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9章 换上衣服新来的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九章 换上衣服新来的

州的西湖从来不缺少游人,西湖边的酒楼更不会没有楼依旧延续着他的热闹,一楼的伙计们得到的工钱和赏钱,比起其他地方的管事之人还多,每当得到当月的钱后,众人总会美美地畅想一下,高兴的时候又不觉间有一种淡淡的遗憾。

一个伙计刚刚从帐房那领来钱,二两的银子加上自己这一个月来得到的打赏,换成银子一共有五两多,寄存在帐房这里,到月底终于是足额兑换出来,托在手中沉甸甸的,激动中心里一片宁静。

“上个月真是不错,居然得到这些赏钱,大哥,你得的比我还多吧?是不是过些日子就不干如此事情,找个媳妇,做别的买卖了?我这还要攒,杭州此处的地可不便宜,实在不行我就带着爹娘到别处去买。”

这伙计小心地把银子掖到腰间,鼓起来一块,又用手拍拍,那硬硬的感觉让浑身都有了力气,挨在一楼头头儿这里说着。

头头儿看他一眼,摇摇头教训道:

“没出息,就想着娶媳妇,这点钱算什么,看看人家如归酒楼中的伙计,那才是厉害呢,以后的房子和地都不用愁,一天的工钱加打赏,能抵上我们好几天,听说他们这还不是最好的,等合格后就会被派到别处,我都想好了,用这些钱学些东西,明年开春就去找绿野仙踪的地方考试,只要能进去,我就好好做,以后一定能当上一方管事。”

“大哥,你就别提如归酒楼了,我这刚得到工钱,心里正高兴。和那边一比刚才那点高兴劲儿全没了,绿野仙踪的那些京城中的人,岂不是更好,我是没那个能耐,要是说哪个厉害的话。我到是觉得贾明不会比他们差,就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刚刚这个伙计被头头的话一说,犹如一盆冷水从头上浇下来,顿时蔫了,不知道为何想到贾明,随嘴说出来,让其他三个人不由打了个哆嗦。

“别说,我今天觉得有点不舒服。可不能瞎说,容易把人说来,每次看到他我都会觉得特别难受,尤其是他得到好处和赏钱,还认识那么漂亮地丫鬟,干活。干活,今天晚上我请喝酒,把那些凉盘什么的省下点,以免晚上吃的时候没了。”

头头儿说过话。开始忙碌起来,另两个人相互看上一眼,同时说道:“尽量给客人推荐热菜。”

‘热菜应该卖得不错吧,现在天都凉了。’

店霄换过一身带褶子的旧衣服,手中掂量着一小串铜钱。边向轩悦楼走去,边看着两边的摊子,盘算要买些什么。一阵风吹来,让他考虑到酒楼中才地销售,嘀咕着热菜好卖,轩悦楼已经出现在眼前。

正是晌午,街上人来人往繁华非常,哪怕是已到了不少树木落叶之时,也没有让西湖这里变得萧条,那深秋的景色别有一番滋味,轩悦楼的狗肉锅因此卖得额外好。

“客观,您许久没来了,小的甚是想,您几位?”

伙计看到门口出现一个人,立即笑脸迎上去,嘴上说着客套话,店霄受宠若惊,连忙同样回个笑脸客气道:

“真的,真有人想我了?我以为大家都把我忘了呢,你快去忙别的事情吧,我自己来,歇歇就干活,说实话,我也想你们啊,大家都还好吧?”

“呃……你,你是,贾,贾明?你怎么又来啦?大哥,大哥,贾明来啦,早知道今天就不提这个事情了,人真是不能叨咕。”

伙计听到与想象中不一样的话,抬起头来仔细把店霄打量一番,吃惊地缩回去,‘噔噔噔’边跑边喊,一楼的一些食客不由转过头来看向门口。

店霄好象有点怕羞,腼腆地一笑,用手挠着脑袋跟在后面往里去,从怀中掏出来两条搭巾和一个缠头,把头发拢好缠上,搭巾肩膀和手上各一条,这就算是开始当起伙计。

那边地头头正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不停冒出热气的狗肉锅,听到伙计的话好悬没把托盘给扔出去,用带着三分警惕,三分恐惧,三分憋屈,和一分算计的眼睛把店霄从头到脚给打量一遍,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变化。

脸稍微变黑了一点,身体还是那样,尤其是衣服,皱皱巴巴的,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刚刚弄出来的样子,浑身都透着一种假,可那姿态却符合伙计模样,比自己等人看着还‘专业’,把托盘放下,狗肉锅端出来,向客人笑着示意可以吃了。

转回身对店霄友善地点点头,又向旁边地一个伙计使个眼色,两个人一前一后来到店霄旁边,由他开口说道:

“贾明,有段日子不见,长得越发壮实了,不错,这边现在正是忙的时候,你来的太好了,这次是谁写的信?”

店霄从怀中摸出一封信来,笑呵呵给头头儿递过去,嘴上说道:

“好象是个管事地,上次我有事情,先走了,现在没什么事就又回来,找到杨家的一个管事的,他便让我到此,本来我以为这次能去轩德楼呢。”

头头儿接过信,看看封皮,与身后的那个伙计交换一个眼神,把信给他让找掌柜的或帐房去说,再次看看店霄,眼珠一转说道:

“信已经让人给送过去,你既然来了,那就好好干,哦,你现在地衣服有些脏乱,这样,晚上我们睡觉的地方你知道吧?对,还是那个小院中,只是现在不在地上睡了,这都是托绿野仙踪的

老爷下地令,你去,到空着的那个**,也就是今晚上,那里有一身新衣服,换上再过来。”

店霄一副认真听话的模样,努力地点点头,嘴上说着谢谢的话,大步向后面走去。

“大哥,那衣服不是你新做的吗?为何给他用?那信送过去给帐房的看过。是真的,贾名果然认识几个人,说不定是那个管事地远房亲戚。”

店霄刚刚离开,那个送信的伙计就离开柜台,几步来到头头儿身边疑惑地说道。

“新衣服才好。来此处吃饭的,你觉得有几个能认识他的,他这一换过新衣服,怎么看都是新手,到时候让他端汤和狗肉锅,把汤弄满点,只要他一不小心洒了,或是弄得到处都是。那……嘿嘿!”

头头儿露出一丝贼笑,阴阴地说着,另几个伙计马上就过来一顿夸,刚才送信的伙计更是高兴,陪笑道:

“大哥,看样子晚上地酒菜有着落了。让他知道厉害,还不乖乖地买上我们喜欢吃的东西?”

另一个伙计也开心地接话:

“此事交给我来办,我到后面看着,有菜时尽量和师傅们打声招呼。只有吃到苦头他才能明白如何做,大哥就带着两个胸弟先在这边忙一下吧。”

说过话他转身向后厨房走去,其他人也散开来各做各事。

一刻钟以后店霄返回来,一身淡青色的新衣服把他那身材衬托得更加匀称,千层底儿的步鞋外面那白边看着就喜人。脑袋上的缠头让他多了一些稳重。

“好衣服,新的穿上果然舒服,啧啧。什么时候我能天天换呢,还有这个搭巾,真的是一次都没用过,闻着有一股香香的味道。”

店霄打量着自己身上地衣服,嘴上夸赞的话不停,两只手摸这摸那的,脸上透着一种喜庆,走起路来,腿脚都变得与已往不同。

“不错,你就穿这身衣服干,马上找地方,别闲着,小心被扣工钱。”

头头儿看到这衣服穿在别人身上的样子,眼睛中闪过一丝不舍又换上亲切的模样,拍拍店霄的肩膀,指到一个位置让其站那。

店霄好象还没有适应这个衣服,激动地用顺怪姿势挪到了那里,双手紧攥着一条搭巾,都不知道应该放哪,其他食客见这个模样一下就猜到是新来地。

“狗肉锅一份好嘞!”

厨房中喊出话,这边的伙计相互看看,把目光集中在店霄身上,店霄却还沉浸在新衣服的喜悦中,对周围的一切事物都没有反应。

‘咳!咳!’头头儿使劲咳嗽两声,店霄这才看向他,一脸疑惑,把胸脯特意挺了挺,脸上挤出一个带着羞涩、胆怯、还有点坚定地笑容,惹来周围食客一阵细语。

头头儿皱皱眉,指指后厨房说道:“贾明,去把狗肉锅取来,给西三桌送去。”

店霄深吸一口气,把搭巾一甩,向着后厨房就大步走去,充满了一往无前地气势,感觉是要上战场,让吃饭的人更加认为是新手。

不大一会儿,狗肉锅被店霄用托盘给端出来,脚下似乎有些紧张,手也有些颤抖,嘴上还不停地吧嗒着,一路来到西三桌把狗肉锅放下,声音细细地介绍道:

“狗肉锅,强身健体,里面有不少的好东西,大补,还,还有…有…。”

“新来的吧?别怕,多干干就好了,这个地方我常来,狗肉锅也吃过几回,不用你说了,第一个就是给我端菜,也算是缘分,这钱拿着,今天他们刚刚给完工钱,你要等下个月的今天才行,算是给你地零用。”

见店霄吞吞吐吐的样子,桌子上的一个人摸出大概有二十个铜钱地一小串钱,说着话塞到店霄手中,挥挥手打发离开,店霄好一番感谢才回到原来的位置。

紧攥着铜钱的拳头对这个头头儿递过去,一脸的委屈小声说道:“给,给你们钱。”

他声音虽小,其他现在却把目光放到他这个新来的身上,见此模样马上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看看那四个伙计,再看看店霄这个新来的,那种张扬与胆怯的强烈反差,让不少人同情起店霄来。

一个伙计还特意跑到四三桌那个地方看看狗肉锅,这一个监视和不信任的动作让大家更是看不惯。

头头儿几个人似乎第一次得到贾明的孝敬,以前一直被算计来着,心中一时高兴,没感受到周围人的情绪,帐房在柜台里面看个真切,无奈地摇摇头,嘴上嘀咕着‘绿野仙踪第一店小二,果然就是第一啊,不服不行’,手上把珠算打得‘噼啪’响。

“大哥,不对啊,那狗肉锅里的汤水不对呀,还差一截才满呢。”

那个过去看的伙计凑到手上拿着那钱的头头儿近前,咬着耳朵说道,头头儿一愣,让店霄站前两步问道:

“贾明,你刚才端的时候就是那些汤?没有看错。”

“不,不是,刚才汤可满了,我怕洒出来,喝下正好的位置,恩,盐有点少。”

店霄老实地回道,嘴又像刚才从后厨房出来是端锅那样吧嗒起来。

“那个新来的伙计,到我这边,把酒烫一下,打赏。”一个以为店霄又被责难的食客在南二桌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