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0章 斗蟒

第10章 斗蟒

太史紫仪冷哼一声,链索卷如长藤朝黄逍身上抽去。

她这只落地流星锥,一边是大块头的狼牙铁锥,一边是菱形飞刺,飞阵杀人,如探囊取物。

青崖袖手打出一道青藤,攀着链索缠在一起。细看来,青藤竟是他臂膀所化。藤索相缠,青藤蓦得伸长,呲牙咧嘴如同活物一般,向太史紫仪劈面抓来。

楚煌在一旁看的清楚,挥手打出两道烈焰刀,向青崖肩头切去。青崖欲要闪动,青藤恰也被链索所缚,哪里抽身的开。‘刷’的烈焰翻卷,青崖大叫一声,双臂齐斩,流出浓血也似的绿水。满脸青气,可怖已极。

再看链上青藤,失了根脉,随即枯死。

黄逍心头一惊,连忙双手拿诀,口中念念有辞。

黑气翻覆,阴沙弥荡。无数黑影从潭中爬了出来,呼老挈幼,挣扎呐喊,恶形恶状当面扑来。

太史紫仪连忙举鞭抽打,恶鬼惧她威势,一时不得上前,只在身周徘徊,围聚不退。尽伸着干枯手掌,似欲拉扯。

楚煌眉毛一轩,抓起一把定魂砂,漫天洒去。好像烈日悬天,浓炎之气岂是腐骨游魂所能抗拒,当其冲者立即灰飞烟灭,簇拥而来的游魂相竟践踏而去,急如丧家犬,忙如漏网鱼。

游魂散开,现出一脸惊慌失措使咒役魂的黄逍,楚煌抬手一道烈炎打去。

“慢来。”黑杀驾驭骨龙挡在面前。骨刀一合,将烈炎挡住。炎气遇物则燃,在骨刀上烈火翻腾,却不得损伤分毫。

“走。”一声喊过,青崖入地而没,黄逍落水而逝。黑杀变成一具骨架,慢慢软倒。

“怎么办?”

楚煌皱眉道:“此间妖气都是海莽团聚而成,不如找到根须,破了妖脉。”

“妖脉该当在何处?”

“精莽附骨阵。”两人同时出口,四目相视,默逆于心。

……

两人驱兽来到化血树盘踞之处。

楚煌默聚灵力,挥手打出定魂砂。刹时间,天空金光大盛,化血树间惨呼之声不绝,登时委顿一片。海莽纷纷退入水中,现出一片碧波澄静的海水来。

“妖脉定在这片海水之下。”楚煌收了金砂,不由松了口气。

“我下去探路。”

太史紫仪应了一声,轻声道:“万事小心。”

楚煌下得水中,果然海莽滋杂,愈下愈为蓬生。藻莽相缠间,时而露出白骨,景状凄惨,让人胆寒。

海水深窈,似乎杳无极限,愈是向下,愈感到妖气强横,不时有低语浅笑盈耳,妖媚蛊惑。

不知行了多少时候,海水渐寒,时有碎冰浮过,似是到了极北阴寒之地。楚煌顺着妖气旺盛处摸去,只见眼前好大一面海蓝,粗壮的海莽从岩石洞穴之中穿出,虬劲之处,让人咋舌。

楚煌甫一接近,就有海莽伸展着向他裹来。楚煌连忙以定魂砂化作清净光明铠护住魂体,游身荡开,觑定一处岩穴,将身一摆,钻了进去。

岩穴极深,行有一箭之地,霍然开朗,钟乳倒悬,气候温暖,又是一般奇丽。到了近头,却是一方幽潭,潭水清碧,游鱼细石,历历可数。

潭中飘浮冰塑,似有人影。楚煌走近看时,那冰塑如水晶透亮,有一块较大的,微影隐约,如琥珀一般。楚煌凑近细看,见其中似一女体,素衣简约,眉目如画,却不是琳琅是谁?

楚煌一见大喜,连忙下水将冰塑抱住。

冰中传来一声微不可察的叹息。楚煌陡觉身上一冷。潭水刹时冰冻,将他半边身体尽皆封于冰内。

“还是四妹厉害。”笑声响起,黑杀三人纷纷现出真身。素裙秀鞋的少女踏于冰上,看是琳琅模样,只是容颜冷漠,不与琳琅的稚美善良相类。

潭冰若有无限吸力,将楚煌拽入其中,不一刻,已埋到脖颈。

“此人如何处置?”白灵问道。

黑杀看了老二、老三一眼,沉声道:“此人伤了老二双臂,又破了老三咒法,还是沉入九幽寒窟之中,血祭龙神吧。”

四人无有异议。白灵施法解了潭冻,只以冰匣锁住楚煌,四人各以符咒镇之,再将冰匣沉入寒潭之中。

……

寒潭之下,水气幽冷,浮冰之外,更无他物。楚煌脚落实物,连忙聚起身上真炎,试图破冰而出。那白灵胁持琳琅肉身,能瞬间冰冻寒潭,术法精微犹在三兄之上。楚煌自不愿轻易与她比斗,若是伤了琳琅肉身,反为不美。

楚煌急运灵力破冰,黑杀四人加在冰匣上的符印随之光芒大盛。四人神通各有偏重,竟暗含生克之理。楚煌不动,四符自然相安无事,一旦输动内力,四符立即灵力相生,强大异常。

楚煌正自头疼。地面上轰然巨震,一处鼓起岩窟下面顿时撞开两扇石门,潭水狂荡,积冰倒贯。楚煌惊疑未定,岩窟下猛然窜出一个巨大蟒头。尖牙红信,血盆大口,飞身噬来,全身通黑,粗有数十丈,真能生吞犀象。

楚煌大叫一声,已落蟒口。尖牙微触,冰匣立成粉碎。楚煌急忙抓起金砂,朝蟒信打去。那金砂炎气刚炽,打得蟒信一缩。楚煌就势飞出蟒口。黑蟒吃他一打,威怒异常,咆哮如龙。楚煌飞身甚疾,黑蟒腾身而出,犹不见尾,怕不有百丈之长。

“原来这就是黑杀口中的龙神。”楚煌心头大恨,四妖竟如此残狠,想让他葬身蛇腹。

楚煌逃它不过,百忙中一个急转。暗道巨蟒体大,定然转身不便,我且驱身游斗。它若蠢时,倒要把自己缠住。

这么想时,蟒头追得急,慌不择路,巨蟒老粗一条尾巴当头甩了过来,崩然中好似巨闸压顶,将楚煌落叶一般的身躯甩入口中。楚煌脑中轰然,魂体欲碎,尚幸有定魂砂护住,否则吃这一甩,恐怕要魂飞魄散。

惊魂未定,巨蟒红云似的舌信卷了过来。楚煌心头大怒,一边祭起金砂,一边催出烈焰刀朝蛇信猛打。巨蟒嗷嗷吼怒,冰山般坚牙闭合,蛇信颤似红练,猛的以银河倒悬之势,俯冲而下。

楚煌见它合牙蓄势,已自警惕。赶忙将身上北斗玉辰玄衣化作一柄光灿灿的巨斧。

蛇信噬下,楚煌陡跃而起。巨斧照着蛇信分叉处怒劈而下。灵气贯注,有如北天之寒。

斧舌交击,顿作金铁之声。巨蟒喉中刮出一阵黑风,将楚煌吹了出去。脚落实地,楚煌一阵惊愕。却见巨蟒惨哼着向石窟钻去,蜿蜒如巨龙一般。眨眼间,只剩后尾。楚煌一见此巨尾摆荡,怒上心头。举起北辰巨斧狠劈而下。黑蟒巨尾狂摆,甩了几甩,却不与他纠缠,从石窟中一闪而落。

“什么狗屁龙神,以为龟缩起来就没事了。”楚煌握定灵斧,跃入地石窟之中。

石窟下是一条长长甬道,石壁开阔,空气湿热。

楚煌沿着甬道走了一箭之地,空空落落,毫无异状。更不见巨蟒藏身。

“莫非石窟另有通道,被黑蟒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