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78章 不知玉佩何所在

第十一部 第十一部 山清水秀白云悠 第七十八章 不知玉佩何所在

疯了,疯了,这些人彻底的疯了,队长大哥,你说…是又在布阵啊,明明都没有多少力气了,怎么又突然动作迅速起来?”

店霄发现事情有很大的不对之处,老老实实地趴在那里,手上举个看很远向那边张望,那些被他们追的有如丧家之犬的人现在变成灵猴一般,闪转腾挪,麻利二字都不足以形容。

“不像布阵,应该是遇到什么更让他们害怕的事情吧,难道说遇到老虎了?不然他们不能如此疯狂逃窜。”

队长还没有达到某种什么都知道的境界,仔细看看对面的那山头,因距离远,什么也没发现,给身后的人打个手势,决定宁肯暂时放弃目标,也绝对不能轻举妄动。

店霄对这个老虎的事情给予了一定的认可:

“恩,有道理,老虎,他们二百多人遇到了虎群,头虎仰天一声吼,群虎成半包围阵形就掩杀了过来,相互配合默契,这才让那些人害怕。”

“小二哥,你说的这个好象是狼吧?虎哪有这样的?”

队长仔细想了下,纠正般说道。

“你也知道啊?那你还说老虎?一两个老虎他们能吓成这样,那得长多大的个头?”

“呃……!”

“小二哥你快看,那边有动静,好象是人。”

拿着店霄那个最好的看很远的侦察兵终于发现了情况,不顾身子下面的草棍、荆棘,麻利的连爬带滚来到店霄身边,把看很远递过去。

“哇~!哇!难道除了我炎华别的国家~好浓重的古典气息,这功夫都练到最高境界了吧?一草一木都是武器。”

店霄看着被拉到近前的远景。在那里惊讶地说着,其他人也渐渐看到了那边地情况,前面横向移动的人刚刚跑出去不到半个山坡,刚才他们面前的地方就冲出来一群人。

身长穿着兽皮和粗布搭配起来做的衣服,脸上是比特种部队涂抹的油彩还逼真和恐怖地图案。不知道是不是纹上去的,有的穿草鞋,有的光脚,手上拿着参差不齐的武器,唯一统一一点的就是那五、六尺上的绣矛,脖子上还挂着一截长短不一的竹节。

刚一露面对着那些还在拼命移动地人就是一阵的竹矛雨,那准头和力度让店霄看得心动不已,在那嘀咕着‘这要是招来几个。回头和炎华的人比赛标枪,准头和距离两项都能拿第一。’

眼看着那些人一个接一个被他们给收拾掉,特种部队的人也深刻感受到了那些带有强烈土特产气息之人的强悍,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店霄见那边杀得畅快突然觉得有些不妙,与身边的队长交换了一个眼神,由队长喊道:“快撤。此地不宜久留,别回头,往北去,别掉队。后面不用掩护。”

整个队伍在他地命令之下飞快地向北移动,正好与那些人横着向南的方向相反,一个个动作简练,十几息就跑出去不近的距离。

在他们将将跑到另一个山上的时候,回过头来观看。那些越李朝地果然绕了一个弧,把后面那些人引出来不少后,向着刚才他们走过的路跑去。对于后面追杀和死去的兄弟根本就是不管不顾。

“阴险,太***阴险了,自己活不下去,还想把我们也给搭上,现在可怎么办呢?谁知道那些连冶铁技术都没有掌握的人是哪出来地?”

店霄掏出来背包中一小罐烈酒,喝上那么一口,倚在一块石头边,望着那边奇准的竹矛和彪悍的身影,与身边地人征求意见,见众人同样不清楚对方的身份,遗憾地说道:

“早知道这样就找个本地的向导,光顾着追了,到了哪里有什么人却一点不清楚,都仔细听听,看看能不能随风飘过来一两句人话,只要能交流上就好办,不知道他们缺不缺盐?他们的头儿要不要奢侈品?我手上还有一个紫萱硬给套上的玻璃戒指呢。”

队长没有这么多的想法,叫过来两个手下,吩咐上几句后两个人轻装离开,向着前边最开始那些人冲出来的地方摸去,其他人则在这个时候分出来一部分警戒,别的马上进行休息。

刚才离开的山上,不时传来一声惨叫,还有各种兴奋地吆喝,看样子越李朝的人处境越来越不好了,队长感叹一句那个头领还不错后便靠在店霄倚着的石头上,闭着眼睛调整呼吸。

店霄又灌下一口酒,感受着天上仍旧没有停下的细雨,心中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烦躁,粘粘的衣服沾满泥土紧紧地贴在身上,阴冷、潮湿下,身体的热量急剧地流失着,从另一个背包的口袋里摸出来一小管儿牛油和白糖搀杂在一起的膏状物,忍住恶心吞进去一截,抱怨道:

“这就是好日子过多了的下场,现在吃这东西都有些咽不进去,抽空真要去特种部队训练的地方呆一呆,多亏平时还干点小二的活计,做做操什么的,不然体形就保持不住了。”

“小二哥说笑了,我到现在也没见过哪个身价有你这样的人还能吃如此的苦,好象也没有哪个商人的身价能比上你,你是真正的文武双全啊,等回去我就跟他们说,这些日子小二哥一直和我们在一起了,羡慕死他们。”

队长也拿出酒来暖身子,扭头看着店霄佩服地说道,其他那些人也是同样的表情。

店霄直起身做出一副高傲的样子

看了看,马上又哆嗦了一下堆回去:

“我们的目的现在就是活着回去,当然,能弄明白那些人的底细更好,实在不行就找到周围的人家问,这雨怎么还不停呢,我决定了。以后要做出来简便又实用的防雨东西,给特种部队用上,不然哪个被淋病了倒下去,可是天大的损失啊,恩。听说有一种叫纳米的玩意,防火、防水、又防尘。”

约有半个时辰,雨又大了些,那两个派出去探察消息地人终于是平安地转回来。

“那边有人说话,和我们说的差不多,我们看到有一些人身上的衣服布料还不错,并不没有如刚才看到的那般,是七个山寨连在一起的地方。里面还有种着粮食地土地,各种牲畜也不缺,铁制的东西……。”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着,看样子到了那边是分开来行动又汇合到一起的。

“哦,明白了,就是一群生活在这边的原驻民。或许也是从哪个地方搬迁过来的,那此地就应该是属于三不管,能说话就好,撤了。赶快在附近找找,看看有没有人家,回头再想办法与他们接触,这个位置很重要的。”

店霄盘算一会儿说着起身带着众人继续向北,顶着雨还要看着周围的地方有没有哪处冒出炊烟。以期找到个与那边人不同的住户。

与这边群山中阴雨绵绵不同,从有间客栈通往远水县地这一条路上是艳阳高照,天蓝的像一整块的蓝翡翠。悠悠飘动的几朵浮云好比那翡翠上的白瑕,路两边的草随着微风‘沙沙’响动。

魏秉辰忧心憧憧地坐在车上让人加快速度赶往河边,客栈那边传过来地消息他已经知道,却没有什么好办法可想,只能告诉来人速速到山上找个管事的下来,并追到远山县衙门送上份重礼。

“军师,要不要我赶回去看看?我总怕那边出什么大事情,现在这个进行的速度要明日才能到,要不先放慢些速度,我回去多叫来些兄弟,正好离开客栈躲一躲。”

金风见魏秉辰脸色不好,骑马凑过来商量道。

“不必了,那山上想是现在已经下来人,这一次他们衙役出动了足有二百个,似乎是知道客栈的情形,可不能把人手都派到这边,山上现在剩下地人也不多了,大概还能有一百多人,客栈那里也有一百多,就怕有人打山上的主意。”

魏秉辰说到这里不由叹息了一声,本来是五百多人的,被三当家的带出来七十个,只回去三个,那里死了几个还被抓走三十个,这一弄,心里总觉得哪个地方会出事,却不敢表现出来。

金风也知道现在最缺的就是人手,尤其是不知道那绑匪地底细的时候,怕把这一百多人都搭里也不够,想了下又提议道:

“军师,那我往前赶赶,到了远水县,那边还有一百多人,送东西的那些也快到地方,马上就能回来,到现在也没有人过来说那里情况,我正好也去打探下,如何?”

“也好,快去快回,我这边稍稍放慢些,那边暂时还没有危险,用不上那么多地人,这边要是真的和他们对上了,他们一定会用人包围的,就给他们来个里外夹击。”

魏秉辰想了下布庄的情况,对这个事情表示赞同地说道,金风二话不说,接过同伴让出来的一匹马飞快向前赶去。

程家大院,程一枪的地盘,经过门前的河流被引出来的一支穿过了一处院子,内有小桥、凉亭,亭中石桌、石椅俱全,停子的旁边还有一大块空地,现在上面一簇簇火在烧着,各种动物被串起来架在上面烤,旁边是一个个码在一起的酒坛子。

不少的人围坐在那里尽情地吃喝着,许多人都是认识,有那好喝的,端着酒碗挨个桌子给敬酒,再顺便看看有没有自己喜欢吃的,贪上两口,惹来一片欢笑之声。

众人吃喝着也偶尔会看向那引水成池旁边的亭子,现在那里只有两个程家的下人,肃手站立不语,石着之上已经摆好了几样凉盘和饮酒之物,热菜看样子也是烤出来的肉食,有两堆火是没有人围的,东西架在上面正烤着。

“诸位,诸位兄弟,老朽过寿诸位能来捧场,老朽是感激不尽啊,这些日子以来一直没有和大家好好吃喝过,实在是有事在身,自罚三碗酒,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位,这个…这是越李朝的李大人。”

吃喝一阵,大家稍停的时候程一枪带着越李朝的这个李大人一同到了这里,先是接连喝进去三碗酒,在众人一片叫好声中正式介绍李大人,见那些人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与李大人对视一眼,心下高兴,这些日子不介绍就是想看众人的态度,越李朝来人的底细这些江湖人也已经知晓,见没有什么事情,这才敢领过来。

这些人都知道接下来要有事情,一个个都没有再说话,场面便安静下来,李大人知道该自己上场了,往前走两步,对着众人一抱拳,说道:

“诸位英雄好汉,我李某人就直说了,我来到这边就是想让大家帮个忙,另一条路上通往越李朝的七雄寨大家可是知道?我就是想与他们交好,可惜那据说能够让他们做件事情的玉佩已找不到,只好求大家帮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