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6章 相遇相帮金锭沉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二十六章 相遇相帮金锭沉

霄摆摆手止住见这个人冲得急要上前阻拦一下的护步,在这个人跑过来的时候打量上一番。

粗布的衣服,破了几个洞又打上补丁的布鞋,鸡窝加爆炸式的头发,高凸的颧骨,消瘦的脸颊,五尺左右的身高,大骨架,衣服被跑动的风吹着贴在身上,身上没有多少的肉,此刻正圆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睛焦急地问道:

“哪个是杨忡的东家?他出事儿了,让你们过去帮一下,你是?”

来人见店霄迎着他别人都在旁边警惕地站立,便向店霄问道,眼睛同时扫向有女子声音传出的木屋。

“别急,我就可以管事,先告诉我,现在杨忡会不会马上就死?是不是正在被打?”

店霄心中给这个人定位着问道。

“还不会死,刚才挨打了几下,现在被兄弟们给拦住了,你能管事就好,快去帮帮他,他被人给冤枉了,呼~!”

来人跑得急,挺住一口气把话说完在那里连续喘息,眼睛也开始趁着这时候看向其他站在屋子外面的人,那用好布料制作的整齐的衣服,一个个的精神头都在告诉他,这些人平时的日子过得都不错,东家应该是个好人。

店霄示意一个绿野仙踪打杂的人给这个报信的弄点水喝,回话道:

“不能死啊,也不挨打了?那急什么?喝口水歇歇,慢慢说,杨忡怎么回事儿?是不是因那锭金子?”

“是,正是,就是因那个金子,那金子上面怎么没有记号?杨忡拿着那个金子去找我们,说有好事情,我们正守来一艘船,准备干活,告诉他先等等。他就说去买点东西,回来帮我们卸完一起走,结果一个卖东西的人见他拿着金子就非说是偷他的,他丢过那么一块,还好离着近,我们过去快。”

一大杯清水灌下,这人舒服地抹去额头上的汗,把事情简短说出。店霄点点头又问道:

“你们可知道那个卖东西的地方都卖什么?东家是谁?平时人怎么样?说来听听,我好想些办法,直接过去作证不合我们行事的规矩,那金子是路上经过吕宋的时候弄到的矿石。让我们的工匠练手给弄出来的,当然没有什么记号了。”

“对,先说说那个买卖人,我们从来不会吃了亏还去解释。别人不惹我们我们都去惹别人呢,现在惹了我们,我们就要让他们知道厉害。”

屋子中地大小姐听见外面的话站到门口把面纱给挑起一点看着报信的人说道,一直躺着的露露姑娘被扶起来准备到外面晒晒太阳。玉儿已经先一步找打杂的人去给支太阳伞。

或许是吃了那些大小姐给的东西,也或许是知道以后的日子能好过,杨露整个人都显得精神起来。头发被梳拢好插上漂亮的饰物。衣服给换过一身。脸上也被抹过胭脂,略微低下头轻轻抚摩那只大小姐硬给她地玻璃戒指。好象是知道有很多人在看她现在的样子,不由得羞涩起来。

那个来报信的人都看呆了,嘟囓着:

“露露妹子原来能漂亮如斯啊,哎~!样地衣服都没有,即便这样也有不少人要提亲,杨忡总怕妹妹吃亏,到现在还没个婆家。”

“问你话呢,说说那个买卖人的事情,走,露露妹妹我带你晒晒太阳,到伞下去晒,还有不少好吃的东西呢。”

大小姐说着拉上杨露慢慢向不远处的伞走去。

“哦,好,这就说,那个买卖人是一个倭国地,我们这次卸的船也是倭国的,不知为何,这两年他们那里过来的人多了不少,别地方地也是如此,山里面有金子,都是奔这个来的。

那个倭人卖的都是些杂物,平时能用到地,还有几个在附近开个吃饭地地方,从倭国运来地清酒在这边卖得不错,我们是喝不起,这些人都是欺软怕硬,你比他们厉害,他们给你当狗都可以,你若是不行,他们就欺负你,还特别的不要脸,当某个被他们欺负过地人有了钱,他们就会厚着脸皮去给下跪道歉当狗。”

“哦~!我知道啦,和我们遇到的倭人当狗我都不要,既然这样就好办啦,小店子,你帮想个招儿,救出人来还能收拾他们一下,最好不要轻易就弄死了。”

大小姐把一杯带着冰块的葡萄酒递给露露,在那里插言说道。

“好,那就想招,你们卸的船也是倭国的?是不是一共有三只?”

店霄想到那个被他们当成目标的船问道,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想法。

“是,你怎么知道?就是三只船,其中有一只船上都是倭国人,好象有受伤的,伤得还很重,另两只船上面的是大食人,与那些倭国人相识,看他们谈笑的样子,关系应该不错。”

报信的人想着看到的事情一五一十说道。

店霄点点头有些疑惑地说道:

“大食?恩,这帮人很能跑,这边早就有他们的足迹了,那些个日本人真能挺,到现在还有感染病菌没死的,看来以后可以去抓他们的人来做活体实验,这两个离着如此远的人怎么就能弄一起去呢?不管了,先阴他们一次再说。”

一番话说话用指着跟下来的一个管事的吩咐道:

“你带人去换身衣服,别让他们看出来是绿野仙踪就行,样式尽量杂乱一些,人不要太多,恩,二

就好,拿上一些个我们做出来的金锭,去那里给作证这边采到的矿石炼出来的,然后随便找个地方休息,杨忡由你们带着,等我们和你那边接触,期间可以多向杨忡打听一下这边的事情。”

那个管事的马上转身带着人离去,店霄看着剩下的人安排道:

“其他人回到船上,特种部队的出来一些,跟我进山,找个会看矿的工匠,去寻金矿。恩,就这么定了,大家分头行动吧。”

大小姐明显也想跟着去,央求过几句不行,只好嘟起嘴儿在店霄耳边说晚上再也不帮他忙了后,拉上有些弄不明白谁才是东家的杨露向船的位置走去。

离着码头不远地一处买卖杂货的店铺外,一群衣衫老旧的炎华人正护着杨忡,与人数比他们多出不少的倭国人对峙着。看杨忡那左面脸上多出来的一块青紫,就知道是刚才挨打以后留下的。

“快点把这个偷了我黄金的贼交出来,不然我们可要动手了,哼!就是你们这些炎华人才让我们受了损失。”

一个倭国人站在这些人的面前声色俱厉地叫着。其他地倭国人配合地做出欲攻击的动作,吓得一众炎华人把杨忡紧紧护在中间,尽量缩小***,一个身体在这些人中最壮实的上前一步说道:

“野村偷人。杨忡兄弟已经说过不是偷的,是别人给地了,你不要信口雌黄,要打便打。我们怕了你们不成?”

“这可是你说的,既然想挨打那就打,一起上啊。”

这个叫野村偷人的倭国人就是不准备好好说。见自己这边的人多。大喊一上往前迈了一步。其他地倭国人也跟着迈了一步,互相看着等别人先动手。其他人好拣便宜。

这个给杨忡出头的人也不含糊,对着野村偷人迈出两步,那身上鼓起来的肉块把野村偷人吓得又退了回去。

“住手,听我说说,野村偷人,你说这位小东西偷的是你地东西,他说有人能给证明不是他偷的,那么不妨就等等,这一点时候都不行吗?难道谁心中有鬼?”

一个穿着绸衫的人挤开最外面看热闹地人群走进来对着野村偷人说道,在他地身后还跟着十来个腰上带着武器地护卫。

野村偷人还在想怎么在不丢颜面的情况下让别人先动手,听到有人帮腔,转头一看,马上就换上个笑脸,献媚地说道:

“原来是沈东家,哪阵风把您给吹来了?这么说从炎华来地货又到了?好好好,炎华人果然不错,恩,就是这些个不一样,对,不一样的,沈东家您说的对,等等,那我们就等等。”

奉承过几句又转回头狠狠瞪了被围上的这些人一眼,对着在里面露出头看着他的杨忡说道:

“哼!看在沈东家的面子上我就再等等,若是再过一会还没有人来的话,那你这个贼就当定了,我一共丢了两块这么大的金子,还有一块你要拿出来,不然,就用你妹妹抵吧,你个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人,提亲你不干,这回等我玩够了,让与别人再玩,看你又能如何?”

“你个畜生,你不许打我妹妹注意,我,我和你拼了。”

杨忡听不得别人说他妹妹的坏话,这时候也不管对方有多少人就要往前冲,被身边的人死劲抓住不放,这要是冲出去,容易被打死。

那个站在旁边的姓沈的人听到这种话眉头皱了皱,不温不火地说道:

“野村偷人,该是如何就是如何,不用说这些吧?难道你们倭人心中整天想的就是这个?若是真偷了,那金子我赔与你便是,从货里面抵出来。”

“是,是,沈东家说的是,这事不急,先等等,等等再说,不知沈东家这回有没有带来什么好东西?哦,炎华的东西都不错,我是说有没有这边没有运过的?”

野村偷人面色再一转,陪着笑容对这个沈东家说着,沈东家只是点点头,未再说什么,人也没有离开,就在这陪着,身后的护卫一个个警惕地看向周围。

“杨忡小兄弟,杨忡小兄弟,你在哪呢?我给你作证来了,杨忡小兄弟……。”

这些人又等了能有两刻种,正当有人不耐烦的时候,人群外面传来寻人的声音,那个方向站着的人自觉分开来,露出一条路,一个年纪在四十岁上下的人,带着二十多个衣服杂乱的人走了进来,一抬眼正好看见目露疑惑之色的杨忡,急跑几步到得近前,扶住他的肩膀说道:

“杨忡小兄弟,我来晚一步让你受苦了,回头一定补给你,哎~!都愿我,给您点别的也行了,不该把那刚炼的东西给你,罢了罢了,给你作完证一定要把这个公道讨回来。”

声音不大不小,稍微近些的人就能听见,野村偷人等几个倭国的耳朵尖,也听个真切,相互使了个眼色等待着。

杨忡听着话,看到面前这个见过一面的人使劲眨眼睛,心中思虑一下,点点头表示明白,这才拉着此人到前面对着野村偷人说道:“这就是给我金子的人,哪个人稀罕偷你的东西?呸!”

管事的人这时候也配合着对后面的人使个眼神,后面的人拎着一个大袋子上前来,口朝下一顺,‘哗啦’声中,出现了一堆金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