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67章 心情变换只为信

第六十七章 心情变换只为信

风飕飕地吹着,几朵不知道从哪飞来的残花,打着旋处墙脚那里,把一只要回家的蚂蚁给暂时阻挡住,路上的行人在看到万利布庄外面如此阵仗的时候,都开始绕着走,心中的好奇却是更浓。

布庄里面能说上话的这些人表情各异,以秦掌柜的为首,委顿在那里的五个人,眼神由先前的空洞和迷茫变成现在更空洞和更迷茫的样子。

小芦放弃了挣扎,再也不着急了,跟着他的那两个人同样长出口气,来回打量着周围的形势,那将将伸进怀中的手,自然地拿出来相互搓着泥,压着他们的衙役也不觉中把刀离开一些。

一直以为自己惹了天大麻烦的魏宏嬴,脸上满是无奈,对着另一个捕头弯着的腰一时也忘了直起来,眼睛一眨一眨的不知道在那里想着什么。

韩富仁保持着刚才理直气壮的模样,看看那堆在地上的五人,看看外面再次怒目相向的远水县衙役,看看面前这个被自己快给吓破胆的本地捕头,又看看一切闲杂人等,想了想大声说道:

“好诗,呵呵!好诗呀,这是《悯农》中的一首,主要说的是种地的事情,只是有几个地方要改一改才好,第一句的锄禾日当午,不好,当午还不是最热的,应该是未时到申时中间这个时候才热,晌午都吃饭了,第二句也不好,滴这个字就不恰当,不热啊,要我说改成汗飞禾下土才好,刚一滴下来就被晒飞了,这次过来,就是让大家帮着品评一下的。都知道了吧?”

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把那信从对方的刀笔师爷手中夺了回来,用眼睛一扫,可不是么,四句诗写的是工工整整。字里行间透着一种俊秀。

本地的老大魏宏嬴这时也直起了腰,嘴上带着一丝亲切地笑,一下一下点着头说道:

“好,好诗,韩大哥也好兴致啊,这么远跑过来,把我们都弄到了布庄,就为了品评下诗。恩,种地地是不容易,可我们就容易了?被你折腾这一回,可算是对这诗印象深刻啊,估摸着晚上做梦都要说两遍,这才不枉韩大哥您一片苦心。我记得还有一首来着,难道没写上?”

“呵呵呵!是呀,大家近日来做事,都太累了。我正好到这边办些事情,顺便就开个玩笑。”

韩富仁非常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抖了抖手行的纸,心中暗恨,边折着信边说道:

“魏老弟难道是想听另一首。好说,别的大哥我可能不会,这首诗还是背得下来的。你听好了,春种一粒粟,

“住嘴,哼哼!韩富仁啊,韩捕头、韩大哥呀,你可要知道这回事情有多重,这秦掌柜的刚才我就说他奉公守法,结果被你吓成这个样子,你等着吧,总要有人被弹劾地,现在你们也不用回去了,让你的县令大人来这边领人吧,来人啊,把远山县的这些人全给我扣下,敢反抗者,杀!”

魏宏嬴现在终于是扬眉吐气了,喝住韩富仁人的话,一声令下,手下的人把刀同时抽出来就要去把远山县来的人给制住。

韩富仁张了张嘴,正想着是不是推卸责任,把有间客栈给供出去,却突然一愣,手中在往信封塞信的动作停了下来,那信塞不进去了,仔细一看,信封中还有短了一截的信支在那里,让原来这封信进不去,应该是开始时用这封信压着,短了一截地目的是不被直接发现。

见此模样心中一喜,直接把那粘在信封里面的信给撕出来,打开一看,哈哈大笑,看看已经被扶起来的秦掌柜,又看看不可一世的魏宏,觉得人生真实起落无偿啊,对着自己这边的人说道:

“都别动手,让他抓,抓啊,把我也抓起来,然后弹劾我们家大人,再给我们上道枷,我们也好享受一下这个滋味,以前都是给别人上,今天终于轮到我们一回了,不容易啊。”

转回来又对秦掌柜地说道:

“要不是这里面还有一封信,还真就让你跑了,还是那句话送给你,你从前做的那些个事情,犯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一闭眼睛就都过去了,你明白了吗?”

‘扑通!’

刚刚被扶起来秦掌柜又堆下了,喃喃道:

“我明白,来吧,有什么我都承着了,我说,我都说,既然做出了这种事,我也没想过能好,韩捕头,你确实厉害,这样的事情都能被你给抓住,我不冤啊。”

“呃!”

魏宏嬴再次迷糊了,眼睛定定地看着韩富仁手上的信,对着外面连忙打手势,让他们先别动,那些衙役不用他说就已经收回了刀,再次与远山县地人成了对峙的模样。

被他们这一闹,整个街道上清净了,不少的人都聚集在远处,纷纷猜测着事情,一个见过有人被掠走的人,这个时候开始发挥着他的特长,与人讲起了那些绑匪地事情,那短短的十几息,被他给延长了不少,其中更是无限夸大,让周围的人开始记住了这么一伙人。

‘啪啪’声中,韩富仁把那信在手上拍打了两下,对着魏宏嬴说道:

“刚才那诗不错吧?放心吧,现在这个比那诗更好,怪不得你带来这么多人,原来是心中有鬼啊,呐,这信给你看看,让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魏宏嬴一个眼神给刀笔师爷,那师爷再次接过信,开始念了起来,内容和店霄给韩富仁看地差不多,就是被恐吓的店

有间客栈,而是一个已经荒铺了的粮店,去年还在远错,今年不知为何就关板了,被勒索的数额居然达到了一万两银子,不知道那粮店的东西值不值这些?

“这,有这事儿?不能吧,秦掌柜的。你们真做过这个事情,那我可保不了你们,可若不是你们做的,那这就是栽赃,我绝对不允许别人到这边随意捣乱。”

魏宏嬴两头堵地说道。他现在准备把自己给摘出去,韩富仁却不愿意这样放过他,笑吟吟地说道:

“怎么?见事情不对就想跑?哪有那么多的好事儿?秦掌柜地刚才可是说了,不该叫你来,把你也给暴露了,那就说明这里有你一份,加上刚才你如此作为,一切事情都明了了。你就等着吧,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是不是真的只要对下这边人的笔迹就好,把这边所有人都抓起来,就不信找不到是哪个写的。”

说到这里,觉得又有些不牢靠。刚才发生的事情太让人难以琢磨了,又补充道:

“即便是冤枉了,那也是别人地事情,我们只是接到了案子。若是不对的话,应该治罪的是那个报官的人,即便是弹劾,也只能说是事情紧急,没来得及与你们打招呼。”

“两。两位捕头,我、我看看,那信。成吗?”

秦掌柜的一改那要死的样子,眼睛也不是那么空洞了,伸出手来要看那信,韩富仁点点头,拿过信,离着秦掌柜有一定距离,举在那里让他看。

“是,是我写的,有这个事情,我赔钱,韩捕头,您说吧,要赔多少,只要能周转得开,我就赔。”

秦掌柜的看到信上地字,先是一惊,再看看内容,眼睛里充满了疑惑,想了想说出了认罪的话,接着话锋一转又说道:

“这件事情其实没有魏捕头多大的事情,无非就是我为了在这边不被宵小招惹,请魏捕头吃过几次饭,给点辛苦钱,比起这些差远了,韩捕头,您看……

“你你你,你认了?真是你写的,你把你别处写的字拿来我比比,我是不会冤枉一个人的,还有啊,听说你做过地这种事情不是一件,到时候找到一个,我就会过来,现在么……?你要拿出些钱来当作抵押,等以后都找出来后,再一并治你的罪。”

韩富仁没想到这个掌柜的直接承认,有些不放心,非要把这个事情弄清楚不可,又不想直接抓住,便贴在掌柜的耳边说出这么个枉法地话,只要他不说出去,那么就没事情,他要敢说,那就直接抓起来。

秦掌柜的松出一口气,起身把帐本拿过来,随便翻开一页,指着上面的字对韩富仁和凑过来的魏宏嬴说道:

“看这里,这个布字相差不大,还有这个银子二字也是如此,其他的差不多都能找到,所以说是我写地没错,不知道韩捕头能不能让我见见报官之人?我是想赔偿些钱与他。”

“不可以,他没有告你,他只是报官,说明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身份,若是想查的话,那也是州府里来人才行,既然秦掌柜的已认下,那就画个押,按照刚才说地办法做吧,至于魏捕头么……?”

“韩大哥,您看,小弟刚才又糊涂了,这酒啊,确实不能多喝,现在终于是醒过来,喝酒的人有一个毛病,就是喝多了以后,醒过来还要再喝一点,不然对身子不好,这个,韩大哥正好到此,就让兄弟我陪着再喝一点可好?其实我最愿意做的事情就是能被安排着往远山县跑,到了那边能看到韩大哥,学些东西,我这也算半个徒弟了,是不是师傅?”

魏宏嬴见银两真的不少,没胆量参合进去,连忙说起软话,身份都不要了,师傅、大哥轮番叫着,就是不让韩富仁说话,满脸都是哀求的苦色。

“哦~!也好,待我到后面与秦掌柜的::顿去,我这些跟来的弟兄也不容易啊。”

韩富仁说着话与那秦掌柜一前一后向帘子后面走去,魏宏嬴自是站在原地对着人家的后背保证着把各位兄弟都答对好。

不到一刻钟,两个人又从那帘子后面出来,掌柜的笑得献媚,韩富仁则脸色红润,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小芦三个人给放掉,又拍拍秦掌柜的肩膀道:

“这个事情就先到这里,可以后若是又发现那种东西,我可是还要再来的,吃公粮的就要公事公办啊。”

秦掌柜在那里连连点头应是,拿出来一个小包,稍做遮挡就给了魏宏,意思是让他用来请客,站在门口,微笑着目送这一众人走远,待到看不见的时候,脸色一沉,皱着眉头把门关上,拿过那封信对着几个鼻青脸肿的人说道:

“此事决不简单,不知道是哪个厉害的人居然能模仿出我的笔迹,还有这个信封,与那封信的信封也一样,连上面的印章都丝毫不差,马上派人到那边告诉一声,准备随时动作。”

半刻钟后,一人骑着快马,向着西边飞奔而去,旁边还跟着一匹空马,半个时辰速度丝毫没有降下来,汗水顺着额头淌下,后背晒到的地方也已经湿透,转过了一个小桥,前面是一片树林。

马上的人正跟着节奏起伏的时候,突然觉得脖子被一个东西碰到,接着又一疼,便什么都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