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07章 大军相遇夜有变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一百零七章 大军相遇夜有变

到这二人的话,端茶喝的老爷慢慢放下茶碗,扭过头道:

“两位,方才听到你们的话,这边的海上似乎不安稳啊?怎么还有别处的人来?难道朝廷就未曾派兵围剿?伙计,这桌的茶钱也我也付了。”

“这位大老爷,谢您了,一看您就是从外面来的,还不清楚这边的事,最近这些日子经常有倭国、辽国和越李朝的人扮成海盗沿着这一片海抢夺屠杀我们炎华的渔民,都是一小拨一小拨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来,抢完东西杀过人就跑,可把我们这边打渔为生的人给害苦了。”

最先说话的人见自己的茶钱有人付了,更有一个愿意听的人,往这边挪了挪凳子给介绍着。

另一个叫张一网的也在这时说道:

“朝廷可不比以前,现在只要有了事情就会派兵过来,可那些人根本就让人不知道在哪,来的快,去的急,朝廷的海军过来总是扑空,后来海军分出不少的小船远远地看护着渔民,遇到海盗就冲过去,这下终于是能追到海盗的老巢了,打掉了几处后近几天来还算安稳。

只是大家都担心还有没打掉的,海军又不能天天守着我们,这才没有继续出海,都在等,听说绿野仙踪正在赶制渔船,又快又结实,到时会用很少的钱卖给我们,等船来了再出海也不迟。”

“海盗来到这边以后,这边死了多少人?”

这个老爷喝了一口茶,吧嗒两下嘴,觉得不是味儿,又放下茶碗问道。

“我们这边死的人少。只有二十来个,听说雷州府那边死了近百人,朝廷的海军也算给那些人报了仇,只是留下一些孤儿寡母日子难过啊。”

张一网说过话,一口喝下半碗茶,把盖儿翻过来往桌子上一放。眼尖的伙计连忙过来给续水。

第一个说话的这时也再次开口:

“现在海军放出了不少地小船,扮作渔民的样子在海上当饵,可那些海盗们又不来了,不少人都在犹豫不知该不该出海,我家对门就是如此。”

“朝廷不是给不能出海的渔民发放东西了么?为何还要如此着急?”

老爷疑惑问道,旁边的那个下人已经倒掉他碗中的茶水,自己从身上取出一包茶,小心地捏出来几个茶团放进碗中,示意伙计过来给倒水。

张一网接过话回道:

“朝廷是给东西了。还不少,可我们总不能就这么吃朝廷的吧?那边打着仗,要用不少地钱,我们有手有脚的被人养着算什么?我就是怕他们那些只会欺负百姓的人又有什么阴谋诡计,朝廷要防着些才好,可惜尹青天上归善县当县令去了,不然我还能到衙门与他说说,新来的这个不知道怎样,不敢去啊。”

“哪个尹青天?现在的县令怎么了?二位也尝尝我带来的茶。”

这个老爷对下人使个眼色,下人一脸不舍地拿出几粒茶让两个人把碗中的茶水倒掉。小声嘟囔几句,心疼地把茶放到二人碗中。

“谢老爷,这茶看着就不一般,去年我到衙门中找大人说事情的时候就见过与这差不多的茶。喝起来那个香啊。哦,尹青天就是尹非凡尹大人,那可是当今圣上钦点地,说书的早就把这个事情说过,可惜去邻县了。”

张一网对面的人看到茶的样子高兴起来。说到尹非凡走了又有些遗憾。张一网端详过茶叶也说道:

“现在的县令也没怎么不好,只是他总躲在衙门里。以前的尹大人没事儿的时候就会带上大牛和书童出来转转,还在我家隔壁的王老头家吃过饭呢,我最怕的就是尹大人到别的地方遇到什么事情,听人说,那些海盗扬言要杀掉尹大人,这都是他把东莞治理地太好了。”

“哦?他们居然把主意打到我炎华的官员身上了?看来朝廷应该派人把一些官员保护起来才是,喝茶,说书的又要讲了。”

这个老爷见那边说书的人咳嗽一声,知道要开始说了,与两个人打声招呼,准备听书,周围其他说话地人也都收住声。

“书接上回,话说当今圣上正心忧百姓吃那凉馒头时,外面突然传来……。”

“不好了,不好了,尹青天、尹大人被人行刺了。”说书地刚刚开个头,茶馆外面就闯进来一个人,气喘吁吁地大喊着。

“报~!发现越李朝人大军行踪,人数

店瑰燕无聊地坐在工事修建中的山上,捧着本书看的时候,打探消息的斥候急匆匆跑来报告道。

“来了?好啊,终于是等到了,快,让人都停下来,赶快休息,一会儿准备应战。”

听到这个消息,店瑰燕登时来了精神,吩咐一声自己先往回跑去穿她那身盔甲。

片刻后,所有的护卫都已经准备妥当,要和敌人好好打一场,这些天除了绿野仙踪地工兵小队警告过地地方没去过以外,周围这一片地方都已经熟悉,占尽地利上的优势。

“敌人这次人比我们多出不少,大家一会儿记得不要往下冲,只要守住这里就好,受伤地更是不准带伤拼命。”

见敌人还要走上一些时候才能到,店瑰燕开始对五千人说起了大家早已知道的事情,工兵小队的人这时也回来,队长走到近前说道:

“二小姐,对应我们布置的地方只要安排少许兄弟

子就可以,一时半会那个地方他们攻不上来,来的时我们带了些手榴弹,若是情况紧急我们会用这个帮着退敌,还望二小姐不要拒绝。”

“恩,到时候再说,你们还是先休息一下吧,看看他们来的都是什么人。或许他们看到我们这边的样子连进攻的胆子都没有呢。”

店瑰燕想了想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要看看情况再说,工兵小队的人也不再多言,转身回到自己地地方等待消息。

不知为何,越李朝的人眼看要到地方时突然放慢了行进的速度,让店瑰燕等了足足有一个时辰。才在看很远中发现那黑压压一片的人头。

“听探子传回来的消息,越李朝准备了十万人的大军,不会都来了吧?大家分成三队,准备轮换着抵御,累了就赶快休息,千万别逞能。”

看着一眼望不到尽头地人,店瑰燕估算一下两边的人数,吩咐下去,那些护卫早就习惯应对这种情况。非常有默契地分好队,第一队上前站到滚木和石头旁边。

随着大军的陆续到来,前面的人停住,后面的人向左右分散,依着山摆开了阵形,做出一副马上攻击的样子。

头一次指挥护卫与这么多人对战的店瑰燕此时不免有些紧张和兴奋,使劲深吸几口气,这才稍稍好受了一些,那么多人带来的压迫感,让她在恐惧中还有一丝丝的期盼。

这一等又是等了一个时辰。天上地太阳都已经直直照射下来,店瑰燕肚子中都有轻轻的响动声传来了,那边还是没有进攻,前面的人依旧站在那里。阵形更是没有变。

用看很远仔细向那边看了看后。店瑰燕生气地说道:

“原来是用前面的人做出攻击的样子吓唬我们,他们却在后面开始安营扎寨修建工事,看样子他们不会马上进攻了,大家都休息一下,派人巡逻就可以。”

“军师。为何不在将士们刚到这里一鼓作气先攻一次?”

看到军师在那里安排大军搭建一座座帐篷。阮仲不解地问道。

“我不想直接就把这个地方给打下来,那样对我们来说没有多大的作用。只要我们把这边守住了,让他们过不来,不能进攻到我国腹地就可以,这一片都是山,哪边攻击哪边吃亏,只要我们的粮草还够,就不会去打他们。”

军师对阮仲解释了一下,转头对旁边的传令兵吩咐:

“让人在扎营的时候尽量选好可以随时应对进攻的地方,要做出二十万人地样子,我准备给他们来个草木皆兵。”

听到军师的话阮仲仔细想想,点点头表示明白,却还是有点疑惑地问道:

“军师,这个挡住他们我到是懂,就是消磨他们的锐气,绿野仙踪从来都是攻无不克,只要僵持一些日子,觉得与绿野仙踪差不上太多,我们的将士一定会士气大涨,可把营帐做出二十万人有些不妥吧?”

“怎么个不妥?”军师笑着问道。

“万一他们真以为我们有二十万人,派来更多地兵攻打,我们这五万人根本就守不住,若我说,不如让人把营帐做成三万人地样子,当他们来攻打时可以用多出来的两万人打他们一个埋伏。”

阮仲盘算了一下提议道。

“我要的就是他们多派人来,人多了粮草耗费的也就多,这边都是山,那么多的人没有用武之地,若是真能来,我才高兴呢,走,今日里不进攻,我们先去后面喝两杯酒,晚上还有事情要做。”

军师对阮仲解释了两句,当先向后面中军大帐走去。

太阳渐渐落山,整整一下午,越李朝地人都在那里修建营帐,真地没有进攻,到是前面摆阵的人换过两次。

又觉得无聊地店瑰燕看到那边山上的布置的情形,蓝眼睛眨了眨,招手叫过一人来吩咐道:

“一会儿天黑以后,把盔甲立在这里,周围不要太亮,然后你找些人击鼓喊杀,那边若是有所动作你们就停一停,每隔半个时辰这么来一下,我要让他们睡不好。”

那人点点头表示明白,转身准备去了,店瑰燕又叫过来一个人:

“他们应该要做饭了,你安排人算算他们大概有多少人,记得要看仔细,别被骗了。”

那人也点头应是,店瑰燕这才放下心来回到自己的地方准备晚上看热闹。

不大一会儿,越李朝的人果然开始埋锅造饭,负责计算人数的这些人观察了一会儿过来报告:

“小姐,看炊烟的样子应该有二十万左右,可我们发现一些烟火相隔过密,应该是没有那么多的人,最多十万,与得到的情报基本相符。”

店瑰燕‘恩’了一声,让其回去吃饭,轻笑着自语道:“看来对方的人并不是那么聪明,想用二十万人吓退我们,那是做梦。”

夜色降临,天边挂起一弯残月,山林之中不时响起一声声野兽的吼叫,店瑰燕惦记着晚上的事情睡不着,坐在灯下,翻开一本书等待。

“杀呀~!冲啊~!”‘咚咚咚咚’

伴随着喊杀声和鼓声传来,店瑰燕终于满意了,突然脸色一变惊道:“不对,这不是我们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