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帝国

第20章 利诱

第20章 利诱

楚煌心念电转,嘿然冷笑:“我乃奢乐岛晁盖天王三太子晁冲,天地四极,九幽冥府,灵宵宝殿,我也去得。倒看不出此间有什么稀罕处?”

“小徒受死。”

何蛮闻言大怒,摇动三股叉搠了过来。楚煌使火尖枪架住,反手打出一蓬金砂,金光暴射,砸在脸上噼哩啪啦如炒豆一般。

何蛮大叫一声,抽身欲逃时。被楚煌两步赶上,一枪扎进后心。跌进海里,死得透了。

黑水剑派一行舍了羚鹿,使开身法飞驰过来。

鹿稣向海里探头看了看,咋舌道:“真的死了。你胆子却大,龙宫夜叉你都敢杀。”

“你便是晁天王三太子?”鹿静问道。

“晁冲在此。”楚煌晃了晃手上昏迷不醒的三太子。

财生主看到晁冲面上惨状,不由‘呀’了一声。显然认出是被鬼难藏腹豢毒虫所伤。

鹿静瞅了神色微变的财生主一眼,径问楚煌:“你又是谁?”

楚煌笑道:“我是谁与你们全不相干,倒是我手上晁冲或还对你们有些用处?不如一同上岛如何?”

鹿静沉吟未决。

雷小舟在一旁长‘哦’一声,高叫道:“我认得他。方才这小子分明还在风凌客栈,他又没有羚鹿代步,为何反而跑到咱们前面,实在诡秘?”

鹿酥撇嘴道:“天下术法精奇,灵器神妙之士多如牛毛,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丛幽疆靠近鹿静,低声道:“如今之计,救人是第一要紧。这位小哥儿身怀绝技,又肯主动援手,咱们此行岂不是如虎添翼。”两人都是心思缜密的人物,眼神交换,已知对方所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好在几人艺高胆壮,只随机应变罢了。

“如此多谢相公援手,还未请教尊姓大名?”

“楚煌。”

鹿静轻哦一声,“原来是楚相公。”

“好说。”

客套中,财生主向岛上放出讯号。不一刻,远方现出火光,却是一只简易舢板。

小船虽是极简陋,那操舟之人却甚是强干。波浪翻滚间御风而至。

看看将近,一人抱拳站在船头吐气开声,高叫道:“在下奢乐岛步军副将石越,赶问岸上来得是哪路朋友?”

财生主连忙叫道:“我等乃是桃花岛六仙,应邀前来拜访贵岛太阳星君。”

石越闻言一跃上岸,朗笑道:“原来是李大哥的好友,失敬失敬。”那石越生得一张国字脸,硬线条。虎背狼腰,身敏步捷。看来颇为精干。余光淡扫觑得岸上人不只六人,也不细问。待看到楚煌提着的晁冲,不由‘咦’的一声,浓眉一挑,快步抢上。

“这不是三爷吗?出了何事?”

楚煌道:“三太子在路上与人赌斗,不想那人能施毒气,一个不备,被他伤了。”

“三爷神通惊人,不想却遭此厄。这位小哥儿是……?”石越目示财生主,看楚煌年纪不像六仙之数。

楚煌淡笑道:“在下乃太乙门天权真人坐下弟子,与三太子份数同门。此来本是上岛投靠晁天王,不想与人道上冲突。三太子较技受伤,护卫不周,十分惭愧。”

石越忙道失敬:“原来是三太子的师兄。”

海风渐大,石越寒暄一二,对着海面撮唇长啸,便有四五艘小船破浪而来。转身笑道:“今天风浪甚大,大船不好出海,怠慢贵客,尚请诸位海涵。”若是平日,以财生主的性情多半要说几句风凉话,这会儿有事在身,也就顾不得了。

小船来到,众人发现船尾各托着麻花般粗一条长绳,也不知做何用。石越挟了晁冲先上,众人虽是疑虑,却不好阻止。

财生主笑道:“这船还能乘得一人,便请大哥先行吧。”说着眉目示意柏幽城。

柏幽城一跃上船,拱手笑道:“小兄先行一步。”

石越笑道:“如此甚好,我正要与顺时风大哥亲近,亲近。”一摆手,却见那舟子盘坐船头,也不操舟。举起明火朝着岛上晃了一晃,岛上有人拽动绳索,小船飞一般去了,看得众人惊异不已。

“请贵客上船。”看到远处有明光晃动,一个舟子连忙叫道。

楚煌见他们有些迟疑,当先上了一艘小船。

“我去。”鹿静一振衣袂,如飞掠上。鹿酥掂了掂脚尖,也巴巴跑了上来。

长绳绷起,船行海中。

坐在其中,楚煌才发现这小船竟然颇是平稳,哪怕波浪翻卷,也往往履如平地,心中暗暗称奇。

回过神来,却见鹿酥猫眼般明亮的眼眸尽在他身上打转,比起琳琅的善良懵懂更有一种灵巧之美,不由微微一笑。鹿酥顿觉面颊一热,看了看坐在船头的舟子,啮唇不语。

黑暗之中,不辨方向,只觉着海浪翻涌,海风扑面。过了顿饭左右,小船靠岸,楚煌瞧见那拉拽绳子却是一个铁塔一般的黑脸大汉,身穿麻绳穿孔的犀牛甲,头盔两端伸出两只金灿灿的牛角。牛眼如烛,蒜头鼻上穿着一个银环,健壮如熊,让人发怵。

那人扎个马步,两手抓起绳子拔河一般拉动起来,拽的兴起,陡然发出一声巨吼。鹿酥听的心惊胆震,连忙捂住耳朵,背转娇躯。却见面前站着一个黑衣挺拔的身影,在她雪白的裘帽上摸了摸,轻笑道:“没事的。”

鹿酥大感丢脸,连忙扬了扬脑袋,板起脸轻哼一声。

不一时,小船纷纷靠岸,众人各自跳上岸来。

“巨灵辛苦了,”石越乐呵呵地在黑脸大汉肩上拍了拍,上前笑道:“我家晁天王正与贵客饮宴,我这就为诸位引荐如何?”

财生主问道:“不知太阳星君又在何处?”

“李大哥身为岛上大统领,事务繁忙,稍后我便着人找他前来和贤兄妹相会。”

石越笑容和煦走在前面引路。沙岸之上更无别物,众人方自心存鄙薄,穿过一片树林,却见不远处矗立一座巨大城池,顿时目瞪口呆。城墙高三四丈,平实坚固。和寻常土墙不可同时而语,城门顶上镌着两个斗大隶字——奢乐。城楼上到处都是士兵把守,显然防卫谨严。

石越着军士叫开城门,便有马车停在路旁等待。石越和财生主兄弟、黑水四长老这干真假掺杂的桃花岛六仙坐了一辆,其余人上了另一辆,帘幕放下,马蹄地地,踏着青石板路奔驰而去。

进了城门,鹿静脸色就颇不好看,想不到北海盗已置办起偌大产业,俨然独立王国无异。她原还计划将王后神不知鬼不觉地救出去,哪知却是这般情形。今日若不是凑巧遇上财生主兄弟,恐怕连城墙都进不来。

“喂——,”鹿酥小声朝楚煌叫了一声,见他扭头过来,不由面颊微红,“你真是来投靠这……什么天王的?”

“怎么?”

鹿酥小心说道:“你一身好本领干嘛要做强盗呀,……我劝你还是站在我们这边吧,等救出王后娘娘,我……我让父亲封你做将军。……我父亲是黑水国镇南王鹿鸿。……”

雷小舟兄弟两个坐在车尾,听鹿酥苦口婆心劝楚煌‘投诚’,还开出将军这等隆爵,丁简和脸上现出艳羡的神色。雷小舟大为不满,叫道:“小郡主,这人根本就是贼党一伙,从风凌客栈就开始跟踪咱们,分明是居心叵测,你可千万别被他骗了。他又不懂兵略,如何做得我黑水国将军。”