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2章 巧饰

第12章 巧饰

妖脉被除,海莽水藻再不若以前狰狞骇人,潭水也慢慢恢复成澄净模样。黑杀、白灵一脸惨然,似乎失了斗志,被楚煌拿出深潭,也未胡乱反抗。

楚煌使个分水诀掠到岸上,看到太史紫仪时不由吃了一惊,却见她两手也吃紫电索绑了,靠在金睛兽上,巴巴的望着潭水。楚煌连忙将黑、白两人丢开,跑了过去。

“紫仪,你没事吧?”

太史紫仪连忙摇头,眼眸转动,欲言又止,神情颇为怪异。

“紫仪,我已下到潭底,为何全不见孙翊踪影?”孙绰骑着花斑豹出来,看着太史紫仪,目光中颇有疑虑。

“可能……可能被什么海莽妖灵抓藏起来了吧。”太史紫仪迟疑说道,她本不善伪装。说起瞎话来,螓首微垂,目光闪烁,连鬼都不肯信。

“现在潭中妖脉已除。以我的目力,百里之内,可见秋毫之末。区区深潭,更是一览无余。……我还未曾问你,我二弟虽然颇有勇力,到底是肉体凡胎,他无端进入鬼潭之中作甚?”

孙绰言辞凿凿,颇有威仪。杏眼很大,明亮慑人。太史紫仪被她问不过,只得脖子一梗,“我不知道。”

“太史紫仪,你到底在搞什么玄虚。那孙翊现在身在何处,你告诉她不就完了。有什么好支支吾吾的,却要小王同你一起受罪。”

说话声中,一人从岸边的岩石旁撑起半边身子,也如太史紫仪一般被紫电索捆缚。此人锦袍银冠,面相英俊,泛着淡银之色,似是修行一门特异功法。楚煌认得他是镇海将军泾阳小龙。那人见楚煌目光望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颇有忌恨之色。方才楚、史二人说话神态都被他看在眼中,想起太史紫仪向来对自己不假辞色,心头愤恨,形于容色。

楚煌心里失笑,却也懒得理会。

那日郑岫率军袭营,楚煌借着孙翊肉身落荒而逃,幸好被太史紫仪所救,之后又带往龙宫。南都军失了主帅,群龙无首,全师溃退。自那镇南侯孙翦被雍帝在国都长乐分了尸,只留下一子两女,如今孙翊有失,国储无人。孙绰身为长姐,自然责无旁贷。她先是从兵卒口中得失孙翊去向,连忙驾着花斑豹来龙宫讨人。

当时,太史紫仪已出了龙宫寻找孙翊。孙绰自是见她不到,可是事关重大,也不能轻易折返。正在骑虎难下,却被巡海回来镇海将军泾阳小龙截住。他素来趾高气扬,自不把一介凡人放在眼里。孙绰好言相询,偏吃他冷嘲热讽。孙绰却不是好相与的,当下一顿金锏打去,泾阳小龙抵敌不过,被她祭紫电索拿住,这才老实了起来。

孙绰辗转得知太史紫仪去向,急忙驱豹赶来。到了龙岩之外,早已饿的发昏的长身鬼王只当是老天开眼,终于送了个嫩口的给他解谗,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结果被心火正旺的孙绰一锏抽了个四脚朝天,也是她病急乱投医,向他询问了一句。这回鬼王倒没说假话,在他看来,指往失羽潭跟指往阎罗殿没什么分别。

失羽潭虽然凶险,好在鬼杀四个其时正与楚煌缠斗。孙绰没费什么劲就赶到潭边。远远就看到太史紫仪在潭边张望,顿时一脸和悦的赶了过去。

太史紫仪的父亲“八臂羿王”太史目原本出身龙城凤都,和孙绰的师门天音贝阙同为十大玄门之一。十大玄门以至道标榜,同气相连。各门弟子向来有同门之谊。太史紫仪幼时也曾在凤都修行,是以与孙绰有一拜之交。

太史紫仪相救孙翊本是天性所至,旧谊所使。原来一心为孙翊着想,也是本着善始善终的态度。哪知事情急转而下,孙翊早死,楚煌还魂。现在孙绰居然找上门来,她却到哪里还他一个活蹦乱跳的兄弟。

太史紫仪心如乱麻,实情相告吧,孙翊虽非楚煌亲手所害,却也是因他而死。以孙绰的性情,岂能善罢甘休。虚意相瞒吧,又觉得愧对故人。

孙绰不迭追问,太史紫仪只是言语支吾。孙绰是个绝顶聪明的人,见她魂不守舍,对身边沉潭却很是关注。不由起了怀疑之心。当下出言相诈,太史紫仪顿时目瞪口呆,无言以对,更让孙绰起了下潭看看的心思。

太史紫仪百般劝阻,顿被孙绰祭起紫电索拿在一边。

孙绰在失羽潭中搜寻良久,也对海莽根脉庞大到骇人的妖灵之气心惊。正欲深查,却遇见鬼杀、白灵狼狈逃出。陡遇生人,孙绰心中一喜,连忙上前询问。鬼、白二人甫脱险地,哪会跟她纠缠。一个欲跑,一个要留,不免动起手来。孙绰看那鬼杀形貌怪异,骑着骨龙,甚是凶怖,白灵面如沉霜,体冷如冰,俱是一身妖气,远非良善之属。比斗之下,顿时起了除害之心。这一阻截,却也恰巧帮了楚煌的忙。

孙绰对太史紫仪百般追问,楚煌心知全是因自己而起,当即挺身而出。

“孙小姐,太史将军正是因为寻找孙君侯反被长身鬼王蒙骗,误入鬼潭。孙君侯下落,她实有不知,却非有所欺瞒。”

孙绰轻哦一声,见太史紫仪低头不语,略感歉然。施法收了她身上绳索。

“我二弟现在到底身在何处?”

楚煌略不经意地看了太史紫仪一眼,心知现在决不能犹豫不决。沉声道:“孙君侯误入龙岩之中,触动乾元金光大阵,被阵中阴沙所化。不幸身亡。”

“此言可真?”

“千真万确。”

“何人为证?”

“楚某亲眼所见。”

孙绰问道:“楚相公当时可在阵中?”

“不错。”楚煌半真半假的说道:“楚煌身有北斗玉辰玄衣护体,侥幸脱困。”

“楚相公可是太乙门下?”

楚煌不置可否,笑了笑道:“这一问可能助小姐解惑?”

孙绰浅浅一笑,凝眉作沉思状。

“不知楚相公仙乡何处?”

“世居东鲁。”

“东鲁与此相隔万里,相公因何不辞迢递来此?”

“性好游荡尔。”

孙绰两眼微眯,这个楚煌到底来历成迷。太史紫仪又明显多有遮捂。二弟之死与这两人脱不了干系。只是楚煌手持湛龙腾雾矛这把盖世凶器,又有北斗玉辰玄衣在身,实在非同小可。真相未明之前,与他放对实为不智。

心思电转,孙绰微笑上前拉住太史紫仪双手,眸如星,颜如水,唏吁言道:“紫仪,阔别多年,尘事繁杂。一向难得相见,今日相逢。想不到未叙契阔,先动刀兵。我南都现在群龙无首,孙绰甚为心焦,失于莽壮。紫仪莫要怪罪妹妹才好?”

太史紫仪正满心愧疚,自是和声宽慰。

两人温言细语,一会儿便如同嫡亲姐妹一般。

孙绰环住太史紫仪纤腰,忽的问道:“紫仪与楚相公是何时相识?”

太史紫仪闻言一呆,下意识地向楚煌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