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0章 太上皇到也好奇

第十章 太上皇到也好奇

霄没有直接动,而是先用眼神征询过一下这个头头儿还有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向那边走去,嘴中说着:“等一会儿我就又有钱了。”

“就是这个酒,拿去烫,这些钱是给你的,记住,是给你花,不准给别人,我要是知道你敢把这个钱给别人,那你就别想好了,哪个要是敢抢的话,哼!我可是认识这个轩悦楼掌柜的,那三楼也是说上就上,无非就喜欢一楼而已。”

一串五十来个铜钱在桌子上放着,那个人让店霄去拿壶和钱的时候说道,眼睛还专门向另几个伙计处看看,把那几个伙计给看得直害怕,心里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谢你打赏,小的这就去给烫酒,您稍等。”

店霄露出一个感激地笑容,拿过钱和酒壶就向后面跑去,期间还不小心绊了一下,好悬没摔倒,那酒壶却被他搂在怀里,一点都没洒,回过头来对着南二桌的人歉意地笑了下,眼里充满真诚。

如此动作非但没有让人反感,到是觉得这是新来的伙计流露出的真性情,一个个都开始准备照顾一下,另四个伙计的地位却一落千丈,今天中午看样子是得不到任何一点打赏,只有那二十个铜钱聊胜于无。

“怎么办?大哥,再想个主意吧,现在这个不行,人家还是给他钱。”

一个伙计对头头儿说道,其他两个人也是很无奈,恨那些吃饭的,恨店霄,更恨自己,被人喊着做起事情来也无精打采。更没有人给赏钱。

“看来新衣服,新人这招不行,那就换,让他换回原来的,并告诉他各种汤都不准再喝。”

头头儿使劲想着。一时想不到更好的主意,只好让店霄把衣服换回来,把烫完酒又送完两盘菜得到赏钱的店霄叫过来,把话一说,店霄点着头回去,片刻后把他来时的那身衣服换上,搭巾却是干净地。

“大哥,这是他来时候的衣服吗?怎么成如此模样了?啧啧。再弄一弄都快赶上要饭的了。”

一个伙计看着店霄那皱皱还有几个小窟窿的衣服说道,头头儿也发现这个情况,却不知道怎么个意思,如此模样还有人让他侍侯?

“狗肉锅一份好喽。”

后厨房声音再次传来,一个伙计对头头儿点下头,头头儿回个眼神。指使店霄前去。

一会儿工夫店霄从那端着托盘过来了,脚下面一点一点的蹭,双手在那擎着,眼睛盯住托盘里面地狗肉锅。好象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那上面,嘴角不停地动着,一滴汗从额头上滑下停留在鼻尖上。

一个伙计侧身探头看看那托盘里面满满的狗肉锅,对其他几个人满意地点点头,这些动作都被食客看在眼里。当店霄路过一桌的时候,那桌上的人可以轻松地看到托盘上的锅,再看看店霄换过的这身衣服。狠狠地向那四个伙计瞪过一眼。

“客官,您,您点的狗肉锅来了,您让一点,我怕洒,这狗肉锅大补,里面有各种草药,还有,还有,我又给忘了,您别见怪,我回去看过再跟您说。”

店霄终于是托着那个狗肉锅给送到一桌人地面前,嘴上还不忘了介绍,却没记住,眼泪在眼圈中打转,手有些发抖。

这桌的人看着店霄这个样子都心中突然有些发酸,待他把那锅给端出来后,看着他那发红的手,以为是烫的,一个人对旁边跟班模样的点点头,那个跟班从褡裢中掏出一锭十两的银子,往前一送说道:

“伙计辛苦了,我家老爷打赏。”

“谢谢您,您真是贵人,这下我终于有钱买药了。”

店霄接过银子,眼里满含泪水,其他人一听,第一个想到地就是新来的伙计家中有病人,需要钱来买药,看向另几个伙计的时候眼中都带上一种愤恨。

“伙计,过来,这是什么玩意,我告诉你不要太辣,你这都辣死人了。”

一张桌子上的食客当先发难,对着刚才送菜地伙计喊道,把那盘子一推,就让伙计去给换了,别人见此模样也纷纷效仿,一时间四个原来的伙计被指使的来回转,怎么做都不满意。

那些新做好的菜就都由店霄去端,到一个桌子上,一个桌子的人就给打赏,给过钱地人见店霄脸上露出的那种发自内心地笑容,觉得整个天都晴朗了,心情同样好起来。

这一幕被那几个刚刚挨骂一番的伙计看到,一个伙计问头头儿:

“大哥,你看到没有,那个贾明笑得一点都不假,怎么回事儿呢?难道说他真地是比我们装的还好?”

“废话,你给我钱,我笑的也不假,这一会儿他能弄到六七十两银子了吧?看来我们要和他好好商量一下,这也太邪门了,我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头头儿看着那边做思考模样,还没等琢磨明白,又一桌喊着让他去给换菜。

午后的阳光暖暖地照在地上,各种形状的云在天空中飘过,在房屋或枝头留下一个个充满幻想的影子,晌午在一楼吃饭的客人们都已经离开,二楼上面依旧是有谈笑声偶尔响起。

撤下桌子,没有事情的四个伙计坐在一旁,愣愣地看着外面那小鸟落在树上随风轻摆的身姿,尽量不去瞅在一个角落中过瘾地吃着牛蹄筋的贾明。

这个菜还有旁边的酱牛肉是有一桌食客最后离去时专门给店霄

,还说什么让他好好吃,把身子吃壮实了,不要担心人,慢慢都会好的。

“嘶~!爽!这牛蹄筋上的辣椒真是过水,可惜,这么多我根本就吃不完啊,咦?几位兄弟。还有一会儿才能吃饭,不如,你们先吃点我的?”

店霄把一块大的,红彤彤的,带着一些葱丝地牛蹄筋放进嘴里。‘咯吱咯吱’嚼得畅快,边喊着爽,边灌茶水,对着四个装着没看到他的伙计邀请到。

“贾明,你,你居然敢在没有开饭的时候就吃,还吃这么好的东西,我。我们要找掌柜的说理去,你等着吧。”

头头儿终于是忍不住了,手一拍桌子站起来怒目注视着店霄威胁道,其他三个也跟着起身,一个人脸上还有个巴掌印没褪下去,这是他心中想着店霄。结果手上不注意把汤洒到别人身上让人留下地痕迹,几天的工钱也没了。

“话不能这么说吧,那桌人吩咐的可是让我好好吃,钱也是他们给的。说下次还来,我可是有功的,万一我不吃他们不来了,岂不是酒楼的损失?好心找你们吃,居然还如此说。我都给你们二十个铜钱了呢。”

店霄嘴上没闲着,吃东西说话两不耽误,在那里振振有辞。头头儿刚想再找些别的理由,那边便喊着开饭了,四个人相互看看,同时向后面走去,把店霄一个留在这里,万一有来吃饭的他必须要忙活。

知道这几个伙计不会痛快回来,店霄把两盘吃下去不多地菜端到柜台上,对还没有离开去吃饭,笑着看向他的帐房说道:

“大叔,一起吃吧,我去后面烫壶酒,顺便弄个热的,不用东奔西走就好日子啊。”

帐房的点点头,高兴地说道:

“如此就多谢小二哥了,都说小二哥做的菜好吃,终于让我也能尝到一次,上次你留下的银子我还没给他们分完,这次不用再留,你来一次他们就受少打击,哎~!”

不大一会儿,店霄端着酒菜出来,两个人就在柜台上边吃边喝,期间只来过两个人,点上一个狗肉锅便安稳地吃着,不时好奇地看上一眼店霄这个与帐房一同吃的伙计。

“伙计,伙计,我们来啦,快快出来,诶?人真的少啊。”

刚吃到一半,门外面就探进个小脑袋边看边说,眼睛瞧见店霄,整个人一下子蹦一进来,身后跟着一帮孩子,孩子中间有一辆轮椅,上面坐一老者,慈眉善目,进来后笑呵呵看着店霄。

“哎呀~!怎么可能?大叔,你自己吃

店霄惊讶地看着来人,放下筷子交代一声,几步就跑到门口,推着轮椅对上面的人低声说道:“太上皇,您怎么跑出来啦?就和一帮孩子,连个护卫也没带?”

说着话店霄往门外面看,真没见到有什么‘便衣’跟着,吃惊不已,太上皇向屋子中打量一番说道:

“来地时候有几个,到门口就让回去了,这酒楼有你在我放心,杨家的地方还能出什么事情不成,你去做几道菜,我晌午还没吃呢。”

店霄点点头,带着心中的疑惑去后面准备做菜,此地外面想是能有不少人在远处监视。

一帮孩子开始把桌子给并在一起,杨紫对着同样吃惊的帐房调皮地挤挤眼睛,向其他孩子说道:

“怎么样,这个地方也是我家的,上次没带你们来,因为这边地菜没有轩德楼好吃,伙计也笨笨的,只有小店子哥哥愿意到这里。”

说着话又把太上皇的轮椅往前推推,扒在旁边:

“太上皇爷爷,这里地狗肉锅可好吃啦,我只吃过一点点,等会小店子哥哥绝对会端上一份,我爷爷知道您来了,过一会也会到此的,等抽空我带您去由拳镇,那边才好玩呢,在那边打着小店子哥哥的和姐姐的招牌,不用带护卫的。”

由他一带头,其余的孩子也没有一点拘谨的样子,纷纷围着小声说起来,店霄手脚不慢,片刻后一道道菜就被端上来,八盘分量足足的菜摆好,最后是一个狗肉锅,烫上壶酒,陪着坐在旁边。

“太上皇,您不在宫里享福,跑到这来万一有危险就不好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办?”店霄给太上皇倒上一盅酒,问道。

闻着这个酒香,看着周围的样子,太上皇体验一会儿这种特殊的感觉,一口喝进去,边伸出筷子自己夹菜边说道:

“我没什么事儿,专门为了你和紫萱丫头的婚事来的,正好去看看由拳镇套养的事情,听说他们冬天都在养东西,比京城刚开始的那个好上不少,还能顺便坐船去嘉兴府瞧瞧盐是怎么晒的,这可是关乎国本的事情啊。”

“太上皇为了这个?那就不要打扰到当地的官府,正好顺便看看各地的情况,我也要去偷偷瞧一下那边人干得如何,只是我和紫萱的婚事要过完年以后才行,还有一些事情没安排好,怎么也要门当户对,等绿野仙踪铺开来。”店霄想了下说道。

“还有一个事情,就是那出海而去的人再有两年便要回来,提前不少,我担心你比试的时候输,过来告诉你一声。”“太上皇不用担心,两年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