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15章 七雄寨上定胜局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七雄寨上定胜局

天后,山上的工事依旧在如火如荼地建设着,眼看就尾,稀稀拉拉的枪声也仍然不时响起,担惊受怕的黎天,心情渐渐平复下来,猜不透山上的人是不是在虚张声势,不得不派出人去试探。

三千人的队伍可以说是这边五万来人中的精锐,黎天从这些人的脸上一个个看过,承诺道:

“只要到了上面,能够探出敌人的虚实,你们就可以撤退下来,回去算你们一大功,你们的后面还有两万兄弟的接应,你们怕不怕?”

“不怕!”三千人似乎都已豁出去这条命了,齐声地喊道。

黎天咬咬牙一挥手,三千人报着视死如归的心情踏上了通向山上的路,后面的人开始集合,足足有两万人的时候,这才列好阵,准备随时接应。

“终于是来了,兄弟们,把本事都使出来,让他们见识一下。”店霄望着山下对面的那些人,对旁边的战士们说道。

伴随着一声‘冲’,三千人顶着盾牌向山上跑来,为了能够让刚刚练习不长时间的禁军打得更准一些,店霄迟迟没有下令射击,自己也端起一支枪在那里瞄着,直到越李朝人又冲上一段距离,才当先勾动了扳机。

‘啪’的一声响过,那边直接倒下一个人,以这枪声为号,其他端枪的禁军同时放出了他们打人的第一枪,或许是这个距离上他们把握的好,第一拨排枪放出去,对方居然倒下一半的人,第二排立即顶上,瞄准、射击,接着是第三排。来回轮换。

几轮打过,随着敌人的接近,紧张中准头逐渐降低,越是着急越是不准,比起绿野仙踪那种不动如山的稳差上许多,直到敌人又冲上一段距离,手榴弹扔出去后,这才象点样子,爆炸声中,那三千人还活着的算完成任务。

转身就跑。

在一阵枪地追击下,终于是又死去一部分后成功脱离射程,那两万准备接应的人也没用上,回去的人一番清点。有四百多人永远地留在了这里。

“还是这么厉害,看来他们一直都没收到别地方的消息。”阮仲看到那短短一阵冲杀时对方犀利地攻击,对军师说道,黎天点点头刚要说话,退回来的一个胳膊受伤的人突然说道:

“军师,我觉得有些不对,我们冲的时候,他们比前几天那个攻击时间要晚,那个时候刚冲到半山腰就会受到迎头打击。可今天过半山腰一段距离以后他们才打,尤其是他们的那个女东家,似乎那铁疙瘩能飞出多远杀人,她就能在多远的时候打,这次却没见到。”

“我也是,几天前趴在地上只能躲过六成的攻击。这次我爬着都看清他们那些人地相貌了。他们还没有打中我,如果不是他们后来扔那个一炸一片的东西,我都能冲上去撕杀。”

另一个脸上划破的人也站出来证明,这一下军师黎天疑惑了,仔细想想刚才的那场战斗。点点头说道:

“没错。是不同了,按照三天前地那场战斗。你们能回来一半就已不错,看来事情有变,今天晚上再攻一次。”

在越李朝人的等待中,夜晚终于是缓缓到来,这一次是一万人成批次进攻,那偶尔响起的枪声再也无法阻止他们,鼓敲起,号角低沉中,一万人开始了攻击。

天一黑,禁军的枪法更加不准,为了能够看仔细,不时还要有人帮着扔出燃烧着的木头照明,手榴弹依旧不能吓退敌人时,滚木石头纷纷倾泻而下,又在近战中杀掉不少人,终于是击退了这一次攻击。

胜利后的店霄未露出丝毫喜悦的样子,轻声说道:“艰苦的战争来临了,做好准备吧。”

“军师,他们果然不是原来那些人,除非他们是故意示弱。”死掉了两千多人,这个万人队的队长非但没有沮丧,反而有些兴奋地对黎天说道,黎天听到这个结果,眉头不由紧锁起来,面色沉重地叹息一声道:

“绿野仙踪啊,你为何不在我越李朝?看来当初我们那些人遇到地风林火山特种部队,也是你们给培养起来的,其疾如风,其徐如林,其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霆,人居然不知何时没了,阮仲兄啊,天明以后你拿着那张赌约去问问吧。”

又是漫长的等待后,阮仲在重盾手的护卫下到达山脚,对着上面扯嗓子喊:“店公子,店公子,你在吗?我和你打赌的日子已经过去四天,你是不是很高兴?”

他这一喊,身旁的人也随着一同喊,几遍以后正以为人不在时,店霄一身长衫站出来,对下面叫道:“我在呢,阮公子莫非是想我了?不妨上来絮絮话,我给你做好东西吃。”

“他在,让您上去呢,说给您做好吃地。”阮仲身旁地一个人提醒道,阮仲瞪了他一眼说道:“我知道,看见了,你想吃?那你去,回头我给你算阵亡。”

旁边那人使劲摇了摇头不再出声,阮仲这才挤出个笑容问道:“店公子,你的东家哪去了?怎么不出来过过瘾?”

“阮公子你问大小姐啊?走啦,四天前的晚上就走啦,带着绿野仙踪的护卫们走的,说这边景色不好,怀念苏瓦纳布米岛地兔子,去看它们了,阮公子可是有事情?”为了给越李朝地人增加压力,店霄很诚实地说道。

阮仲听见这个答复愣了,军营中同样知道了消息的黎天也愣了,随后反应过来大叫一声‘不妙’,再顾不得拖延时间,

达,让所有人全力进攻,务必要从七雄寨那边攻进炎

这一下战争惨烈起来,越李朝人轮流地攻击,十二个时辰不停歇,山上地人同样分成队来防守,能用上的武器全都用上,越李朝人几度攻到山上。

炎华的战士从坑前面跑到挖出来的土堆后,撤掉坑上板子,那些人掉进去才知道坑有一人多高,根本爬不上来,只能被上面扔下的兵器杀掉。

如此这般又打了六天,禁军和厢军在杀掉对方两万多人以后,同样损失不少,剩下地人也都疲惫不堪,子弹和手榴弹都用光了,见此情况。店霄在山上的营地用埋下了所有地雷,在第七天敌人进攻的时候,阻挡一番后成功撤退。

连续被炸死不少人后,越李朝的人不得不停下来小心戒备整队。黎天看到同样疲惫不堪的将士,想着店霄那指挥时镇静若定的样子,再瞧瞧地上残破的厢军军服,一脸严肃地说道:

“此人必须要除去,炎华最没有战斗力的厢军,都能让他用成如此程度,若是等绿野仙踪的护卫回来,用什么兵去打?”

撤到七雄寨的店霄第一个就找到了七个寨主问这边地事情,大寨主知道店霄想问的是什么。开口说道:“小二哥,您让我们弄的火牛阵已经差不多了,俱是头上带刀,平时命人穿越李朝人的衣服使劲折磨。”

“好,等他们到来,我就让他们看看这送来地牛如何。这一次我们再没有退路了。过来的绿野仙踪护卫也有不少了吧?命他们埋伏起来,我要让越李朝这一次元气大伤。”店霄冷笑着说道。

又是三天过去,黎天把后面陆续到来的人整编到原来部队一起,总共有四万,好好休息了一晚上向七雄寨进发。誓要攻进炎华。除掉店霄。

“报~!大小姐五日前已带人到达雷州.+:十艘帆浆及蒸汽动力的混合船队打散了越李朝的水军。向苏瓦纳布米岛而去。”

店霄等待越李朝来攻的时候,那边八百里急报过来报告道,店霄听了精神一振,点点头,看了看留在这边的林皛瑶、柳碧旋几女说道:“好,现在就看我的了,等我解决了这边地人,我们就去找她。”

当天,越李朝的大军如约而至,再一次看到七雄寨的阮仲心情复杂,对黎天说道:“军师,这里地形同样险要,千万不能大意。”

黎天点头认同道:“确实如此,只是无论怎样,我们都没有退路,这一次若是不能攻进炎华,等海上绿野仙踪的人回来,越李朝就麻烦了,来人啊,传我命令,分成八队,每五千人一队,轮流强攻。”

命令一下,越李朝人的大军快速地整队,攻击立即开始,此时的七雄寨比起当初地那个不可同日而语,第一队五千人未等踏到山上,就当先踩到地雷,‘轰隆’声中周围人都会受到波及,队伍却没有丝毫停顿,山上人地枪响时,路上散落着无数的残肢断臂。

如此惨烈的景象激起了双方的血性,当第一队人攻到半山腰,受到手榴弹密集覆盖之后,烟尘散去,还剩下的已不足千人,连一次肉搏地机会都没有,就直接倒在了排枪、箭雨之下,却没有一个后退地。

第二队立即踩着前面兄弟用血肉趟出来的路向上攻去,阵后地阮仲眉头皱皱着,想到前段时间在这边的惨败,对黎天说道:“军师,上面的人又换了,看那准头和攻击的距离就能知道。”

“换了也要攻,不然就再也没有机会了。”黎天有些无奈地说道。

这一攻一防的战争打了整整三天三夜,七雄寨依旧,寨子上空龙旗、炎华旗、绿野仙踪旗,迎风飘扬,几十次越李朝的人都成功进到了寨子里,却又被寨子中早已准备好的骑兵击溃。

看着剩下的不到一万五人的疲惫将士,同样三十六个时辰未曾合眼的黎天,终于是下达了休息的命令,一时间受伤之人的痛苦呻吟声从队伍的各处响起,让听到的黎天心都似乎在滴血。

“军师,想点其他的办法吧?这么打不行啊,我们的一刀砍下去,未必会砍到人,他们那会炸的东西扔出来,一倒一片呀。”一个只剩下十来个手下的千人队队长,流着泪地说道。

“好!好!别哭啊,想别的办法,绿野仙踪,攻时排山倒海,守则固若金汤,他们为何不去西夏那边呢?”

黎天话音一落,就觉得脚下的地震动起来,眼睛向七雄寨上看去时,惊呼道:“不好,火牛阵,快向旁边的山上跑。”

“军师,旁边的山上也有。”一个反应较快的战士,刚刚往旁边迈出两步,就见那牛不仅仅是那一条生生被踩出来的道上有,旁边的山上同样有浑身冒火的牛四处乱跑,路过的地方都被沾染上点点的火星。

火牛可不会给他们再想办法的工夫,看到他们穿的衣服,加上浑身的疼痛,疯了一般地冲过去,本就是疲惫不堪又身上有伤的将士,哪里还能灵活地去躲?一声声惨叫响起,一个个生命流逝,偶尔爬到旁边没有火牛山上的人也会被埋伏在那里的绿野仙踪护卫击毙。

在山上往下观看的店霄见此模样知道胜局已定,松下一口气自语道:“紫萱,我们马上就能过去找你了,别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