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44章 大雪分飞知与谁

第四十四章 大雪分飞知与谁

小店子,小店子,你睡了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

大小姐翻身压到店霄身上用舌头舔了他耳朵一下小声地问道,店霄习惯性地把胳膊伸出来搂着大小姐,微微晃动脑袋躲避痒痒的感觉,头一歪呼吸还是那么均匀,眼皮都没有翻一下。

“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快醒醒,真睡啦?真的?嘻嘻!咕咕!咕咕!”

大小姐使劲在店霄脸上亲了一口,又推了推他发现真的没有醒,转过头对着外面叫了两声。

‘嘎吱’

外间通往屋子的门被轻轻推开,十来个身材妙曼,只穿薄纱的倭国女子相继走了进来,对着大小姐恭敬地一鞠躬,便站在那里等待吩咐。

“快,过来帮我把小店子给抬起来,去安排好的地方,千万别出大动静。”

大小姐从店霄身上爬下,对那倭国女子一招收,吩咐道,她自己则开始整理衣服,嘴上嘟囓着:

“小店子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好起来的,以后我们要有好多的宝宝,从最小年纪就教给他们东西,到时候会是最厉害的。”

倭国的女子听话地凑到**,当先一个女子伸出手来要去抬店霄的脖子,手刚刚探出,离店霄还有两尺远的时候,睡得正熟的店霄突然一个侧身的鲤鱼打挺就翻了出去,脚将将落地,双手就摆出一个防御的姿势,困顿中眼睛睁开一丝缝隙。出声断喝:

“什么人?萱儿别怕。”

“咦?小店子你,你怎么醒了?刚才不是睡地好好的吗?那个,你们,哎呀!我白准备啦。”

大小姐睁着双黑溜溜的眼睛,很惊奇地看着店霄说道。

“这都是什么人?出去!”

店霄此时眼睛已经睁大,扫视了一眼这些倭国人皱着眉头命令道,待倭人一走,这才疑惑地转向大小姐问道:

“你怎么不好好睡觉,找来这些女子做什么?衣服怎么也穿上了?快脱了。抱抱睡觉,乖啊。”

“小店子,你是怎么醒的?刚才是不是装睡?骗人家,大坏蛋。我其实,其实是有事情与你说的。”

大小姐走到店霄近前,伸出两只手把他的眼皮扒大,盯着他的眼睛仔细看着说道。

“什么事非要半夜不睡觉说。有别人在当然就醒了,那天若非太累了,你又与她们闹过,并且还贴着宋姑娘睡。我也不至于认错人,每个人的感觉都是不一样的,对于周围地感知和反应也能训练。就像特种部队的那个心理暗示一样。”

人走了。并没有出现什么以外的事情。店霄又困了,大着哈欠说道。

大小姐把店霄眼角的眼屎抠出来。双手搂住他地脖子问道:

“小店子你是怎么暗示的?说给我听听,这么好玩,以后我也暗示,暗示我睡着以后能飞,我就飞呀飞呀的到处看看。”

“还能有什么暗示,萱儿是我最亲近的人,是我最熟悉地人,是最不可能伤害我的,是需要我时刻惦记保护的,这些经常想一想就好了,睡吧,让我握着你的小兔兔睡,给她们握成一对儿大兔兔。”

说着话店霄开始去脱大小姐地衣服,大小姐却把他抱得更紧,幽幽地说道:

“小店子,你真好,可今天不能睡觉,你要听我的,我帮你把它弄好,到时候你就可以用它来欺负我了,本来准备在你不知不觉中把你弄到地方,现在看来只能我们自己走去了。”

“晚上出去就能弄好?这个我现在也暗示呢,每天睡觉前都会想,说不定过几天就好,到时候被欺负了可不准哭鼻子哦。”

“哎呀,你先别摸了,听我的,把这个衣服披上,我带你去哪你就要去哪,人家可是好不容易准备地,一定能行,走啦!走啦。”

大小姐说过话,给店霄随手套上一件衣服,拉着他就向外面走去,到现在都没有护卫出现,看来是被她给提前挥退了。

店霄吧嗒两下嘴,睁着惺忪地眼睛,迷糊中就随着大小姐离去。

北风啸啸,飞雪飘零,黑漆漆地夜晚,在不停摇曳的灯笼那朦胧地光晕照射下,无数的黑点从空中掉落。

寂静的街道之上除了偶尔传来的巡城人员的脚步声,就只有那被冻得瑟瑟发抖的野狗躲在某个角落里的呜咽。

蔡河处绿野仙踪自助粲是唯一一个还能在此时热闹地方,风雪下那支起来的棚子中一盘盘冒着热气的菜整齐地摆放在那里,做成各种形状的雪人静静地陪在旁边。

娱乐室里欢笑声不时响起,文人墨客一边感怀着冬的冷,一边对着那傲雪的寒梅吟诗对词,还有几个被绿野仙踪单独邀请过来的人专门写那些繁华背后的民间疾苦。

弹琴唱曲的人同样分成几拨,或幽雅,或闲适,或欢快,或悲凉,显尽人生百态。

单独的一进院落,陈老头和白老头对坐着陪在满脸愁容的皇上身边,架子上烧烤着的东西发出‘滋滋’的声音,一股股轻烟穿透那飘荡的雪花,变幻着升到天上,浓浓的香气四散开来。

“官家,您吃点东西把,这一天都水米未进了。”

把一块炭打碎放进炉子当中,一股灰黑的烟往外一冒又被吸了回去,稍过一会儿变成红彤彤模样,丫鬟这才嘟着嘴儿对皇上劝道。

“好

架子旁边的那个馒头拿过来,我吃一些。”

皇上眉头紧皱,伸出手来拍拍落到头上的雪,指着那烤架边上被冻得硬硬的馒头说道,此刻地面容好似苍老了许多。只有那微微眯着的眼睛中坚定的目光,才能看出他现在精神还算可以。

“官家,那是凉的,我让人切成片给您烤过再吃吧,哦!厨子中有人琢磨出来一种新的汤,给您拿来,您尝尝看?”

丫鬟的脚步未动,向那边挥挥手,负责烧烤的人马上就拿起馒头准备切片去烤。

“我就要凉的。天下百姓吃得,朕为何吃不得?那么大的雪,到现在也没有消息传过来,我就是吃再热地东西。心里都是凉的。”

“皇上,皇上您可要保重啊,这雪都已经下了,您就是再难过。也不能如此对待自己的身子啊,皇上,您可是天下人的主心骨啊,皇上!那边说不定没有什么事情。就是道路不畅,您要往好了想才是。”

白老头叹息一声,站起身来劝慰着。陈老头也连忙起身相陪。

皇上露出一副苦笑地模样。微微摇摇头。自嘲地说道:

“什么道路不畅啊,七天。七天了,这场大雪就没有停过,淮南西路是最后传来消息的地方,其他的都是杳无音讯,别处不说,只这京城重地,多少的人家房子被压塌?多少地牲畜被冻死?让我怎么往好了想?是朕无能啊,是朕这天子没有做好,方才使得百姓跟着受苦,朕就要吃凉的,快给朕拿来,哪个不拿就是抗旨不尊。”

“皇上,您不能啊,皇上……。”

“报,广南东路八百里急报到~!”

白老头和陈老头正领着起他人跪在地上求皇上的时候,外面跌跌撞撞跑起来一个传令兵,滑倒在地上,高声喊着,脸上是一片喜悦之情,看样子他也是因那边消息传不过来深深地担忧着。

“什么?广南东路?那么远怎么过来的?快传,人呢?快些给朕进来。”

所有人听到这个消息都是一惊,皇上激动地站起来,伸出手颤抖着指向院子外面说道。

“皇上,还,还得等一下,是我,我用看很远看到打着广南东路八百里急报的旗帜后,先,先跑过来报告的,人还,还没进来。”

传令兵也不起来了,直接跪在那里回道,心中却是担忧起来,紧怕自己传错了。

“驾!驾!广南东路八百里急报,路人退避,驾!驾!八百里急报,路……。”

一阵喊道声从远处飘来,越飘越近,看样子是直接冲进来地,到这里都没有停下那吆喝。

‘刷刷刷’在众人目光聚集地院落门口处,突然神奇般地出现三群狗,每群后面拉着一辆前端翘起的雪橇,雪橇上除了一个人以外还有一群趴在那里地狗。

“吁~!报~!广南东路八百里急报到。”

随着赶车上的人一声像唤马一样地喊过后,那些狗整齐的一个转向,把雪橇给横了过来,车上的人‘扑通’一下翻倒在雪地上,顾不得其他,连爬带滚的来到皇上面前,用那双冻得全是口子的手,哆嗦着从怀中掏出一份火漆封着的信,向皇上递去。

“你,你,广南东路,你~辛苦了!来人啊,把热汤给朕的金牌快脚端过来。”

皇上强压下心中的震惊,没有先去接信,放下身份抓住传讯人的手,目中含泪地说道。

“谢主龙恩,皇上,广南东路快报在此,臣等立下军令状,八天之内送到,幸不辱命。”

传令的人仰着那张全是冻伤的脸,目光坚毅地说道。

“好,好,哈哈哈哈!看看!你们都看看,这就是炎华的好儿郎,朕正好也饿了,与你们一起吃,对,一起吃,来人呐!拿三碗热酒来,朕敬三位在如此情况下还敢立八天军令状的勇士,白大人,你先看。”

皇上把那封信扔给白老头,目光在三个人身上来回扫视着,越看越满意。

对于能够在此等时候还能在七天把信送到的人,不仅仅是皇上和大臣,那些站在院落外面的禁军也是不禁动容。

“皇上,我等不急,狗,那狗,先看狗,那是绿野仙踪的狗,它们才是最累的,没有它们,就是累死我们,我们也过不来。”

传讯的人没有考虑自己,最先想到的就是那拉着他们过来的狗,看着它们在那里累得吐着舌头喘气的模样,心疼的说道。

“恩,好狗,这大雪天的,马和人都不行了,居然想到拿狗来拉、拉……?”

“拉雪橇,这东西绿野仙踪早就在弄,是一个他们的孩子养的,来的时候答应他,一条不死的给带回去,总算是都活着,两群来回换着用。”

另两个跟着传信的人已经腾出手来,过去把狗给放开,与平常见到的见人就咬的狗不同,这些狗一个个都老实地呆在那里,用舌头一下一下舔着雪来解渴,看得周围的众人心中一阵阵发酸。

“哎~!绿野仙踪,绿野仙踪啊,也不知道小店子和杨丫头怎么样了,追个海盗居然追了这么长的时间,真是不死不休。”皇上感慨道。

“官家,您看,这不是广南东路一路的,里面还有其他几路的呢。”白老头惊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