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1章 驱狼吞虎有安排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三十一章 驱狼吞虎有安排

日早上,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的沈家货船出现在码头合绿野仙踪,所有的货物都不卖给别人,直接把这边炎华围成的院子当成摆放的地方,又在周围拦上布幔,终于是把东西给放下。

“小店子,这么多东西不如直接开个大点的店,就象你说的那样,别人喜欢什么就进去拿什么,出来的时候一起算钱,一群人都在里面逛多有意思啊,恩,不行,万一他们偷东西怎么办?看来还得慢慢卖,降价吧,把这个岛子上其他的同行买卖都压一压,让他们见识一下我炎华的实力。”

不愿意在船上一直呆着的大小姐不知道弄到了什么易容的秘方,把脸抹成深棕色,非常突出地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后,终于是宣布易容失败,头上顶个大沿的帽子躲在院子中不出去,与旁人一起忙着摆货。

现在正看着如山的东西向店霄说想法,旁边的炎华人似乎觉得有些不妥,张了张嘴终于是没有出声,店霄赞同的地说道:

“好,就应该便宜卖,最好是炎华那边的本钱,让他们别人家的货都卖不出去,然后他们直接买我们的货,我们就当是给别人做好事儿了。”

“我是说降一点点,就是比别人低一些,这样大家就都来买我们的货,把当地一些不稳定的事情都弄出来,我们帮着武力解决,以后留在这边的人,就不用再为这种事情操心了。”

大小姐见店霄逗她,嘟起嘴考虑着说道。

“那不如现在就把别人都给杀了,就剩我们炎华的人岂不是更好?恩,看你的样子我想起来可以弄些泥卖钱。”

店霄伸手在大小姐脸上一抹,一些不知道她找人用什么调成的东西就蹭到手上,脸上被抹掉颜色的地方显得更白,想起一些护夫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用,很多女人都喜欢往脸上抹。这边随便一挖就有。

“不好,都杀了赚谁的钱啊,尤其是从别处过来的船,留在这边一些认识地人,总好做买卖,那你说怎么办?同样的价钱别人根本就不会买,都留下自己用不成?”

大小姐也伸一只出手来在脸上蹭蹭,见确实不好看。拉住店霄非要往他脸上也抹点,这才开心地笑着说道,说的是怕卖不出去,语气上却没有让任何人听出担心、着急的样子。

一些个当地炎华人那天晚上曾听到沈启说过绿野仙踪最厉害的人。就是眼前陪在女东家身边这位,现在也都纷纷放慢动作,想听听,如此时候能有什么好主意。

店霄想都没想就开口说道:

“不用自己留着。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涨价,把价钱涨起来,最少要比现在别人卖的同样东西涨出三成,再找人去与别人家的管事之人谈。告诉他们可以用比他们以往进货时还低一点地价钱卖给他们,这样他们就来买我们的货了。”

“啊?他们都有货卖了,我、我们的人干什么?我可不想办事处好了后。这边还有炎华人挨热、受饿。”

大小姐一切以炎华利益出发。如此一说进一步得到了周围人的好感。店霄正在照着小镜子给自己擦脸,见一个小姑娘好奇地仰头看着他。把那个玻璃镜子递过去,在小姑娘兴奋和开心地笑容下说道:

“我们的人不做这种干苦力的事情,我们就专门让当地的人干活,尤其是这条线完全贯通以后,恩,要留下相当一部分武力,可以让当地人之间内斗,不允许他们变成一个整体,把这一片地岛子最少弄出来五到六个小国,让他们分别有自己的信仰,无法去融合,省得再出现什么暴动这样的事情。”

政治上的事情柳碧旋应该能明白一点,对于大小姐来说还是有些深,想了下点点头:

“小店子你说地对,不让他们弄成一起,就是分开才好在有事情的时候收拾,我们炎华人就给当地的人当东家,等以后我们要尽量向别处闯,他们买习惯我们地东西,别人再卖就只能占很小地一部分,这样就会让那些人觉得跑这边地买卖不合算,会卖一些我们没有的东西,我们就可以花很少地代价把东西弄回炎华。

尤其是你说的那个关税,给我们需要的东西降低,不需要的东西提高,这样一来就限制别人的货物对我们自己这边同样的货物有价钱优势了,哪怕我们的成本高,我们卖得也一样的好,让一些我们炎华产量多的东西,在这边形成垄断。”

说着些话的时候,大小姐双目放光,自信满满,把周围的人给彻底惊呆了,心中叹服,果然是做大买卖的人,说的话自己都听不懂。

店霄看着大小姐此时的模样,忍不住使劲在她那还带着泥的脸上亲了一口,其他人很自然地回避、埋头做事情,大小姐不好意思扭扭身子,俏脸通红,转移话题般地又问道:

“小店子,你刚才说泥也能卖钱,卖给谁,能卖多少钱,那我们就要把值钱的泥给护起来。”

“就是泥火山的火山泥,听说啊,这个东西抹到身上,会上人更漂亮,要不一会儿找人弄些来,晚上我给你抹抹。”

店霄见大小姐这个样子,故意贴在她耳边吹着气说道,使得她转移话题的行动彻底失败。

似乎是想到晚上店霄会如何在自己身上抹,大小姐美目含水地看过去一眼,转身朝那个得到镜子向娘炫耀的小姑娘跑去,嘴上

“只有那一个镜子不好,我再送你一把木梳,恩,以后就这样搭配着卖,可以赚两份钱。”

两个带着金矿石的工匠休息过一晚,白天起来按照原来安排好的计划,向着炎华人那聚集的地方走去,枝条编制的筐中,只有十来个矿石,走着走着便累了,正好旁边有一个铺子,进去讨口水喝,两个人便坐在门口处的一个树墩上歇息。

“王成。这一趟我们可是没白去啊,居然又找到一处好矿,等回去说与上面听,今后的日子就不用愁了。”

一个工匠摇晃几下筐,对着旁边的人兴奋地说道。

“是呀,看看这石头,上面一定喜欢,那边居然还没有别人发现。真是便宜我们两个了,等有钱我就找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娶进门来。”

王成干脆把身上划出几道口子的衣服脱下来,就那么光着膀子,边说边用手往下搓泥球。被搓过地地方,显出红红的痕迹。

先前说话的这个人看了一眼刚才讨水喝的铺子,起身又向里面走去说道:

“我还是有点渴,再去喝口。你要不要?我给你带出来。”

“不要,你去吧,我在这里看着筐,这些石头拿回去。明天上面说不定就会派人到那边采,先要去与下游的人打声招呼,我们别处的矿离他们也不远。相互好有个照应。实在不行就一起采。我看那么大的地方,够我们采上些年头了。”

王成摆摆手。目送着那人进去,尤自的说着,抬头看看当空地烈日,又低下脑袋盯着十几只搬着一条虫子走的蚂蚁,愣愣的有些出神,连侧后放着的筐中被人拿出去一块矿石都没有看到。

里面讨完水喝地人,谢过卖货的人正要出来,突然看见一串珠子,就那么摆放在地上,蹲下身拿在手中掂量几下问道:

“掌柜的,这珠子怎么卖?便宜些我就买了。”

“你看上这串珠子了,你真有眼光,这珠子共有十四颗,都是一样大的,用上好地椰子做成,怎么?你也喜欢这东西?那就算你五十文吧。”

卖货的人陪着蹲下身把那串珠子接到手中给说起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这人的表情,好判断是不是能买,价钱会不会太高。

这人眉头一皱,有些遗憾地说道:

“太贵了,不值,我不带这种东西,是送给别人,当佛珠来用,乃是天竺人,算了,不送也罢,上面人已经给过不少好处,不用我自己再费这个工夫。”

“慢着,不急,价钱好商量,这样,你送朋友也算我一份心,一半钱,二十五个铜钱,如何?这东西没事儿的时候我就拿在手中摸摸,你看珠子明显更加地顺滑,你那个朋友一定高兴。”

见这个人起身要走掌柜的连忙拉住,把珠子往他手中一塞就准备二十五文卖了,这人犹豫了一下,再次遗憾说道:

“不行啊,二十五文我也舍不得,也不是什么朋友,就是帮着我们采、采那个树上的果子,顺便帮忙看护一下那棵树,掌柜地,谢您地水,我这还有事儿,先走。”

“别,这样,珠子就是用当地地东西做的,费个工夫而已,我和你有缘,也是和你要送地那个人有缘,我不要钱了,只是一串够吗?不如我让人多做一些,你给那些朋友多送点,算你便宜,一串只要十个,不,五个铜钱,怎么样?”

掌柜的把珠子再次塞到这人手中,在那里说道。

这人接过珠子想想,点头道:

“也好,你先帮着做四百个这样的东西,我先把见过的人送了,或许以后还能帮上我大忙也说不定,不就是二两银子,两钱的金子吗?好说,我舍得。”

掌柜的收了一百文铜钱算是定金,笑呵呵给送出门外,看着他与那个等着他的人一同离开后,脸上那和善的笑容直接变成了阴邪的样子,转身回到铺子中,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又是如何出现在铺子中的一个人说道:

“山本君,这两个人一定要盯住了,明天一出来,你就要跟在后面,找到他们说的那个金矿,那个矿石给我,我拿去让人看看。”

被称做山本君的人‘嗨’了一声,拉开旁边一个暗门闪身进去,不大一刻出现在外面,容貌和衣服与刚才截然不同,向着王成两个人离开的方向追去。

掌柜的则把店铺一关,象捧着宝贝一样,把那块矿石捂在胸前,面带喜色,急匆匆离去。

码头之上,炎华的一艘中型船缓缓驶来,又是一船的货被卸下,船上的人没有丝毫休息的意思,直接架船离开。

负责给卸货的炎华人,一个个累得随便找个地方坐了,看着那又是一个小山般的货物,抹过把汗水,露出开心的样子。

其他那些人和则是盯着那渐渐远去的船疑惑起来,两个一直注意这边的人互相看看,一个人当先说道:

“这船从昨天到现在,已经来过三次了吧?在哪装的货?我总觉得有些不对。”

“我觉得也不对,难道这边不远的地方还有什么岛子?恩,或许是他们先把东西运到岛子上,再送到这边,马上让人跟去,找到那个地方。”另一个人点头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