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5章 黑水

第15章 黑水

地之四极,至寒者曰北海。

北海之中,冰岛广布。岛上有山,往往高达万仞。终年积雪,海水结冰数尺,坚舟难渡。

黑水国位于北海边上,因一条黑水护城而得名。传说此河乃雷龙所化,因为触犯天条,被天帝毒酒赐死。所以河水尽成墨色。

黑水国人口百万,商旅鼎盛。百姓大多聚于国都万安城中。登上国都积栈塔北望,冰川雪原,珍株琼桂尽收眼底,让人心目放达,顿生蜉蝣弱羽之叹。

风陵渡位于黑水河畔。西行三百里便可入海。

门外大雪,天地尽墨。

风陵客栈早已客满为患。此地不但商旅杂陈,还有不少背刀跨剑之辈。高山,深海,蛮荒,海岛向来是世间荒凉少人处,也正是天地灵气聚集之地,奇珍异宝,残谱奇兵,所在多有,自然少不了修行之人的踪影。况且,北海鲨皮、鹿茸、草还丹被称为黑水三宝。是练制丹药的圣品,倍受修行之人青睐。

今冬大雪已下了三日,积雪封道,北海想必更加凶险。过客武人多羁留于此,偏是这些人向来四处流浪,又有几个腰间多金的。老板还算仁义,着伙计在地上铺了些干草垫,每人送二两黄酒,凑和着过夜。这些人倒会随遇而安,三五围在一起吆喝着赌起钱来。

“何处相逢?登宝钗楼,访铜雀台。唤厨人斫就,东溟鲸脍;圉人呈罢,西极龙媒。天下英雄,使君与操,馀子谁堪共酒杯?车千乘,载燕南赵北,剑客奇才。”

一个沙哑苍凉的声音长声漫吟,抑扬顿挫中有种孤拗之气,让人尘心为之一涤。

众人顺着声音望去,吟诗者却是个卧在一角的老者。那人翻身坐将起来,仰天打个哈欠。她穿着一件破夹袄,已烂了数处,露出里面的芦苇梗子。苍颜白发,双眉耸峙,虽然形容狼狈,却颇有老辣之色,宛如经霜松柏一般。

老者兜上一双破棉靴,对众人眼光,浑不在意。只是嘟囔了一句,“老贫无酒,为之奈何?”

“老先生念的好词,‘天下英雄,使君与操,馀子谁堪共酒杯?’岂不闻‘天下英雄谁敌手?生子当如孙仲谋’乎?”一个少年菀尔一笑,从柜上抱了一坛沉酿,坐到老者面前。

浅绿水酒倒进瓷碗,上面尚浮着些黑色细滓。稻香隐隐,让人谗虫大动。

“老汉胡念两句,倒让小哥儿笑话了。”老者拍打着衣袖,也不抬头看他。

少年笑道:“绿蚁新涪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虽不十分切景,却能道人胸怀。老先生,请。”

老者也不推辞,与他干了一碗。

少年一身黑色裘袍,眉目清俊,丰神修伟。于稠人之中广坐中,俨然鹤立鸡群,正是从洞庭北来的楚煌。他的真身因行功差错被迫分离,放在北海一隐蔽海岛上淬炼,洞庭事了,便急急赶来寻回真身。

老者不甚言语,饮罢数盏,眉目间顿有唏吁之意。

“谢过小哥儿的美酒,老汉却要赶路了。”老者咂咂嘴,从身边拿起一根数尺长的木杖。

楚煌不慌不忙的呷了一口,笑道:“使李将军,遇高皇帝,万户侯何足道哉!老先生意有未尽,想来晨鸡唤回之日已不远矣。”

老者身躯一震,目光中神色变幻,终于拱拱手,大步去了。

渡外蹄声杂沓,数骑飞驰。楚煌转头望去,只觉眼前一亮。来人所骑却是和银鲨、草还丹并称为黑水三宝的羚鹿。鹿身雪白,身上有无数六瓣雪斑,非常漂亮。四蹄修长稳健,能跋山涉水,踏雪无痕。黑水国驯有三千羚鹿轻军,来去如风,向为邻邦忌惮。

飞骑在门外勒定,骑士纷纷下马,当先两人穿着白色带帽大氅,身姿窈窕,却是女子。几人快步向客栈行来,看到迎面走出的老者,那领头女子愕了一愕,连忙拱手施礼。老者看也不看,提杆去了,风雪中传来他意兴飞扬的唱诗声:“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值万钱……。”

一众手下看着老者背影,很是愤慨。女子也不多言,当先走进店来。

楚煌听那老者声音渐远渐无,暗道:“跻攀分寸不可上,失势一落千丈强。吟得好……。”

几人进得店来,都把裘帽摘下,拍打身上的雪迹。老板早看到几人行头不凡,连忙迎了上去。待看到那女子真颜,不由双眼圆睁,一脸惊艳。

那女子约摸二十四五年纪,生得腮凝新荔,鼻腻鹅脂。神仪妩媚,举止详妍。宛如神妃仙子,初下瑶台。

女子身旁一个锦袍青年见老板作此模样,老大不悦,提起手中剑推攘道:“去—去—,拿你们店里最好的酒菜出来。”

老板连忙作擦汗状,打躬作揖的去了。

一旁少女咯咯笑了起来。目光转到女子身上,不由轻声一叹,“小姑姑真是美呢?我看是个男人都会被你迷住。”这少女柳眉杏脸,神情娇媚,也是过人之姿。只是比起身边女子的容光照人,未免有所不及。

女子没好气的瞪她一眼,招呼一名手下,说道:“你去向老板好言语要些饭菜,事情紧急,咱们不能久待,只是道路已封,前行更是艰难。需等黑水剑派的师兄赶来相助。”

锦袍青年见她面有忧色,神情傲然说道:“静师姐不必担心,我已着人向派中请援,即便掌门师伯未及赶来,我爹爹也一定会召集门人相救。咱们黑水剑派素受我王礼遇,王室有难岂有袖手之礼?”

女子略略点头,疏无宽解之意。

这时,那帮聚众取乐的人群中,有人说道:“二哥,今日在万安城中听说黑水国来了一个赤面行者,能够降龙伏虎,神力无双。那黑水剑派的长老雷大纲都斗他不过,反被他念珠所伤,折了老大脸子。黑水王大喜过望,将他拜为国师。”

那人身边躺着一个破衣烂摆的胖大和尚,两腿翘起,摇呀摇的好不自在。闻言笑道:“这黑水王许是没见过什么高明的修行者,修四象的若练不出龙象之力,只算个庄稼把式,差得远嘞。”

先前那人一阵沉默,他穿着一件宽大白衫,头戴斗蓬,面目难辨。过了一会儿又道:“黑水剑派是十大玄门之一,是玄门中惟一以剑仙之术传道的。雷大纲是派中长老,不知境界如何?”

胖大和尚闻言嗤之以鼻,哈哈笑道:“黑水剑派独处一隅,早成井底之蛙。十大玄门中,蜉羽门、秋水门、太乙门、龙象门号称上四门,都是势挟乾坤,门徒播于天下。天音贝阙、龙城凤都、琅嬛御苑,清愿静殿,也算龙鳞凤爪,代有传人。雪山派远在西极之地,与我中土甚少往来,且不说他。

我倒听说当年十大玄门围剿太平魔道,九大玄门会盟天下,黑水剑派却只到了空空子一人。几大玄门颇是不屑,空空子却道是愿附骥尾。可见,黑水剑派在玄门之中本就是聊为骥尾罢了。”

和尚说的颇为得意,他却未言空空子实有剑仙之能,否则焉能在魔道大战中存活下来,并得到九大玄门认同,从此光大门派,长踞一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