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4章 难测

第14章 难测

失羽潭中妖脉已断,妖异可怖气息已然一扫而空。龙岩之中也不再海莽牵缠,蓬蓬簇簇,扎人的眼。只剩碧绿水藻,招摇可爱。

龙岩之中有乾元金光阵压服,倒不成就此散为砾石。依然是庞然大物,不过看上去雪净许多。

海中无日月。不觉又是十日有余。

那日,楚煌降服白灵归来。龙岩婆婆即为琳琅返魂培元。对史、孙二女却避而不见,大家都道她性情孤僻,也便作罢。龙岩婆婆倒借楚煌之口,转达了一些乾元大阵的奥妙之处,两人趁着大阵未启时查探了一番。孙翊肉身早被阴沙化尽,孙绰也无可奈何,于阵外祭扫一番,自归南都去了。

楚煌如今现出本来面目,也不便再回龙宫搅扰。琳琅脱体日久,魂命初合,还不能得心应手。乾元阵内,琳琅舍命相救,失羽潭中,楚煌也只身犯险,帮她抢回肉身。两人自有一般亲近,琳琅没有复原,他也不好就此离开。

好在龙岩婆婆不但神通精湛,于修行佚闻也所知甚夥。时常找楚煌谈些玄门渊源,灵丹秘宝,奇兵神器。楚煌周游甚广,性情颖悟,亦颇健谈,闲话中倒颇能得龙岩婆婆叹赏。十日过去,倒也颇不冷落。

两人聊起奇兵神器,自然说到楚煌在失羽潭中偶获的湛龙腾雾矛。龙岩婆婆说道天地奇兵都是天地精华所聚,镔铁、寒水、灵火各有说法,再有高明铸造师,按天时地利日辰,诸般机缘甚是生人血祭方告成功。铸成之后,又必经绝代猛将之手,沾血无数。如此,天质,地灵,人精毕备,方能大放异彩,震砾一时。

夏王一统至于今日,天地奇兵不过一十三种而已。

而且奇兵必合五行,只有因其属性而深藏之,方能如虎添翼,如凤涅磬。

湛龙腾雾矛曾是夏武帝麾下飞将益德的兵器。那益德有万夫不当之勇,万人军中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可惜,刚极易折,终为小人所害。益德死后,夏武帝作诗悼之,“腾龙乘雾,终为土灰”。

传说,是夜湛龙腾雾矛不胫而走,归藏九幽大地之下。是以,龙岩婆婆断定湛龙腾雾矛五行属土,应以大地收藏之。楚煌以灵力驱动,蛇矛果然入地隐没。

楚煌走出岩洞,听得外边传来‘呜聿’之声。只见琳琅坐在岩石之上,正在摆弄手上的法螺。双目的的,盯着地上水藻,一脸怪异。

楚煌慢慢走近,却没发现有何出奇之处。琳琅若有所觉,猛然转过头来,小手在胸口轻拍,脸上却绽出笑来。“楚相公,你不声不响走来,吓死琳琅了。”

楚煌笑道:“你就这般胆小?”

琳琅眨眨眼睛,巧笑道:“看见你就不怕了,你又吃不了人。”

“看你专心致志的不知是何要紧,生怕搅了你。”

琳琅笑着慢慢摇头,娥眉微紧,说道:“以前我吹起法螺,这些水草都能跳舞的,先时无事的时候,就一个人吹来玩耍,谁知今日怎么试都不成了。”

水草若说跟以前有何不同,只是丧失了妖力。水草以前若能听着海螺吹出的声音起舞,那这海螺想必也不是件凡物。楚煌隐隐觉着一些蹊跷,问道:“你这海螺又是从何而来?”

“是我二哥送给我玩的。”琳琅轻叹口气,又高兴了起来。“不玩就不玩吧,反正现在有楚相公在,还有婆婆陪着我。”

琳琅想到以后不用一个人呆着犯傻,心头一阵甜蜜。一会儿又嘟嘴道:“可惜,婆婆现在好像非常喜欢那只白鸟,整天跟它关在一起。”

那白鸟即是白灵所化,龙岩婆婆拘她还了琳琅肉身,自然被打回原形。不过那白灵很是机巧,龙岩婆婆不但没有杀它,反而传了她一些修行之法,养在身边。

楚煌没在意琳琅的小心事。想到那海螺竟能引动妖莽,琳琅极有可能是在舟中无意吹动海螺而被海莽缠身丧生的。那么,琳琅二哥是根本不知道海螺的奇异之处,还是……处心积虑设下的陷阱。

楚煌看着琳琅毫无机心的笑容,不由为她暗暗担心起来。

“楚相公、琳琅妹妹——。”

两人正各怀心事,却见太史紫仪骑着辟水金睛兽来到。她今天穿一件透着水草纹的浅蓝色绒边襦袄,月白色裳裤。清新淡雅,馨香宜人。如一朵水兰花一般。

“太史姐姐。”琳琅抢着跳了起来,高兴地叫道。两人都是纯厚善良之人,解开误会之后,关系迅速好转,倒好像相识多年似的。

太史紫仪亲热地问道:“琳琅妹妹,身子恢复的怎么样了?”

“很好了呢。”琳琅想了想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转了两圈,甜笑道:“累姐姐惦记了呢?”

太史紫仪点头问道:“妹妹打算什么时候回家?”

“回家可该怎么说呢?”琳琅皱皱瑶鼻,一脸懊恼地道。死而复生的事便是搁自己以前也难以置信。

“这也没什么,人活着便是最好。相信家里也不会纠缠太多。况且,事情大体不差,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太史紫仪宽慰琳琅几句,说她回家时一定过来相送。

“对了,楚相公,白河水族惨遭灭绝,你可知其巨细?”说起此事,太史紫仪顿显苦恼之色,白河数万水族罹遭惨祸,事关重大。个中原因却迟迟搞不清楚,一旦被人抓住巴柄,告龙君一个尸位素餐之罪,可是罪责不小。

楚煌皱眉道:“我游历之中听闻上古妖族神通广大,能知天地阴阳,过去未来,死生祸福,不测之变。妖凤栖身丹穴山中,名头极大。我当时就在左近,于是动了心思想见识一番。妖凤降生之地乃是高冠梧桐,枯而不死,已成神灵。妖凤欲取其灵力,炼成法器,取名六识神经树,能趋利避害,万事前知。”

“那日她不知从何人手中抢了一枚九天雷火珠,大喜过望,回来升火启炼。可是她不精此道,只知一味蛮干,白白糟蹋了许多好材料。我忍不住出来指斥其非,那妖凤也不生气,反而许以厚利让我帮忙炼制。她对自己神通非常自信,又怕我心生反感,是以我练宝时,她只是外紧内松,并不如何接近。她却不知我有北斗玉辰玄衣在身,张如云翼,瞬息千里。

……丹成九转后,我自然携宝远遁。那妖凤也是利害,惊怒之下现了本相,双翼鼓动速度犹胜于我。比斗之下,我使出北溟接引功吸纳她本命元力,被她雷火珠打出,伤了神魂。元力真炎加上一颗雷神珠,足以毁天灭地,这才蒸干了白河之水。”

“如此说来,白河水族是受了池鱼之殃。”太史紫仪不由沉默,“为何我一点原由也探听不出。”

楚煌摇头道:“妖凤虽然神通霸道,白河之患又焉能没有活口,除非有人施了手段,作了清扫。”

太史紫仪目光一亮,恍然道:“难怪龙君说白河之患不是天灾,而是要获罪于他。原来龙君早知道大灾之后被人做了手脚。”

“此举分明是要陷害龙君,真是可恶。”想清其中关节,太史紫仪大感气愤。

“是啊,如果不是幸存者全部受到控制。就是有人使了神通幻术,让巡查之人无法看到真相。那么白河水族现在必还处于危难之中,一旦东窗事发,只会罪责更大。”

太史紫仪急不可耐的站了起来。“此事一定要尽快通知龙君,不然……不然……。”

楚煌笑了笑,道:“你也别急,这件事情既已被龙君看破,相信他已经有了破解之策。白河之事离今已近一月,现在再急也于事无补。况且,你既看不破那人布下疑阵,他的神通想必在你之上,还是计议周全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