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93章 仪仗比后谈换人

第十二部 第九十三章 仪仗比后谈换人

到命令的人立即骑快马离开,去找在杭州这边的仪仗转过头来对没听明白仪仗队是什么意思的店瑰燕说道:

“你带的这些人比起整齐来在我们绿野仙踪来只能算是刚刚训练几天的样子,是将将可以进仪仗队正式训练的,等着吧,人马上就能来。”

“什么仪仗队?也是打仗的吗?这边不是有绿野仙踪的护卫么?让他们比就可以。”

店瑰燕依旧是没清楚这个词的含义,指指跟着过来的绿野仙踪护卫,提示道。

“他们当然可以,并且做的不比仪仗队差,只不过他们是战斗人员,让他们来做仪仗是对他们的一种侮辱,士可杀不可辱,想看他们的风姿,那就上战场吧。”

对着迎面吹来的沙土,大小姐丝毫不躲避地说道,店瑰燕却不得不则过头,两个人在这方面的比较高下立判。

店瑰燕见此马上又转回头,不甘示弱地喊道:“所有将士听了,进攻阵形,向前面前进。”

“嗬~!”‘轰轰轰轰’

从海外回来的这些人听到命令大喝一声同时向前面压低了身子走去,这些人都知道比的是一个整齐和气势,为了能够让队形不变,不时还会调整一下步伐的大小,比起厢军来要强上一筹不止。

“好,长庚啊,这次出去看来你没少费劲,看看这队伍的气势,还有那整齐的步伐,只能用四个字来说‘训练有素’。禁军都没有他们厉害,你给炎华带回来这些人当是大功一件。”

太上皇看着队伍一步步向前,使得那些练习中的厢军都乱起来,对店长庚赞扬道。

“谢太上皇褒奖,这些将士们确实是立了不少地功,带回来的东西有很多都是他们从别人手中抢下的,太上皇,您觉得这些人比起绿野仙踪来如何?”

这是对将士们的赞扬,店长庚没有谦虚地拒绝,突然想起还有比较的人没到来。压低声音问向太上皇,想知道点。

太上皇听到问话一顿,笑了笑说道:

“这个他们的仪仗队我还真就没看过走起来是什么样子,刚来这边的时候他们正在封闭训练,要吃不少苦,我以为还没有好。便未去见。一会儿正好一起看看,听说他们训练的时候还要用木头板子和石头、针什么的。”

“石头?板子?针?这东西用来干什么?也好。等一等就能看见,其实我最想看的是身边这些他们地护卫列队。可杨丫头刚才那话一说,我再提。那就是侮辱人家,哎~!”

店长庚有些不解和遗憾地说道,太上皇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劝着:

“长庚。莫说是你啊,就是我与皇上在平时也看不到他们列队,除非是出征之前或是他们训练的时候,可这并不是训练,霄和杨丫头护得可紧,看看护卫如此卖命的样子就可知一二。”

那边的店瑰燕此时也高兴地对大小姐说道:

“怎么样?走出这么远了,才稍稍有一点变形,马上又能改过来列好,你们能吗?”

“你是不是想与我家小店子比这个?我劝你死了这份心,别急,再等一等。”

大小姐针锋相对,两个人算是较上劲了。

一刻钟后,海外归来的将士们终于是把一番动作做完,再次踏着‘轰轰’地步伐走回来,停在店瑰燕面前等待下一步命令。

“好,你们今天做得不错,都有赏,下去休息吧,一会儿看看绿野仙踪地那个什么仪仗队,记住,别人做的不好你们也不许嘲笑。”

“是,不嘲笑。”

店瑰燕话一说完,这些军士们就齐声喊道,目光中却透着一丝轻视。

“大小姐,仪仗队来了,应到一千六百人,实到一千六百人。”

又过了一会儿,刚才去叫人地快马回来报告道,众人的注意力登时就集中到那条路上。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一阵整齐地跑步声从那边当先传来,听着就觉得心跳也要与那节奏一样一般,接着便看到荡起的尘土中出现了一群身穿紧身黑衣,手戴白色手套,头上有平顶帽子地人。

队伍横纵都是四十列,这些人的手臂平端在胸两侧,随着跑步的动作前后轻微摆动,背后背枪,一个个眼睛平视前方,抬腿、落脚全部一致。

“立~~定!”“轰轰轰啪”

当队伍中一声命令出现后,这一千六百人同时向前跑出三步,最后一个靠脚动作停在那里,纹丝不动,双手伸直下垂,整个队列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上去都是成一直线。

“漂亮!刚才他们可是跑来地,这一停下怎么就能这么齐?诶?这些人似乎还都一样的高,胖瘦也看不出差别,这什么衣服也好,精神,大哥,看看怎么样?”

店老头吃惊地看着一千六百人的队伍,忍不住赞叹道,又问向已经被震住的店长庚。

“恩,这些人都是一个妈生的?这是怎么练的?”

店长庚被弟弟一问反应过来,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些人说道。

大小姐看了一眼已经说不出话来的店瑰燕,对那边说道:

“开始吧,把分列和枪礼等等都演示一遍。”

“尊令,起步~走。”“轰!轰!轰!轰!”

队列中应了一声喊道,一千六百人便踩着整齐的步伐向前面走去,要比刚才的海外归来的人整齐

在人们震惊地目光注视下经过大小姐等人所在的地方又传来简短有力的喊声“敬礼!”

这一声喊完后刚才起步走的人腿在踢出去时突然变直了,脚尖前蹦,脚底儿平着压到地上。变成了正步走,抬腿落步时发出‘刷刷刷刷’的响动,配合着这个步伐,一千六百人同时扭头转向人群,手上也跟着动作,摘枪、竖枪、挺枪三个动作发出‘咔咔咔’整齐地三个声音。

同样的抬腿高度,同样的步距,同样的表情,同样位置的枪,同样的目光。

同样的节奏,连那白色手套握枪的位置都一样的,这一千六百人就像一个人般地从众人面前走过,动作统一,气势如虹。

“恩,还行。前边数第四排。右边这个人刚才耳朵若是不动就更好了,看来针插的还是少。要练呀,不然拿出去丢人。”

大小姐仰着个小下巴。声音不大不小地说道,正好让周围那一圈人都能听见。

“哎~!绿野仙踪。果然厉害,这队列走地,非常人能及啊。好在霄是我儿子,不然我会嫉妒死的。”

店霄爹先反应过来,目送着仪仗队走远开始做别的动作,感叹地说道。

“是呀,不愧是仪仗队,比起皇上的那个都好,看来以后皇上再出行就会用他们,看着他们这些人我就觉得心中有股劲儿,不知吃多少苦能练出来?”

店霄娘也在旁边附和着说道,眼睛看向店霄,似乎在等待他来给说,店霄回忆着曾经见过的三军仪仗队,也是心情复杂,向父母讲解道:

“爹,娘,这些人在选的时候就是要求严,身高和体形都要在一定范围内才行,然后就是给吃好东西,并让他们做一些‘肌肉’上地锻炼,等一个个都威武、壮实以后,就要把所有地动作分开训练。”

“怎么训练的?”店长庚和太上皇同时问道。

“简单,看到刚才腿踢直那个动作没有?头顶一碗水,抬起来地脚下挂石头,身后绑板子,衣领处插针,要一动不动站在那里,不管刮风下雨,不管酷暑严寒,开始时站一刻钟,然后是两刻、半个时辰、一个时辰这么站,流汗不准插,迷眼睛不准眨,睡觉的时候也睡硬板床,练着练着就这样了,简单吧?”

店霄一样样说着,每说一样听着地人就是一咧嘴,当最后说完,这些人看向那一千六百人的眼光都不一样了。

“简单,太简单了,简单地让都不敢去想,这些人不容易啊。”

店老头看着那走着分列式依旧这么整齐的队伍,深沉地说道。

店霄娘则有些不忍,对店霄问道:

“霄,你怎么就忍心让他们遭这个罪?这些孩子的爹娘不心疼吗?人心都是肉长地。”

“不遭罪哪来的荣誉?种粮食的要耕田,打渔的要下水,战士们要征战沙场,厨子要被油烟熏,皇上还得批折子呢,他们是仪仗队,那就要把仪仗做好了,以后他们就是炎华的脸面,我现在就可以断定,无论多少年,我炎华的仪仗队都是天下第一。”

店霄看向整齐如一的队伍豪气地说道。

“对对对,小店子说的对,炎华仪仗,号令群雄,那什么不出,谁与争锋利、?恩?谁与争锋?”

大小姐马上跟着说,突然想不出词儿,吐了吐舌头,双手卡腰店瑰燕问‘谁与争锋’。

知道自己这阵输了的店瑰燕嘴角动了动,不服气地说道:

“我们没有这么练过,算你这个强一点,我们还有别的呢,你敢不敢比?”

“比就比,你画出个道来,看看本女侠是否含糊?”

大小姐终于是找回了当年斗转星移的感觉,双手抱拳对着店瑰燕毫不退让地说着。

海外归来的人和绿野仙踪的仪仗队先后给那些厢军们表演了一番后,把大部分人留在这边的禁军军营中,其他的都进到杨家给安排的地方。

厢军的总教头看到那些人离去,对坐在旁边看得震惊的厢军们说道:

“看到了吧?前面人身上的那种百战杀气和后面人那整齐的队列,你们都比不上,别看那些队列的人只是走个样子,能那样去做的人让他去打仗也不会差,以后都别喊累了,起来,继续训练。”

“今天算是开眼了,队列居然能走成这样?身上若是再有一股杀气就更好了,与敌人对上,只那么一走,就能让敌人士气减退,恩,我也让我那些护卫练练。”

进到一处还有着鲜花开放的院落中,店长庚对太上皇和弟弟说道。

“长庚啊,别在这上面费心思,没听霄说么?就是一个脸面,你说打仗的人要这种脸面干什么?还是想想比试的事情吧。”

太上皇打量着院子里的景物劝道。

“太上皇,我想到了,今天看大哥家的丫头和杨家丫头的样子,两个人似乎较着劲儿呢,不如就让杨丫头去比吧,两边都是女子,谈不上谁欺负谁。”

店老头想到刚才发生的时候,提议说道。

“好,我也同意这么比,长庚这次不用怕孙女比不过了吧?一会儿吃过饭就与霄他们说去。”太上皇附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