店小二传奇

第117章 来回叛变不可信

第一百一十七章 来回叛变不可信

艘正在攻击中的船同样已发现绿野仙踪的旗舰过来,应对,只能与那些不要命缠斗的小船周旋,此时船队一近,当所有人都愣神的一刻,这艘船上的战斗指挥借着这个机会,撞翻几只小船就冲了出来,按旗语的指示跟在旗舰之后。

那些小船上的人这一下慌了,刚才那种不要命的架势突然不知所踪,纷纷往后退缩,岸上围攻城池的人也抗着梯子撤出一大段距离,做出一副随时逃跑的样子,五个头领聚集在一起想要研究应对方法,大眼瞪小眼,却没有一个先开口。

与店霄无奈分离,憋了一肚子气的大小姐终于找到发泄的地方,对战斗指挥吩咐一声让他狠狠地打,自己就背上一包子弹,拿着她那支专用的枪爬到了望台上,店瑰燕此时也从船舱中走出来,找到他们这边的战斗指挥人员让与绿野仙踪协同。

屠杀在炎华办事处城墙上的欢呼中开始,船队冲进小船所在的那片海,铁甲舰当先发威,用那让人无法躲避的速度和坚硬的外壳,摧毁着一只又一只的小船,大船上的弓弩手和火枪手也纷纷对小船上的人攻击,投石车反而一时没了用途。

了望台上的大小姐专门负责射杀落到水中的人,只要在她这支枪射程之内的,就绝对跑不了,每一枪下去海面之上就会出现一朵鲜艳的血花,有一些自己跳进水中想躲避攻击的人突然发现,身边一同进水的人莫明地就失去了生命,直到又一发子弹落在他的脑袋上,他才结束了恐惧地猜想。

“快跑,快跑,分散开跑,不要和他们打。”大食人的阿路德.本.卜杜.本.杜赛勒.齐兹一边被人保护着撤退,一边对海上的船只叫喊。也不知道那边能不能心有灵犀地听到,那些小船上的人从绿野仙踪船队来了以后就没有做出要战斗的打算。

原本没事情做地店瑰燕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支步枪,对着离得最近的小船开上两枪打偏以后也找到点感觉,站在靠船舷的地方,被两个重步兵保护着朝不小心被浪带到这边的船或者是人开枪,平均五发子弹就会有一发命中。

被她直接打到要害死的还算不错。被她打到身上两枪汨汨冒血却死不了的人恨不能自己呛几口水死掉,尤其是一个两腿被打中,躺在小船上动弹不得地人,看到身边的船底儿被打出一个个洞,水从其中涌进来,紧咬牙关想用两条胳膊爬到边上翻进水中的时候,离着不远的大船上一声枪响过,一条胳膊再也用不上力。

笨拙换子弹的店瑰燕似乎是想用这个人把枪练好,对着这人的脑袋连续的又打出四枪。终于成功命中他的另一条胳膊,疼的这人用半生不熟地炎华语哀求道:“你杀了我吧。我求求你了。”

想要帮他一把的店瑰燕点点头,仔细瞄了瞄又一枪打在他地耳朵上,抱歉地笑了笑,不知是给自己还是给那人鼓劲地喊道:“别急,我行的。”

如此又打了几枪,把那人打得是惨不忍睹却依旧没有死,直到嫌她浪费子弹的大小姐对着那人心脏补了一枪,那人才带着感激的笑容闭上了眼,店瑰燕则不满地嘟囓道:“我真的能行,等船再近一些一定可以。”

海上绿野仙踪的威风和气势感染了守在城里的人。

见有大船向这边岸上靠过来。被欺负四个来月的那些血气方刚的人再也不愿意缩在里面防守了,召集了五百多人,打开城池的门便冲了出去。

那些个已经撤出去不短一段距离地人看到城中有人冲出,非但没有趁这个机会去尝试能不能进到城里,反而用更快地速度向回跑去。一直跑到丛林当中。连城池三面的临时军营都不要了,一时追不上的炎华人只好把气出在军营上。冲到里面能拆的全拆下运回去。

那些逃跑的人玩命地跑了一个多时辰,到达一处他们合力在森林中建地要塞前面,才停下脚步,努力地让更多地空气进到肺中。

“阿、阿路德长、长老,现在怎么办?他、他们居然、居然来了,不、不是说都被、被拖、拖在越、越李朝交、交界的地方~了吗?”耶律纳尔上气不接下气地对阿路德说道,眼睛看向越李朝地那个人,等待他给个说法。

经他这一说,其他人也同时看了过去,越李朝的人见状大声说道:“我哪里知道?我们可是已经牵制绿野仙踪不少的时候了,倭国人不是说能打下他们的广南东路么?真去打的话,他们怎么可能抽出人到这边?”

大家又再次看向倭国人那里,倭国人自是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又把过错推到别人的身上,如此来回的推卸,吵吵嚷嚷的好一阵子,累了的众人才同时叹息一声,各带手下进到要塞之中,担忧起自己的海上部队来。

“哼!你们打去吧,等你们打得两败俱伤,到最后这里还是我的。”进到自己屋子中的阿路德坐在那里闭着眼睛不知道都想了些什么,再睁开时目光犀利起来,拉开桌子下面的一个暗格,掏出几张纸来,阴阴笑着自语道。

轻轻地把几张纸上的东西看过,如宝贝一般地揣进怀中,感怀地再次说道:“阿迈德哥哥,这是你留给我的,我一定会好好用,等我建立了新的王国,我会把你的家人都好好安置,有吃不完的食物,有漂亮的衣服。”

另一个天竺人的屋子中,同样有一人坐在那里沉思,直到门被敲响,才停住

过去打开门,看向外面站着的人问道:“拉德.巴杜.有什么事情吗?不会是见绿野仙踪过来又想背叛过去吧?你上次的背叛让我王很生气,若不是你送回去那些黄金,绝对不会放过你。”

“提特斯.森布.土夫鲁使者,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骗他们一下,只要让他们去与其他人拼,最后剩下的就是我们。到那时……。”原本依靠绿野仙踪才活下来的拉德.巴杜.夏斯特斯,对开门的人恭敬地说道。

海面上的追杀还在继续,不管那些小船如何分散,也不管他们逃多远,绿野仙踪都会在后面紧追不舍,一些个聪明些的就把船划到岸上。用双腿来跑,城中出来拆掉三处军营的人见到他们想逃,拎着武器就过去堵杀,使得那些人无处可躲。

这一仗一直打到日近黄昏,发泄出心中怒气地众人发现再也找不到敌人以后才停住手,安排好巡逻和警戒的事情,大小姐等人带上一部分护卫和药品等物资进到炎华办事处的城中。

经受战火的这些人见到大小姐终于是过来打败了敌人,一个个都流下欢喜的泪水,杨忡在把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与大小姐说过以后。

连日来地疲惫终于让他再也支撑不住,坐在椅子上。头一歪便‘呼呼’的沉沉睡去。

“不要吵醒他,我们到外面去看看,等他睡熟后再挪到**,这么多天难为他了。”大小姐站起身对屋子中其他等候交代事情的人吩咐一声当先向外走去,对绿野仙踪事情知道的还不太多的店瑰燕也起身跟随。

“这么说此次的战事不是辽国一方面挑起的?原来大食人和天竺人还是未死心,越李朝和倭国人也想来占便宜,炎华死掉的人把名字都记下,到时候小店子说要做一个英雄纪念碑,还有家人在的绿野仙踪负责,活着地人每人可以在炎华选一处宅院。绿野仙踪补贴五千两白银。”

大小姐听过众人的话。脸色沉重地说道,旁边地店瑰燕也听出个大概,补充道:“他们的孩子以后学成了想为官的,我让爷爷帮着安排,让大家都安心休息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

逝者已逝。活着的人还要继续去努力,当天晚上。大家尽量不去想那难过的事情,聚集在一堆堆的篝火旁边,用唱歌、跳舞来庆祝,受伤的人也得到完善的安置,热闹的气氛和美味地食物让垛口处地血迹都似乎淡了许多,只是人们在尽情欢笑的时候,眉宇间总是掩饰不住那些浓浓的悲伤。

“大小姐,波尔王国的拉德.巴杜.夏斯特斯在外面求见。”大小姐正在给大家表演那神准的枪法,一个负责轮值地护卫走过来压低声音报告道,大小姐一听眼睛立即瞪得溜圆,把枪重新装上子弹就向城墙走去。

“拉德.巴杜.夏斯特斯,你还敢过来?也好,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站在城墙上地大小姐把枪一端,说着话就要勾动扳机,拉德哪怕是没见过这种武器也不会认为是什么对自己好的东西,连忙跪倒在地,一边哭一边说:

“大小姐,您听我说啊,我也是迫不得已,不用说是天竺,只波尔王国中就有许多人比我说地算,他们来了,我就一点用都没有了,看到已往的兄弟姐妹被杀,我心中也不好受,他们的事情,我可是一次都没参与,我还偷偷给他们捣乱过呢,大小姐,我知道他们的一些事情,等我说完,您再杀我也不迟啊。”

他这话一说,大小姐勾动扳机的动作就停下来,眼珠转转,心中已有算计,换上副疑惑的神情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他们有什么事情,只要你如实地说出来,我不但不怪罪你,还会象以往那样给你不少的好处。”

“真的,真的,都是真的,我怎么能眼看着兄弟姐妹被杀而无动于衷,这次我想好了,我不回波尔王国,我去炎华,给你们做事,哦,说重要的事情。

他们在这边的全是小船,目的就是为了缠住我们的大船,那些小船上的都是一些家中穷苦的人,不要命的攻击,才把我们的两艘船打坏,其实他们真正的队伍不在这里,在岛子的另一面,那个地方被他们修了一个隐蔽的码头,别人都不知道,一是用来往回运黄金,另一个就是留着偷袭我们。”

拉德见事情有转机,当下不再犹豫,看着城墙上大小姐数着手指头一样样说起来,人也跟着慢慢站直身体,听那话的意思,好象他也是绿野仙踪的一员。

当晚拉德大着胆子留在城中,第二天一早便带着急于恢复这边势力,打通安稳航线的大小姐等人乘一半的船绕过岛子向后面驶去,船行进的过程中,拉德还不时给介绍岸上哪个地方适合埋伏,哪个地方有什么野兽等。

为了能够尽快毁掉码头,船上装着不少的燃烧弹,店瑰燕跟随大小姐来回巡视一番,有些担心地说道:“他这个人我看着有些不牢靠,会不会骗我们过来使诈?”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怎么使诈最后都是武力解决,那边留下人不怕他们调虎离山,我觉得隐蔽的码头应该有,就是不知道他们会如何安排?最好是真有他们的大船,省得费工夫找。”大小姐拍了拍肩上的枪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