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98章 拖延时间勤练舞

第九十八章 拖延时间勤练舞

出题了?他们要比什么?”

大小姐摇晃着手中的冰灯看向店霄问道。醉露书院

“比论统治、论民生、骑术、跳舞、战争中的兵种配合。”

“就比这五项?那好吧,我现在就练,冰灯又玩不成了。”

店霄说一个大小姐就用手指头数一个,一个巴掌数完,拉上店霄转身向舱中走去。

店霄边走边说:

“不是五项,是八项,还有三项没说出来,先比五项,我已与他们说了,那三项比的时候也要给我们留出足够的时间才可以。”

“好,其实这很不公平,应该我们出四个他们出四个,不管啦,让他们占点便宜,我不怕,小店子,统治和民生还用论么?你给我多讲讲故事我就懂了,跳舞要去找柳姐姐和宋姐姐她们。”

大小姐进到船舱中就坐到店霄腿上,双手环住他的脖子让给讲故事。

“爷爷,您放心吧,这次比试我一定会赢,这些都是我最厉害的,那个杨家的大小姐一定会以为我能与她比琴棋书画,我却不与她比,她也就是枪打的准。”

另一个船舱当中,店瑰燕边观看手中纸上的五个比试项,边对店长庚说道。

“恩,瑰燕这次可是最有利于你的,当初爷爷去海外找方法,是因炎华那时倍受欺凌,现在看起来也不错,只要你赢了,皇上一定会按照你的办法去做一些事情,到那时炎华会更厉害。”

店长庚摸着孙女的脑袋欣慰地说道,

太上皇所在的地方也在讨论这个事情,店老头见到比试地项目。眉头不由皱了起来,对太上皇和陪在旁边的皇上说:

“不知道我那个孙媳妇准备的如何?现在出来的五个应该都是瑰燕的强项,我从没看过杨丫头跳过舞,更没见过她骑马,说起统治和民生,霄或许能与她讲讲。那兵种配合可麻烦呀,他们的装备都藏起来,到现在也没有看到,海外人未必与我们用一样地打仗方法。”

“正是。

这是他们知己知彼,我们是只知己不知彼,按兵法说,我们这是胜负各半,他们应是必胜,这五项比出来。醉露书院他们或许能三胜两负,超过我们一头。我怕杨丫头胆怯。”

太上皇也是忧心不已,估算完自己方的实力,不安地说道。

“爹,您别担心,霄那么厉害。一定会想办法让杨丫头赢的,现在我都是把大部分的事情都交给绿野仙踪来做,霄必然会明白。若是他们输了,一些事情就要按瑰燕说地去做,这个谁哪方面厉害,就要给哪方面权利。”

不穿龙袍的皇上,也放松下自己,少了一份威严,多了一份亲情地对太上皇安慰道。

“你是个好皇上,从你登基以来,炎华的变化我都看在眼中,有时我就想啊,若是早些把位置让给你,炎华是不是就比现在更厉害了?”

太上皇看着儿子,感慨地夸道。

皇上点点头又摇摇头,对太上皇说道:

“爹,其实您不是做不好,您是太少听大臣的主意,孩儿登基时知道自己有些地方不如爹爹,故此才听一些朝中大臣的话,尤其是白大人、柴大人、孙大人和店太师,他们说的话我都记着,如此一来才有了贪狼卫,却也让一些其他人趁此机会稳固了起来,若是没有霄,或许也不会成现在地样子。”

“是呀,霄是首功,现在他年岁小,官职给高了怕有人心中不满,等以后你皇位再稳稳,就要封他一个大官才行,记得军权无论如何都要掌在自己手中,这话霄三十儿的时候与你说过吧?也不止一次与我说。”

太上皇说过又看向那五个比试,不停地计算自己这边到底能有多大地赢面。

年后的百姓们再次忙碌起来,尤其是这运河两岸的渔民,今年这边不冷,鱼虾比起往常来也活跃许多,一网下去虽不及夏日里的数,捕上来卖了钱也能让日子过得好些。

连续听过几天‘故事’的大小姐现在开始拉着谢芙云、宋雨萌学舞,稍稍和教习学过一点地她,动作起来还真象模象样,甩袖、弯腰、旋转、留头等姿势一个个摆下来,现在也还算可以。

“柳姐姐、宋姐姐,怎么样?我现在是不是很厉害?等比试的时候一定会让别人大吃一惊的,你们说比起她来如何?”

大小姐做完一套动作,停下来擦擦汗,对陪在旁边地谢芙云、宋雨萌问道,看起来对自己很满意。醉露书院

谢芙云和宋雨萌两个人却心事重重,没有丝毫高兴的样子,尤其是谢芙云,想着大小姐刚才的动作说道:

“比起一般人杨妹妹你的舞算是好的,可比起对手还是不行啊,咱们的婆婆当年那是一代才女,瑰燕从小就被养着,跳舞绝对是早已学得成了一种本能,你若是用这个去比,必输无疑。”

“我与柳姐姐是一个看法,或许是瑰燕以为杨妹妹你也会从小就学琴棋书画,并且样样精通,故此才没有与你比这些,可一旦你舞跳得不好,她便会猜测出个大概,后面的三项必定是那琴棋书画中的,那时我们最多是个平局。”

宋雨萌在跳舞这方面同样不看好大小姐,担忧地说道。

刚才还满脸自信的大小姐听到两个人的话,变得沮丧起来,嘟着嘴问道:

“柳姐姐、宋姐姐,我是不是身子还

和,还没有达到人舞合一的境界?那可怎么办?”

“那就不跳柔的舞,我听说有一种舞是剑舞,萱儿你本就活泼,适合跳这样的舞,不知道芙云和雨萌可会?”

不知何时进来的店霄在一旁给出主意。

谢芙云听到这话眼前一亮。高兴的两手一拍说道:

“夫君果然说道正地方了,杨妹妹不应该跳这种柔弱地舞,要显出英气来才对,公孙的舞剑我到是知道,却不适合学,这样。从今天开始我们就练这个,杨妹妹的准头好,那里难度最大的便是抛剑归鞘,一定可以有那种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青光的效果。”

“我觉得也是,先要用没有尖和刃的剑,等练熟了再换剑,杨妹妹你可要小心啊,无数个舞剑地人就毁在那一抛一引上。”

宋雨萌也觉得这是个好办法,对大小姐先讲起其中最需要注意的地方。

大小姐听到自己还能在跳舞上有赢的希望。点点头说道:

“好,我就学这个。让船的速度慢下来,我好多些时间准备,我绝对可以地,那么小的子弹都能打到想打的地方,这么大的剑不怕。”

第二日。正在赶路的船突然慢了下来,太上皇带店老头找来店长庚,拿出不少的钓竿。指着运河上地水面说道:

“长庚啊,你十八年没回来,在那边可有钓鱼?”

“未曾,那个时候有时间我就记一些事情,哪里还能去钓鱼?正天都在琢磨与别人如何打教导,怎么,太上皇您要钓鱼?”

店长庚同样看着微微起伏的水面,想到当初奔波时地样子,唏嘘说道。

“恩,我正有此打算,现在的节气上,鱼儿本应在水下不怎么活动,吃的东西也少,可今年天暖,鱼儿就会比往常需要更多的事物,此时抛下饵料它们便会上钩。”

太上皇拿出个盒子,打开来让店长庚看,里面全是活着的蚯蚓和其他小虫子。

店老头也跟着附和:

“现在确实是这样,以往想钓鱼都在雪化地时候,若选在冬天,就要把河上的冰砸个窟窿,需要氧气的鱼就会相那处聚集,哦,氧气就是我们呼地气中的一部分,霄说占两成,我们就是靠那个活着。”

“现在就钓啊?霄不是急着回去成亲吗?不如我们到那边去钓,听说由拳镇上有鱼塘,鱼岂不是更多?”

店长庚疑惑地问着,不明白弟弟和太上皇为什么想在这时候拖后腿。

“不急,霄这次成亲的地方是由拳镇,听说他们那里正在筹备,我们慢一点走,给他们些时间,霄的亲事可不能随便对付,何况他的那还没有弄出来的彩礼也要等等,这样,叫上其他的那些老不死的,我们比一比,看哪个钓得多。”

太上皇想到个好的借口,挥动手中的钓竿诱惑道,店老头也在帮腔:

“大哥,太上皇说的对,这时候钓鱼才别有一番味道,看看,这是绿野仙踪给做的钓竿,用起来那叫一个顺手,还有他们给做的饵料,平时宫中的鱼就喂这个,都抢着吃啊。”

店长庚看向那些长短不一,各式各样的钓竿被吸引住了,再听太上皇和弟弟说的,心中痒痒起来,同意道:

“好,那我们就比一比,钓竿我要自己挑,让那些老头子也都出来吧,等钓上鱼就让霄给做,钓不上来的想吃可要出钱买才行,钓最多的人可以让霄做出自己爱吃的菜,如何?”

“好,一言为定!”

太上皇和店老头同时高兴地说道。

一刻钟之后,船上身份和年岁够的人便乘上小船,各自找认为好的地方开始钓起来,大船也只好暂时停下等待,一直钓到太阳快要落山,众人这才带着自己的收获到甲板上比较。

当天的晚饭就是店霄给做的全鱼宴,众人吃得开心,赢了的不停吹嘘自己如何厉害,输了的则不服气地约定明日里再钓。

如此这般,船队的速度是一拖再拖,到是给足了那些到京城的使者们传递消息的时间,待船在三月终于抵挡杭州时,几个联合起来要攻打炎华的国家已纷纷知道了皇上出巡的消息。

“小店子,快,跟我来,我这次出来的时候家里养的鱼要产籽了,现在应该都已长大不少,看看哪个好,留下来专门侍弄,我准备要卖鱼啦。”

船刚在码头处停稳,努力练习剑舞,显出一身英气的大小姐就急不可奈地拉着店霄往下跑去,林皛瑶、柳碧旋等人也紧紧跟随。

太上皇则对面露疑惑神色的店长庚说道:

“他们是去看鱼了,绿野仙踪从各地收那些奇怪的鱼,养起来以后等出现新的样子挑选好拿出卖,宫中去年就送去十对儿,现在他们或许有更多的能卖了,一会儿我们都看看,喜欢上哪种就要来,装在鱼缸当中,再放进去些水草和石子,闲暇时候看看,心情会好上不少。”

“哦,原来如此,不知道一对儿鱼能卖多少钱?想是不会少了,还有那个鱼缸,晶莹剃透就如宝石一般,绿野仙踪果然会赚钱啊。”

店长庚略微估算了一下那些东西的价值,看向店霄离去的身影,自豪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