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14章 枪声一响就恐惧

第十二部 第一百一十四章 枪声一响就恐惧

放我们出去,尹非凡,你现在放我们出去还来得及,的人杀到这边的时候,你就是跪地求饶都晚了。”

广南东路归善县的县衙南牢之中,一群人杂乱无章地叫喊着,粗木头的栅栏被踹得‘嘭嘭’响,却依然牢固地立在那里,没有丝毫松动的样子。

“童童哥,我听到三个人嗓子喊哑了,离你打赌说最少有十个人喊哑还有七个呢,过了今天你可就输了,不许赖皮啊。”

南牢外面,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侧着耳朵倾听牢房中传出的声音,对坐在院子中间椅子上晒太阳的童童说道,看样子他和童童打过赌。

他旁边还有一个看着脸色比他更稚嫩的孩子,也跟着点头附和:

“童童哥,真的只有三个人嗓子哑的,不信你听听,一百个铜钱,到时候我和四水哥哥一人五十个,我要去买好吃的。”

“放心吧,到今天晚上真的没有十个人嗓子哑,一百文我还是能拿的出,上课认真点,作业写好了再把单独安排给我的习题弄明白,一天我就有二十文铜钱,五天而已,你们在公子旁边还能缺吃的?不会是旁边哪家的小妹妹想要东西吧?”

晒太阳的童童把盖脸上的帽子拿下来对两个人说道。

“没,没有小妹妹,她们比我们大半年多呢,不信你问小山,他可以作证的。”

四水连忙解释,话说出来才发现露馅了,嘿嘿笑着用手挠脑袋。

小山见事情暴露,瞪了四水一眼说道:

“她们家只有一个娘,爹生病去世了,我和四水哥是偶然间在荒地中看到她们的。她们正在挖野菜,身上的衣服都破得不成样子,我和四水就想弄点钱帮帮她们,公子这个月给我们的钱,我们没遇到她们的时候就花掉了。”

“哦,这样啊,打赌你们是输定了,不过呢……?一会儿我可以给你们些钱,先去帮一帮,等公子把这边规划好了。她们以后地日子就不用在挖野菜了。”

童童见这两个公子家又派来的书童是为了别人,算是做善事,拍拍腰间的钱袋答应下来。

“童童哥你真好,还那么厉害。当初公子装死,可是你一个人召集的这些个坏蛋,结果在酒席之上全被你给算计了,他们被绿野仙踪的护卫和大牛抓起来的时候,还想骗你把一些隐秘的事情说出来呢,我就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四水听到一会儿能给钱,终于是可以完成对别人的承诺,高兴地夸赞着。

小山帮腔:

“可不是么,那么多事情和安排童童哥都能记住。

这才能骗到他们,结果和你一说话,他们就被你套出话来,怪不得公子平时总说,我们两个也比不上一个童童,说我们若是能再好一点。公子就会厚着脸给我们送到皇孙殿下身边学东西。童童哥,每天的钱好赚吗?”

“恩哼!那个,这个钱啊,主要是单独安排地习题才有,别的作业只是个基础。完成了没有钱。不完成扣钱,也不算太难。昨天问我的是,试分析海盐在远途陆路运输过程所需要的钱财中,无用消耗最大地是哪一方面?如何把其控制在最低?”

童童听到两个小弟夸赞,清清嗓子说道。

两个孩子一听是这么个问题,脑袋登时‘嗡’的一下响了起来,张大个嘴不敢相信地看向童童。

“好了,你们慢慢想吧,我去让那些人嗓子都哑一哑。”

童童看到两个人的表情,很有成就感,扔下一句话进到南牢之中。

四水用手把自己的张开的嘴合上,对小山说道:

“这就是绿野仙踪的专才教育?童童哥好厉害,现在就学这个了,以后一定会被重用的,我要好好想想我哪方面比较好。”

小山点点头,深以为然,拽着四水一同跟进去,想看看童童是怎么让那些人变哑的。

“大家好,刚才在外面那叫一个热啊,还是你们这里凉爽,潮湿的地还能有些凉气,上次说地事情,大家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就是关于本地衙门与富户人家的合作发展适宜,你们不是说可以从外面拿进来钱吗?让我给你们提供完整的产品配方,钱呢?应该去哪里拿?”

童童背着小手,在一排排的牢房前面来回溜达着说道,那一脸可爱的笑容,看得左右牢房中地人个个咬牙切齿。

“怎么不叫唤了?就说你呢,长地这么难看,也敢出来混,问过你们童爷爷我了吗?”

童童说着话把别在后面的弹弓拿出来,放上一粒小石子对面向他的那个瞪着眼睛的人打去。

“小王八羔子,别让我抓到你,不然我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那个人躲了一下没有躲开,双目似要喷出火来一般,对着童童叫骂道。

童童微微一笑,对着他又打出一粒石子,做出一副开心的表情说道:

“怎么?事情被我拆穿了,人被抓了,气不过啦?打得好算计,想套出来绿野仙踪地好东西,然后来个里外夹击攻打东莞、归善两县?死了这份心吧,皇上在这边坐镇呢,你们外面地人掀不起多大的风浪,我准备把你扒光了衣服吊在外面,让大家都看看坏蛋地下场,你说怎么样?”

“你敢,我和你拼了,放我出去,你个该死的小王八,我不会让你好受的,气死我了,我要……。”

被揭穿计谋,

来的这个人听到童童还在言语上侮辱他,用脑袋使劲扯着嗓子猛喊,其他人有的也气不过,觉得被这么个小孩给耍了,同样又喊又叫地踢打栏杆。

童童仰个头,背负双手,迈着八字步继续来回走,不时给个笑脸。那些人更加生气,好一阵子骂,直到骂的口干舌燥,这才浑身无力地堆坐下去,喘气不停。

“四水、小山,听到了没有,现在是几个嗓子喊哑了?别急,我慢慢来。”

童童见众人停下,对站在门口出不走近的四水和小山问道,这下牢房中的人才知道自己等人又被利用了一次。却忍不住,再次大声骂起来。

小山和四水佩服地点点头,伸出个大拇指。

连接炎华和越李朝的险要之地,稍微能点打仗地那部分州府禁军正在熟悉着手榴弹的操作。这东西看着简单,扔起来学问也不少,数量又不算太多,只能让他们尽量熟悉,使每一枚都能发挥出威力。

厢军们现在所要做的事情是尽快完善工事,好在敌人进攻的时候多一份胜算,在栅栏的这边挖出来一条又宽又深的坑,挖出来的土就堆到坑的这边,组成第二道防线。

店霄则坐下外面一边看他们干活、训练。一边想着事情,当天渐渐亮起来的时候,终于把事情想得差不多,对旁边负责保护他的人招招手,叫到近前来说道:

“向嘉兴府八百里急报传我命令,研究出来地第二种彩礼多做出一些。用最快的速度给成都府那边送去。带上懂得操作的人,教给那边如何使用,再派人急报到京城,让他们多做手榴弹,同样用最快的速度给成都府那一线送过去。配合着第二种彩礼使用。去安排吧,要快。”

那人应了一声转身离开去找人传递消息。店霄又叫来管理这边东西地人吩咐:

“把鸡鸭鹅和牛马什么的都送到后面七雄寨,让他们把鸡鸭鹅猪羊都分发给那边山区住户,登记入册,告诉他们收益要拿出来一半支援朝廷的全面战争,牛和马就先放在七雄寨,我给你写个东西,你带去,让他们照办。”

等这人也领命离开以后,店霄把禁军和厢军的指挥喊来,对禁军的指挥说道:

“给你个任务,让一半的禁军去睡觉,堵上耳朵,另一半分成几队,这次带来用于替换的枪弹还有一些,给我练习射击,一队人实弹,其他队用木棍比画,下面坠石头,记得珍惜子弹。”

禁军指挥离开,店霄对厢军的这个人安排:

“让一半的厢军去睡觉,同样把耳朵堵上,另一半人大部分继续修建工事,其他地配给号角和军鼓,等禁军练枪的时候,你们就喊冲锋,鼓声和号角声都要响起,喊半个时辰歇两刻钟,就这样,我也去堵耳朵睡觉,有事叫我。”

说完话店霄站起身往屋子走去,脚下不由地晃了晃,可能是因昨夜思量太多造成的。

厢军的指挥目送店霄进到屋子,有些想不明白地嘀咕:

“小二哥这是什么意思?扰敌?一般都是晚上啊,这白天有什么用?或许越李朝的人一听到这声音以为是叫阵,攻击过来怎么办?工事还差一些呢。”

当初七雄寨过来的一个领路之人听到他嘀咕地话,指向那边说道:

“昨天你是没看到大小姐发威,差一点就把对方地军师给打死,现在他们怕都来不急呢,哪敢出击?昨天晚上他们一定没睡好觉,白天本就困倦的时候你们一折腾,他们绝对不敢休息,晚上或许就应该换另一半人了,折腾他们两天,等反应过来时,我们的工事已经修完,训练的成绩也能好上不少。”

“哦,原来这样,好,我这就安排人,小二哥果然运筹帷幄,诶?你怎么也能想到呢?你在七雄寨是什么身份?”

厢军指挥一听这个明白了,奇怪地问道。

“什么身份不重要,现在我就听小二哥,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是我不中用,没小二哥的两下子,让那么多兄弟离开了啊。”

这人摇摇头,叹息着往别处走去,留下这个指挥猜测道:“难道他就是七雄寨军师?那个指挥寨子中地战士阻挡了越李朝人那么多天地人?”

一刻钟后,该睡觉的睡觉,该做事地做事,枪声响起时,号角声、鼓声和呐喊声也如潮水一般涌向了越李朝人的军营。

果然如那个人说的,昨夜越李朝的人根本就没有休息好,闭上眼睛心中就会出现那一个个兄弟倒下去的情景,准备趁着白天打个盹的时候,突然听到声音,马上清醒过来,紧张地做好防范的准备。

差点丢了命的军师黎天坐在椅子上正昏昏欲睡的时候,一听到枪响,惊得直接蹦了起来,四下来打量了一下,这才长出口气问站岗的人:

“什么情况,绿野仙踪进攻了?”

“回军师的话,没有人进攻,只有他们的那种火铳声和其他声在响,可能是为了骚扰。”

站岗的人跑出去又跑回来报告道。

“骚扰?那也不能掉以轻心啊,哎~!绿野仙踪行事总是出人意料,命令巡逻的人加强警戒,哦,让他们带上盾牌,以免被人从远处打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