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8章 有人搏斗露矿痕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二十八章 有人搏斗露矿痕

沈东家吃得香,其他人也都咽咽口水,在没有得到找个所谓的绿野仙踪能主事的人开始让吃之前都未动筷子。

“大家都吃,我们边吃边说,绿野仙踪做什么事情的你们不知道,这都是在此地呆的时候久了,其实我们就是开酒楼的,尝尝吧,这是家乡的菜,不知道你们原来都是哪的人,每一个府路我们都是选出来几样菜,爱吃什么撺换着吃。”

杨世忠见众人都在等他,端起杯来说完,直接伸出筷子加上一口菜吃下,这边的炎华人就等这句话呢,纷纷举杯,可能是经常喝不到酒,只把唇贴在杯沿上沾了沾,有人喊上一声好酒,再吃上菜,又是一声‘好菜’。

“这里先说一下,一会儿大家只管吃,由我来说话,不用应声,外面有人会来偷听,万一说不好了容易让人察觉,大家不用客气,酒菜自管吃,我们开酒楼的这些东西备得多。”

杨世忠再次端起杯,仰头喝净,呼出口气劝道,沈启也在旁边帮衬:“对对对,大家吃,也就是在这边,炎华那里想吃上这么多样的菜可不容易,他们是带厨子来的。”

回应他的是一阵此起彼伏的吃喝声,都急着往肚子里塞呢,哪会有人和他们客气?‘叮叮’两声不大不小的铃铛响动,杨世忠咳嗽一下,酝酿过情绪,开口说道:

“大家吃,好好吃,我们东家说了,这一次是来的人手不足,在山里面发现一个大矿,到时候大家可要帮着自己人才是,我们是绝对亏待不了大家的。”

“管事的,你把我们找来吃饭就是想让我们帮你们挖矿吧?这事行,可你总要跟我们说说那矿在哪吧?”

下面吃饭的人群中传出一个声音,当地的炎华人俱是一愣。心说不是不让出声么?怎么还有人不听?扭头一看,说话的人根本就不认识,当下了然,配合着做出倾听的模样。

今夜的月色不错,院子中的***也够亮,一棵院子外十多步远地椰子树上正有一身穿灰色衣服的蒙面人,攀住枝杈,半探出身子也在那等待管事之人接下来的话。

“大家不要急。那里离这边还要走上些路,工夫都耽搁在一去一回上,大家过些天要做的事情就是帮着往回运金子,炼的地方直接就安在那边。”杨世忠再次说道。

“管事的。你们这次来的人是不是太少?不会过些时候又有人来便不要我们了吧?等我们回到码头,地方可能都被别人给占了。”

下面再次有声音传来,吃饭的众人自发地配合着一起喊着,嘈杂声响成一片。杨世忠连忙回应:

“不会不要你们,实话与你们说吧,那不是一个矿,旁边不远处还有两个矿。我们这次一共来了三百多人,根本就忙不完,炎华那边也没有人向这里赶。只这三个矿。足够我们这些人挖上不少时候了。以后大家带上无数地黄金回去,岂不是荣归故里?”

“好。管事的,就凭今天你能拿出那些金锭我们就信你一次,过几日我们去的时候,可要看看,若是骗我们,以后都不要想在这边谁还帮你们了。”

“好,等那边的人回来,就带着大家先去认个路,都吃,说说你们在这里地一些事情吧。”

“好啊,好啊,我们就等着那边回来人了,这边的事情没什么说的,就一个字,‘苦’啊。”

“是呀,这边的日子不是人过地。”

“不想那些了,喝!现在好了,以后再也不用受穷。”

被杨世忠一问,众人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来,酒入酣时,有人想起以前的事情当先哭出声来,其他人被他带着也都哭着发泄。

椰子树上的那个灰影见此情形许是认为没有什么呆下去地必要,轻巧地从上面滑下,猫着腰消失在月色中,院子这边再次响起‘叮叮’的铃铛声。

哭泣中的人这时已发泄得差不多,抹去泪水,身子放松着,脸上也露出笑容,一个个停下来看着杨世忠等待后面地安排。

“跟上,大家都小心点,这都是什么东西?我不认识呢?恩,这个我知道,这就是橡胶树,前面那个树上地是什么?猴子?猩猩??好地方啊,以后特种部队有场地训练了。”

店霄领着十名特种部队地人,把两个寻矿的工匠保护着行走在原始森林当中,不时要停下来看看遇到地不认识的花草等东西,小一点的就收集上,准备拿回去做标本,分析出来有什么特性,还要时刻小心潜伏在林中的危险。

“小二哥,这里确实很危险,要不你先回去吧,等我们把这一片地方熟悉以后你再进来。”

一个特种部队的人挥刀削断一条从旁边树上蹿飞过来的毒蛇,眼睛警惕地看着周围的景象对店霄说道。

“不用,我们又不是非要一次就把所有的地方都探出来,再走一走就寻别人经过的路,也不是只有我们才在这边找黄金,我从小到大,这么多年了,还没亲自见过原始森林是什么样子的呢。”

店霄摇摇头否决了这个提议,紧了紧手上握着的单刃锯齿刀,踩着前面人的脚印亦步亦趋跟上,嘴中还嘀咕着:

“等以后这边的路探出来带紫萱看看,恩,别的地方也要带她去,听说此地有犀牛来着,弄些角回去做药,那肉也没吃过,应该捉一只,烤好了让紫萱尝尝,皮

怎么样,给紫萱做双鞋,还有老虎吧?也抓一只,虎子,虎鞭用来壮阳,猩猩抓上两只……。”

两个跟着的工匠也在四处看,眼前所见明显与在炎华那边不同,紧怕漏过什么重要的地方,俱都皱着眉头想找到和金子有关的东西,森林中不时响起的某种动物叫声让他们略微有些害怕,特种部队随手解决的一些威胁则使他两个对特种部队的人员佩服不已。

“小二哥,那边有人。”

两个探前十丈远的人一人留守,一人退到后面对店霄说道。手指向西北的方向,其他人停住脚步静听,果然有人的叫喊声。

“不用急,慢慢挪过去,可能是遇到某种动物搏斗吧?”店霄仔细听那喊叫地声音发现听不懂,不知道是哪个地方的语言,只要不是炎华的就不着急。

队伍开始斜着向那边移动,前面开路的人小心地挥舞着手上的刀。尽量不弄出太大的声音,看着那有着断痕的树枝就可以想象得到这边有别人来过,新的树枝是后长出来地。

‘金矿石’店霄看到那边情况以后第一个想到的名字,只见那里哪有什么动物。就是两伙人遇到一起,正用手上的武器搏斗着,其中一伙人应该是背着矿石,那些用不知道什么枝条编制成的筐扔在地上。正和另一伙人拼斗,两边人语言应该互通,嘴上说着手中地武器也没有停。

两伙人打斗的地方还算宽敞,有一条被人踩出来的小路贯穿到两边。看着路上的草还依然旺盛,说明这条路也是被踩出来不长地时间,应该是一伙人发现金矿不久。没采几次就被另一伙人看见了。于是……。

“加油。加油,管是哪边赢呢。快点结束,我好去看看那矿在哪里。”

店霄见两伙服装差不多,武器也差不多的人斗得是旗鼓相当,一时还分不出胜负,趴在地上的草藤中嘟囓着,两个工匠趁这个时候掏出看很远来自己盯着框中的矿石看,特种部队地人手上拿着搭上箭的弩,准备随时应付突**况。

那边打起来没完,店霄正等着不耐烦的时候,一伙人中地一个头领喊了一句什么,那伙人不舍地看了一眼地上地矿石,聚在一起向着丛林深处退去。

另一伙人有几个追出去又被挡了回来,也站到一起,用一种草地汁液涂抹在伤口之上,同样没有管地上的矿石,沿着那些人退避地路跟了过去。

“快,拿几个矿石,我们也跟上。”

店霄一声招呼,与众人冲出去,工匠麻利地拣起两块矿石塞进挎包当中,跟着一同向那边走去。

这一追就追了大半天,待到下午太阳直射树林中更加闷热的时候,店霄一行人才在看很远中发现那两拨人,依旧是相互保持一定的距离,前面的人不回头袭击,后面的人也不冲上去挑衅。

“难道说金矿的地方没有河流和水潭?背出来这么远是不是吃饱了撑的?还那些人走的路是不是通往金矿的?”

店霄拿过水壶喝上一口,被闷热的感觉弄得咧个嘴在那说道。

“小二哥,我琢磨应该是这条路的事情,绝对不是通向金矿的,或者是他们绕了一个远,那些个追的人应该回去两个报信才对,如果他们外面还有人手的话。”

一个特种部队的人看着脚下走着的路,发现已经开始没有那明显被踩出来的痕迹后说道。

见此情况,众人向旁边偏离出去一些,与前面两伙人的距离逐渐拉远,走着走着,看很远中望去,发现那些人停了,又是一块稍微宽敞的地方,两伙人再次对峙起来。

先前跑的那伙人一个人嘴动了动,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另一伙人中的一个也上前几步,与那个人开始争执起来,给人的感觉是要分一份。

突然,那个最开始说话的人露出了笑容,抽出武器就对着追来的人打去,那些人只抵挡几下就开始向回跑,动手的人随后追,这两拨人刚一离开那个位置有十几息时间,就有不少的人从别处突然出现在那里,尾随在后面帮着追杀。

“完了,开始追的人这次是完了,明显一路上体力消耗太大,现在跑不过人家,还不得都被收拾了?”

看着那最后追出来的人与前面跑着的人渐渐离近,店霄尽量把头伏低,在那里说着。

如此明显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前面跑的人终于是体力不行,被后面的追上砍杀,等跑到与店霄这边相隔不远的那条路上的时候,前面的人只剩下三个,被后面的人赶上,终于是一个都没逃掉。

那追杀的人在树林中跑无暇注意其他东西,几个人好象被什么东西咬了,扑倒在地用手捂着伤口直哼哼。

还好着的人扶起受伤的,先前引路过来的那些人再次转身往刚才的地方去,其他的则把死去的人身上的衣服扒下来往另一个方向去。

店霄等人左右看看,朝着后出来的那伙人离开的路跟去,转过几个山头,一条路出现在众人面前,看来这个地方走的人更多,又往前去,一条清澈的河流缓缓流淌,可以清晰地看到河中的沙石,让店霄等人更加疑惑起来。

再转过个弯,抬眼看去,远处有不少的人在那里忙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