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1章 孙绰

第11章 孙绰

楚煌心有疑虑,脚步不由加快。不一刻,已到尽头。却见一座石门。左右更无道路。

楚煌翻转巨斧,默运灵力。大喝一声,直劈而下。

轰!

石门洞开。一道明光穿射出来。

楚煌纵身跃了进去。眼前金光大盛,犹如十日当空,弥漫间有威凌之意。觑目看时,仅见一宽大石室。中间插着一柄磨盘粗细,高有十丈的蛇形长矛。直柄釉质,隐现蟒纹,矛如蛇形,双锋凛冽,灿如冰刀。神光湛然,让人心驰神移,杀伐之气顿生。

楚煌振斧为衣,伽持于身。走近细看,矛身镌着湛龙腾雾四个古篆,神韵非凡。

“原来是天地神器‘湛龙腾雾矛’,难怪有偌大神异。那巨蟒却是此矛所化。可惜,此矛长大,要使得它动,岂非要百丈巨人才成。”楚煌抚摸古字,暗自动容。

石室陡然传出一阵天崩地坼之声,楚煌吃了一惊。却见矛身略动,变为水桶粗细,三四丈长。

楚煌心喜,“还要再短些,再细些才好。”

矛身再动,变为碗口粗细,一丈八尺余。

楚煌握定矛身,大喝一声,从地上拔出。挽了几个枪花,使了几个回阵,果然威凌毕露,运转如意。心里更是爱不释手。

试手中,石室乱晃,乱石攒飞,如要天塌地陷一般。楚煌腾身而起,举矛径搠,搅起千道狂风,叱咤如龙。

轰声中,石室掀顶翻飞,楚煌破壁而出。回头看时,石窟消沉潜埋,已被潭水湮没。

“啊,小子,你竟还未死。”波翻浪涌间,却是黑杀四人见潭水怪异不断,赶来探看。远远瞧见楚煌持矛而立,心头大感惊异。黄逍更是喝出声来。

楚煌冷然一笑,“今日且拿你来试矛。”

喝声中掠身而起,陡手翻转丈八蛇矛,舞起一道银浪向黄逍刺去。黄逍大惊失色,连忙拘魂阻截。黑杀御骨剑,青崖化藤索,白灵凝坚冰,齐齐叱喝挡御。

楚煌随手一搅将黄逍拘住的冤魂恶鬼驱散,以横扫千军之势向黑杀扫去,黑杀自忖难敌,连忙侧身避开。藤索乱舞,坚冰四凝,楚煌运矛急转,湛然神光透出一股威烈正大之气,搅得坚冰潜消,藤索尽靡。

楚煌飞身而近,灿然双锋以莫可沛御之势扎入黄逍脖颈。

黄逍一声未哼,面色恢败。七窍心火尽散,现出原形。却是一条黄鱼。不过,已是死鱼了。

丈八蛇矛乍沾血腥,顿时金光大盛,强横灵力如同睡醒巨龙般摆尾摇身从矛身传来,楚煌持定静念,自身魂体大盛,似乎血脉相连,相互共鸣一般。

楚煌长啸一声,潭水冲卷,波浪激荡。挥矛急扫,至阳之气满而自溢,横冲直撞。黑杀三人同时感到一股灭顶之气,纷纷施法防御,被潭水倒冲出潭,三魂皆破。

楚煌顺势而出,踏足潭上,双瞳一时尽成金色。

将蛇矛插在地上,环顾神情狼狈的三人,楚煌喝道:“你们到底是何来历?若不从实招来,那死鱼就是你们榜样。”

青崖大喝一声,双手、胸前同时暴出无数枝条,向楚煌抓来。这一招破釜沉舟,七窍都淌出绿血。

楚煌冷哼一声,无视那些枝枝蔓蔓,挥矛直搠。卟的一声,贯入青崖胸口。青崖狂吼一声,双手抱住矛柄,向楚煌冲去。大叫道:“大哥、四妹快走。”

楚煌握住矛柄一转,金光闪现,照得青崖如同透明一般。

“士可杀……。”青崖心痛如绞,眼光登时暗了。

楚煌振动蛇矛,哗嚓一声,青崖身躯四分五裂,化为浓血。

看看黑杀、白灵已失了踪影,楚煌飞身追了出去。那黑杀也就罢了,白灵占据琳琅肉身,岂能任她逃脱。

楚煌一路急行,不一刻已飞出岩洞。耳边骤然传来厮打之声。顺着声音看去,黑杀、白灵正和一女子杀在一处。楚煌本以为太史紫仪等他不及,赶来接应,仔细看时,却非紫仪。

那女子身着红绢短袄,青丝如瀑。瓜子脸,柳叶眉,风姿绝美。她骑着一只花斑豹,使一双八棱金锏。双战黑、白两人,却是游刃有余。

白灵见楚煌追了出来,暗吃一惊。她却甚是奸猾,高声叫道:“妖女厉害,三哥快来相助。”

那女子闻言顿时有些戒备,比斗之间颇有保留,想是留有余力防着楚煌突袭。

楚煌暗道晦气,竟然占了黄逍那死鬼位置。

黑杀两把骨剑卷起两道黑气,坐下骨龙,趋退之间颇为凌厉。白灵只管游斗,时而从手中发出坚冰,常常于刻不容缓间阻击那女子。两人一远一近,一长一短,配合的颇有章法。那女子虽是双锏精妙,一时也拿他们不下。

楚煌吃白灵这么一喊,只得远远站开,以妨那女子一时分不清敌我,让两人乘机脱逃。

脑光急转,楚煌目光投注到海莽盘踞的妖脉。暗道:“也罢,我先捣毁妖根,为世间除一大害。”

当下暗运灵力,蛇矛上金光大盛,楚煌大喝一声,挥矛向海莽缠抱的岩穴搠去。蛇形矛头好似狂龙断辔,陡然化身成黑色巨蟒,粗比巨鲸,可吞狮象。将海莽妖脉一口吞没。回身收矛,巨蟒又变回丈八模样。只在矛头多了一团紫色火焰,如海莽缠抱洞岩模样。再看原处,小山般的海莽盘踞已经化为乌有,现出老大一片深坑,瞬间被海水充满,小片莽草纷纷变回寻常模样。

“龙神?”黑杀、白灵相对失惊,一时面成土色。

那女子挥起一锏,劈出一道紫电。黑杀狼狈躲闪,跨下骨龙被绞为粉碎。白灵乘隙纵身而走。女子又是凭空一斩,一道紫电飞出,绳索般将白灵捆扎起来。

“这位娘子手下留情,白灵肉身乃是盗占他人。万万不得有伤。”楚煌见白灵被女子拿住,连忙说道。

“我的紫电索只管拿人,她肉身自然无碍。”女子说着浅浅一笑,“这位相公好霸道的手段,未知手上拿着的可是名为湛龙腾龙的天地奇兵?”

“正是?”

女子施礼笑道:“贱妾是镇南将军长姐,师承天音贝阙。不知相公艺承何人,十大玄门,同气连枝,或还有些渊源。”

“你是孙绰?”楚煌心中震动,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