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70章 不急不徐路漫漫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七十章 不急不徐路漫漫

深树密,阳光侥幸地透过快要连在一起的叶子变成一照下来,潮湿、闷热是这个地方真实的写照,以店霄为首的七十八个人对于如此环境是再熟悉不过,一个个都用最简单有效的方法让自己头脑的保持冷静及身体干爽。

现在一群人正聚在一个悬崖的旁边,感受着那从崖底吹上来的风所带的清凉,间或侧耳倾听下面的动静。

“再放一点绳子,对,往左,两丈距离,别甩,想轮死我啊,这个地方有块大石头,上面这是谁呀?就不能温柔点,换一个。”

“换了,还用动吗?小二哥,你找到什么好东西没有?”

崖上的人听到下面的喊声,把一个调整着绳子的特种部队人员换掉,上来一个手上动作比较细腻的,这个队伍的队长探出去半个身子,用看很远望向下面,高声地喊道。

店霄此时身上绑着绳子,后面背着一个简仪的背篓,一手拿着小镐头,一手摸着崖壁,在那里不停地采摘着石头缝隙中长着的植物,按照那个猎人兼采药人的说法,这上面的药比别处好,店霄只认识由拳山上见过的,其他无从判断,只好都采下来,到时候再细分。

又是一棵奇形怪状的草被连根刨出,滚落的泥石砸在下面的崖壁上又带下去不少的松软石头,‘哗啦啦’响成一片,这一块地方算是弄干净了,用脚在石头上一蹬,身子借力向旁边悠去,再次对上面喊道:

“再往左两丈,快些,我要扶不住了。大家不要急,这里的风多么凉爽啊,吹一吹吧,等我找到千年人参、万年雪蝮的时候就上去,给你们吃了提升功力。这么险个的地方总应该有点什么吧?最适合藏些秘籍或灵丹妙药。”

上面的人把绳子再次向左移动,对于店霄后面越说声音越小的话都没有听清,一个个耐着性子陪他在这里玩,整个斩龙崖照这么找下去,没个十天半月地是别想离开。

店霄一脸悠然地把身后的背篓给装满,使劲压了压发现真的放不下了,这才在不知道多深的地方对着上面大喊把他拉上去,那磨在石头上有些断股的绳子质量确实不错。估计按现在地情况还能坚持两天。

“小二哥,你找来这么多的草药都是给我们用的吗?我们这两天已经采了一些,估计够用了。”

见店霄上来,队长一颗提着的心终于是回归原位,打量着那满满一背篓的各种花草,不解地问道。

“当然不是了。有些我都没见过,哪能用在你们身上?我是准备回去卖个大价钱,听说这个地方的都是如此,还有这种草。我都打听清楚了,吃上一片,嘴中麻麻的,上瘾呢,脑袋也晕忽忽的。回去卖给有钱人,哦,现在天已经晚了。向前赶赶,找个宽敞地地方露营吧。”

把整个背篓中的东西翻出来,交给队伍中的其他人,一人帮着带上些,店霄落得轻松,边打头走着边对队长说道。

队长抬头看了看天,确实是如此,从上午一直到现在,大家都在斩龙崖这里吹风,现在都快黑天了,紧走两步追上店霄问道:

“小二哥,我们是不是应该加快些速度?到那边好下手,以免夜长梦多。”

“不急,我们慢些走,熟悉熟悉这边的地形和环境,找找看有什么能用的东西,这大好的时光不能都用在赶路上,实话跟你说吧,我琢磨出来了,那边地人应该快没粮了,我这次跟着的队伍其实就是给那边送一些肉食和粮食,他们的伙食是越来越差,只要那二十个人把路给阻住了,他们就只能想别的办法来保证体力。”

店霄从怀中拿出一卷纸来,展开看着,那上面是一些简易地图,不时对比一下脚下的各种花草,见到有同样的就拔出来扔到后面的背篓中,看上去是一个相当敬业的采药人。

队长亦步亦趋跟在后面,仔细看着店霄拔地草,有漏下的他也帮着弄出来,挥手扔进店霄的背篓中,其他人则调整着呼吸和步伐,节省着体力养精神。

“小二哥,那些人是在山坳里面,周围地山上应该有野物,他们不会猎取吗?能在那边呆如此多的日子,一定是有河通过的,河里还有鱼,主食差也也没关系,若是我们这些人,那可是什么都能吃的,常见的虫子等都能裹腹,不会缺那个‘营养’。”

队长打开身上的铁壶,灌上口水对着依旧聚精会神找东西的店霄说着,光线渐暗中,不少的飞虫开始活跃起来,两只手来回撮弄着几样可以驱虫的草叶,把那汁水向**在外的皮肤上抹。

店霄也发现蚊虫多了,同样弄了些草叶子揉碎了在身上蹭,用手指着前面的一个稍微宽敞,树木较稀的地方,说道:

“到那里休息吧,今天就赶这些路,安排人到周围看看有没有什么动物能抓的,弄回来几只烤着吃,这才是真正的野味,那边的人不用担心,让他们抓去吧,抓的越多越好,范围大了,人手就要扩散,我们也就好有动作,到时候他们抓的东西算是卖给他们的,一定不能让他们白吃。”

“那,我们不快些回去,大小姐在客栈不会有危险?早知道留些兄弟在那边好了。”

队长说着话侧上前一步,抖手甩出去一根签子,正好把盘踞在旁边树上的一条四尺来长的蛇头给钉在那里,旁边马上有人过去收拾,看来这条蛇是今天

个猎物。

店霄好似未觉一般看都不看那蛇,继续向着刚才选中的地方走去:

“不怕,紫萱能忙过来的,平时都是有我在,她才变成什么事情都不上心,那边的护卫也不差。交给她带着,我那个便宜大哥讨不了好去,好了,散开吧,把周围看看。没什么事情就在这边呆到明天早上。”

身后跟着的特种部队人员听到这话,眨眼间就离去不少人,剩下的开始在前面地地上仔细观察,不放过一个蚂蚁窝和鼠洞。

有间客栈傍晚的时候是最热闹的,人来人往,大厅之中不停走动的好奇之人相互攀谈着体验这种另类的感受。

原本只是用来交换买卖货物地两个集市,现在已经有聪明的人摆开了小吃的摊子,在那里用便宜的价格卖一些客栈不提供的吃食。一些手艺不错的烧烤之人,只带着几样简单的工具,其余的全在集市中买,鲜活地鸡买来杀掉,在后面的河水洗净,做成各种形状开始烤的时候分外吸引人。

除了灯笼、篝火。天上还有一轮圆圆的明月,把四周的星星那闪烁的光芒都压了下去,幽冷地照在大地上,衬托远处黑漆漆地山。显得是那样的惨白。

晚风驰过,呼啸着在空旷的荒地上横扫,经过密林的时候‘呜呜’出声,客栈地那些幌子与旗幡也是跟着‘咧咧’做响。

闹鬼的跨院中最近几日悲惨的幽泣声渐大,间或还有其听不清的话语搀杂在其中。一阵强比一阵的,更加动人心弦。

经常在客栈中住宿地人会发现最近伙计一个个脸上的笑容不是那么亲切了,好象无奈做出来样子一般。眉宇间也是带上一种忧虑,那个经常到大厅中躲在一边听别人讲故事的女掌柜也没了身影,偶尔会听到后院中传来叱呵、叫骂之声。

整个客栈给人地感觉就是充满了压抑,再也没了前些日子那轻松的样子,大概知道些什么的人都会叹息一声,却不愿意多嘴,以前那过来看鬼的大户人家的女子经常弹奏出的曲子,现在也不再出现,看那样子或许是要离开。

过了集中吃饭的时间,大厅中不少人开始点上一些就酒的东西,听着那外面集市中此起彼伏地叫卖,偶尔动心了会沿着搭在两边的棚子,走到那边看上一看,觉得确实好了,便买点回来。

魏秉辰现在坐在正西的一个窗户下面,手中端着一碗茶水,慢慢地润喉咙,不时在桌子上的盘子里拣起样干果,细细品尝下,面色轻松,坐在他对面的一个身材魁梧的人到不如他这般模样,手上是酒,面前是一片片薄薄的牛肉,捏起一片在旁边碟子中沾沾蒜酱,一口塞进嘴里。

月亮西移,这个壮汉终于是耐不住兴致,尽量压低声音对着魏秉辰问道:

“军师,那个小娘子真的能过来,我只看过一次,不知道现在是否又变得漂亮了?都说女人发愁的时候最美,今天我可要好好观赏一番。”

“恩,三当家的放心,她一定回来的,我已与她说好,今天听那边的消息,她为了牛风也会过来,这几日一直未见到她,想是过并不好吧,到时三当家的你可要注意些话语,莫要心思过急,引起她的不快,这种事情要慢慢来才有味道。”

魏秉辰喝掉口中的茶水,说着话见三当家的在那里吃得香,也探出手去直接

抓上一片,慢慢放进嘴中咀嚼,赞叹道:

“这边的厨子也不知道是从哪找来的,先前根本没有这般好吃,现在味道我总觉得比一些外面阔气的酒楼还强上不少,到时候能弄来就好了。”

三当家的让魏秉辰这一说,那双焦急的眼睛开始四下里看去,见还没有女掌柜的身影,心不在焉地说道:

“是呀,这边的厨子好,以后要让他们天天给做,军师,那边的钱真的筹够了?绑了牛风去的人有没有消息?可别太早就放回来,这女人啊,没了主心骨才容易屈服,我就是想看到那个女掌柜的慢慢委身于我,哦,是我们,到时候可由不得她,嘿嘿!”

“三当家的放心,那边还没有筹够钱,到是放出风声了,现在我也不指望那个牛风,他不回来才好,这边快要动手了,没有那么多时间与他们玩,等把这女掌柜的及几个能说得上话的人骗到山上,那此处的一切还不是我们说了算?三当家的一会儿要跟着我的话走,千万别漏了嘴。”

魏秉辰把那边的事情讲出来,对三当家的有些不放心,又强调了一次,便不在言语,想着一会儿该如何去说。

三当家使劲点着头:“晓得,晓得,大不了我不出声,我就是看,山上的兄弟可是把药都准备好了,我要看着这个女掌柜的在我面前一件一件脱光衣服,奈不住后求我与她欢好,到时我就叫几个兄弟进来先在旁边看,然后轮着玩弄一番,让她彻底认命.还要……。”

三当家正在那幻想地说着,就被对面的魏秉辰一个眼神给制止住,顺着他的目光,扭头想后看去,有着二十多步远的地方,姗姗走来一女子,正是那个女掌柜的。

此时的她早就没了以前那欢快的样子,头发有些凌乱,脸上也是黯淡无光,一双红彤彤的眼睛没有一丝神采,泫然欲泣的模样,让人心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