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1章 美食夜话星空下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十一章 美食夜话星空下

冒着被上面罚的危险,故意吃了一个时辰饭的伙计们候,一楼的大厅中只有二楼下来的一个伙计在那接应,两桌吃饭的人使劲夸着轩悦楼一楼的伙计都能有如此本事,问起事情来,这伙计象讲故事一般,比起原先直来直去说的好上许多。

“杨大伯,人呢?那个贾明居然敢不在这里,还反了他呢。”

二楼的伙计看到四个人回来,狠狠地瞪过他们一眼,什么都没说,转身上楼,小头头儿心中发虚,命其他三个人过去准备随时侍侯那两桌人,他来到柜台这里,对慢悠悠,还没有吃喝完的帐房问道。

‘吱溜’一口酒,帐房吧嗒两下嘴,夹起块牛蹄筋,缓缓地说道:

“这酒好啊,没想到咱们轩悦楼果然有这种陈年的女儿红,不错,贾明还知道给我留一壶,可惜,他不能总来,哦,你们吃完了?那就干活吧,工钱是扣定了,不要指望贾明给你们抗,他已上别处去了。”

“哦,多谢杨伯,那我们做事情去了,您忙。”

头头儿听到扣钱,情绪低落,看一眼柜台上的菜和那个小酒壶,撅起嘴来向门口走去,其他关注这边的人同样沮丧起来,柜台处在这时又响起让他们高兴的声音:

“贾明离去以后又来个客人,拿出十两银子说是给他打赏,现在看样子他也不知道,回不回来更是两说,那就,那就大家分了吧。”

趁着午后的阳光明媚,店霄带着一众孩子和太上皇叫来马车直奔由拳镇而去,大小姐和林皛瑶等人则在自家的宅院中逗弄那已经产生多个变种并繁殖起来的金鱼,一片片枯黄的垂柳叶子。被风带下来在池子中来回打着旋。

“小店子,这车在京城中怎么没有看到?多做一些,岂不是从京城到各地就不用坐船了,正好一路上看看沿途景色。”

太上皇被两个宫女和一个小黄门给扶着坐进这辆车中,这车比平时绿野仙踪的车子宽出一尺。长是两倍,四对儿轱辘,呆在里面和房子中没什么区别,行起路来只有轻轻地颠簸。

十个孩子聚到一起在车中玩耍,泥巴坐在最后面,把那个地方的车窗拉开个缝隙,不时招呼一声跟在后面的群狗。

店霄坐在太上皇对面,也不时打量一下车子中的东西。听到太上皇说话,回道:

“这车子我也是第一次坐,京城中可以用,苏州和成都府中也行,东莞县里面同样可以,再就是这边通向由拳镇的路了。别处有地官路过窄,有的颠簸,加上减震也不行,故此用不上。这是嘉兴府那边造好送过来的,我这就安排,太上皇回到京城时便能看到。”

太上皇点点头,没再说什么,或许是上年岁的人都是犯困。加上车子轻轻的晃动,让人更想睡觉,喝过一点葡萄酒躺在那里就睡着了。旁边的宫女和小黄门守在那里侍侯。

店霄见孩子们自己玩得正开心,也不去打扰,挪到泥巴旁边,探出头去看着狗说道:

“你愿意养狗的话,以后就多给你弄来些狗,你可以自己管这一个事情,只要狗好,可以不以盈利为目的,你准备要多少人?”

“啊?让,让我管人啊,小二哥,我,我不是这块料,您还是让我管狗吧,我听别人地。”泥巴看着外面的狗,想着店霄的话,使劲摇了摇头。

“哎~!你叫泥巴,难道就真的是烂泥我也能给它弄进去草贴在墙上,这样,过些日子我专门找两个管事的,你教他们怎么养狗,到时候让他们学会了帮你,怎么建狗窝,如何划分地方你就都教给他们,绿野仙踪以后每个分店都要有一百只狗,这是你的事情吧?那就交给你。”

店霄知道泥巴不是脑袋不行,是小时候和狗呆在一起多了,不愿意做管理地事情,只好用偷换概念的办法,把所有养狗能涉及到的事情都归在‘养’这一字上面,等泥巴教别人的时候自然就会和别人交流,潜移默化地学到管理地东西。

泥巴明显没有想得如此长远,觉得事情不难,从一直拎着的袋子中掏出一把他自己琢磨出来的狗粮扔给外面的狗,整个人看上去轻松不少。

行进中天开始黑下来,周围的护卫挑起灯笼轮流上到其他几辆车上休息,路上依旧有行人,太上皇看到如此模样肯定道:

“杨家在这边还真不错,夜晚能有人在赶路说明没有那么多地歹人,小店子啊,我有些饿了,弄点东西吃吧。”

店霄应过一声,想了下,让新换进来侍侯的宫女帮着太上皇穿上厚些的衣服,其他孩子也是一样,把整个车棚和车壁给打开一截,房车变成板车,可以清晰地看到天上地星星在闪烁。

从专门的货车上般来铁架子,又拿过一堆的吃食,燃起碳开始给做烧烤,店霄还学着那些烧烤人的叫卖方法喊着,车子还在行进,如此吃东西,太上皇可从来没经历过,再经夜风一拂,整个人都精神起来。

“好吃,不知为何,今晚吃的东西就比平时好,小店子你的手艺看来果真不是吹的。”

太上皇止住了宫女和小黄门上前帮着的动作,直接握起一串肉筋,学着从孙子赵隆煊等人的样子,张开嘴来咬住,使劲一抽签子,过瘾地嚼起来,还不忘了夸一夸。

赵雯淑这个从孙女拿过两

,指着上面的东西对太上皇介绍道:

“太爷爷,您若是觉得味道还不够的话,这里有酱料和干料两列调料呢,我就喜欢吃这个辣酱。”

“哦,好好好,雯淑喜欢吃要多吃,我也尝尝。哎?小店子,你怎么不吃?想什么呢?”

太上皇伸手摸摸从孙女的脑袋,看一帮孩子吃着,心中越发的高兴,突然见店霄愣在那里。手上烤的一条鱼明显已经了,出声提醒。

店霄一惊,把鱼翻个面,连忙刷上些明油,对太上皇说道:

“刚才听太上皇夸奖,突然心中有所悟,其实我这手艺不如御厨,新的一些调料等东西或许能强点。之所以太上皇觉得还吃,那是因为在此时、此地地景色,尤其是外面还有冷风吹来,让人坐在车上边走边烤东西会觉得好。”

“哦,是这样,那又有什么可悟的?难不成还可以发财?”

太上皇看看周围的景色。觉得确实有道理,却不明白店霄悟什么。

“恩,太上皇一说就中,真是可以发财。我觉得把这样的车多做几辆,冬天的时候拉着人在京城各景色好地地方转,车上就卖一些烧烤和麻辣烫,一定会有很多人来吃的,煮上些酒。再配上几个弹唱的歌伎,也是赚钱的买卖,比西湖上的游船还好。”

店霄边说边把那刚才烤的地方用刀割下去。刷上层醋,那味道冒起来让人分外有食欲。

太上皇定定地看着店霄,叹口气说道:

“恩,都说小店子你厉害,今天我是当着面见识到了,别人吃过东西也就罢了,你却能马上想到赚钱上来,绿野仙踪能有如今的模样,看来并非侥幸,再过几载,富可敌国啊。”

“不能的,太上皇只看到这一点赚钱地地方,其实没什么,我已经把不少赚钱的事情写成折子给官家送去了,再者,绿野仙踪所到的地方不是以掠夺、破坏形式赚钱的,过些年等藏富于民,国库充盈,我这边只能算是小富,大头都在官家手中呢。”

店霄立即解释着,富可敌国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停顿一下又说道:

“以后绿野仙踪的总店就在京城,大部分钱财都放在那,调动起来方便,官家急用钱的时候也能挪一挪。”

太上皇见店霄如此小心谨慎地样子呵呵一乐,还未等出声,皇孙就插言说道:

“小店子哥哥,太爷爷,我觉得那些钱都放在京城不好,应该花出去,花在一些需要钱的地方,尤其连条象样的好路都没有的州府,修路,开运河,教化民智,物尽所能,练精兵布于重要地方和京城,即可辖制各州府路。”

此话一出,店霄到是没觉得如何,孩子嘛!有些想法是好地,太上皇却是大吃一惊,把从孙子好好打量了一下,问店霄:

“你教他的?还是给他找的那些师傅教的?”

“太爷爷,不是小店子哥哥教的,也不是那些整天让我背论语地人教的,是我和他们琢磨出来的,我们平时除了做新奇地东西就说这个,上次紫和汶宇领兵造反,差点就让他两个成功了,原因就是路不通,我精兵过不去,后来还是童童帮我出的主意,仗着他们那地方没有好好种地,粮食不够,我磨死他们的,费了我好大的劲。”

赵隆煊心有余辜地说道,其他孩子点头证明确实赢得不容易。

太上皇觉得嘴中有些干渴,用舌头舔舔,旁边的小黄门麻利地送上茶,太上皇喝过一口目光有些复杂地看着这群孩子问道:

“你们平时除了能做点希奇的东西玩,就都琢磨种事情?不玩别的?听说绿野仙踪的玩具都是成山的。”

“恩呐!其实做新奇的东西也不是玩,就是为了这个事情用的,前些日子新做的潜水船,可以观察敌人水上情况,还可以藏兵、运粮,尤其是某个地方被困的时候,很有用的,上次要是有这东西,我直接就能从水路攻进去,可惜,做晚了,至于那些玩具,那是小孩子才玩的。”

赵隆煊很认真地回道,太上皇又好好看看这些孩子,向着店霄说道:

“是呀,那些玩具都是小孩子玩的,小店子,看样子还是有人总低估你,看来我为了能看到以后的事情,也要多活几年啊。”

有吃有喝,太上皇不时问孩子们一些事情,发现他们答出来的话,很多都是和平时知道的不一样,让他还长了不少见识,慢悠悠天明的时候队伍终于是到达由拳镇,说上一晚上的太上皇依旧是神采奕奕。

整齐、阔气的房子,镇子中百姓那强健的体魄和身上漂亮的衣服都在向太上皇述说着此地的富裕,一亩亩的地已经引进去水,变成大的池子,天凉了以后开始养耐寒的鱼虾蟹等东西。

太上皇问一个水池边的人才知道,这也是今年刚开始的,当问到会不会损失钱,那人满不在乎地说‘损失就是损失,不去试就永远不会成功’的时候,又是感慨了一番。

店霄一路打着招呼与太上皇进到如归酒楼,刚刚安排下去做热汤,从来路上就飞奔到此一匹马,直到门口才停住,跳下一个护卫对店霄报告道:“小二哥,大小姐要去剿灭海盗,速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