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7章 赢得赔付亮名号

第二十七章 赢得赔付亮名号

着的人一见如此多的金锭,眼中顿时放出各种奇异的偷人更是直接扑倒在地,拿起一个金锭看看,用牙齿轻轻咬过,又拿起另一个看,再咬,对着其他倭人点点头证明是金的。

“这些金子与我们给杨忡小兄弟的可是一模一样,如此你们要还杨忡小兄弟的一个清白才是。”管事的人微微仰着头,面带傲慢之色地说道。

“是,杨忡那个是我看错了,和我以前丢的很像,现在知道确实不是,是我不对,是我不好,我愿意赔偿。”

野村偷人‘扑通’一声跪在杨忡面前,诚恳地说道,若是不知道倭国人秉性的人还真就容易被他这一番动作给骗过去。

帮着杨忡的这些炎华人看着平时总是欺辱他们的野村偷人居然跪地道歉,出一阵欢呼,犹如打了胜仗一般。

杨忡本人也高兴起来,用得青紫的地方,看看周围众人,想了下走上前伸手扶起野村偷人说道:

“事情明了,我不是贼,我炎华的人也不像你说的那般,既然你已经知道错了,此事就算……。”

“此事就算算该赔偿多少钱吧,这可不是小事情,被你诬陷是贼,还被你打了,你可知我们有多大的损失吗?”

见杨忡要算了,管事的连忙接话,不顾杨忡那诧异的目光,看向野村偷人说道。

野村偷人也以为就这样算了,没想到突然出来一个,与人群中的一个人对视一眼,收到了某种指示后,态度恭敬对着管事的说道:

“我野村偷人做错了事,愿意得到惩罚,杨忡兄弟进到店中看看有什么想要的就拿走吧。”

护着杨忡的那些人听到可以拿东西,一个个脸上都露出兴奋的神色,有的人还在给杨忡出主意,让他拿点好看的饰物给妹妹带回去。有的说别忘了再拿点清酒,大家好好喝一下。

已经证明清白的杨忡被众人地你一言我一语说的不知如何是好,双手有些紧张地来回搓着,记下后面那些人说的几样东西,刚想开口要,绿野仙踪管事的又插话对野村偷人问道:

“你是说你愿意赔偿我们所有的损失?”

“嗨!愿意!”野村偷人回答的铿锵有力。

“那就好,现在我们就来算算你应该怎么赔,你看可好?”

“呃……!好!”被这个管事的话问得心中有些觉得不对的野村偷人犹豫了一下。又看一眼别处得到肯定地指示后觉得也不能损失多少,点头答应。

管事的并没有直接说出多少钱,回头一伸手,后面有人默契地递过来一个算盘。来回抖动两下,用手在上面的两个珠子上一抹,右边说:

“听说你说过我炎华不好,你先要澄清这个事情,要让大家都知道,如此你要赔付我们炎华人的名声损失费。我炎华之人众多,只是他们没有过来,我也不能代他们来收。故此只收我们这些人地。我们是经商的。名声重要,一人最少也要五十个铜钱。他们这些做苦工的一人十个铜钱,你看如何?”

野村偷人盘算了一下,现面前加的炎华人加起来一共也赔不出去多少钱,点点头:“行。”

“你愿意赔就好,杨忡小兄弟,安排些人,让他们把整个岛子上地炎华人都找来,苦工给十文,商人给五十文,其他的就算苦工吧,恩,这位也是炎华人吧?”

管事的让杨忡去叫人,不顾那野村偷人吃惊的表情,转头看向手下人贴在耳边报告地这个刚才也帮了忙的人问道。

“正是,鄙人姓沈,名启,字云腾,做些买卖,有船两艘,每艘二百人,都是跟着我四处漂泊的,在我眼中他们不是苦工,是我地兄弟,要算商人,我这就安排,每人五十文钱,谢了。”

姓沈地东家一听就明白是什么意思,如此情况怎能拆炎华人自己地台?对着管事的拱拱手配合着说道。

“好说好说,原来是沈掌柜地,我姓杨,乃主家赐姓,取名世忠,待此事完了,还望沈掌柜的赏个脸,小斟几盅。”

管事的道出姓名,见沈云腾回应,转过身来对着还在那盘算能赔出多少钱的野村偷人继续说道:

“刚才是名声钱,现在算算误工的,因你这一事,炎华的那些过来的苦工边耽误不少时候,每人就按他们的平时应得多少来赔,杨忡小兄弟则不一样,我们给他一锭金子是让他快些买回东西,还有其他事情要做,被他这一耽搁,我们原本答应他的同样一锭金子的工钱就不给了,这个你要赔吧?”

“恩,不多,赔!”不用野村偷人自己算,有别人就把这些花消算好了,觉得加起来也没多少钱,让其答应。

“好,痛快,那再算算我们的损失,被这么一耽搁,许多事情都做不了了,尤其是这个炼金上的,怎么得也要赔上一百两金子吧?哦,这你们也赔,好,我们准备用杨忡小兄弟做为我们的一个门面人物,可现在被打了,拿出去就不好看,这个要赔吧?哦,也赔,好,那就再算算医药费,他这次耽误了,家中还有一个病人呢,是我们给安抚的,用的药乃是……。”

管事的嘴上不停,一样一样说着,野村偷人汗水是一滴接一滴汇在一起往下淌,给他指示那个人已经是咬着牙豁出去了,只要他看,那人就点头,围观的人不少都张大个嘴,从来不知道被冤枉挨

后可以得到如此多的好处,今天算长见识了。

一番计算下来又耽搁不少时候,管事的把这个也算在赔偿中,野村偷人不知道从哪弄来的钱,一点不少的赔出来,当管事的带着绿野仙踪和雇来的人连拉带推下终于把那些赔付的银钱弄走后,看热闹的人还没有散去,对刚才的事情回味不已。

“八嘎,那些人分明是故意的,这一回我们赔出去地钱都要抵得上我们跑一次船了,冈本龙一。是你说赔的?”

几个连在一起的木屋当中,一个身上穿着宽敞衣服,头上扎有带子,跪坐在那里的人对着另一个跪坐在他旁边的人质问道。

“嗨!是我让赔的,我也没想到居然能算出这么多,一样一样给,就都给了,可就是再赔出这些也不多。他们找到了一个产金多的矿,只要知道那个地方,以后就是我们的,为了让他们高兴。失去戒心,赔出这些东西值得,还可以抢回来。”

冈本龙一双手扶膝,挺直上身。在那里恭敬地说道。

那人这才带着笑意点点头,‘啪啪’拍两下手,声音一落,从一道门中挪出一端着酒菜地女子。眼中含水地看着两个男人,把酒菜摆放好便跪在那里,不时给斟酒。

当先说话的人端起碗来说道:“冈本龙一。这次事情成了。一定要给你提拔上去。喝酒。”

冈本龙一马上也表示恭敬,两个人就这么边吃边说。不时的在女子身上摸一把,女子穿着的宽大衣服,被他们摸得带子已松下,从敞开地地方直接就可以看到那细嫩的身子,看样子里面什么都没有穿,待天色渐晚,那人又说道:

“可以安排人过去了,只要探听到他们找到的金矿,就去找大食人一起动手。”

冈本龙一答应一声起身离开去找人打探消息,等转身回来之时,看到的是一个已经脱去了衣服,对着门地方向张开双腿,被一只手放在私处来回抚摩玩弄的女子。

听着女子呻吟的声音,看着那沿着股沟流下来透明的汁液,冈本龙一再也忍不住,门都没有拉上就扑了过去,把脑袋凑到那地方上,伸出舌头猛舔,出‘啧啧’地声音,女子上身的两个**被另一人双手捏着变换形状,受到上下同时的刺激,腰不由得跟着来回动作,似难过,又似享受。

终于,冈本龙一忍受不住了,腰带一松就脱下裤子,掏出那足有两寸长筷子粗地雄伟之物,凑上前塞进女子地口中,另一人换到他刚才在地位置,伸出手指不听抠挖,引得女子又是一阵颤抖,嘴上喊着‘衣裤’。

一刻钟以后两个人变换位置,这人掏出他那个有一寸五长,小拇指粗的巨物塞进女子口中,如是,半个时辰过去,被两个人用手和嘴玩弄地女子已经不知道‘衣裤’多少次了,一脸满足地软软瘫在那里。

见此模样,两个非常有成就感的倭国男人决定要让女子最后知道一下他们的厉害,一前以后同时把那只比青虫小上一点的东西一齐塞进去,相互看一眼,配合着连续耸动,足足有十五个呼吸那么长的时间,这才猛的抽出,把那浓得象用半碗米熬了整整十锅粥一样的东西射到女子身上,向对方同时伸出大拇指,骄傲地哈哈大笑起来,女子若是侥幸有了孩子,或许就要叫‘二人’什么的吧?

一处炎华人自己围成的院落当中,盏盏的***挑起来,杨世忠坐在上位置,看着下面那些分到钱安顿完在这边家人,聚到此处的那些看着面前丰盛酒菜直咽口水的炎华人说道:

“我东家的意思是要在这边建一个专门帮着我们炎华人的地方,就是负责保护和统筹安排,谁受了欺负就由这个地方出面去讨回公道,哪个找不到活计了,也由这个地方来给安排事情做,比如杨忡,他在码头处等人雇他做向导的时候比不上别人,那我们建的地方就负责让那些人过来找向导,不是他们挑选我们,而是我们挑选他们。”

那些个人只有杨忡这个切实得到恩惠的人相信管事说的话,其他人听到如此大的口气都把目光看向沈启,对于他们来说还是这个每次来都会周济他们一些财物的人可靠。

沈启可能是也觉得杨世忠话说得有些大,眉头不由皱起来,试探地问道:“杨管事的,不知道你能做多少的主?此事关系不小啊。”

杨世忠已经想到有人能如此一问,笑笑回道:

“若是东家所持有的家业和商铺,在炎华除非东家特指我出去,不然我一点主都做不了,出海在外面行船中我也说不上话,我只管半只船上的打杂之人,等这边那个地方建好以后,也只有东家让我管我才能管,可现在这个时候,东家派我来说事情,那我就能全权做主,只要我答应的,那就是绿野仙踪认可的。”

“绿野仙踪?你们居然是绿野仙踪?怪不得敢说出如此的话?云腾我可是在东莞绿野仙踪的酒楼吃过饭的,那味道让我都差点舍不得再出来,今天的饭菜也是杨管事安排的吧?哈哈!真是太好了,你们不用看我了,比起绿野仙踪我可是无足轻重啊。”

沈启听见是绿野仙踪,震惊过后说着,手下再不客气,筷子直接伸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