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9章 偕行

第9章 偕行

太史紫仪默运道息,试着将身上绑缚挣开,哪知这些海莽本就是万年不灭之体,感受到灵力反而会敲骨吸髓般吸附上去,太史紫仪挣扎许久,不但未有半点放松,反而似越缠越紧,神情恹恹,自身灵力似在无形流失。

那人见太史紫仪无所施展,得意洋洋地说道:“这些海莽都是万年妖灵之体,灵气源于地脉。别说你一个小小神将,就是金佛道圣落入我青崖的‘精莽附魂阵’中,也是有去无回。”

“此女天生冶态,如此杀了,岂不可惜?”一个黄衣青年踱了出来,此人脸孔狭长,身躯精瘦。卖相倒不甚难看,只是双目阴郁,让人一见就觉得不舒服。

青崖嚷道:“去去去,方才比斗之时,你倒躲得干净,现在人已到手,还想吃现成的不成?”

“若非我黄逍献得好计,以二哥的修为哪能这么容易捉他到手。”那人嘿嘿笑道:“你取灵力,我爱美色。大家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

青崖心知黄逍所言不假,若非他那手因人所想的幻术,太史紫仪也不会这么容易堕他彀中。

“好吧,待我废了她的修为,再由你折腾。”

黄逍忙叫道:“这却不行。此女一旦被你收了灵力,必然肌肤松弛,身材变形。哪里还有品花之趣。”

青崖冷笑道:“难不成要她先给你睡了。修行者元气冲盈至为可贵,要是沾了你的浊臭污秽,我还要来做甚。”

太史紫仪听他们公然谈论怎么折磨自己,气得浑身发抖。“不想却要死于今日。”

青崖、黄逍谁也不肯相让,正争执间,一只纸褶白鸽飞了过来。青崖一指其口,揭了封缄。纸鸽开口说道:“有人闯入鬼潭,速来拒敌。”

“又是何人闯了进来?”

青崖沉吟道:“既然四妹传了信来,以妨万一,还是回去看看为好。免得被人无端闯入‘九幽寒窟’,我等就罪过非小。”

“是二哥去,还是小弟去?”黄逍嘿笑道。

“一起去。”对黄逍的尴尬视如不见,青崖冷笑着加了一句:“留你在此,我不放心。”

说着衣袖连挥,掌上青气包卷,莽藤收缩如花苞,将太史紫仪裹藏其中。

两人各怀心事离去。

……

一团光影在树下盘旋,现出一个淡金色人影来,却是楚煌。

化血树如有感知般,甩开坚韧的树枝,急速伸长,眨眼将楚煌裹了进去。

楚煌略一感觉,就察知了定魂砂的好处。化血树迅速收紧,大使其敲骨吸髓之能,要化掉楚煌身上灵力,奈何楚煌魂体早被定魂砂护住,固若金汤。化血树妖气恶毒,却是百劳无功。

楚煌挥掌打出两道火气,树枝立时焦枯委顿,再也困他不得。脱身出来,楚煌凝神扫视,掌上炎气宛如狂龙,向化血树虬根硬干上砸去。

崩!崩!崩!崩!

化血树迅速被烈火吞没,鬼哭狼嚎声不绝于耳。

地上海莽蜷曲甩动,却不敢轻易招惹于他。楚煌蹂身而起,手划烈焰刀将缚着太史紫仪的海莽削断。

海莽避退,太史紫仪柔软的身躯被削离出来,楚煌连忙接住,揽在怀中。

此时的镇海将军长发婆娑,俏脸发白,另有种让人疼惜的味道。

楚煌从海莽纠缠之中放出金睛兽,所过之处,诸妖辟易。金睛兽乃是灵兽,不俱妖气,很快就恢复过来。楚煌怀抱紫仪坐了上去,金睛兽脚生云气,腾空而起。

“你是谁?”

太史紫仪美眸大睁,发现自己靠在一个陌生青年怀里,戒意顿生。

“太史将军。”楚煌一脸苦笑。

“你是……孙相公?”面目虽变,一般声音,如何能忘。

楚煌点头将寄魂之事说了一遍。

“这么说来,孙翊早已不在人世。”太史紫仪静静听完不胜唏吁。

“我先送你出去。”定魂砂淡淡凝成一具甲胄,正是清净光明铠模样。怀携无量光明之力,眼前迷雾顿被驱散。

金睛兽腾云驾雾,瞬息千里。不一时,撑破水面,从一片沙塘跃了出来。塘边沙莽纠缠,却是来时所未见。

楚煌伸手一指,说道:“这边直走便出了鬼潭范围了。”

“就要分行了吗?”太史紫仪见楚煌跃下灵兽,有些失措。

“受人之托,要去潭底取琳琅肉身。”

太史紫仪‘哦’的一声,叹道:“你对她倒好。”

“我观琳琅天性纯美,将军先时想必误会了她。若能取到她肉身,送她还魂,岂不是一场善缘。”

“深海之中居然有此凶险,我任职龙宫多年,竟不能察,实在惭愧。”太史紫仪握住鞍前鞭柄,抬头说了一句:“我随你去吧。”

风致宛然,竟让人难以拒绝。

……

“你可知琳琅尸身沉于何处?”

楚煌道:“那龙岩婆婆和琳琅俱不曾言起,想必也不甚了然。”

两人故地重游,楚煌有定魂砂射路,果然分明许多。

太史紫仪沉吟道:“琳琅沉于何处难以确知,这固是难办。她已死了有段时日,尸身还能否辨认,也是难说。鬼潭之中,险毒妖物还不知有多少,却要小心。”

楚煌倒不曾想到鬼潭之下如此广大,不但海莽妖树碜人,还有修行者出现。

“我们不如拿它一个活物,逼问此中音讯。”

太史紫仪也觉可行。说起断碑鬼阵,一拍兽角,指道:“这边走。”

石碑在望,两人小心在意。

果然,阴风卷过,鬼哭之声大盛。无数骷髅骨架,挥动骨剑、钉锤,冲杀过来。

“好妖物。”太史紫仪娥眉一扬,流星铁锥暴起如盘旋巨族将骷髅砸得人仰马翻,骨架崩散。

骷髅阵中传来一声厉叱。“何方妖人,敢擅闯我骷髅惊杀大阵?”

喝声中,一人驾着骨龙飞到阵前。却是一个高有丈余,身穿铁甲的将军。双手两把长身宽背骨剑,脸带青铜鬼面,只现两个黑洞洞的眼眶。

先前落兽丢鞭失了先手,这回见有活物出现。太史紫仪精神一震,喝道:“我乃龙宫镇殿将军太史紫仪是也,你是何方妖物,竟敢盘踞鬼潭害人?”

“我鬼杀与龙宫,素无瓜葛。咱们还是各守界域,免伤和气。”

太史紫仪冷哼道:“今日却要擒你。”

“慢来。”

喝声中,两人联袂来到。一个全身白皂,一个肢首皆黄。

青崖皱眉道:“原来是你。既然逃了‘精莽附骨阵’,还不收身远遁,反又上门送死。”

“我方才还道可惜。原来是命里有时终须有,姑娘终是与我黄逍有缘。”黄逍哈哈笑道,太史紫仪似乎已是他砧上之肉。

黑杀沉声问道:“二弟,三弟。你们敢是和这位将军有过节。”

“无有,无有。倒是有亲。”黄逍大为开心,精瘦的脸上硬是笑出了褶子。

++++++++++++++++++++++

PS:求收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