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06章 茶馆闻听话几句

第一百零六章 茶馆闻听话几句

黎天兄,你真有对付绿野仙踪的办法?诶?李将军为面?难道路途远,将军身体有恙不成?”

已经换过一身衣服,并得到救治的阮仲神色好了不少,听这个与自己相熟的人有办法,好奇地问道。

“李将军勇武过人,身体健壮,别人都无事,将军又着怎么可能有恙?此次是我带着五万大军过来,将军另有他事,为不被人看出,这边依旧要打着将军的旗号,你们也不准与别人透露出去。”

军师黎天说道这里面色一正,又拿出个令牌来,让下面的人看清说道:

“这次出征,所有这边的人都要听我的命令行事,葛兴武将军,不知道你们前锋的一万多人还剩多少?”

“还剩?还剩……阮仲,你说,还剩多少人?都是你,不然那些兄弟怎能就这么死去?”

前锋的统领就是葛兴武,听到军师的问话,支吾了两声根本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人,一转头正好看到阮仲,理直气壮地问道。

阮仲这时候也按照身份说道:

“军师,此次大败之后到山上时,观炊烟数量大概有六千多人,待敌人用火攻后,随队伍而行时看列阵的大小,只有三千左右。”

“恩,阮仲不愧是精于算计的智囊,这三千人也归我统率,葛将军,我见你神色疲惫,这些天就不要再往前冲了,中军帐旁边会给你单独起一处地方,你在那里修养就好。”

军师黎天听到一万多的前锋还有三千多人,露出一丝悲愤,看看在那里还不知道自己罪多大的葛兴武。直接把他给架空。

葛兴武也不傻,一听这话就明白是什么意思,很大度地点下头:

“好,我那些人都给你,可那些人是我的,立了功也要算我一份。不然我就带回去陪我叔叔。”

“恩,算你一份,葛将军可以去休息了。”

听到葛兴武提自己的叔叔,包括黎天在内地众人都不由皱了皱眉头。

直到嘴上嘟囓着回头找野味吃的葛兴武离去,阮仲才叹息一声,问道:

“军师不知要如何去对付绿野仙踪?他们现在已经把那处险地占住,周围的树木一定被砍倒做成滚木,再用火攻似乎不妥,那山上更是有泉水常年流动。围上断水也不行,何况也不能围,不然离那三十里地的七雄寨随时都能出兵,那是一些特殊的兵。”

“哦~!原来如此,多谢阮仲告知,那~

军师亲自从旁边地火炉上端下一只碗,里面是煮着的肉粥,送到阮仲面前轻声说道。

阮仲这几日来身心疲惫,确实需要吃点好东西,当下也不客气。用袖子垫上,边慢慢拿勺子搅动,边回忆说道:

“那些人身上穿的都是厚厚的盔甲,真是盔甲。连脑袋都被严实地罩进去。只有眼睛和嘴的地方有一些缝隙,平常武器无法插入,一刀砍在身上,只能留下个痕迹,他们手上拿的兵器又大又重。我亲眼看到一个人双手握剑把我们的一个战士向上格挡的刀砍断后又落在头上。”

“这是为何?难道他们就不怕我们带他们绕圈?如此沉重的盔甲必然会让人难以快速动作。他们应该还有其他地东西吧?”

军师在心中勾勒出一副图,分析道。

阮仲此时脸上出现了一丝气愤。停下手上的动作说道:

“我正要看个仔细,葛兴武就把我给叫到他那个屋子当中,几句话未说完,我便成了顶罪的人被绑起来,结果根本就没有看到绿野仙踪其他的东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

“阮仲兄息怒,以后不与他一同出来便是,快喝了粥,好好将养身子,几日以后我还指望阮仲帮我独守一方呢,这一次必须要打败绿野仙踪,不然我军的士气再也提不起来了,一会儿把那三千将士叫来问问,他们究竟都看到些什么?”

军师劝说两句,转身回到大帅之位开始安排几日后的战事,阮仲感激地点下头,一口口喝着粥,盘算如何去战胜绿野仙踪。

山火烧起来容易,想要熄灭却要费不少的工夫,店瑰燕带人夺下来的险要之地几天过去了依旧有地方在冒烟,修建工事的战士们不停忙碌,为防备敌人同样用火攻,已经把近处的树木全部伐倒。

一块块烧成炭地木头被堆起来,做饭时到是方便许多,直到一场小雨下过,这才彻底让火熄灭。

店瑰燕打下山头后便没有什么事情,整日里在山上溜达,见哪个护卫干活时碰伤就过去给包扎一下。

“好了,过两天就能恢复成原来的样子,记得别碰到水。”

帮一个手指头划出一道大口子的人用绿野仙踪提供的消毒纱布缠好并打上个漂亮地结,店瑰燕又嘱咐两句,起身向着堆放粮食和杂物地地方走去。

“小姐,绿野仙踪已经把够我们这边五千兄弟吃一个月的东西送来,还留下一个五十人的‘工兵’小队,说是要试验下东西,让我们不用管他们,只要他们划出来的地方别过去人就好。”

负责这个后勤事情的管事之人安排护卫来回搬运整理东西时见店瑰燕到此,凑上前汇报。

看向那似乎够五千人吃上一个半月小山般地物资,店瑰燕疑惑地问道:

“这些东西确定是吃一个月?怎么觉得多出来不少

“回小姐地话,真的是吃一个月,绿野仙踪送来地这个叫什么‘战地标准伙食’,里面除了肉干、腊肉,还有各种米面,让我们搭配着吃,保持战士的胃口,更是送来不少的青菜。显得就多,哦,还有一种是油茶面,用热水一冲就能吃,留给战士晚上做夜宵的。”

管事说一样用手指一样,想到兄弟们能吃上这么好的东西。脸上都快笑成一朵花了。

“夜宵?怪不得绿野仙踪地人那么拼命,在船上时就有,没想到打仗时也有,就这些了?”

“还有,有一些药物、烈酒、阿芙蓉膏,酒是用来让劳累的战士快速入睡的,阿芙蓉膏可以使受伤的战士们短时间内减轻痛苦,送东西的人说,下次来的时候还有别地。”

管事的说起这些东西也是对绿野仙踪佩服不已。

“恩。他们既然送来那就留下给护卫们用,有钱人打起仗来真是底气十足,他那句话是怎么说的了,对,是‘如果钱能买来兄弟们的命,再多也舍得’。”

湿润的海风带着咸咸的味道轻轻拂过田间、路旁,袅袅的炊烟斜斜地飘向广阔的天空,货郎、小贩的吆喝声不时响在宽阔地街道两边,暖暖的阳光照射进学堂孩子们的身上。

广南东路东莞县县衙门前的官路旁是一片热闹繁荣的景象,悬挂显示等级的招牌的酒楼林立。有着说书声音传出的茶馆,无不让人流连。

在这样的地方正走来一群穿着打扮俱是富贵人家模样的人,保护老爷地家丁、护院装束的人警惕地盯着来往的行人,似乎每一个都有可疑。

“老爷您慢着走。

小心绊到。再有一会儿就能到东莞县的县衙,到那里便能安心休息。”

一个身穿下人衣服地人在一个五十来岁地人面前引路,边说边把前面路上的一块鸽蛋大小的石头踢开,以免老爷绊到,人长的还算俊俏。只是声音略显尖细。

被称作老爷的人手上握一把山水字画折扇。慢慢扇动着左右观瞧,偶尔还会停下来看别人买东西讨价还价。听到前面地下人要去衙门中休息,摆摆折扇道:

“不必,今日里老爷我过来就是想看看,前面不远处有个茶馆,就进那里喝口茶吧。”

“老爷,这可使不得,您身子精贵,若想喝茶地话小的身上带了,进衙门中……。”

“休得多言,就去那里,头前带路。”

未等下人把话说话,这个做老爷地人脸一沉决定道,大步向茶馆走去。

“老爷您别急,慢一些,兄弟几个,你们可得护好了。”

这个下人紧跑两步在前面引着,又与那些家丁打扮的人说道。

“有客到~!客官您几位,快快里面请间。”

众人刚到茶馆门前,眼尖的伙计立即迎过来用手虚引着往里请,他的动作快,家丁动作比他更快,在他上前的时候就给挡住,使得他的话只能说给家丁听。

“话说大雪纷飞那夜,当今圣上一个人独坐绿野仙踪院子里,遥望远方,心中惦记百姓,眉头紧锁,手上拿一又凉又硬的馒头,刚要张嘴去咬,一绿野仙踪丫鬟端碗热汤突然出现,见圣上如此,连忙上前拍打落到圣上身上的雪,劝道‘皇上,您进屋吃点热乎的东西吧?这馒头不能吃啊!’

不想圣上却摇摇头,看向那馒头说道‘不必,朕吃这个既可,百姓吃得,朕为何吃不得,大雪一日不停,朕就一日不歇’如此一来可把丫鬟给愁坏了,正想着怎么能让圣上安心,外面猛地传来了一声高喊,丫鬟登时眼前一亮,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刚一进到茶馆当中,这一群人就被一说书所说的内容吸引,正听到关键的地方又突然停了,别人还没说话,刚才领路的下人便指着说书人喝道:

“大胆,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言论当今圣上,你可知罪?”

这一声喊出,把茶馆中听得正投入的人都给吓一跳,转过身同时看向新进来的这些人纷纷猜测着身份。

“闭嘴,退下来,不得多话,伙计呢?我看这一楼不错,给找个空地方,我们就在一楼了,这位老丈今天的茶钱我付了,去,给送十两银子。”

这个老爷止住下人的话,吩咐一声在伙计引领下走到一靠墙角的地方坐了,下人不敢多言,两忙掏出十两银子给送过去,说书的道了声谢品起茶暂作休息,茶馆中再次恢复了热闹的样子。

老爷打扮的人尽量不做出与别人不同的动作,端起茶来做喝茶状耳朵却仔细地听着别人说话。

“我说张一网,这些日子你真的没去打渔?听说越李朝和倭国的人已经撤了,再不打上些鱼来,你家那六口人的日子就过不下去了吧?”

左近的一张桌子上,一人对坐在面前的人问道。

“过得下去,朝廷上有给东西的,我本也想出趟海看看,心中却总觉得事有蹊跷,还是再等些日子吧,到是要看看那些人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

叫张一网的人丝毫不担忧,向对面的人说着,那人也点点头:

“说的也是,那些人突然间就没了,或许有大事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