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16章 天高海阔悬旌旗

第十二部 展转相随海天笑 第一百一十六章 天高海阔悬旌旗

月的天本就炎热,船舱中更是增添了气闷的感觉,哪带动支起来的风车,使得船舱中一面舱壁上风扇旋转,扫过冰块的风也不能让舱中的人有丝毫清凉的心情。

船舱中坐在藤椅上,手断一杯冰镇葡萄酒的主人紧皱着眉头,不时推开船舱的窗户看看外面的海,比照着船的行驶速度,映入眼中的景色却总是那样,惟独海面上的鸟儿时隐时现。

桅杆上张满的帆被风兜起来一个个大鼓包,划降的人每隔半个时辰就会一换,起伏的波浪一层层被抛在后面,可主人依旧是觉得船很慢,不耐烦的一口喝掉杯子中的酒,使劲嚼动冰块发出‘咯咯’的声音,再也忍受不住舱中的烦闷,推来舱门,站到甲板上又觉得太阳似乎变大了一圈。

“大小姐,午饭马上就好,您想吃些什么?我让人给您送到船舱中。”

时近晌午,船上管事的人正想着进到船舱中去找大小姐,却看到大小姐站在外面,走上前轻声问道。

“不吃了,我吃不下去,这船怎么这么慢,有蒸汽机的要比这个快很多,还是让我上那样的船上去吧,我想早些到苏瓦纳布米岛,也不知道那边怎么样了?”

这个大小姐正是杨紫萱,从七雄寨出来后就用最快的速度赶到雷州府,乘上从嘉兴府赶来的船,打散越李朝的水军船队,也顾不得走后他们会不会再聚集起来,急忙地向吕宋而去。

封过赏,得到当地首领的支持,这才安心去渤泥,行了不少日子的路,到达渤泥时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迎,封过当地的酋长。同样得到不让别国船只补给的承诺后,拒绝酋长的挽留,又急急忙忙向苏瓦纳布米岛进发。

越是离的近了越是心急,总抱怨船地速度不够快,几次想上到有蒸汽机的中型船上先一步到达,这次管事的过来找她吃饭。她再一次提起,管事的人也知道再次劝道:

“大小姐,使不得啊,那船哪里有绿野仙踪的旗舰稳当?您若是出了什么事儿,让我们怎么去跟小二哥交代?您看二小姐,不是在船舱中安稳地歇着么?”

“好啦好啦,我都听烦了,让厨房给我送点清淡的吧,我那小姑子哪里是歇着?她在绣花呢。我越看她越觉得不对劲,她绣地衣服自己根本穿不了。给小店子还差不多,我得看着点。”

大小姐吩咐过,转身向船头走去,嘴中不停地嘀咕着,整个人看上去比刚从七雄寨出来的时候消瘦了许多。

“大小姐您进船舱呆着吧,前面的风大,小心把脸给吹黑了。”

站在前甲板上观察海面情况的人见大小姐过来,连忙劝道,并指指自己的脸,似乎他就是被吹黑的。

“黑了小店子也有办法把我变白。

你在这边看到炎华的船经过没有?前些日子偶尔还能看到一两艘。现在没了,都被他们给打跑啦,要把这条航线抢回来才行。”

大小姐看周围海上一艘船都没有,冷清的样子不由生气。

“回大小姐的话,这几天未曾看到炎华地船。到是有不知道从哪出来的海盗遇上过两次。已经派铁甲舰清剿过,得了不少地财物。您要看看吗?”这人放下看很远,对大小姐问道。

“不看,现在我不在乎钱财,我在乎的是苏瓦纳布米岛子上我炎华人的安危,你继续看吧,看不见就上了望台。”

说着话大小姐转身离开,漫无目的地从前甲板走到后甲板,再转一圈,就是闲不下来。

半月后,苏瓦纳布米岛炎华办事处中,人来人往来回搬运着东西,一片繁忙的景象,小孩子们懂事地聚在一处地方,相互交流着学过的东西,这边的负责人杨忡手上拿个本子,不时叫住一个运送东西的人问两句,看看搬运的东西与本子上的对照,偶尔会拿出炭笔来勾画两下。

“杨大哥,椰子油已经送到城墙上面,库房中剩地不多了,是不是要安排人等天黑时到外面买来些?当地地百姓只要给钱就卖,不管是哪边的人。”

一个送完东西,从城墙上提溜个空扁担下来的人走到杨忡身边问道。

“不行,谁都不准出去,万一遇到了那些人,命就没了,在这里让他们攻吧,看看谁死的人多?等绿野仙踪援军过来,就是他们的死期,快了,小二哥和大小姐他们知道我们这边地情况一定会用最快地速度赶来。”

杨忡看看想尽办法要保护好这个城的那些人,又看看在这种情况下还认真学习地孩子们,对这个人鼓着劲儿,看向城墙,抬起腿来朝上走去。

比起下面人的忙碌,城墙上面的人都是一脸肃然,巡逻的手拿看很远来回走动,并向远处望,没有事情的人则席地而坐,抽上口烟,或找块磨刀石细心地把那看着就知道锋利的刀磨上一遍又一遍。

墙垛处的地方已被血染过多次,变成了黑色,在阳光的照射下干裂,吸引了无数的苍蝇在那里盘旋,各种防守用的东西整齐地摆放在靠近城里面的地方,涂了毒的箭头用木板挡住,以免不小心碰到中毒。

城墙外面地上的黑色要比垛口处深得多,偶尔还能看见被烧焦的尸体,凄惨地躺在那里,仔细分辨就会发现,那绝对不是城中炎华人的。

在城池的北面、东面和西面分别建有临时的营地,说是临时,其实已经存在足有四个多月了,

正有全副武装的人在巡逻,每当走累的时候,停下来表情复杂地望一望那似乎永远都攻不破的炎华城。

“小毛哥哥,等炎华的援军来了以后打跑他们,你准备做什么?”

炎华城中一处背阴的地方,小雨怀抱布娃娃对用木棍逗弄地上蚂蚁的小毛问道,听她话的意思,似乎从来没想过城被攻破是什么样子。

小毛把一条不知名的虫子送到蚂蚁洞的洞口,看蚂蚁怎么把那个比洞口粗地虫子弄进去,头也不抬地说道:

“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们现在就是要多学东西,我正在跟郝伯伯学大食人和天竺的话,等绿野仙踪打他们的时候我就去给当那个翻译。”

“哦,那我也跟你去,我要把别地方的好东西都弄过来,给绿野仙踪。这次要不是绿野仙踪拼了命地保护我们,我们早就没了,绿野仙踪这边的三艘大船都被他们打坏了两艘,不知道再来攻击的时候还能不能摆脱他们地船海战术?”

小雨紧搂了下布娃娃,嘟起小嘴儿担忧地说道。

“来了,敌人来了,快点准备,让他们再见识一下我们的厉害。”

城墙高处的了望台上,负责警戒地人发现了敌人向这边过来。大喊着说道,那些刚才还抽烟、磨刀或休息的人一个激灵就站起来。操起家伙准备战斗。

从远处向城池接近的人分别挑起五种旗帜,应该是头领的人走在中间,相互攀谈着,那些手下却都不愿意走在最前面,又不得不往前移动,使得整个队伍看上去有那么一丝丝的别扭。

“阿路德.本.卜杜.本.杜赛勒.齐兹长老,这次可全靠你们大食人了,只要攻占了这个城池,长老就算是为你的哥哥报了仇,等一会儿我让人在下面给你助威。”

一个头顶上只有一小撮头发的人对他身边地大食人说道。

“不。不。比起你们辽国人,我们可是远远不如,耶律纳尔将军,还是你的战士们英勇,只要打下炎华城。你们就会得到许多地黄金。回去买来武器在那边打败炎华,我们大食会祈求真主保佑你们的。”

阿路德谦逊地说道。看样子他也不想让自己人冲在前面。

其他的那三个人也都是笑呵呵相互推委着,把好听的话说给别人,自己往后退,或许正是这样,四个来月他们才没有打下炎华城,那上面挂起的旗帜依旧在海风下展现着风采。

这边陆地上动作的时候,为了防止绿野仙踪仅剩的一艘大船来支援,海上已经安排了无数的小船,准备到时候冲上去缠住,他们已经用这种手段,以几倍的死伤换来了绿野仙踪两艘大船的沉没。

五个领头地人经过一番商议,分开来占据了城池地四个方向,人数较少又总想占便宜的倭国人与越李朝人分在了一处,说好了一同进攻却又都迟迟不动手,一时间场面显得有些滑稽。

城墙上的人或许已经习惯了他们这种磨磨蹭蹭的风格,知道只有等海上的绿野仙踪船准备过来支援地时候他们才会象等到了某种命令一般发起攻击,不然就只能等待哪一方忍不住先攻击。

曾经有两次五个地方地人都忍住了,结果一次从早上等到中午,最后都不愿先动手,只好散去,还有一次是准备夜袭,同样都不先上,结果变成了篝火晚会,五个头领聚在一起喝酒、谈心,熬到早晨方才离去,一副皆大欢喜的样子。

“船来了,船来了。”

了望地人当先发现了绿野仙踪那艘仅存的船出现,看那样子是准备偷袭那些小船一下,城墙上的人听到这个消息,心中不知是何感觉,希望那船能多杀敌,又怕被围上。

“船来了,船来了,绿野仙踪的船来了,来了!乡亲们,绿野仙踪的船来了。”

了望手再次喊道,声音却颤抖起来,一遍遍地重复着,因这次的喊声太大,使得围在城池周围的人同时听到,五个头领马上命令手下攻击,随后看向海上,等待着小船去缠斗。

城墙上的人听到了望手反常的话,一个个都担忧起来,以为了望手是吓的,正要安抚一下,那进攻中的人却不给他们这个机会,一架架简易的梯子被抗着往前冲,看来大家都没有真心的合作,准备留一手,各自地方攻城的好东西都没有拿出来,连架云梯都没有。

“船来了,绿野仙踪的船来了,乡亲们,绿野仙踪挂着龙旗的旗舰来了。”

了望手又一次激动的大声喊道,这一下城墙上的人听清楚了,城下的人也听清楚了,举着梯子往前冲的人突然停下来,与城墙上的人一同震惊地望向海面。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呜~!呜~!’船未见,音先至,那一下紧过一下的鼓点,那低沉又悠远的号角,听起来动人心魄,伴随满天烟花的绽放,排成双列一字形的船队像远古巨人一般的逐渐变大在海天相接的地方,风帆招展、旌旗飘飘。

‘哗~!’见到这个景象,城墙上下一片哗然。

随着船队的接近,无数的小船被放下来,众星捧月一般地围绕在大船的周围,一身劲装的大小姐昂首挺胸地站在旗舰甲板之上,用手一指那艘残破的绿野仙踪船命令道:“打旗语,归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