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2章 漆漆海中有夜袭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十二章 漆漆海中有夜袭

路之上,一马飞奔,前面之人纷纷避让,店霄整个马背上,尽量与马的节奏保持一致,平时用马车赶路要用上半天的时间,现在只一个多时辰就到了杭州码头这里,看那马不停地喷着热气就知道跑得有多么剧烈。

人群渐密,马欲减速时,一孩童手上拿着的苹果滚到了路中,孩童随后跑去拣,家大人发现时已晚,眼见就要快马被撞,店霄眉头一皱,腰上用力,手紧缰绳,那马直接一个跨跃,轻松从孩子头上过去。

又跑出十几步,前踢抬起‘嘶溜溜’一声叫,直接停在那里,店霄不等马蹄回落,双脚脱蹬一个后空翻,稳稳当当站在地上,稍稍整整被风吹乱的头发,捋捋衣服便向立在那里,一脸高兴的大小姐走去。

周围一片哗声,站在人群中的杨父和杨母也相顾骇然,杨父用手捋着那几根不仔细看都看不见的胡须得意道:

“怎么样?看见了吧?这是能耐,听别人说如何如何我还不知道,如今就在眼前,果然不一样,不要小瞧了这几下子,这说明一个人对马的掌控,真正遇敌的时候是可以救命的,好小子,萱儿有眼光,比那些个整天只知道喝酒唱曲的人强多了。”

“好什么好,还不是逞能,万一哪天他带着萱儿也这么来一下,摔了可怎么办?那战场之上战阵一摆,马上的本事再厉害也没有用,你可别忘了,他也没有少唱曲,好好的非骑那么快,看把人家孩子给吓的。”

杨母用欣赏的眼光看向店霄。嘴上却如是说着,路中间的孩童手上捧着红红地苹果,愣愣的不知出了什么事情,嘴角流下来哈喇子,小腿倒腾着向家大人跑去。那大人这是才反应过来,一把抱起孩子,心有余辜。

杨父知道自己妻子的心思,轻轻摇摇头,说道:

“这要是再不好,可就找不到别的了,身手不行话现在孩子还能被抱着?这两天我哪都不去,就在家呆着。听说白大人比太上皇晚一步过来,我等着他提亲。”

人群中另两个人也同时看到了这一幕,其中一个叹息道:

“厉害,果然厉害,我那泰来酒楼输的一点都不冤,这下杨家在此地可要压我们一头喽。三足鼎立没了,以后可怎么办呢,长江地月梦阁也成杨家的,不如我们把那个位置补上?”

“怕什么。绿野仙踪厉害,我却不躲,真要是入主杭州,我就找到他们,听说他们不喜欢把别人给挤兑关门。说不定还能分一杯羹,就怕杨家在此,那个小店子不过来。只在后面出主意才麻烦呢,等他大喜的日子我定要送上份重礼。”

旁边的另一个人想的比较多,面上一副淡然的神色,刚才说话的人点点头:

“也好,不如我们两家一起想一想这个礼,普通的比起绿野仙踪,人家可看不上眼,钱财就更不用说了,不少州府现在是对他又爱又怕呀,凡是绿野仙踪到地地方,那钱绝对是滚滚而来,可看不上眼的人绝对好不了,最可怕的是贿赂不起啊。”

店霄不知道别人如何想,凑在大小姐近前说道:

“怎么样?这番动作你觉得你爹娘能满意不?那孩子也是你安排的?下次提前告诉我一声,我换一匹马,这匹马不喜欢跳。”

“没呀,我没安排,我就是让你做个好看的动作让别人看,刚才那孩子我也吓一跳,还是我的小店子厉害,我炎华地人若是都像你这样,那扫平辽国和夏国就指日可待。”

大小姐一脸欣喜地说道,其他那些站在码头上没看过店霄功夫的人现在是服气了,尤其是主宅子的护卫,看着身边原来明明不如自己的人,结果到了绿野仙踪一阵子却比自己厉害了,心中很是不舒服,忍不住问道:

“杨二小,你怎么弄地,我平时练得也勤快,却觉得差一点呢?跟哥哥说说,当初你被欺负哥哥我可是一直帮着你来着。”

“当然不一样了,你平时吃的是什么?赚那点钱舍得花了买好东西吃?我们就不一样,我们训练的时候旁边有专门的郎中,伙食不用自己花钱,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小二哥说这叫‘营养’,跟你说你也不懂,你只要知道我们练得比你好,吃地比你好,什么都比你好就行了。”

杨小二非常不满意对方一口一个哥哥的叫法,挺挺胸脯自豪地说道。

“那,那得多少钱啊?听说绿野仙踪的护卫吃肉是管够地,我这边能不花自己钱吃饭就知足了。”

“钱?小二哥说了,我们是黄金打造的部队,若是能让我们保住命,花再多的钱都认了,而我们必须要像‘金刚石’一样,无坚不摧,你想来啊,那我说一说,或许真能把你调过来,可三个月以后你要是不行,依然会被淘汰,我们现在就是三个月一比,最后的五十人下,后备的五十人补。”

或许竞争太厉害,杨小二说着的时候不由打了个哆嗦,那个人则是不解地问道:

“淘汰下去的人可怎么办?后备那么厉害?说上就上?”

“淘汰的可以离开,绿野仙踪会给一比钱,也可以进到后备队,半年以后有机会再次挑战,还可以降下一些工钱,到其他绿野仙踪的分店当守卫。”

“那岂不是说,几年以后绿野仙踪只要把各个店的守卫集合起来,就,就能成为……?”

这人难道不笨,听到以后马

明白了,杨二小则一笑,点点头未再说什么。

三艘称得上是炎华最大的船相继开动离去,林皛瑶几女在船舱中和一群孩子玩,店霄和大小姐站在第二只船的甲板上,迎面的海风吹来,带动起大小姐那柔顺的青丝,一时间店霄发现她确实是长大了。身上透出一种恬静。

“紫萱,这里有海盗吗?我们把那嘉兴府占住后,海盗不是都投诚于我们了吗?你不会是想出去玩吧?”

店霄看到大小姐张开胳膊,走过去在后面抱住她问道。

“有啊,我们在嘉兴府打的是本国地海盗。还有其他地方的呢,雷州府那边不是就有越李朝装的海盗嘛,这沿海也有,只是都被我家和另外两家及官府给剿灭了,最近来了不少想到此地盐场去的人,当然要防一防了,万一别别人学去了晒盐的方法,那可麻烦。”

大小姐上下呼扇着两条胳膊。作飞翔地样子说道。

“哦,原来是外面的人啊,那是要防的,我以为海盗来都是抢东西、杀人,现在居然还有学技术的,可即便是这样也用不到我们亲自出去吧。当地没有人?”

“有啊,岸边都修上墙挡着,外面的海中不少的船昼夜巡逻,那些海盗在如此的情况下都能过来。幸好是晚上,结果他们看不明白上岸来,被我们抓住的,现在最外面一层都撒上鱼网,防不胜防啊。”

大小姐一脸担忧地样子。店霄则沉思起来,过一会儿问道:

“晚上他们是游过来的吧?看样子就应该是我们绿野仙踪那样,是用一根管子喘气的。那我们这次是要做什么?你找到他们的地方去杀他们?”

被急匆匆找回来的店霄一时想不明白动机,猜测着。

“恩,就是去杀他们,已经知道地方,是拷问出来的,说他们地人不多,只有二百左右,船是二十只,可他们以前积攒下来的东西却不少,我就想带着人去把他们的老巢给掏了,那可是钱啊,离家又不远,闲着也是闲着,还能练练护卫。”

大小姐点着头,理所当然地说道。

“好,那就冲过去看看,难道说附近有小岛子?给占下来以后闲暇时就去玩。”

店霄附和着,期盼能有一个好的地方,夺到手也算是有岛子地人。

两天后,三只船到了外面,成品字形游弋在杭州岸边,对抓住的人再次询问,得知岛子所在的地方离这边不算太远,只有三天的海路,三只船再次做满补给并多出不少的物资,有备无患地向着那个人说地地方行去。

这一走就是五天,居然没有遇到那个人说的地方,准备再次刑讯那个人的时候,发现那个人居然死了,大小姐气愤把原来审问地人大骂一顿,看着四周一片的海水,咬咬牙说道:

“继续找,放出小船打鱼,找不到海盗我也要带满三船鱼回去,不能白出来一趟,等那些海盗下次再派人来吧。”

船队移动的速度慢了下来,小船被放下去,此地的鱼还真不少,一网网撒出去,每次都能捕到十多条鱼,夕阳渐渐落山的时候,已有可以装半艘大船的鱼被抓到,马上被人掏去内脏,洗干净挂起来晾晒。

“看呐,看呐,有岛子了,那些海盗或许就在这个地方。”

大小姐用看很远看着那些个先后回来的渔船,还有另两艘船甲板上拉出来晒着鱼的绳子的时候,突然发现远处的海面上有岛子出现,高兴地喊着其他人。

店霄等人同样拿出看很远,向着大小姐指的地方看去,果然,隐约中有一个岛子在那里,众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海市蜃楼,离那边还有一些距离,现在又是晚上,一番研究,决定稍稍向那里靠近点,等明天白天再上去。

此时海中的夜多了一分清冷,滔滔的水声依旧不停地拍打在船上,三只船抛下锚,几只小船放出去绕着大船开始来回巡逻,惨白的月光被波浪带动着变成零碎的一群,在那里犹如星星般闪烁,让人的看不清远处的东西。

怕岛子上有人被察觉,三艘船实行了***管制,对着岛子的一边绝对不允许出现任何一点光亮,只有背对的一面才可以点起几盏灯。

大小姐吃过晚饭,早早就拉着店霄回到他们的那个船舱,脱光了衣服开始作起了小动作,几天来因身体周期的影响,加上找不到海盗老巢的郁闷,终于是在这一刻被释放出来,满足地搂着店霄沉沉睡去。

月亮出来的早,离去的也快,满天的星星又亮上一点的时候,月亮已经收起了她那耀目的光华。

又过了一会儿,星星也暗淡下来,大海,越发的阴沉和清冷,人也更加的困顿,正当不少人做着梦的时候,船舱中养着的狗突然向着岛子的方向叫唤起来。

被惊醒的护卫马上进入到战斗状态,狗也及时地被安抚下来,正常休息的护卫也开始摸着黑穿衣服,从那熟练的动作上可以看出,这些人平时没少如此的训练。

整个船上的人借着夜色快速地来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上,外面巡逻船远远遁开去,在大船背着岛的那面已经又不少的小船被放下来,一时间让夜晚更加的宁静,只有那浪涛轻轻击打在船弦上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