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0章 闲对碧波待风云

世上还真有如此疯狂的人,下这么大的雨也能干活?服,他们是哪的人?”

面前是一个大型的金矿,一群人忙碌着在那挖矿、筛选,‘哗哗’的大雨打在这些只下身穿一点衣服,甚至是什么都不穿的人身上,店霄从看很远中望到这一景象,伸出大拇指说道。

那远处搭起来的棚子中有烟冒出,被雨一冲显得就不那么明显了,还有看不出具体颜色以黑为主的水从那边流下来进到河里。

“走吧,我们想办法回去,这些人是要钱不要命,怪不得上游的人不敢筛选,不敢提炼呢,不知道这条河下面是不是有沙金?等天好点的时候再往里面探探。”

店霄看了一会儿那些人,觉得索然无味,分不出这些干活的人与此矿的所有者是雇佣关系还附属关系,皱皱眉头看看天,摸摸身上粘粘的衣服开始继续向前行,准备找到条路回去。

工匠再次被护在中间,一人叹息道:

“这些人就是傻,若是自己的活计,用产量来换钱,如此的劳累一但累倒,什么钱都没了,若是听别人的命令干活,那下令的人好不到哪去,都趴下了从别出运人也是钱啊。”

“听说这边多雨,每次下雨都停的话,就不用干活了,走吧,别人的事别人自己知道,我们绿野仙踪是不会如此做的。”

另一个工匠叹息一声,恭敬地看了在前面跟着开路的店霄一眼,低下头继续走路。

不知道暴雨覆盖了多大的地方,海面上绿野仙踪的三艘船同样处在风雨中,波浪一叠叠拍打在船舷之上,‘啪啪’做响。

杨露上到船上已经有六天了,这些日子什么事情都没做,大小姐给她安排唯一一件事情就是养,吃各种美味的食品,天天在药桶中泡澡。睡觉、看海、听故事。

此时的杨露刚刚吃过饭,那淋了鲍鱼汁液的虾仁,让她吃撑了,现在躺在**还回味不已。

伸手拿过一面铜镜,看到里面自己的容颜,发现脸色已经不那么苍白,两的地方好象有了些肉,摸起来也细嫩不少。想到以后嫁人的时候夫君会夸,羞得红了脖颈,再看看身上红颜色地衣服,越发的脸热。透过开着的窗户,望向蒙蒙雨雾喃喃道:

“小海哥,当初说过等长大就让我做你的新娘子,可那年你说要赚多多的钱来照顾我。跟着一艘炎华的船就回去了,到现在也没个音信,这次杨姐姐要带我回去,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你呢?”

“露~露~妹~妹~。你~.u想~什~么?”

突然出现的声音把杨露下一跳,刚才想事情走了神,大小姐什么时候进来的都不知道。在她耳边一字一顿地问完。才让她惊觉过来。

好象被人撞见了多么难堪地事情。脸和脖子更红了,两只手有些紧张地绞在一起。吞吞吐吐回道:

“没,没想什么,就,就是看,看外面的雨呢,一时看呆了,不知道杨姐姐何时进来的?”

“真~的~没~什~么~?看雨也能看呆?:_我说说,是哪家地公子?让姐姐我帮你参详参详,我若是不行的话,就找小店子,他可厉害啦,说呀,这有什么害羞的,我就想要小店子娶我过门。”

大小姐手上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是满满的水果和小食品,挤在**,非让杨露说是哪个人。

“没,都,都好几年了,就是那么一说,当时还小着呢,他跟着一艘船回炎华,到现在也差不多忘了,杨姐姐,你不用天天往我这跑,我自己也能找东西吃,你是做大事地人,这样的日子我从来都不敢想,现在睡的也香,以后若是能有个这样的房子就好了。”

杨露轻轻甩甩头不再去想那不开心地事情,再次打量着这个单独的船舱,十尺方圆的地方,红木地桌椅,镶金地梳妆台,锦垫地床榻,琴架上还摆有一张七弦琴,淡淡的龙涎香,雕刻着花纹地小窗,桌子上除了文房四宝外还有几本精制的书,这一切让她现在还觉得是在梦中。

“我没什么大事可做,事情若是都让我来做,要那些管事的干什么?我做的最大一件事情,也是最好的一件事情那就是把小店子给招到如归酒楼当中,这要是让别人得去了,想都不敢想啊,一阵后怕呢。”

大小姐拍着胸脯在那里说道,引得杨露‘咯咯’直笑,伸手从托盘中拿起个~.仁放进嘴中慢慢嚼着,美味在口中四散开来,一时间有些恍惚,微微叹息一声。

“怎么样?好吃吧?这个是煮的,等把味道煮进~干以后用压咬便能轻易咬碎,吃吧,哦,刚才你说喜欢这房子?不好,就是普通招待客人的,我带你去我的船舱中看看你就明白了,这两天是让你适应,怕直接让你住太好的你睡不熟,走。”

大小姐说着话就拉起杨露,出门走在专门是用来给挡雨探出来一截形成一条路的遮雨檐下,准备让杨露欣赏一下她的那个粉红一片,充满了卡通色彩和各种布娃娃的闺房。

大雨持续地下了三天,店霄回来时将将停住,天上乌云变幻,不知道是要散开还是要再下一场更大的雨。

连续休息几天的炎华人终于是盼到雨停下,操起工具便冲出去

续挖沟打地基、盖房子。

海面上也再次有船只过来,至于那些没有及时保护好,停靠在岸边的小船,早就被浪托起后摔碎在那里。

一艘中型的船在这个时候从海中驶来,上面装着的都是绿野仙踪大船上的东西,当初分出去的那些人成功卖出货物又买来一艘船,并得到了倭国人的具体消息。

码头上此时站着不少等着干活的人,船刚一靠过来,那些人就互相比着往前站,尤其是手底下有人的小头头。只要被船上的人看中,那就能带着手下人一起干,船上那些人有很多都是经过一路劳累紧张,到地方就想放松一下,如此才让码头上地这些人能吃上口饭。

“让开,让开,这是我们炎华的船,货当然要由我们炎华的人来搬。”

杨忡正带人干着活就接到杨世忠这个管事的命令。暂时放下手中的事情,领着一帮兄弟来码头这里帮着搬东西,见有人挤便开口驱赶。

可能炎华的搬运工在以前的时候从来都是以一个弱者的身份出现,现在听到杨忡如此一说。其他地搬运工有些没反应过来,等杨忡重复一遍后,那些人一个个哈哈大笑。

“谁说炎华的船就要你们这些炎华的人来搬?看看你们那瘦弱的样子,你们就是要再少地钱。别人也不会用的,等小船吧,来小船让你们接过去一只,当然。如果你们还是愿意按照规矩来,分给我们一半的钱,我们就把这船让你们。”

一个又黑又丑又壮的人在旁边突然说道。他身后跟着地那些人也高声附和。

从原始森林中回来的店霄正准备到船上好好休息一下。远远听到这个声音。叫过一个人问道:“那些人说的是什么意思?码头上有什么规矩?一艘船至于抢成这样?”

接应店霄并负责领路的自然也是炎华人,解释道:

“这个岛子有不少地码头。好的地方已经被当地人占住,剩下的这些个普通码头就是前面那些人互相争夺了,站在那里等待货主挑选,选上哪个哪个就可以干,有一些当地地人也在这个时候帮着占地方,被选上以后让给其他人,货主这时不愿意多事,明知道如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哦,原来如此,那是不是当地人会收到一份钱?这到是个好买卖,刚才那个人地意思应该是把地方让出来,只要炎华人被选中,那就要拿出一半地工钱给他们,别人都如此,岂不是占到位置也剩不下钱了?一半啊,有点多,没有人用武力?”

店霄点头表示明白,想了一下又问道,那人接着回道:

“以前有动手的时候,后来发现除非能把所有人都给打怕了,不然就没有用,可哪伙人也不敢和所有人对着干,就只有暗地里小打小闹,面上是不动手地,刚才那人说的话是故意气我们的,平时把地方都给占了,我们也能拿到四成的东西,现在他们直接要一半,我们一成都得不到。”

“看来你们在这里过得确实不好,这么说上次给倭国的船搬货就是和别人妥协才占的位置,怎么还有炎华的船不用炎华的人呢?不行,这个要想点办法,办事处的房子没盖好,那就先弄个简单的地方,把牌子先挂出去,让过来的炎华船给捧捧场。

命令,传消息给过这边的炎华商人,以后在此地必须先用炎华本地人做事,否则别怪我绿野仙踪在炎华那边打压,恩,有些强硬了,就说以后互相照应吧,委婉一点,这边也要让人做出一个价钱的单子,不能随便要钱,去传话吧,记得让他们保密,不然……。”

店霄说着话也不知道船上有没有人向他这边看,对着那边打了一堆的手势,希望能有作用,这个人听到吩咐,兴奋地点点头说道:“我这就去告诉,沈家的船还没有卸货,那天一直陪管事的了,后来下雨,又离岸躲到别处。”

“都让开,让炎华的人过来,我们这是炎华的船,从今天开始,只要有炎华的人在,就会先用炎华,除非人数不够才能用别人补。”

中型船靠到码头,一个人就用铁片卷的喇叭对下面的人喊道,听不懂的自会去找人问,这人边喊边往店霄所在的地方看,刚才应该是见到店霄打的手势了。

杨忡这些人此时高兴得挺起胸膛,向前走去的脚步都变得有力起来,在众人复杂的目光中一点点来到码头蹬船接货的地方,店霄突然觉得他们不是搬运工,是男模在走台,旁边那些眼睛‘刷刷刷’的好比闪光灯。

“走吧,先去别的地方转转,卸货还要等一阵子才行,在这边多开一些炎华人的买卖,以后倭国这条线不准过来任何一艘他们的船。”

店霄让特种部队的和工匠离开做自己的事情,他则随便带上一个这边的炎华小孩当向导,朝别处转悠。

“走,我带你去买点吃的,还没尝过这边的东西,你给我说说你们这些孩子的事情,如何?”

店霄与一个八岁大还光着身子的孩子打着商量,孩子舔了下嘴唇痛快地点着头在前面领路,开始说起他们这些孩子的趣事,转过几家店,店霄带着边吃边说的孩子来到一处码头,看到几个倭国人等在一艘大食人的船前,无所谓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