刚做好,一起吃些,孩子不懂事。别见怪。”

“没事儿,没事儿,这样很好,我确实是找不清楚路了,到是知道来的路。想在这边看看,正好遇到这个小家伙,挺伶俐的一个孩子。”

店霄说着客气话,脚下跟着进到院子,看这个女主角的容貌只能算一般,应该是经常干粗活的原因,脸色有些黑,手上地皮肤也粗糙。虎口的地方有着明显的几个裂纹,外表年龄在三十岁到二十六七岁之间,实际年龄判断不出来,想是应该不大,孩子才六七岁的样子。

小孩挨了一巴掌明显是不在乎,只那么用手揉揉。便开心地说道:

“娘,这只许爷爷家的鸭子我给卖了,回头把钱给他送去就好,你猜猜我卖了多少钱?这么大一块银子呢。呐!就是他买地,娘,他那个鱼也是要给我们吃的,你挑出一条大的给做了吧。”

那颗被他放在兜里,不时就摸上一下的银子已经变得热乎乎的。攥在手中递到女子面前,缓缓张开,外面发黑的颜色并不影响人看出它是银子的事实。

“你这孩子怎么能骗人家钱?多大个鸭子能值这块银子。我看你一定是在人家着急找个地方休息的时候,故意多要地钱,看我不打死你。”

女子一听之下抬起巴掌就抡了过去,小孩早有准备,小手往回一缩,脑袋低下,连跑几步到了店霄身后,央求道:

“你快点帮我说说,我早就说了,不行,会挨打的,是你非要如此,你总不能看着我挨打吧?”

“好,我说,马上说,那个,这位嫂子,确实是我给他的银子,到不是买一只鸭子,是想让他带我到村子里,有一些事情要问问,还要让村子里的人帮个小忙,这才又捕了些鱼,再与村子中买些东西,找村子里的人吃顿饭,这里是银子,饭是我请,东西自然也是我买,还要麻烦嫂子帮个忙。”

店霄拦下女子,从身上又拿出一锭十两的银子,这个看着比刚才银豆子地颜色好上不少,那意思是他花钱在村子买东西请村子的人吃饭。

女子明显被这么大锭的银子给吓到了,没敢伸手去接,仔细打量一下店霄,两只手在围裙上使劲攥着,一顿足说道:

“这个我可做不了主,这样,小兄弟你先在进屋子里坐了等,我这就去把在地里干活的孩子他爹找回来,我正准备把饭给送去呢,现在还是你这个事情重要,小飞,快带这个小叔叔进去,柜子底下有一包茶,给冲上,我去找你爹。”

女子说着话,歉意地看了店霄一眼,摘下围裙,随意拢了拢头发就匆忙跑了出去,到是放心店霄这么一个外来地人在家里只有一个孩子陪着。

“走吧,我给你冲茶,你这个猎人不会是猎到老虎给卖了吧?有这么多钱,我家的茶放得久了,味道不好,你将就一下吧,先进屋歇歇。”

小飞见娘走了,没有再打他,悬着的一颗心终是落到肚子里,蹭蹭脚上的泥,一副小大人模样对着店霄说着,当先走进屋子。

店霄无所谓地点点头,跟着走进去,与外面的明亮相比,屋子中有些黑,敞开地半扇窗户中透下斜斜的阳光,无数的灰尘在那里飘着,从厨房地地方传过来一种煮菜的味道,闻到鼻子中并不是那么香,没有任何肉味,连油味都少,其中更多的是酸味。

“你真的打到老虎了?多大?卖了多少钱?”

小飞翻了一阵子,终于是找到了那包茶,用坐在炉子上的热水,找个碗冲了,端到店霄面前,自己则蹿上窗台坐在那里,晃荡着两条小腿,再次问道。

“恩,打到了,还有一只熊呢,那天我上山,就看到一虎一熊在那打仗呢,我就守在旁边,哎呀!那打的可热闹了,从早上打到晚上,又从晚上打到了早上,最后两个都倒了,我就拣了个便宜,卖了好多钱。”

店霄做回忆状,说与小飞听,边说边手舞足蹈的在那比画,小飞瞪着两只眼睛在那里,等到说完,吧嗒两下嘴儿,一脸向往地说道:

“我怎么就遇不到这个好事情呢,要是那样的话,卖了钱。等我长大就娶个媳妇进来,不用去外面找,有的还做人家上门女婿,可吃苦了,许爷爷的二孙子就是。不准随便回来的,去年回来一次,衣服到是给做了一身新的,人却消瘦不少。”

“其实有比这个守着老虎和熊更赚钱地事情,还不用碰运气,我这次来就是要说这个事情,你们村子大部分人都同意才行,到你长大的时候。你就是身缠万贯了,娶个漂亮的媳妇,然后多养几个孩子,到时候让他们放鸭子,你就能清闲下来,怎么样?想明白了没有?”

店霄准备先从孩子这里找到突破口。从小就给他树立一个目标,看样子需要送饭,那不能近了,还要等待一会儿。

小飞听着。眼睛越来越亮,猛点着头:

“想明白了,我不应该带你回来,你就是个骗子,你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不行,我鸭子不卖你了,我要找我娘去。你是想对我们村子图谋不轨呀。”

小飞说着就要采取实际行动,跳下窗台要往外跑,店霄一把给抱住,把那个斜挎着地包打开,哗啦一下子,不少东西都倒在了地上,里面有几块银子,还有暗黄色的金叶子。

“看看,这些钱看到没有?你们村子值这些吗?想以后过上好日子吗?去,把你们村和你差不多大的孩子都找来,我跟你们说事儿。”

店霄用手指着那些钱,对着吃惊的小飞说着,还拿出一片金叶子给他,与他一起来到院子中,把他推了出去,自己则晒着暖暖地太阳,溜达着到处转悠。

“不知这位小哥儿从哪里来,到我们困龙村有何事情?招待不周,还望见谅。”

小飞的娘把他爹找回来了,顺便还叫上了村子中最有威望的许爷爷,店霄正在看着一群孩子,考虑着怎么能弄一个学校出来,让周围的人都过到这里念书,眼前这二十来个孩子明显只够一个班的,正在琢磨是不是让这些孩子出去住宿,许老头就带着另外两个老者找到了店霄。

“哦,我是从京城来地,到这边是想帮着大家发财,我也跟着一起发财。”

店霄正正衣服站起来,对着三个老头坦然地说道,这个时候村子中没有什么事情做的人都开始向这里聚集,有人听到他的话马上就出声质疑:

“小兄弟,你不会是在骗我们吧?我们这困龙村可是穷的什么都没有,根本就没什么可骗的,你一口一个发财,在这个地方要是真的可能地话,我们还至于穷成这样?莫不是我们这地下面埋了金银珠宝?那也是我们村子的,你给指出来,到时候送你一些也无妨。”

有这一个领头的,其他人也开始说了起来,吵吵嚷嚷让人烦躁,只有那些孩子极力地帮着辩解,那小飞手上拿的金叶子可是让他们深信不疑。

‘啪’地一声,一罗交子被店霄给甩到了地上,对着三个老头说道:

“有人认识这个东西吗?就凭这些东西,我直接

给你们也能让你们发财。”

一个孩子机灵地跑过来,拣起那一罗东西递给许老头,三个老者便开始在那仔细地看,上面的字到是认识,应该是一个凭据,就是不清楚是真是假,互相看了眼,摇了摇头,由许老头说道:

“不认识,这一张纸真能换来五百两银子?那这一罗,岂不是有五千两?这可是天大的数啊。”

“什么东西,许老让我看看。”

人群外面有声音传来,大家让开一条路,一个一条胳膊一条腿都打着板子的人被人抬了进来,脸上有很重的胡茬,店霄马上想到了小飞说地那个受了伤的猎人,听他说话,仔细打量着。

除去那打着板子的一胳膊一腿,身上没套衣服地地方也左一块布、右一个膏药贴在那里,下巴边有一个两寸长的口子,血凝固在上面,鼓起很大一块,还肿着呢。

“许老可否让我看看那能换银子的东西,我在外面到是听说过,有一种东西叫交子,专门用做大宗买卖的结算,还见过一次百两的。”

这人说着话微微起身,接过那一罗的交子,仔细看了看,又打量了店霄一番,手有些哆嗦地把交子还到许老头手中,说道:

“是真的,这就是五千两银子,按照那上面写的钱庄,到地方就能换,这是远山县那边的一个钱庄,我上次看到的也是如此模样,就是少了些,这位兄弟一定是做大买卖的。”

有他这个在外面进来的人给证明,大家都相信了不少,看向店霄的眼神立即就不一样了,店霄看向他们也不一样了,有些后悔一次拿出来太多,两只手都放在腰上,来回观察着众人,嘴上说道:

“这些钱不多,以后让你们每家都能有钱,这是我用来零花的,大家不要多想,当是几个铜钱就好,等你们按照我的法子,赚到更多钱的时候就明白了。”

“那你有什么要求?”许老头目光闪烁地问道。“我要求先和这个猎人谈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