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29章 回程之路找原因

第十二部 第二十九章 回程之路找原因

露天金矿,好地方啊,这么大?那旁边就有一条河为呢?树也有,直接炼了拿回去半成品的金锭比那么背石头可强多了,你说,换成你,会因为什么不用这条河及旁边的树木?”

店霄看着那些人用各种工具直接在地上刨挖金矿石,疑惑地问旁边的那个工匠。

“应该是怕被发现吧?这些人也不多,在上面干活的一百来个,加上运矿的二十多人,真是太少了,点上火就容易被人寻着烟找来,咦?怎么还有运矿的?这是从哪边来的?”

工匠看着周围的环境说着,忽然看很远中出现了另一拨背着筐的人,看到里面是空的,显然是送到别地方回来再背,这些人也是二十多个,刚一到地方就趴到河水中使劲喝着。

“左边也有一拨人回来,筐也是空的,看样子他们是怕把一条路给踩得太明显,会让人发现,分开来走的,只是这样就不怕路多了别人找过来?”

另一个工匠看了两眼那些给喝水那拨人装矿的人后,不经意间一扫,看很远中又出现一拨人。

店霄瞧瞧周遭的树木,又望望那远去的流水,盘算着说道:

“或许是他们有什么特殊的规矩吧?哪个地方的人挖出来矿不准在旁边就筛选提炼呢?恩,先不管这些,记住这里,呆一会儿找地方露营,晚上的时候过来看看,数一数大概的人,我们想办法给夺过来。”

不愧是常年高温多雨的地方,晚上还是一片晴空的模样,大清早的就落下瓢泼的暴雨,五天前这边那些做苦工的炎华人经杨世忠安排后,第二日就开始在这里伐木、挖地盖起了房子。

杨忡作为临时的头领正准备今天把沟再挖深一些,多砍点高大的树,见到雨越下越大,只能暂时停住。把那些冒着雨还不愿意躲避的人给硬拉回来。

“我不怕下雨地,这几天吃得好喝得好,我一身都是力气,淋一淋到爽快。”

一个光着膀子手上拿镐头在那使劲刨地的人被拉回来后,用手在脸上抹过,使劲甩甩头,搓着身上的泥球说道,那晒成棕色的皮肤上是一道道雨水和汗水混合以后流下的痕迹。只是以往吃的不好,有些消瘦。

“淋病了怎么办?还不是绿野仙踪给我们出钱治?这些日子太忙,没顾上别的,你们家中都如何?”

杨忡给这个人扔过一条干手巾。站在门口看着外面的天和地上溅成一片地样子问道。

“好着呢,拿回去东西给我那个闺女吃,马上就会喊爹了,还有你嫂子。也说我比以前好,以前干一天活累得到家吃了就睡哪有力气陪她,现在好了,干完活还有使不完的劲。等过些日子或许就能再得个带把的,嘿嘿!”

另一个人在那里炫耀地说着,男人这种事情也是要比上一比。

“杨忡。你妹妹呢?这几日一直都不见。听说绿野仙踪的人已经把她那个病给治好了。带出来看看,等哪个有出息了也好给她找个婆家。不能总让你养着吧,你也老大不小,该是娶房媳妇留后了。”

有人开始打听起杨露,其他也有几个附和着点头,想是都喜欢那个姑娘,只是以往自己养活自己都费劲,没有胆子去想,现在认为日子会好起来,一个个也有了信心。

“等你们哪个真有能耐再说,可不要以为只赚些钱就行,露露已经被接到绿野仙踪地船上,让东家给认作干妹妹了,要让露露学一些我们根本不懂的学问,到时候让她给比下去,看你们哪个有脸来说亲,等年岁再大上些,我可就把露露许给别人了。”

杨忡想着妹妹以后有好日子过,目光中饱含着欣慰说道。

众人被他这一说,不少喜欢露露的人都着急起来,紧怕以后露露被许给他人,看着外面的雨盼着快些停,那挖出来地有一人多深的沟已经灌满了水,等太阳露出来还要费不少的事。

“看,倭人又过来看了,哼!看又能看出什么来不成?他们做梦都想不到我们要盖的房子是什么样地,到时候再有炎华的人不小心流落在这里,直接就给接到炎华的这个办事处中,谁都不准欺负,不知道绿野仙踪这一次要扔进来多少钱?原来真比沈东家厉害呀。”

一个人看着大雨中还有倭国地人披蓑衣带草帽装做路过地样子从那准备修建经商、武力防御、援助、调度等功能为一体地办事处走过,撇撇嘴,不满地说道。

杨忡摸摸脸上还没有完全消除的挨打痕迹,握紧拳头劝道:

“先不管他们,绿野仙踪这次来就为了追杀他们地人,在此地的一个都跑不了,等把我们的办事处建好,就要把整个岛子逐渐掌控住,以后来这边的炎华人会更多,海那面的海城听说也要找人建一个城,我们这边快些,等办事处好了,在外面也围出个城墙。”

“好,到时候我们让后来的炎华人看看,说不定到这边的路都被我们控制住后,哪天皇上高兴来游玩一番也说不定呢,让我远远的看上一眼就行,趁着外面下雨,多歇歇,等停了就干。”

又一人向往着说完,找个地方躺在那里果真去睡了,其他的人也纷纷摆个舒服的姿势养精蓄锐,远处的码头雨雾蒙蒙,杨忡向着炎华的方向站定,自语道:

“爹,娘,孩儿把妹妹养大了,再过些日子就让她带着你们回家

雷声滚滚,波涛啸啸。

野村偷人的杂货铺中的一个房间里也是有人用肉体演奏着,各种声音搀杂在一起,最为清晰地就是女子的呻吟。

野村偷人听在耳朵里,心中开始痒痒起来,见如此大的雨不会有人来买东西了,把唯一开着的半扇门一关,转身向声音所在的那个屋子走去,里面的人身份明显比他高,使得他不敢入内,把眼睛贴在门缝处向里看。

其中有三男一女。俱都光着身子,女子还被人用绳子捆出来个花样,两腿成M字形绑在一张大椅子的两边扶手上,胳膊捆在后面,胸前两团雪白从绳子地缝隙中挤出来已经变成紫色。

“井上君,把蜡烛拿来,我要让她知道我的厉害,没想到野村偷人的女人这么漂亮。野村偷人一定是不能满足她吧?”

一路被追杀终于回来的田中高太对着与他一起玩弄野村偷人的女人的井上苍木说道,双手分别捏着女子的两团柔软,女子那两点同样涨成紫色的突起早已变得硬硬地。

井上苍木马上就去拿蜡烛,手在女子腿间来回的冈本龙一突然加快了速度。一边听着女子无意识的娇声,一边说道:

“野村偷人的女人叫花子,花子你说,我们是不是比你地男人厉害?田中君。来的路上有没有带几个别地方的花姑娘,拿出来大家一起用。”

说着话他的说停了下来,好让花子说话,花子努力地点点头用哀求地眼神看向冈本龙一说道:

“冈本君厉害。野村的只有一寸,冈本君比他多一寸呢,冈本君别停。恩。恩~!”

田中高太正兴致勃勃准备要把那半硬的。一寸二长的东西塞进花子嘴中让其允,听到这话。那物中直接滴出几滴东西,居然直接**了,兴奋地说道:

“有带来地,那些都是吕宋的花姑娘,每次一想起我就能马上舒爽,可惜,被炎华的船追上,差一点就没有命,姑娘也都丢了,花子,快,让它重新厉害起来。”

花子鄙夷地看了那物一眼,又无奈地做出高兴地样子张嘴含住,随着下面地刺激发出‘呜呜’地声音,看来冈本龙一手指头果然厉害。

井上苍木这时已经把蜡烛点燃拿过来,****地笑着说道:

“在那边我与田中君玩过野村偷人的母亲,叫起来地声音才好听呢,尤其是用蜡烛滴上,身子一扭一扭的,让我们看看他的女人是不是也是如此,刚才田中君说的对,炎华人厉害,多亏我们跑的快。”

说着话他就把那蜡烛倾斜过来,里面已经融化的蜡油一下就淌出来滴落到花子的胸上和下面隐秘的地方,烫得花子使劲扭动身子要躲避,嘴中‘呜呜’声更大,眼泪都被疼出来了。

躲在外面的野村偷人正在那用手努力呢,看到自己的女人被别人玩弄成如此模样,又听到母亲也被玩过,马上兴奋地滴出了四滴东西,浑身舒服地直发抖。

冈本龙一换上三根手指,再次加快速度,欣赏着花子那痛苦的模样,很有成就感地说道:

“来这以前我就是用这三根手指和野村偷人一起插他的亲妹妹,那次是十个人,一人三根手指,把他妹妹给弄晕了过去,井上君、田中君,快点让花子也如此吧,过几天我们就要把这边炎华的人都杀掉,给你们报那被追的仇,君上已经和大食说好了,他们会与我们一起动,现在他们正把别处的人向这边聚集。”

说完三个人很有默契地把那物轮流插进女子的身子里,加起来足有二十个呼吸才算完了,花子配合地把头一歪,正好看到自己那个偷看的男人,目光相对,都露出满足的神色。

“呸呸!这是什么果子又酸又涩的,难吃死了。”

丛林之中,店霄吐出一嘴的不知名的野生水果渣滓,在那里抱怨,其他的特种部队成员都在那默默吃着,这东西味道不好,却可以充饥。

来的时候准备的还算妥当,唯一漏算的就是那两个工匠,天上下雨,又离那些人近,众人就没有点火,正常来讲那背包中的食物是应急用的,别的东西能吃就先吃,店霄还吃了两条半活蛇和不少的虫子,为了防腥,背包中一直都放着些芥末,当成生猛了。

两个工匠却说什么都不行,一吃就吐,大家没办法,把那些应急的东西都分给工匠,自己找别的,工匠二人这时候是真服了,特种部队吃也就吃了,没想到小二哥也张口就来,一点都不含糊。

待众人吃过东西,店霄又往那边看看,说道:

“好了,他们一共能有二百多人,多也不能多几个,少也不能少多少,我们回去,贴着河绕一下,看看这边都有什么鱼?别处还有没有路?”

大家以他为首,没有不同意的,借着大雨的掩护向一旁走去,斜着穿到河边,一个护住一个,开始向下游移动。

大雨不停,众人走起来更加注意丛林中的东西,尤其是一些懂得潜伏的带毒之物,一路前进,转过两个小弯,绕到一座火山的后面,眼前的景象猛然变换,比起刚才经过的地方完全不同。“怪不得上面的人不在那里筛选矿石,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