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17章 投名状

第17章 投名状

孙信眼见晁冲和楚煌奇迹般的化敌为友,在一边热络交谈起来,心中一块大石落地。连忙上前施礼,笑道:“公子和三爷原来是自家人,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是我眼浊,惭愧!惭愧!”

虎大娘也上前笑道:“公子好俊的身手,让农妇受教了。”

楚煌连忙谦让,只说侥幸。

孙信凑到晁冲身前,低声道:“三爷,今被小人探听到一件祸事,三爷需得火速回岛,让天王早做准备。”

晁冲皱眉道:“什么事这般神叨?”

孙信忙把黑水剑派高手倾巢而动,直向北海驰去一事说了一遍。又道:“黑水剑派这回动作不小,我怕他们正是奔着奢乐岛去的。三爷回去务必请天王约束手下,查查下面兄弟可有私下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做到心中有数,免得事到临头乱了手脚。”

晁冲闻言仰天打个哈哈,不屑地道:“我岛上兵强马壮,岂惧他区区黑水剑派挑衅。他们不来便罢,若是不知死活,自到我门前送死,管叫他一个一个在火尖枪下做鬼。”

孙信一脸苦笑,“我也知三爷英勇,只是黑水剑派毕竟是十大玄门之一,这些玄门中人素来是一个鼻孔出气,偏又实力强大,轻易得罪不得。小人以为此事还是打探清楚,若是其理在我,再动手厮杀不迟。”

“知了,知了。”晁冲不耐烦的摆摆手,朝楚煌笑道:“既然有这般热闹好看,我与师兄这就动身回岛如何?”

楚煌点头称好。两人遂别过孙信夫妇,晁冲驾起风火轮,楚煌祭起北斗玉辰玄衣,腾云驾雾而去。

++++++++++++

晁冲的风火轮兼具风、火两种属性,来如风去如电,隐然间有风雷之声。万里之遥须臾而到。晁冲向来挟技自恃,今见楚煌带衣而行,却也不慢。不由收起自大脾性,更是相敬。

百里之地,瞬息而过。晁冲听得下方有奔马之声,手搭凉蓬望了望,说道:“这些家伙果然向北海而来。师兄,我谓择时不如撞时,何必等这帮人找上门寻我晦气,咱俩不如下去先杀他一阵,也好叫他知我北海三太子英雄。再者,师兄岂不闻上山落草都要交上‘投名状’,虽是有我引荐原也不需此物。可岛中到底龙蛇混杂,提几颗头颅上去,也好让他们服你。”

楚煌看他杀气腾腾,心知拗他不过,只好顺水推舟,说道:“下去看看也好。”

两人按下云头,却见地上积雪甚厚,路旁树木参天,都一般臃肿模样。黑水剑派弟子驭马甚急,转过弯朝大路奔来。

晁冲笑道:“待我寻他个不是处,也好厮杀。师兄且为我掠阵。”

说着手提银枪,站到咽喉之处,做了个歌诀。道是:

“我当生长不记年,只怕尊师不怕天。昨日老君从此过,也须送我一金砖。”

黑水弟子发现有人挡道,匆忙勒马,听出晁冲歌诀不善,暗自议论起来。一个纵骑上前,喝道:“你是甚人?缘何挡住我等道路?”

晁冲哈哈笑道:“小爷久居此处,这里一草一树都是我家所有。要从此路过者,不论神仙皇帝,都须赠我金砖一块,方好放行。”皱皱眉头,又道:“我看你们家口甚多,我也懒得清点,只拿十块金砖出来,便放你们过去吧。”

那人怒道:“我等俱是黑水剑派门下弟子,现今有要事在身,哪个有金砖给你。识相的快快闪开,否则要你看大爷手段。”

晁冲仰天笑道:“今日正要看你等手段。”祭起金砖,带起一蓬金光朝那人面上砸去。那人不虞晁冲突然动手,急忙闪时,被金砖砸在肩头,登时肩骨粉碎,大叫一声,撞下马来。

“陈师兄。”身边弟子连忙下马查看。

当下就有四五个弟子大声叱喝,拔出佩剑,纵马向晁冲杀来。晁冲一振火尖枪,斜刺里搠中马颈,当先那人连人带马向前扑倒,被晁冲一抢挑中脖颈,结果了性命。

黑水弟子目眦尽裂,手中剑或如泼风,或如流光,或如急电,或如惊雷,将他围在核心。晁冲的银枪却使得甚为乖觉,觑得空时,虚恍一枪,反向对方马队冲去。一个弟子忙抢上围截,被他出人意料的使一个回马枪,银枪从不可思议处电般穿来,那人拔剑欲砍,却被他一枪反挑搠入脖颈,也难活了。

楚煌看得清楚,黑水剑派中的佼佼者已尽被雷大纲挑走,马队中多是中人之姿,围杀晁冲的几人本还算身手不弱,两相比较却不啻天壤。

晁冲一个掠身扎进马队,勾、挑、扫、搠,一条银枪好似银蛇狂舞,银河倒卷,那些黑水弟子哪是对手,登时死伤一片。晁冲挑翻十余人,顿觉无趣,反身与追赶而来的三人杀在一起。

这三人身手不弱,又极有默契。可是晁冲身如游鱼,先时只在马队中冲杀,并不与他们接仗,早已急的跳脚。看他忽然反身杀到,登时大喜扑上。

晁冲急攻几枪,又祭起金砖来,将一人面皮砸的稀烂。对面那人看得同伴惨死,一愕间,被他掉转枪头刺入胸膛。

“闪开。”一人大叫着扑来,状如疯虎,却是那肩骨已碎的陈师兄。

晁冲面带冷笑,枪作鞭势,朝他顶门砸去。陈师兄急振剑格挡时,左手无力,长剑顿被砸飞。陈师兄大吼一声,向他枪头上撞来。晁冲没想到他使出这等不要命的打法,略一迟疑,银枪已扎进陈师兄胸口,透体而过。

陈师兄却不就死,抱定银枪,圆睁着双目,合身向晁冲扑来。晁冲银枪吃他身体卡住,又见他一脸狰狞,竟尔忘了闪避。危急中,身边黑影一闪,只听砰的一声,陈师兄身体稻草人般倒撞出去,哼都未哼,就此死了。

晁冲这才看出是楚煌抢了上来,朝他腹上揣了一脚,那陈师兄本就是强弩之末,吃这一揣,自然再无幸理。看看楚煌,手上还拿着一人。却是方才见晁冲一时失措,那人瞅准时机,挥剑刺他后心。楚煌飞身抢上,劈手夺下长剑。就势飞起一脚,解了晁冲之围。

眼见晁冲无事,楚煌随手抓住那弟子胳膊一绞,扔在一边。那人甚是硬气,脑门上大汗涔涔,硬是一声不哼。

晁冲回过神来,不由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抓起银枪抢到陈师兄身前。在他尸体上扎了几个窟窿,又看他脸色铁青,犹自怒睁双目,使劲在他脸上揣了几脚,骂道:“让你吓唬小爷。”

黑水弟子远远站开,都是敢怒而不敢言。

一声轻叹悠悠传来。“当年空空子大战太平鹰王,飞剑叱咤,神仙失色。谁知后辈弟子竟如此不景气。这个少年好重的杀气,人死如灯灭,恩怨俱成空。何苦还要糟蹋他的遗体。”那声音清冷婉约,如同月下池水,脉脉流淌。

晁冲闻声大怒,高叫道:“什么人鬼鬼祟祟,躲在一旁编排小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