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71章 女掌柜的要出行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七十一章 女掌柜的要出行

走两步来到魏秉辰这里,大小姐一脸期盼地问道:

“大哥,可是有牛风的消息了?那边愿意放人吗?这都不少的日子了,他们不会,不会把人都害了吧?那我可怎么办啊!”

只这一句话说完,大小姐就掩面哭了起来,肩膀一耸一耸的,听那声音好不凄惨,那稍微知道些什么事情,又正好路过的人见了这个样子,只能无奈地叹息着远离这里,一时心情也被带得不好受。

三当家的睁大着两只圆圆的眼睛,一点难过的样子都没有,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大小姐的身材,越看越是动心,连着咽了几口唾沫,不由伸出手要去碰碰,嘴张开也要说话,却被魏秉辰在桌子下面狠踢了一脚,这才不高兴地把所有想法都打消了,端起桌子上满满的一碗酒直接灌下去,几片牛肉一起扔到嘴中使劲嚼着发泄心中的不满。

魏秉辰等大小姐哭过了一阵,这才劝道:

“弟妹不用急,那边的银两早已准备妥当,就等着绑了人的那些强盗过来取,他们也是求财,不会害命的,弟妹放心,此事因大哥所起,大哥就一定会把牛风兄弟给救回来,也绝对不会轻饶了那些人。”

“对,对,不会轻饶了,到时候我带上人马杀他们个片甲不留、血流成河,哦,还要带回来那个头头,把他绑在你面前,一刀一刀剐了他,把心也要掏出来,你可不要再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三当家的在那里听得兴起,脑袋被酒一冲嘴上就没了把门的,一只手攥成拳头使劲地捶打着自己的胸口。发出‘咚咚’的声音在那里极力保证着。

魏秉辰在桌子下又使劲踹了他几脚,没想到这酒下肚,一时让他把刚才商量好的事情都给忘了,不满地看了魏秉辰一眼说道:

“别拦着我,我说出来就一定做到。非要把那些歹人给收拾了不可,那个美人,哦,是叫牡丹,你可不要再哭了,乖哦,牛风回不来也不怕,有哥哥在。”

“住口。你说地是什么?喝了点酒就如此模样,也不怕让人笑话,早知如此就不带你出来了。”

魏秉辰看到三当家这个样子,心中暗恨,又在下面踹上两脚,嘴上教训完。转头对着被吓得倒退了两步,一脸恐惧模样的大小姐说道:

“弟妹莫怕,这就是一个混人,整日里想着打打杀杀。再就是喝酒,喝上几碗便满口胡话,如此模样还就怕女人,尤其是见不得女人哭,方才你这一哭他就有些受不住。手下功夫还真不错,到时候等牛风兄弟回来,弟妹不解气的话。就让他带着人去给报仇。”

大小姐又小心地看了看三当家的,往魏秉辰这边靠了靠,轻轻点着头,不停抽泣着,一双手不知道放在哪里合适,紧紧攥住衣襟,大大的眼睛中却没有神采,对魏秉辰懦懦地说道:

“大哥,牛风可千万不能有事儿啊,不然我也就不活了,这事儿却不能都怨大哥,也是他命不好,只盼着能逢凶化吉,回到这边就好,我马上就与他回牛家村,这客栈给别人经营吧,还是那边安稳,这赚地钱再多,也没有人重要,大哥,你给个准信,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三当家的见吓跑了人,又被刚刚吹来的晚风一扫,登时就想起刚才与魏秉辰商量好了的,现在又被魏秉辰用脚抵着小腿,再不敢接言,紧怕把美人给吓跑了。

魏秉辰跟着也是一脸愁苦的模样,想了想说道:

“弟妹不用急,那边路远了些,现在说不定就已经得了钱说放人的事情呢,明日里再没消息,大哥就亲自去看一下,现在也顾不得其他的了,牛风兄弟近日来帮我不少大忙,亲同手足,弟妹尽可放心,一定把牛风完好地带到你面前来。”

“那,那,我如此就多谢大哥了,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一定弄好了,只要牛风回来,大哥你就是我们地恩人,大哥人这么好,我要帮着找个同样好的嫂子才行。”

大小姐现在终于是止住了哭声,抽泣还在继续,说着话想用水压一压,在桌子上倒了半碗茶,刚喝进嘴中就呛得使劲咳嗽起来,马上就有伙计过来探问,又被心情不好的大小姐给喝骂走。

魏秉辰在大小姐说起嫂子的时候,心中又出现了那个让人恨不能紧紧搂在怀中,好好怜爱一番的身影,想到有人说那些人要离开,当下不由得焦急起来,直接问大小姐:

“弟妹,你如此这般可不行啊,等牛风兄弟一回来,见你消瘦得没了模样,还不难过死,这事情交给大哥,你不要多想,平日里做些开心的事儿,对了,那来这边地几个大户人家的女子不是一直和你一起吗?何不多与她们多唱唱曲子,到时牛风兄弟回来也唱给他听,一定能让他高兴。”

“哎~!这几日来我心中一直惦记着牛事情,连带着她们也都不高兴起来,若不是见我一个人有些孤单,她们就已经回去了,听说他们家中来人催过,在这边也呆不上几日。”

“什么?要走了?这边的鬼她们看完了吗?听说那对面的第一间客栈也有鬼地,不如与她们说说,让她们去那边看看,还能多留些日子陪陪弟妹你,不然我一个男人的总有不方便的时候,还是女子在一起好,实在不行就与她们说,那些住宿的钱我出了,为了牛风兄弟,这点事情我还是能办的。”

魏秉辰着

越想越担心,这还没有机会和那个女子认识人家就走里还能见面?连个住地地方和借口都找不到,这回准备主动些去接触。

“哦,大哥说的也对,那天大哥可是看到过那几个人,有一位姐姐还向我打听大哥了呢。说大哥那么晚还有事情,一定是个忙人,不知道家中的妻、子会不会受冷落。”

大小姐突然眼前一亮,想起了些事情,话题一转时便不再那么悲伤。对着魏秉辰说道。

“啊?还有这事儿?哦~!是了,我那=::想,哎~!真是冤枉啊,不知道是哪个姑娘女人喜欢,不知道弟妹是如何说地?”

魏秉辰兴奋地出了一声,随后反应过来。强压下心中的激动,语气尽量放缓,自然地问道,那不住颤抖地腿却出卖了他,让他对面的三当家好奇不已。

大小姐做回忆状,在那里不停地想着。直到魏秉辰有些忍受不住要再次问的时候才说道:

“那天问话的女子是坐在牛风另一边的,就是被火烤得脸热发红地那个,我当时没记得大哥是孤身一人,就说大哥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平时家中应该还好,哦,有一天她们在大厅中转的时候又看到大哥你了,见你一个人在那里喝酒,又我问了些事情。”

“那弟妹是如何答的?可是与她们说我还未成家?哦。我是想知道自己在姑娘心中有多少分量罢了,以后给你找嫂子的时候好知道自己如何,别处处碰壁就好。”

魏秉辰再次激动地问道。觉得问的东西有些唐突,后面还解释了两句,大小姐好象没注意这点事情,直接回着:

“没说成家的事情,她们也没问啊,就说大哥为什么一个人在那喝酒,看样子也不是喝闷酒,我就与她们说大哥是做大事情的人,别看在那喝酒,说不定筹划着什么呢,一定不是普通人能做地,可不象我家牛风,整日里无所事事,哎~!也不知道牛风什么都不做只陪着我。”

魏秉辰仔细地听着,大小姐说说居然又想起了牛风,眼圈一红,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魏秉辰见此模样,心中郁闷不已,知道不适合再问了,劝道:

“弟妹千万不要多想,这个事情就交给我,弟妹赶快回去歇息,哭坏了身体牛风兄弟回来会心疼的,去吧,去吧。”

大小姐呜咽着应了几声,耸动着肩膀,在三当家那色色的眼神中,默默转身离去,魏秉辰心里也不好受,刚才大小姐那几句话,把他给勾得直痒痒,思绪早飞到了那院子中的女子身上。

鸡叫声中,昨天晚上忙碌到很晚,趴在桌子上小睡一会儿并随时等待招呼的伙计们睁开了眼睛,开始收拾着客人走后留下的碗碟筷子等,因晚上过了后半夜人少,不要求马上就弄干净,才给了伙计们一个休息地短暂时候,除非有人叫。

魏秉辰和三当家的还在那里,已经把两个椅子并在一起,半靠半倚着,期间不时有人过来到这边,小声地与魏秉辰说上几句话,又匆匆离去。

三当家是平时在山上就是如此,不是练武,就是一喝到天亮,经常会找几个女子陪着一起玩耍一番,过着不错的酒色生活。

魏秉辰是要安排事情,那边已经传来了事情不妙的消息,派出去打听远山县衙役从哪得来那信地人应该快要回来了,心中还想着那个女子,两个人便都没有去睡。

等待太阳出来的空挡,两个人的酒也停了停,一阵响动声传到这边,魏秉辰借着灯笼的光向外面一扫,登时就吃惊地站了起来,三当家见他如此模样也跟着起身回头看。

“这是哪的车?应该是那些大户人家女子地吧?她们这么早难道是要离开?”

魏秉辰嘴上嘟囓着,心中是一阵阵地失落,眼睛死死地盯着,终于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牡丹,这下可找到理由了,直接冲到外面,揉揉眼睛关心地问道:

“弟妹这是要做什么?天还没亮呢?你一个女子家的有什么事情说与大哥听,让大哥来办。”

说着话他眼睛隐蔽地四下中寻摸,终于,那个对他来说好象永远都忘不了地身影出现了,连忙正正衣服,声音更大地对大小姐说道:

“弟妹,你有事情就让大哥我来就好,此处的生意你还要打理,大哥我一个人无牵无挂的多劳累些没什么,除非是等以后给你娶了大嫂,才会多在家中陪着。”

“大哥还没有睡啊,我,我,我要去找牛风,这个是柳姐姐,她帮着我又凑了些钱,我找到那些人和他们商量多给些,他们就会放了牛风的。”

大小姐身上穿的少,被风一吹有些冷地两个胳膊互相抱着,泫然欲泣地说道,提柳姐姐时眼睛就看向柳碧旋。

魏秉辰一看正是他心中的人,却又装做不在乎,劝道:

“弟妹你一个人就要去?那可不行,万一出了事情我如何与牛风兄弟交代,还是让大哥来办吧,啊?”

“不怕的,大哥,我一定要找到牛风,大哥若是要帮,就帮着管管客栈的伙计,这次不是我一个人去,还有柳姐姐跟着,她们的护卫也带出些,那些人很厉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