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77章 追踪见闻好奇怪

第十一部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七十七章 追踪见闻好奇怪

堆的干树枝铺在下面,上面是店霄和特种部队成员草药,一共分成六堆,大家都把随身带着的那条手巾给弄湿捂在嘴上,店霄同样把脸蒙个严实,手上拿着火镰,与另五个人一同等待着风变向。

这一等就是一刻钟,好在下面的火不好烧,浓烟滚滚的饭还没有做好,风在这个时候终于是变了一个方向,店霄一个手势下去,六个人同时把那柴火堆给点燃,怕冒出的烟少,还往上面压了点青草。

汩汨的烟升起,随着风往山坳中飘去,负责在周围站哨的越李朝人已经被那烟熏得直流鼻涕眼泪,哪里还能看出来多的这点烟?店霄见火起,不敢多做停留,与大家一起向后退出相当远的一段距离,在那里开始换衣服等待机会。

草药两天前已经试过了,好使,被抓住的越李朝人,熏倒以后,好象还做上了美梦,死的时候脸上居然带着幸福地笑容。

“别吃太多了,一会儿活动起来肚子会疼的,那烟还在冒,看来还要等等才行。”

店霄手上拿着干粮,嚼两口喝上点水,看向远处那六堆依旧冒着烟的地方,对着特种部队的人说着谁都知道的事情。

队长也朝着那里看了看,挨到店霄旁边说道:

“小二哥,一会儿就全靠你了,我们这些人只懂得打打杀杀的,根本就不会排兵布阵,听说你可是师从店太师,想来对这方面是熟悉非常,你就站在一处没有危险的地方,我留下几个兄弟跟在你身边听从调令。若是看出了对方的哪一点薄弱,还望小二哥能及时调派啊。”

其他人一听纷纷在旁边附和,把店霄对排兵布阵的能耐给夸上了天,一个个都说回去有机会一定要学一学,争取能做个将军。

“别。我可不会这排兵布阵,爷爷教给我的是政治,是爱民如子这些东西,哦,还有琴棋书画什么的,有时间大家可以聚在一起讨教讨教,不过呢,我自学了点别地。那就是在与敌人群殴的时候,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哪个地方薄弱,所以嘛!一会儿大家跟着我往前冲,千万要跟住了,记得吗?”

店霄一听这些人想把自己给弄到外面安全的地方,然后派上几个保护自己。那哪成啊,说什么也不干,反而要冲在前面。

队长那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一脸严肃地说道:

“小二哥。这种事情没得商量,你要是有个好歹,我们也就不用回去了,出来的时候圣上是再三叮嘱,我们可是有家人地啊。”

“那。那这样吧,其实我还行,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等我们冲过去的时候,我跟在你们中间总可以吧?万一我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他们还有人没被熏倒,跑到我那边会把我害死的。”

店霄见如此不行,只好退而求其次,那些人一听是这么个道理,没有再多说什么,算是同意店霄这个办法。

继续等待一刻钟,那烟终于是没了,众人把店霄给围在中间向那边摸去,店霄一见这架势,连忙说道:

“别呀,这么过去,不是告诉别人我才是最重要的吗?把我的位置放到旁边一些,让他们看不出哪个是主要的人,这样才行,看看,我脸上的油彩掉了没有?这种东西可以起到一定地震慑作用。”

那些人听话地把店霄给让到了旁边一点,互相看看脸上用油彩画成地各种伪装道道,摇摇头,表示没有掉,这时前面的人已经爬到了山坡上,手拿看很远向那边望着。

突然间那观察的人顾不得禁声,直接喊道:“快冲,他们应该是发现烟里有毒,有一多半的人正在往别处跑,快追。”

其他人一听这话马上加快了速度,纷纷来到上面,往下一看真是那样,只有百十来个人被熏倒在那里,剩下的已经翻过了两个山头,正在快速移动着,那领头的人应该是个聪明人,发现被熏倒,马上就跑,连手下都不要了。

“先把那一百多个人给收拾了,随后再追,这山林中可不是领先那点路就可以地,一顿饭的工夫就能追上。”

队长权衡一番,当先向着被熏倒的人那里冲下去,其他人紧随其后,店霄边跑边说:

“看样子他们也是知道这种草药的,不然不可能一有人被放倒就能反应过来,等追地时候要小心一些,别被他们给算计了。”

其他人也明白这个情况,纷纷点头,三棱刺已经被捞捞攥在手中,那些个连反抗都不能的人,绝对是逃脱不了了,特种部队也终于踏上了扬名之路。

鸟雀声声,来回飞着找食吃,先前还是艳阳一片的天现在已经聚集起了滚滚乌云,黑压压地连成一片,从天的一端飘来,一队队的蚂蚁也不管是不是会有车辆路过,就那么站成排横着穿过三尺宽,周围长着矮草地土路。

辘滚过,那点子不好的蚂蚁只能哎叹一声命短,还在地上找着吃食的鸟连忙扇动翅膀飞起来,落在远处一棵树上,警惕地看着这个被护卫住地车队。

那一匹匹的马是那么的高大,那骑在马上的人是那么的狼狈,那狼狈的人拿着的刀是那么的耀眼。

“加把劲了,翻上这个缓破,就是一条平路,到时候找个宽敞的地方歇一歇,其他人打起精神来,别让人再给偷袭了。”

车队中一个明显被众人保护起来的人

在马上,对那些跟在车子旁边帮着推动的人鼓着劲,护卫提醒。

那些护卫没有说话,稍稍分散开来,一个个警惕地看着路两边的树林,前面还有来回探路的,经这个人一喊,车队的速度快上一些。不到半刻钟,最前面的车子就被马拉人推地弄到了平缓的地方。

“头儿,快些走吧,还有半天的路,到了那里我们就安稳了。这一路上可是损失掉不少的粮食,还死去三十多个兄弟。”

队伍中一个左臂被包扎起来还渗着血的人看到前面是一条平路,怕休息时间过长再遇到不好地事情,与一个身穿硬皮甲,顶着头盔的人说道。

“怎么?怕了?别看只有半天的路,要是快走的话,我们损失更大,那些个藏头缩尾的人就等着我们疲惫不堪的时候呢。我宁可放慢些速度,让兄弟们把力气都养足了与他们拼命,也不会像丧家犬一样的逃跑让他们在后面追杀。”

当头头的挥舞了两下手上地大刀,瞪了这个受伤的人一眼,有所算计地说道,扭过头见最后一辆车也来到破上。下令道:

“护卫分成两拨,一拨分到路两边看住林子中的东西,另一拨帮着拉车的人埋锅造饭。”

众人在他的一声令下开始忙碌起来,警戒的警戒。做饭地做饭,哪辆车看着不行的话也有人去修,片刻后,饭终于是好了,帮着做饭的护卫人员当先快速地吃起来。只一会工夫就已吃饱,活动活动身子,拿上武器换警戒的人去吃。

一直到整个队伍都吃饱了。也没见到有人过来偷袭,大家终于是松过一口气,一个平躺在地上休息地护卫,嘴上叼着根草棍剔牙,指着来时路上大概有三里多路的方向说道:

“头儿,能不能把那些人给叫我们一起,不是答应一起去赎那个牛风么?让他们帮帮忙,到时候少让他们出点钱,也比他们只看着我们被偷袭强吧?”

“你懂什么?我们做的事情能让他们知道吗?四十多个人跟着吧,到了那边就让那些人把他们都杀掉,现在让他们过来万一他们看出什么东西,我们是动手还是不动手?动了手拼下来就再也挡不住偷袭的人,不动手的话他们跑回去报信,岂不是全完了,都起来吧,越躺着越累。”

这个当头头给身边那些也是想要把人给招起来地手下分析过后,翻身上马,带着一堆人开始匆匆前进,这回居然出奇的平静,没有遭到任何伏击,在天黑之前就来到山坳外,沿着一条将将可以通过车的路进到里面。

正准备交接后好返去地众人突然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到了,一百多具尸体就那么零散地摆在地上,熄灭了的火堆和那打翻的器皿都在告诉众人,这里曾经有过一场战斗,已经不再隐秘。

“头儿,我们怎么办?他们都死了,那些人哪去了?这些粮食是留在这里还是再运回去?杀不杀那些人?”

一个护卫闻着被风吹过来的血腥味,急促喘息几下方才好受些,对着头头问道。

当头的走上前几步,把这个地方大概看了看,语气平淡地说道:

“留不留都无所谓,那跟过来的人一定会看到这边的模样,收拾也来不及了,杀不杀都没有用,杀他们我们就会死,这地方既然已经暴露,那我们要做的就是活下去,其他的都不管了,大家准备干粮吧。”

清晨,天上依旧下着淋淋的小雨,密林之中二百多个浑身湿透的人,低个头使劲向前走着,一个个嘴上叼着干硬的饽饽,不敢做任何的停留,仔细看的话会发现,这些人的眼睛中都带着一丝惊恐。

一个人好象是实在走不动了,‘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身边路过的人只是顺手拉了他一把,已经脱力的他却再也站不起来,那个拉他的人果断地松开了手,迈着沉重的脚步跟着队伍离开这里,其他人也是如此动作。

半个时辰后,这一队人走过的地方又迎来了另一队人,一个个衣服同样湿透,沿着前面人踩的地方速度不快不慢地跟随,一只手上拿着单刃锯齿刀,一只手上握着一个冒着热气的扁桶,不时喝上一口,在经过前面掉队的人时候就会顺手补上一刀。

“哎呀~!这里面放的是哪的辣椒?可来以后需要让特种部队的人自己按照口味来弄,不能这么辣,万一有受不了的可怎么办?这肉还不错。”

店霄喝上一口扁桶里的东西,张嘴使劲哈着气,又喝一口,开始抱怨。

“小二哥不用在这事上操心,没有受不了的,凡是受不了的都已经淘汰了,恩,按现在的样子,到晌午能追上,用不上两天,他们就完了,这吃热的东西和吃凉的东西岂能一个样子,这也是他们太差,在京城训练的时候,做分组对抗,哪里有时间考虑凉热?”

队长一直守在店霄旁边,跟他说过话,美滋滋地喝上一口扁桶中的辣子土豆牛肉粥,享受般地咽下去,露出舒服的模样。

一行人不时遇到掉队的,追到中午的时候终于是能在看很远中看到那些人的身影了,众人正准备冲过去先来一轮弩箭时,却发现那些人好象遇到了什么恐惧的事情,飞快的横向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