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72章 居然跑了这么远

第七十二章 居然跑了这么远

十个绿野仙踪的护卫守在一辆颇为豪华的马车旁边,一辆专门拉着东西的货车,几盏灯笼挑起来把前面的路照出几丈远还算清晰的范围,大小姐与柳碧旋相携着一前一后进到车厢中,‘啪啪’两声鞭子甩过,车轱辘转动着驶向前方。

一阵风吹来,还在那傻站着的魏秉辰打了个哆嗦,嘴上呢喃两声不知道在说什么,愣愣地看着行远了的车上那渐渐变小的灯光。

“军师,那个跟在女掌柜身边的女子是何人?长的也是那么美,要是能给弄到手就好了,两个人并排地摆在**,想用哪个就用哪个,还可以……。”

“三当家的,那女子不是我们现在能动的,况且她与我还有那么一点点缘分,可惜,这次居然走了,此处还离不开我,再相见就不知何日了。”

魏秉辰对于心目中的女子被三当家的惦记非常不满,未等三当家说完,就已经表达除了自己的意思,转回身看看依旧灯光招展的客栈,幽幽说道:

“这个地方看来好办了,没想到一个女子居然有如此魄力,连赚钱的重地都不要便去寻夫,不知道哪个女子能为我如此?三当家的,看来我们后面的筹划呀变一下才行。”

“哦,变吧,军师说的算,原来军师喜欢那个女子,不错,有眼光,那我就让给军师,只是那女掌柜的也不在了此处,我这心中也空落落的,军师你说他们那二十来个人,万一真遇到对方,那些人还不讲理,他们能打得过吗?这事儿悬呢。”

三当家的一听就明白魏秉辰的想法。大方地让出了一位女子,对于那惦记的女掌柜到是忧心不已。

魏秉辰慢慢相回度着步,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努力地思考着,东边地天还是那么黑。没有一丝丝太阳要出来的样子,直到从新坐回椅子上,伙计过来问那酒还用不用热的时候,方才点点头把伙计支走,象是自语地说道:

“最近怎么就这么乱呢,一些事情想的都不错,开始做的时候也顺利,可一到了最后就出岔子。难道真是在这个地方杀人杀多了,那些个鬼魂闹地?现在女掌柜的又出去了,这边只靠着一个雇来的管事,遇到事情根本就不行,三当家的,你觉得以后应该怎么做?”

三当家的碗中还有半下酒。也不管凉热就喝,吃上一口红彤彤的蹄筋,过瘾地嚼着,听到魏秉辰问他。想都不想就摇起头来,好不容易把那蹄筋咽到肚子,拿起一根牙签剔着因吃得急而塞到的牙回道:

“军师,这种事情你别问我,我只要一想头就疼。你说要打谁,我抄起家伙就去,其他的时候就喝酒吃肉。再有个漂亮地美人陪陪更好,我觉得没有人在这边主事更好,那个女掌柜的不是让你帮着管管么?那就把兄弟们都叫下来,到这边好好吃喝些日子,不然就把厨子弄上山,有福大家一起享。”

“好主意,三当家的真是高见,我这就命人去多叫些兄弟下来,到这边守着,三当家的你愿意动手也好,你就带上些好手,跟在那女掌柜的后面,若是被发现了就说来保护她们的,到了远水县也好看看情况,如何动手三当家自己斟酌便是。”

魏秉辰被三当家一说,心中就想到了一系列地办法,对着角落处的一个半倚在那里的人一挥手,那个人马上凑到了近前,得到吩咐,顾不上天黑,绕过一个圈,向山上飞奔而去,伙计这时候也端着温好的酒过来,魏秉辰与三当家两个人都不再言语,默默地吃喝着,等待着日出。

初升地日头像一个鸡蛋黄直接在东山上跳了出来,天上的云也在这一刻变成了多姿多彩的模样,几缕轻烟在树林中直直飘起,沾着露水的草叶随地面的震动微微晃动着。

店霄和一众特种部队地成员围坐在几个火堆旁边,不时从架起来的锅里面舀上一勺子汤,就着昨夜烤过的各种野兽肉吃喝,算是一顿不错地早餐。

店霄半夜的时候补充过一点夜宵的原因,现在并不是太饿,快速地灌进肚子中两碗野菜汤,几口就嚼下去一块约有二斤的肉,在背篓里找到一根带着酸味的草,靠在一棵树上,榨着其中的汁液,不时把脸皱成一团,看来是酸到了。

“小二哥,那边的人应该是还没有准备好,我们如此一动就会逼着他们提前动手,海上的船队怕是到不了这么快,万一人手不够那可麻烦呢。”

队长一手托着碗,一手攥着只野鸡膀子,起身活动两下腿脚来到店霄身边有些担心地问道。

店霄看他吃的香,伸出手来在那膀子上撕下一块肉,扔到嘴中边嚼边说:

“原来我也是怕人手不够,可你们不是来了么,有你们在就差不多,他们准备不足是比我们还难受的,我们又不是用什么朝廷的身份,我们是土匪,是强盗,人数还少,他们若是不想直接暴露的话,就只能与我们周旋,等待后面的人手齐备才行。”

“小二哥说好那就好,只是不知道那个地方有多少人?原本还想提前把那个地方给占住,现在看来只能夺了,就怕他们经不起风吹草动,有一点事情就动手,此地的那些衙役们可指望不上。”

队长还是有些担忧,几口吃完东西,在那里开始慢慢品着野菜汤,店霄又掏出来根酸味的草,叼在嘴中,想了下说道:

“不要小瞧了当地的

真拼起来,几个打对方一个还是可以的,尤其是平地是大部队的正面决战,弱也弱不到哪里去,找到好的伏击地方,准备上东西,还能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这个不急,先去看看再说,不知道紫萱那边如何了?是不是稳住了山上的人。”

时间在两个人对未来各种形势判断中匆匆而过,队伍已经整备完毕,稍稍加快了些速度向那处山坳走着。中午的时候停都没停,只是边走边随便吃了点东西,一个个看上去都没有露出疲敝的样子,精神十足。

“小二哥,有情况,前面五百丈左右地另一个山头上面有两个穿着怪异的人,看走的方向大概会与我们遇上。”

找到了一个小水潭,众人正在给壶中装水的时候。负责到前面侦察的人匆匆跑回来,对在那里奋力捞小鱼,准备给大家晚上熬汤喝地店霄汇报。

“哦?有人啊?看清楚没有,是不是猎人?”

店霄兴致勃勃地和一条滑溜的小鱼较着劲,一听这个消息面露一丝惊讶问道。

“不是,猎人哪有拿着钢刀。穿着统一衣服的?看样子象越李朝那边的军士,一个身后背着长弓,另一个是弩,身上没有什么猎物。脸上的模样,看不真切。”

来人晃了两下手中的看很远,对店霄详细地描述着,店霄把鱼网随手交给旁边的一个人,让其帮着抓住那条鱼。自己则与侦察的人及队长向前走去。

来到刚才侦察人员呆地地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可不是么。正有两个穿着与这边不同的人在那里小心翼翼移动着,手上拿着刀,后背是弓弩,腰间挂着瘪瘪的两个水囊。

“看样子他们不如你们,那嘴唇都裂了,应该是渴的,难道不会找水喝?确实是那边的人,居然跑出来这么远?发现了人又能如何?我就不信了,他们能有全球定位通信系统,你们地看很远是谁发的?明显差一点么,回去一定要换,特种部队必须是最好的装备。”

店霄手上拿的看很远比起侦察兵地要好上一点,正好能看清那两个人的面部表情,焦急的眼睛和干裂的嘴唇,已经很好地说明了现在两个人的境况,嘴上说着两个人不懂地词,把自己的看很远给了侦察兵。

“这些看很远已经是很好了,这是琉璃,哦,是玻璃的,比不上水晶地,里面有别的东西和气泡,挑出来能用的不容易。”

负责侦察的这个接过店霄的看很远,马上露出高兴地笑容,在那里解释着,店霄撇撇嘴:

“气泡怕什么,这个我懂,使劲地搅拌,多费写工夫就好了,队长,你说这两个人过来干什么呢?听那个采药的人说,要走上十多天。”

“换成我,我也会派人出来到这么远的,一个是找到那个采药人的在哪,另一个是看看周围都有什么情况,万一旁边就有个村子,把消息传出去可麻烦了,这两个人应就是如此,看样子对方的领头人还真是胆大、心细,只是人差了些,不如我们特种部队,他们顶多也就是在树林中呆了十多天,便成了如此模样,我们平时就是在这样的林子中呆着,只有实在不行了才送回绿野仙踪。”

队长看到那两个人干渴的样子,自己拿起水壶,喝上一口慢慢分析,说到自己这边的人员时,脸上是一片的傲然。

“哦~!原来如此,看样子还比较辣手回来,好好问问,队长,记得要谦虚,我在山上生活了十四年,我说什么了吗?我还要照顾爷爷和文臣叔叔呢。”

店霄不再管这边的事情,起身准备继续去完成捉鱼大业,很无耻地吹嘘了一把。

一刻钟以后,那两个本就是没有多少力气的人被顺利地抓了过来,绑住了扔在水潭边,店霄也把最后一条能够看到的鱼捞起来,满意地拍拍手,来到两个人近前,好好打量了一番问道:

“渴吗?说出来你们是什么人,到这边要干什么,来了多少人,我就让你们喝个够,不然,那就只能看着我们喝了。”

店霄说着话把水壶拿起来,使劲喝上两口,还往两个人身前的地上倒了一些,看到两个人那渴望的目光,觉得事情好办多了。

‘#%#’那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马上对着店霄说起来,脸上的表情是越说越激动,看着店霄手上的壶,又看看那水潭,露出哀求的神色。

“语言不通?哎呀~!这可麻烦了,哪不是我炎华吧?恩,既然如此那就不管他们了,让其自生自灭吧。”

店霄用手拍拍脑门,露出遗憾的样子,把两个人身上的绳子又紧了紧,拿走他们的武器,一声招呼和特种部队的成员继续赶路。

两个被绑的人在店霄离去的时候,一脸的惊恐,用那种听不懂的话大声叫喊哀求着,身子使劲向那水潭扭动,可惜被固定住了,没有一点的效果。

直到天色暗下来,嘴唇已经往外渗血的两个人终于是不在徒劳扭动了,正这时,有脚步声传来,一个背着药篓采药的人出现在两个人眼前,听见两个人那不明白的话,做出害怕的样子转身就要离开,其中一个人连忙换了个语言喊道:“救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