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32章 海中有心算无心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三十二章 海中有心算无心

艘小船在别人不注意的地方悄悄离开了另一处码头,给打翻后,终于是成功进入到大海,开始向着中型船离开的方向行去。

岸上的炎华人,稍做歇息,由杨忡带头开始往推车上装货,那一个大袋子落到车上,几乎能够直接给占满了,三个人合力一直给送到要修办事处的那个空地上,看着留下一部分人干活的进度。

接过别人递上来的冰糖绿豆粥‘咕噜噜’仰头喝下,用手在嘴上一抹,抽出来别在腰上的烟斗,掏点已经被用烈酒和蜂蜜兑过的烟叶,装在里面,在一燃烧着的火堆上引过一根棍子点着,连续裹上两口,长长呼出口气,觉得想神仙一般。

一个人吧嗒两下嘴儿,看到那些东西,悠然地说道:

“以前卸货的时候觉得一下比一下累,这次给自己干,浑身上下都有使不完的劲,累了坐一会儿,还能继续干,看看,别处哪个能比上绿野仙踪?居然有冰糖绿豆粥,你们这边也不慢么,这两天不到,都有一个样子了。”

“吃就吃,别说什么名字,现在要保密,万一让别人听去,有了防备,我们的人多受损失,你就是千古罪人,快了,照这么干下去,用不上三个月,到时候我就想啊,再有炎华的船来这边,看到办事处的牌子会是怎么个心情,再多挖点,这眨眼就到晌午,又是两菜一汤,还有酒,在以前只能空想。”

留在这边挖沟的一个人,停下来用锨拄在地上,也掏出个烟斗,抽着说道。

正如这人说的,时候一到,围起的院子中就有人推车过来给送菜,一荤一素一蛋汤。一束子三两的酒,干活的这些人还没发现哪个不沾烟酒的。

昨天中午就是如此,那些个别地方的人故意贴着走过,看见这样的菜,闻着那味道说不上来是什么表情,今天一看又来了,再次从码头处看过来,眼睛中不无嫉妒。

炎华的这些人也终于找到了气那些人地方法。一边吃一边说,夸着菜如何如何的好,酒如何如何的香,看着别人等在码头。蹲着啃干粮,别提有多舒服了。

绿野仙踪其他的地方也与他们同样吃喝着,负责来回运东西的中型船现在就停在海上,任由风吹浪打。一众人聚集在甲板上,从冒着热气的锅中把那煮好的鱼虾捞出来,沾上点调料,开怀地吃着。

一个位置最边上的人。吃一吃就会拿起看很远朝刚才来时地方向看看,然后说道:

“大家吃,不急。那小船还漂着呢。看样子一会儿能起大风。不知道那船能不能挺过去,若是真没翻的话。我们就要耽误些时候,用第二套办法来弄对付。”

一刻钟以后,海上的风果然大起来,一个人使劲吃到嘴中一筷头东西,又咬下半个紫皮蒜,过瘾地嚼着,来到那人旁边要过看很远说道:

“还不错嘛,居然知道迎着风浪使力,走吧,看样子是沉不了了,绕路,绕路。”

其他吃的差不多地人纷纷起身,开始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船再次开动起来,一时没事儿的人就在那里慢慢吃喝着,在太阳的照射下,出过一身热汗以后觉得凉爽不少。

如此行了两个时辰,太阳已经偏西,再有一个多时辰就会黑下来,船也在这个时候来到了一个小岛子旁边,岛子上有人站在那里等待,还有一个简易地码头。

中型船刚刚停下,岛子上的人就象得到命令一般,开始用车推着东西往船上送,码头上人来人往,装货的速度一点都不慢,只是岛子上的货已经堆成了山,一时不见减少,直到晚上挑起灯笼才把中型船给装满,那货山也稍稍下去一点。

跟过来地小船,借着夜色又往前凑凑,终于看清楚了那些货和人,船上的几个人兴奋地互相看看,再也不顾中型船这时候是不是再送一次货,直接掉转船头,使劲地向回划去。

“渡辺君,我们找到了他们放货的地方,要快快让人来,不然几日后什么都剩不下,野村偷人那里这次没有得到任何地货,我们在这边地日子会不好过地,田中君和井上君还把东西都弄丢了,现在我们需要他们岛上的东西。”

小船上一个奋力划着地人在那里与旁边的人说道。

“嗨咿!我们使出全身的力气,在那艘船回码头之前把事情告诉给君上,岛子上的货都是我们的。”

被叫渡辺的人皱皱着小嘴儿,一脸非常自恋的模样附和着,其他几个似乎受到了鼓舞,一个个加快了速度,小船慢慢消失在夜色中。

“快,快点跟上,知道衣服不舒服,将就一下,用这个刀的时候记得千万别与硬东西拼,赶工出来的东西一碰就坏,砍死砍伤几个人就好,引来那些天竺的人沿着河向上面走,这次路熟,用不上两天。”

店霄领着一群特种部队的人握着火把走在原始森林当中,身上穿的衣服肥肥大大,下面是一个裤裙,头发拢起来高高扎住,腰间一柄武士刀,看他那小心握着的样子,听他说的话就知道质量不过关。

跟在后面的人一个个都觉得有些不舒服,小心衣服不被挂到,还要注意旁边随时会出现的危险,有的干脆趁现在没有遇到人,把那宽大的衣服扎紧了,亦步亦趋地借火把的光亮踩在前面人走过的地方。

这次走的路不是上回去往不敢把矿石在原地提炼的人

条,是沿河走着以后看见的人多的那边,身上抹着驱众人终于是挺到了第二天的早上。

“歇一歇,今天就有我们的人引别的人过来,到时候见机行事,也不知道海上那边如何了?”

店霄等人这时候不怕被别人发现,随便猎取几只动物,架在火上烤,一刀刀割开的肉,流出来的油滴到火上发出‘嘭嘭’的声音,马上化作一缕烟飘到天上。

海上这里暂时没有任何事情。中型的船昨夜又卸过一次货后就向着那个岛子的方向行去,后面半个时辰以后上来两艘船,或许是因为夜晚的原因,两艘船地速度并不快,开着半帆借海风向岛子处行去。

等天亮的时候,离岛子也还有一段距离,中型船上的人一直盯着这两只船,关键时候还要把速度慢下来等待。在日出之前盘算下距离,中型船船头一调,便驶向了别处。

“渡辺君,你们地大大地好。这些,都是我们地。”

一个倭国人站在一艘船的船头上,看着前面露出来的岛子,以及岛子上用一些帆布遮盖起来的小山包一样的地方。夸奖着过来探察情况的渡辺等人。

那几个到现在都没有怎么休息地倭人,此时一个个兴奋地把嘴皱得更加小了,略微带着血丝的眼睛瞪得溜圆,看那样子恨不能现在就飞到岛子上面把东西给装上船。

两艘船非常谨慎地放慢速度。岛子上一个人都没有的情况让船上的人猜测不透,那艘中型地船同样没有踪影,如此的情形显得有些诡异。刚才说话的这个人犹豫着又前后左右看看。实在想不明白后招招手。让一个人上前指着岸上的帆布说道:

“去看看,那里有没有人?有没有货物?我们不能上当受骗。”

那人大声应着。见船离码头还有一段距离,搭跳板也过不去,只好顺下一条绳子,一端缠在腰上,一端帮在船上,沿着船舷滑下、入水。

等游到岸上地时候这人紧张地握了握手上的短刀,回头看一眼大船上的人,鼓起勇气向帆布走去,脚踩在沙石才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一直走到帆布地近前也没有发现别人,再次回头看上一眼,伸出手来抓住帆布的一角,猛的用力,把这张帆布揭开半片,露出了里面那堆在一起地货物。

见没有危险,这人有连续揭开临近地几个,船上地人这时已经看清楚帆布下的东西,一只船当先靠岸,放下跳板,船上地人一个接一个冲下去。

另一艘也就是这些人口中君上呆着的船,并没有靠过去,反而离开一定的距离等待,倭人的这个君上还站在甲板上想着为什么没有人,只把货留下来的意思。

“君上,这一定是他们炎华的人偷懒,以为这里不会被人发现,本该留在这里看守的人回其他的地方睡觉去了。”

与君上一起玩过女人的冈本龙一,贴在旁边恭敬地说道。

丢了货和船的田中高太,一直就怕被惩罚,现在见君上高兴,也凑上前来,哈腰低头,眼睛略微往上翻着说道:

“君上,这都是因他们没有君上的智谋,都是没有君上想得周全,都是……不好,炎华的那三艘船来了,绿野仙踪的,君上,快让人调头,我们打不过他们啊。”

一句一句正说着,一抬眼睛准备看看君上的表情,却突然看见那边远处的水面上驶来三条船,对于田中高太来说,这三条船他是再熟悉不过了,睁大着眼睛惊恐地喊道。

与他一起经历过被追杀的井上苍木也在这个时候反应过来,那船上高高挑起的卡通旗,像一座大山般压在他的心头,一时间好象呼吸都沉重起来,跟着点头,嘴大大地张开,却说不出话,看样子是真被吓怕了。

看到他两个的表情,其他人也紧张起来,冲上岛子的一些曾被追杀过的人,有的直接就被吓尿裤子,哆嗦着在那里动都不敢动一下。

这个君上此时也有些慌神,强自镇定地要下命令,突然船舱下面跑上来个人,大喊大叫的指着下面示意,甲板上的众人这才知道,底下的船舱已经被凿漏了,根本就堵不住。

“上岸,通通地上岸。”

君上手一挥命令着,那边马上开始使劲地调整方向,一点点向码头靠去,刚刚够距离,锚都没下,跳板就被搭上,三个准备先上去接应的,最后一个就是曾被追杀的,绿野仙踪这时候正好吹起号角,把他吓得一抖,直接就从跳板上掉了下去。

君上骂了一声,推开要过来扶着他的人,几步就它到对面,后面一些人还有闲心给喊着好,那艘最先靠到码头的船现在也是在进水,这时候倭国人才想起来拿弓瞄着下面射,可惜水的阻力太大,箭头进去一截又漂上来,下面的人也早早离开,躲到别的地方去好好喘息了。

“杨姐姐,我们能打过他们这些倭人吗?他们可凶了,以前在岛子上的时候,我们炎华人两个都打不过他们一个。”

三艘船围拢过来,杨露站在大小姐身旁看想那些倭人有点担心地问道。

“那是这边的炎华人怕惹到倭人的不快,不敢下杀手,我绿野仙踪可不怕,等会儿姐姐我杀两个让你看啊,我专门射眼睛。”大小姐举举手上的弩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