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5章 他乡难过故乡人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二十五章 他乡难过故乡人

他那个拿到金子激动和献媚的表情,大小姐心中一阵隔着面纱不习惯,伸出手来给挑起来点,仔细打量这个面带菜色的炎华人,皱皱眉头说道:

“你怎么混的这么差?听说这苏瓦纳布米岛子上全是黄金,你就为这么五两的金子而催眉折腰?我们从炎华一路风光过来,就为了看到一个在别的地方侍侯人的炎华人?”

刚拿起金子的人听到这话愣在那里,好似几个面纱后面的目光能直接穿到他心中一般,嘴角动了动,眼神复杂变换一番又无奈地叹息着点点头,算是承认了别人的说法。

店霄碰碰大小姐说道:

“这是属于服务行业,就是和我们的导游一样,没什么区别,五两金子可不少,我们那些导游看到五两金子依然会是如此,我这个当小二的不也是要点头哈腰陪着笑嘛!”

“那不一样,那是侍侯我们自己炎华人,他在这边还侍侯别人呢,凭什么?”大小姐心中还是有疙瘩,不满意地嘟囓道。

“以后我们那边的道路修好了,绿野仙踪的酒楼也遍地都是,旅游业兴起的时候,会有很多别的国家的人去,赚的就是他们的钱,总不能拒之门外吧?现在那边也有啊,到酒楼吃饭伙计不是一样侍侯?”

店霄给那个等待的人一个放心的示意,再次对大小姐悄声开解,大小姐的声音大,刚才又让那个人听到了。

那个人尴尬的时候又有了一丝疑惑,正要开口说事情,大小姐转头看看刚才停下的船,陪在那个应该是船长身边的另一个向导,大声道:

“侍侯也不是这么个侍侯法,一看那边的那个就不是炎华的,和他在这边一起抢本就是不对,还抢不过。我们有抢不过的时候吗?绿野仙踪所到之处,鬼神都得给我退避,窝囊。”

“我窝囊,我丢人了,我应该一死以报皇恩,可我死了我妹妹怎么办?就这么一个妹妹和我相依为命了,现在还有病,我不想办法弄来钱。她就得死,我在这边好赖每日里还能得到些,有别的炎华人在这边每天都吃不饱饭呢,有这块金子就能给妹妹一次抓足药。不用拖着治,很快就能好,你们是富贵人家的,不知道我们地苦。呜~~~~!”

这人在一众女子面前如此被说,越想越难过,本来准备告一声迟些再给做向导,他回家去把妹妹安置一下。没想到被说起来没完,尤其是比不过另一个向导是事实,再顾不得什么雇主不雇主了。边哭边说。好不凄惨。

“呃!你。你别哭嘛,一个大男人家的。哭什么呀,好啦好啦,我不说你啦,我刚才是看到那边的抢了你买卖的人得意的样子,所以心中才不舒服,你还有个生病的妹妹呀?那就先去看看她,我们不去找金子,恩,是找金子,不,是我们自己不找,安排别人去找,你带我们转转吧。”

大小姐听到哭声,把面纱挑起一点,从下面看去,见一个大男人抹眼泪儿,还是被她给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地劝着。

“对对对,赶快去看看令妹,早一些时候治就早一点好,我们没有什么地方要去,随便转转,从来没到过此地,觉得什么都新鲜,先看看你们的家,这边原来还有过得不好地炎华人啊。”

店霄连忙转移话题,示意这个人领路先走,朝后面那个跟随下来的专职郎中招招手,让他到前面一些。

那个人抽噎了两下,用那洗得飞了边的袖子在眼睛上擦擦,觉得店霄好说话一些,尽量往他这边靠,领路说道:

“我姓杨,叫杨忡,小时候跟着给一艘船做杂活的爹娘一起从炎华那边到了这里,而后突然遇到了绵绵地大雨,那个船上的东西都是些丝绸什么的,结果也是第一次来,东家找不准价,一直拖着不卖,想找到个好买家大赚一笔,结果遇到别处来的人,见到有这么多东西,心声歹意,便给抢了,东家死了,船也就完了。”

“哦,然后你爹娘就带着你在这边继续过,一时也回不去,后来又给你添了一个妹妹,再后来两个人都去世,就剩你和妹妹在这边度日,是不是?”

店霄跟着往下推,从大小姐那有如百宝囊一样地包包中拿出牛肉干,分给这个杨忡一些吃。

杨忡见牛肉干犹豫了一下,经受不住店霄那真诚的眼神,道了声谢接过,咬下一点点允着味道,点头承认:

“恩,是这个样子,可惜我这个当哥哥的没能耐,不能照顾好妹妹,让她那从小就有病的身子又给雨淋到了,加上邪风一吹,这一病就是一个月,到现在还没有好,给别人做地一些杂活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家中无钱,我只好出来找些个钱多的活计,这次多亏遇到你们了。”

“那你平时做什么呢?杂活你妹妹以前也做啊?”大小姐往前凑一步好奇地问道。

“我平时就是帮着妹妹做点杂活,偶尔也会受雇来往的货商计计数,可现在来往地都是别处地人居多,计数有专门地人,帮着装卸货物也行,就是给的少,还自己做过点小买卖,后来刮大风,把那处摊子给弄到海里,好在我和妹妹都没事,那次有不少人都被吹走了,哦,我有时候还做做学问,认识不少地字,家中有几本书。”

杨忡说着话把手上的半截牛肉干留下,其他的都给塞到一个腰间的口袋中再也不吃,看样子是准备拿回去给妹妹

听他这番遭遇,店霄是哭笑不得,这点子也太背了,理解地点点头,把手上的牛肉干又分出去些安慰道:“放心,好日子马上就来了,馒头会有的,米粥也会有的。”

“原来你还是个全才啊?不错,能计数认字,能做杂活和装卸,还如此照顾妹妹,看来方才是说冤你了。这边的其他炎华人你能不能找到?凡是过不好的都找来吧,我们带来不少的东西,先救济一下,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大小姐对于他这个爱护妹妹的人很满意,在那边盘算一番说道。

“能,都能找来,只是这么给也不是回事儿,救急不救穷。过后日子还是如此。”

杨忡答应一声,嘴中嚼着那条还没有吃完的牛肉干,脚步快了起来,回家心切。期间想要去买药,被店霄给止住告诉队伍中有郎中,让他感激不已。

众人边走边观看周围地情况,这里大多数都是木头的房子。那远处一望如海般的树林给盖房子提供了足够的原料,空气中充满着潮热,比起成都府那边还严重,椰子数挺拔高耸。来往走动的人有的匆匆而过,有的悠然自得。

各种的语言掺杂着听到耳朵中,脑袋都迷糊上了。杨忡显然已经习惯。嘴上不停地给介绍着他所知道地情况。偶尔还会与某个相识的人打声招呼,先前紧皱的眉头已经舒展开来。整个人充满了活力。

“露露,露露我回来了,哎呀!不是告诉你在那好好躺着么?怎么又起来了?我今天找到个好活计,等做完了我们还能再开个买卖。”

杨忡领着众人来到一个两间的小木房这里,看那外面地木板上面长着的绿苔和发霉的地方就知道是疏于收拾,杨忡攥着手中那依旧没舍得吃的牛肉干喊着话推开门正看到妹妹在缝补衣服。

店霄等人没有直接跟进去,站在外面四下打量,周围有不少户地人家,见到来了这么一群人没有露出吃惊的样子,这里经常有外来人,房子的后面就有几棵椰子树,挂着的椰子让人觉得要落下来一般。

“露露,给你吃这个,我从来没吃过如此美味地牛肉干,你躺在这里别动,找我给做向导的人还有郎中,我去求他们帮着给你看看,你都吃了,刚才我已经吃过很多。”

杨忡的声音从屋子中传出,没用他出来找,大小姐对着专职郎中点点头,郎中又冲身后那个背着药箱地学徒兼打杂地小童点点头,两个人一同进去,把杨忡给撵出来。

“多谢,多谢,这次妹妹地病能治好,你们就是我的恩人,等会儿给妹妹安顿完我就带着恩人在这边走走,不知道恩人想去哪里?来这边要干什么?”

杨忡站在门口,脑袋总要往里面看,嘴上对大小姐等人说道。

店霄又掏出一把牛肉干给杨忡,示意他自己吃,向后伸手接过柳碧旋这个专职给装烟地人拿着的烟斗,又在旁边的灵儿侍侯下点燃,吧嗒抽上一口,吐出几个烟圈,对因他这一番动作变得目瞪口呆的杨忡说道:

“我们说没事情还真就没什么事情,就是到处逛逛,哦,这是我们的东家,现在你受雇于我们就要跟着一起叫,和你是本家,姓杨,说有事吗,还真就是大事,大,大到你想象不出的大,一会儿你先去把此地的炎华人都找来吧。”

杨忡点头答应,恭敬地叫声东家,脚下却不动,有些焦急地向屋子里看,直到郎中带着小童出来说没什么大事,吃些药,再吃些猪肉什么的好好补一补就行的时候,他才安下新来,嘴上却嘀咕着猪肉,看样子这边猪肉明显不多,有钱也不好买。

见他还没有动身,大小姐忍不住了:

“你快去把炎华人找来,我送你一头猪,鱼肉就不是肉啊,把事情做好了,我再送你奶牛,让你妹妹天天有奶喝。”

杨忡感激地点点头,转身就向别处跑去,大小姐这才带着店霄和几女钻到屋子中去看看躺着的病人。

“东家好,谢谢你们让我哥做向导,不然今天我哥又该挨饿了,他都三顿没吃饭了。”

众人刚一进来,直接躺在木板地上的杨忡妹妹杨露就先开口道谢,小姑娘看年龄与大小姐差不多,或许是小时侯就体弱多病,稍稍有点小,头发披散开来,面色苍白,消瘦的脸颊上有一双充满灵动的眼睛。

“不用谢,都是自己人,恩,自己人,来,我这里有果汁给你喝,还有奶片、~

大小姐一瞬间就变成了善良的模样,从包包中一样样往外掏东西,挨个介绍着味道,把杨露看得好奇不已,当目光放到大小姐那手上带着的戒指上的时候,更是惊讶地张开嘴。

“你喜欢这戒指啊?拿去,给你一个,快吃,吃饱了一会儿好喝药,我给你拿出点糖,不然药可难喝啦,我就怕这个。”

大小姐把一只玻璃戒指撸下来直接套到杨露的手指上,传授着关于喝药的经验。

店霄叼着烟斗不去打扰,转身又来到门口,站在那里等着杨忡回来好安排事情,这一等居然就等了一个时辰,心下着急准备派人去看看,远处就突然飞跑来一个人喊道:“出事儿,杨忡出事儿了,谁是他的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